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 海枯花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 海枯花

曲山老母答应了张若尘,一起前往战魂星。 天初仙子与张若尘并肩而行,忍不住问道:“曲山老母的性格怪异,想要取得她的信任难如登天,你到底怎么说动她的?” “秘密。”张若尘笑道。 天初仙子的黛眉一拧,倒也没有继续问,紧接着,低声道:“谢谢。” “突然谢我干嘛?” 张若尘讶然,“谢谢”二字从天初仙子的嘴中说出,让他觉得颇为怪异。 “明知故问。” 天初仙子盯了张若尘一眼,随即化为一道白光,消失在张若尘的视线尽头。 张若尘是真的颇为茫然,去请曲山老母,在他看来,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,不存在于谁帮谁。毕竟,让地狱界的修士霸占洛水,是他无法忍受的事。 天初文明的八大长老,有四位留守九曲天星,另外四大长老则是跟着天初仙子,飞出九曲天星,一起乘坐十四皇子的白玉圣船,向战魂星赶去。 白玉圣船上,高手如云,仅仅只是九步圣王便是超过二十位,个个都是威震一方的霸主。 …… 遥远的海面上,三道人影站在一座隐匿阵法中,与海水和空气完全融为一体。 正是神崖先生、来往人、去行者。 来往人和去行者的伤势,已经痊愈,不仅如此,修为还有巨大提升,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,犹如高耸如云的神山,深不可测的古海。 他们静静的望着,向战魂星行驶而去的白玉圣船。 神崖先生的脸色苍白,道:“你们二人服下功德道化丹,修为都达到道域境界。如此实力,要擒下天初天女,应该不是难事。” 来往人笑道:“还得多谢神崖先生,否则我们二人,已经死在东域圣城。” “功德道化丹堪称无价,也只有先生,才能弄到两枚,我们二人欠了先生天大的人情。” 去行者的话锋一转,又道:“不过,天初天女的身边,还有四位天初文明的长老,个个都不是简单角色。想要擒拿她,绝非易事。” “咳咳。” 神崖先生咳嗽了数声。 因为伤到了圣心,神崖先生的恢复速度没有来往人和去行者快,依旧没有回到巅峰状态。 “放心,我们不是去与他们硬拼,而是要等待最好的机会。他们去战魂星,应该是为了围剿血蜂修罗王,到时候,免不了一场恶战。等到他们两败俱伤,我们再现身收拾残局。”神崖先生道。 天初仙子、帝祖太子、十四皇子、狮青神子……等等,一众高手,悉数登上战魂星。 星球上,有着一个个巨大的凹坑。 每一个凹坑里面,都是一具尸骸。 他们是帝祖太子和十四皇子座下的修士,几乎全军覆没。 帝祖太子的金甲帝卫,足有一百多位,个个都是圣王,但是却都被击毙,无一活口。如此损失,就算是帝祖太子都气得颤抖,双目满是血丝。 回到帝祖神朝,他该如何向帝君和神后交代? 十四皇子找到了灵童。 灵童,是他座下最得力的高手之一,修为接近道域,但是此刻却变成一具干尸,面容扭曲,全身尽是孔洞,死得时候肯定相当痛苦。 “一定要杀了血蜂修罗王,此人是天庭的巨大威胁。” 十四皇子脸上的温润笑意,消失得干干净净,取而代之的是浓烈的杀意。 血蜂修罗王的手段太可怕,一个人就灭掉帝祖太子和十四皇子座下的势力,即便是道域境的强者,都胆颤心惊。 不过,他们人多势众,倒也没有被吓退,依旧向极地赶去。 此时,最为郁闷的人,莫过于献公明。 在九曲天星的时候,献公明千方百计想要溜走,但,被张若尘和李妙含死死的盯着,根本没有机会。 来到战魂星,看着满地的尸体,献公明的心中更加忌惮。 献公明道:“他们都是帝祖神朝的英勇战将,绝不能让他们暴尸荒野,我去给他们收尸。” 张若尘笑着走了过去,道:“当前,我们应该集中一切力量,围杀血蜂修罗王。只要血蜂修罗王一死,献公明前辈有的是时间收殓他们的尸骸,不急在一时。” 献公明正想反驳…… “先杀血蜂修罗王,别的事,以后再说。”帝祖太子冷声道。 此刻,帝祖太子怒火正盛,很想除血蜂修罗王而后快,自然不会放献公明离开。 献公明很无奈,虽说他并不是一定要听命于帝祖太子,可是,就这么逃走,肯定会沦为整个天庭界的笑话。 