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三十七章 丈二金身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八百三十七章 丈二金身

“噼噼啪啪。” 陈羽化的皮肤、血肉、经络,皆是变成金色,身体膨胀起来,化为一尊一丈二尺高的黄金巨人。 这一招,是《四九玄功》上三十六种绝技之一: 丈二金身法。 三十六绝技,皆是鬼神莫测的手段。 只不过,大多数绝技都已经失传,保存下来的,少之又少。陈家能够修炼成功一种绝技的天才,更是屈指可数。 丈二金身法,陈羽化已经修炼一千多年,早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。 解沧海感觉到危险,于是,先下手为强,提起玄天战斧,力量完全爆发出来,当头向陈羽化劈了下去,嘴里吐出一个字:“死。” 玄天战斧劈在陈羽化的头顶,传出一道震耳欲聋的金石碰撞之声。 “怎么可能?” 解沧海的瞳孔放大,满脸震惊。 人类的血肉之躯,能够直接抗住玄天战斧的劈斩? “哗----” 一圈金色涟漪,从陈羽化的头顶,荡漾而开。 解沧海被一股庞大的力量,震得倒飞出去,坠落到灵山脚下。他踉跄后退,狼狈至极,差一点倒在地上。 那只提着战斧的手臂,疼痛得麻木,犹如是要断掉,在不停颤抖。 反观陈羽化,竟是丝毫无伤。 “天下怎么可能有如此可怕的武道圣术?” 此刻,解沧海心中的惧意,比与血发男子战斗的时候更浓。 若不是,他知道,陈羽化命不久矣,不可能一直保持现状的状态,恐怕已经逃走。 陈羽化长啸一声,跳下灵山,一拳击向解沧海,拳劲极其雄浑霸道。 解沧海脸色惊变,再次提起玄天战斧,迎击上去。 “嘭。” 犹如稻草人一般,解沧海飞了出去,双手变得鲜血淋漓。 至于,玄天战斧则是脱手飞出,坠落在地,砸得大地塌陷了一大片。 “好可怕……一定要得到《四九玄功》,哪怕只是学会一种绝技,我的战力也能提升一大截。”解沧海暗道。 陈羽化身上的金光,淡了一些,似乎是无法继续坚持下去。 要知道,陈羽化寿元将尽,快要老死,血气大量衰退。而丈二金身法,又是雄劲霸道的圣术,使用这一招,对他的身体和圣脉,本就会造成巨大伤害。 更何况,先前陈羽化已经受伤。 “入侵昆仑者,死。” 陈羽化如同回光返照,身上再次散发出璀璨夺目的金光,一拳打在解沧海的身上。 解沧海自知无法抵挡,使用出一张保命符箓,凝成九层光罩,硬挡住这一击。 “嘭嘭。” 光罩爆碎了三层,还剩六层。 光罩上,有着大量铭纹交织,每一层都堪比一座防御大阵。 解沧海心痛至极,千里魔踪符,天品疗伤圣丹,还有这张符箓,都是他的保命底牌,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使用。 今天的两战,相当憋屈,竟是将保命底牌,全部都用了出去。 “染指东域者,死。” 陈羽化仰天大吼,金发飞扬,第二拳打出,又有三层光罩碎裂,化为光点。 解沧海被震得,不断向后倒退,嘴里吐出鲜血。 “觊觎陈家者,死。” 陈羽化疯狂到极点,水缸大小的拳头,将解沧海身上仅剩的三层光罩击碎。 拳头结结实实,击在解沧海的身上。 解沧海深知化为丈二金人的陈羽化是何等可怕,吓得半死,脑海中,浮现出身体被打得四分五裂的景象。 “嘭。” 解沧海的身体,撞击在灵山上。 倒在血泥大坑里面,解沧海看着血肉模糊的胸口,大口喘息,随后,哈哈大笑了起来。 虽然伤得很重,但,他没有死。 最后时刻,陈羽化爆发出来的力量锐减,身上的金光消失,身体缩小,变成原来那副暮气沉沉的苍老模样。 “天……意……都是天意……咳咳……” 陈羽化的身形,变得佝偻,目光变得空洞和茫然,嘴里不断淌出圣血,染红了胸口的衣袍。 解沧海站起身来,以胜利者的狂傲姿态,走过去,道:“没错,就是天意。老天要陈家亡,陈家就得亡。老天要昆仑界灭,昆仑界不得不灭。昆仑界有过辉煌,但十万年前就已经落幕,现在只能被我们践踏和掠夺。” “十万年前,我们黑魔界的先祖,到昆仑界学道,学到的都是什么?只是拓印图。你们的先祖,将真典藏了起来,根本不给外人观阅,心胸何等狭隘。” “幸好黑魔界的修士,自强不息,即便修炼拓印图,也成功崛起。” “彼一时,此一时。” “如今,我们黑魔界的修士重返昆仑界,就是要取走本属于我们的东西。