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 神崖先生去了洛水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 神崖先生去了洛水

张若尘的眼中,闪过一道笑意,打开一张空间传送卷袖,一掌将其拍击在血猎宏东的背部。 在力量冲击下,血猎宏东的尸身,向银甲巡天使者的投影扑过去。 “哗啦。” 空间传送卷袖浮现出亮光,大量空间铭纹,向四周蔓延。 空间轻轻颤动了一下,形成水纹般的涟漪。 血猎宏东和银甲巡天使者的投影,同时消失不见。 张若尘抬起头,望向站在万里高空的银甲巡天使者,道:“帮我测试一下,空间传讯卷轴是否能够进行空间传送,多谢。” 空间传送,具有一定的危险性,稍有不慎被传送者就会坠入虚无空间。 特别是使用卷袖传送,危险性更大,必须测试之后,才能使用。 此刻,银甲巡天使者心中怒火滔天,很想不顾一切降下天罚,将张若尘劈死。 张若尘的一道精神力,飞到万里之外,传入他的耳中:“刚才你杀死血猎宏东的画面,已经被很多修士看见,说不一定,他们将画面拓印了下来。” “我可以将血猎宏东屠杀神剑圣地的证据交给你,让你对天宫有一个交代。” 说出这话的时候,张若尘举起卷袖,向银甲巡天使者轻轻摇了摇。 本是想要降下天罚的银甲巡天使者,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,道:“交给我。” “先回答我,你的投影,传送成功没有?”张若尘道。 银甲巡天使者修成大圣后,从来没有被一个大圣之下的生灵,如此戏耍,心中的怒火,仿佛是能够焚天燃地。 “成功了!” 银甲巡天使者的牙齿间,迸出这么几个字。 张若尘平静的道:“我想知道确切数据。” “传送距离三十六万里。张若尘,你别太过分,小心落入本使手中的那一天。”银甲巡天使者道。 “给你。” 张若尘将卷袖扔出去,带着吞象兔,施展出空间大挪移,消失在原地。 银甲巡天使者分出一道投影,降临到昆仑界,隔空去抓卷袖。 “嘭。” 蓦地,卷袖爆碎而开,一股强大的能量释放出来,将那道投影震得碎裂。 周围空间坍塌,化为一片空间破碎地带。 银甲巡天使者怒发冲冠,爆吼一声:“张若尘,你是在找死。” 已经回到东域圣城的张若尘,听到巡天使者的爆吼声,只是淡淡一笑。 张若尘不信,巡天使者敢明目张胆降下天罚杀他,毕竟他没有杀血猎宏东,亦没有证据表明,他擒拿了天臣。 只要不降下天罚,巡天使者施展出别的手段,张若尘根本不惧。毕竟,如今的张若尘,在大圣之下,已经算是初步步入顶级强者之列。 接下来,该是那位巡天使者头疼,如何向天宫解释,杀血猎宏东的原因。 八枚神石,全部都消耗殆尽,日晷停止运转。 其实,张若尘还有一颗神石,那颗神石,镶嵌在大曦王的水晶圣杖上。 只不过,一颗神石,催动不了日晷,因此张若尘没有将它挖下来。 “镶嵌着神石,这根圣杖,一定不简单。” “可是当日,大曦王并没有使用神石,催动圣杖。到底是因为,以她现在的精神力强度,催动不了?还是因为,她来不及催动?” 无论怎么说,这根水晶圣杖,绝对不简单,得妥善保存。 鲁怀玉得知张若尘击毙血猎宏东,立即带着神剑圣地的一群修士,赶来拜见。 不惜得罪巡天使者,也要为他们神剑圣地讨回公道,神剑圣地的诸位修士是真心感动。 以前,他们还只是将张若尘,当作是前朝太子,并没有太大的归属感。 而现在,他们则是心悦臣服,对张若尘既是敬佩,而又感激。 “殿下,黑色祭台已经修复完成。”鲁怀玉禀告。 张若尘露出一抹喜色,道:“带我去看看。” 黑色祭台,是张若尘从幽神殿一位五十九阶的精神力圣王手中,夺取而来,但是被真妙小道人使用紫金八卦镜,将其劈成了两半,损坏严重。 这八年,鲁怀玉和真妙小道人,并不只是在修炼,也将部分时间,用在了炼器上。 黑色祭台高达百丈,一共分为六层,建有阶梯,插着十八杆迎风招展的阵旗。 那十八杆阵旗,是小黑炼制出来,自称为“焚天炼地大阵”,为九品大阵的一部分。鲁怀玉和真妙小道人一起,将十八杆阵旗和黑色祭台内部的九品阵法铭纹,结合在了一起。 黑色祭台的内部,本就具有,一座简易的九品大阵。 真妙小道人站在祭台顶部,颇为得意:“张若尘,看见了吧,贫道从不吹牛,和那只猫头鹰不一样。黑色祭台现在的威力,比以前强大了太多。你要不要试试?” 