更何况,李若含那个混蛋,还如影随形的跟着他,根本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逃掉。 战魂星的极地,插着一根数百万米高的石柱,巍峨嶙峋,即像是神的战兵,又像是撑起天地的神峰。 若是横着放在地上,长度可以达到数千里。 被锁在石柱上的古怪巨兽,有半个战魂星那么巨大,即便已经死去,散发出来的气息,也令人感到窒息。 越是靠近极地,巨兽和石柱散发出来的气息,越是慑人。 曲山老母在看到那只巨兽后,眼神变得沉凝,像是在思考着什么。 “师叔,你怎么了?”白朱雀问道。 曲山老母对黑凤凰和白朱雀的态度,还是颇为温和,道:“若是我没有认错,那只巨兽,应该是亚神兽----星空巨鳄。” 黑凤凰颇为吃惊,道:“星空巨鳄?传说,星空巨鳄一直遨游宇宙星海,以蕴含天地灵气的星球为食,不属于天庭界,也不属于地狱界。它怎么会死在昆仑界?” “死在昆仑界?” 曲山老母摇了摇头,道:“星空巨鳄死亡的时间,也就只有数百年。数百年前,昆仑界根本没有神,谁能杀得了它?” 白朱雀道:“也就是说,星空巨鳄被杀死后,坠落到这里?” 曲山老母轻哼道:“就算是这样,又是谁将它锁在石柱上面的呢?看来,洛水藏的秘密不少。” 距离极地,还有五百里。 所有修士的修为,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制,十成力量发挥不出一成。 让张若尘颇为不安的是,空间变得越来越稠密,他想要撕裂空间,或者是施展空间挪移,变得异常艰难。 “快看,那里有一片花海。” “天呐,那是圣药海枯花,全部都是三万年年份以上,有的还达到了七、八万年的年份。” “赶紧去采摘,吞服战魂星的圣药,可以直接增加体内的圣道规则,修为将突飞猛进。” 一群修士,向那片花海冲去。 张若尘提醒了一句:“小心,战魂星的圣药,具有攻击性。” 没有人听他的。 毕竟,那些修士个个都是强者,根本不信以他们的修为,还对付不了几万年年份的圣药。 一位六步圣王境界的生灵,率先闯入进花海,冲向一株八万年年份的海枯花,眼神越来越兴奋:“凭借这株海枯花,我应该可以一举突破到七步圣王境界。” “噗嗤。” 一柄锈迹斑斑的长刀,从泥土里面飞出,将那些六步圣王境界的生灵斩断成两截,残尸飞到了半空。 握着长刀的手十分腐烂,拇指和食指都烂得露出白骨。 下一刻,一具身穿破烂战甲的腐尸,从花海的地底爬出来,提着生锈的长刀,将另一位闯入进花海的修士劈成两半。 腐尸的体内,逸散着大量死气,带着让人感到呕吐的腐烂气味。 “是一尊尸王。” “陷阱,一定是陷阱,赶紧逃。” …… 那些修士都腐尸散发出来的气息吓住,疯狂向后倒退,想要逃出花海。 花海中,又有更多的腐尸爬出来,每一尊都是尸王,散发出浓烈的尸气,不断收割那些修士的性命。 张若尘没有到达过战魂星的极地,但是纪梵心去过,告诉了他一些情况。在战魂星的极地,有一些圣药,控制着大量尸兵鬼将,具有可怕的攻击性。 那片花海中的尸王,很有可能,就是被一株圣药控制。 帝祖太子座下的献公明,狮青神子座下的一位道域境老者,赶了过去,同时出手,镇压从地底爬出的数十尊尸王。 “吼!” 那尊手持长刀的尸王,发出一声长啸,体内释放出冰寒刺骨的气浪,爆发出大圣之威。 狮青神子座下的那位道域境老者,竟是被一刀劈得倒飞出去,右肩处,出现一道长长的血痕。 “不妙,那是一尊不朽境的大圣死后化为的尸王。” 不朽境,是大圣的第一个境界,代表的是修炼成了不朽圣躯。 一尊拥有不朽圣躯的尸王,而且体内还具有大圣残力,绝对是相当可怕的凶物,一般的道域境强者遇到,也要退避三舍。 让人不解的是,既然修炼出了不朽圣躯,为何它的尸身还是腐烂得如此厉害? “大家不必惊慌,就算它曾经是大圣,可是已经死去,未必是我们的对手。” 天初仙子并没有被大圣之威慑住,处变不惊,带领天初文明的四大长老,冲向花海,各自打出一件圣器,向那尊大圣尸王击了下去。 “哗----” 天初仙子的雨丝神剑,宛若锁链,从上而下将大圣尸王紧紧缠住。 但,锋利的雨丝神剑,却割不开大圣尸王的皮肤。要知道,就算是曲山老母,也都不敢以肉身直接抵挡雨丝神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