陈羽化,《四九玄功》有没有在你身上?” 陈羽化咯咯的笑了起来:“黑魔界还真是贪得无厌,昆仑界传道给你们,是希望你们强大起来。界面被地狱界找到之后,你们才拥有自保的能力。却没想到,昆仑界的先祖,竟是收养了一群白眼狼。可笑,可笑。” 陈羽化是陈家的第一高手无疑,解沧海怀疑,《四九玄功》就在他的身上。 就在解沧海准备出手,镇压陈羽化的时候,远处,传来至尊之力的气息,使得整个天地都在颤动。 解沧海和陈羽化,都是为之一惊。 “嘭。” 只见,一座数百丈高的青色古塔,从半空坠落下来,将解沧海从战图中释放出来的桷兽,轰击得爆碎,化为一团魂雾。 要知道,那只桷兽的战力,堪比规则大天地的九步圣王。 “至尊圣器。” 解沧海既是有些惊异,又是颇为兴奋。 “青天浮屠塔。” 陈羽化全身颤抖,密布死灰的眼中,浮现出一道喜色,心知有昆仑界的顶尖强者赶到。若是能够阻止异界掌控古塔,他,虽死无憾。 滚滚尘土中,张若尘的卓然身形,走了出来。 张若尘的右手聚过头顶,向上撑着。 在掌心的上方,如山岳一般的青天浮屠塔,缓缓旋转。一道道至尊之力,犹如青色的雾龙,围绕塔身旋转。 解沧海本是一点都没有将张若尘放在心上,将他当成一只蝼蚁,但是现在,对方掌握有一件至尊圣器,却让他不得不忌惮几分。 “小辈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 “杀你的人。” 张若尘冷哼一声,紧接着又道:“黑魔界的修士,都你这么不要脸吗?昆仑界凭什么要将真迹典籍,给你们观阅?” 解沧海眼睛一缩,道:“你是昆仑界的修士?” “你不配知道。” 张若尘虽然脱离了昆仑界,但,听到解沧海的话,依旧相当愤怒。 全身圣气都向青天浮屠塔涌去,随后,将塔打出,击向解沧海。浩浩荡荡的至尊之力,爆发出来,使得这片小天地中的天地圣气,变得极度紊乱。 “修罗诛神。” 解沧海体内的掌道规则涌出,双掌同时打出去,施展出一招通玄级的中阶圣术。 青天浮屠塔将他镇压在了下方,解沧海咬紧牙齿,拼尽全力,才将它撑住。不过,解沧海受的伤势很重,胸口的伤口中,不断涌出圣血。 “给我去死。” 张若尘如同闪电一般冲过去,一掌击在解沧海胸口的伤口位置,打得他身体塌陷下去。 净灭神火从掌心涌出,侵入进解沧海的身体,使得他全身都燃烧起来。 “嗷。” 解沧海愤怒到极点,大吼一声。 也不知使用了什么秘术,在一瞬间,解沧海的力量狂增数倍,将青铜浮屠塔打得抛飞起来。 紧接着,解沧海捏成掌印,不知多少万道规则在手指上面穿梭,击向张若尘。 张若尘战意滂湃,怡然不惧,也是打出两掌,有十三条龙魂和十三条象魂浮现出来,与解沧海对碰在一起。 “嘭嘭。” 两人对掌,周围的空气,发出一连串爆响。 “找死。” 解沧海继续发力,全身魔气,汇聚到双手。 两只手掌,变成黑色。 “死的是你。” 张若尘调动真理规则,爆发出六倍力量,震得解沧海飞到数百米外,半跪在了地上,圣躯出现大量裂纹,就像陶瓷一般,将要碎掉。 张若尘唤回青天浮屠塔,眼神冰冷的走过去, 解沧海心知今天载了大跟头,继续战下去,有陨落的危险。 “若不是,老夫受了重伤,就算你掌握着至尊圣器,也是死路一条。”解沧海一边说着,一边思考脱身的办法。 张若尘道:“将《天魔血斧图》交出来,可以给你一个痛快。” “好,交给你。” 解沧海从储物器皿中取出一物,向张若尘打过去,随后,化为一道魔光,急速向夜幕中冲去。 向张若尘飞去的,并不是《天魔血斧图》,而是一枚万纹圣器级别的铁印。 “嘭。” 青天浮屠塔的表面,涌出一层光芒,将那枚铁印,震成了碎块。 与此同时,正在逃的解沧海停下脚步,震惊的盯着前方:“你……你是空间修士……” 张若尘背着双手,站在前方,挡住了他的去路。 “你想往哪里逃?” 张若尘的手指,向青天浮屠塔一点。 数百丈高的青塔,从天而降,轰击在解沧海的身上,将他的身体打得崩碎而开,全身骨头都化为齑粉。 地上,只剩一团血泥。 张若尘从血泥中,找出一枚圣源,和一枚空间扳指。 将精神力沉浸入空间扳指,找到《天魔血斧图》和大量圣器、圣药等宝物,张若尘的脸上,终于露出喜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