张若尘登上黑色祭台,站在祭台中心,释放出圣心中的精神力。 “哧哧。” 黑色祭台的表面,浮现出一道道血红色的纹路,犹如生灵体内的血管一样。插在十八个方位的阵旗,发出“哗啦啦”的声音,浮现出火光,化为十八团火云。 即便没有完全引动,整个城区的修士,都被黑色祭台爆发出来的气息惊动。 他们面面相觑,心中猜测,张若尘是不是又得到了什么绝世宝物? 张若尘没有继续催动黑色祭台,收回了精神力,眼中浮现出满意的神色,问道:“黑色祭台完全催动一次,得消耗多少圣石?” “至少一百万枚。”鲁怀玉道。 张若尘轻轻点头,在他承受的范围内。 要知道,他掌握着一条玄古矿脉,可以源源不断挖出圣石。 张若尘又问道:“我将龟甲残片已经给你,与紫金八卦镜炼在一起了没有?” 龟甲残片是天初仙子,花费一百万枚圣石才拍买下来,可谓礼重情义也重。 将它交给真妙小道人的时候,张若尘本是想让真妙小道人拿出一百亿枚圣石来买。 可是,真妙小道人却一个劲向张若尘哭穷,最后没办法,张若尘还是将龟甲残片给了它。 就连七颗神座星球给了,张若尘自然是不会吝啬一块至尊圣器残片。 真妙小道人嘿嘿一笑,将紫金八卦镜取出来,捧在手中,道:“还差一小块,紫金八卦镜就能化为一件完整的至尊圣器,到时候,贫道上天入地,谁与争锋?” “或许那一小块,永远都找不到。”张若尘道。 真妙小道人显得无所谓,道:“没关系,若是真的找不到,贫道可以使用别的材料代替,将其补全。” “至尊圣器必须要用器灵,才能爆发出真正的威力。紫金八卦镜应该没有器灵吧?”张若尘道。 “这个嘛!” 真妙小道人的嘴角一勾,浮现出一道笑意,道:“若是以前,贫道根本不会告诉你。不过,既然你将贫道当作自己人,贫道也不拿你当外人。其实,真正将贫道逼急,贫道可以和紫金八卦镜融为一体。那个时候,贫道就是器灵。” 张若尘并不诧异。 在王山,真妙小道人就是和紫金八卦镜融为一体,才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,破开简易九品大阵,将黑色祭台劈成两半。 没有器灵,让自己化为器灵,估计也就只有,真妙小道人敢这么干。 张若尘道:“还有一件事,我颇为好奇。紫金八卦镜掌握在罗天真君尸身的手中,你是如何将其取走?罗天真君的尸身,又去了什么地方?” 真妙小道人的眼珠子,滴溜溜的一转,避重就轻的道:“你在怀疑什么?罗天真君的尸身,当然还在封神台,难道他还能活过来自己跑掉?” 张若尘正要继续追问,突然感应到了什么,抬起头。 只见,天边一道光符飞来。 是圣书才女传来的讯息: “神崖先生去了洛水,然后消失在天地棋局上,张若尘,一定要小心,即便是受了伤的阵法地师,亦不能小觑。” “洛水……” 张若尘将光符紧紧一捏,脸色变色凛然。 神崖先生自知前来东域圣城讨不了好,肯定是去洛水报复天初仙子。甚至有可能会去王山,毁了张若尘的根基。 “告诉小叶子,十万火急,让你立即赶来洛水与我会合。” 张若尘对着鲁怀玉吩咐了一声,驾驭黑色祭台,冲天而起,飞出东域圣城,向东域圣城外的空间虫洞赶去。 “到底出什么事?”真妙小道人问道。 张若尘的脸色极其沉冷,道:“去杀七颗神座星球的主人。” 通过虫洞空间和传送阵,张若尘将速度爆发到极致,不到半天时间,便是来到洛水之畔。 烈日当空。 洛水的水面白雾飘荡,一层叠着一层,阻挡视线,很难看清水域深处的景象。 要知道,洛水中,有很多凶险,只有在有星无月夜,按照特殊的星路,才能进入水域深处。 “神崖先生肯定已经进入洛水,不能再等。” 张若尘没时间等有星无月夜,驾驭着黑色祭台,向洛水冲去。 就连纪梵心都敢独自一人闯洛水,做为时空传人,他为何不敢? 但,还没有到达水域上空,四道金色人影从水域中飞出,拦住黑色祭台。其中一道金色人影,扬声道:“太子殿下有令,封锁洛水,闲杂人等不得入内。” 张若尘认出了他们,是帝祖太子座下的金甲帝卫。 张若尘没时间与他们废话,沉喝一声:“滚开。” “轰隆。” 黑色祭台上,飞出四团雷电光球,击在四位金甲帝卫的身上,打得他们抛飞出去,坠落到了水中。 “什么人,竟敢出手攻击帝祖神朝的帝卫?” 洛水的水面,出现数道气息强大的身影。 其中一位长着四条手臂的老者,张若尘颇有印象,在洛水深处的一颗星球上见过,名叫鹊公公,是帝祖太子座下的第一高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