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陈羽化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陈羽化

圣王府中,布置有各种阵法和禁制,寻常人根本不可能悄然闯入进去。 而在圣王府的深处,耸立有一座巍峨的灵山,山势陡峭,泥土中,喷薄着五彩圣霞。 一座三十三层高的古塔,建在山中,给人一种神秘之感。 解沧海吞服下一枚价值上亿的天品疗伤圣丹,勉强将伤势恢复了六七成,立即赶来此处。 因为,神崖先生告诉他,这座圣王府,处在东域圣城所有上古铭纹的结点上面,是一处关键地。 上古铭纹的结点,不在东域圣王府的主城,却在这里,本就是一件不同寻常的事。 解沧海一步跨入灵山,就像跨过一层水幕,出现到一座广阔的小世界中。 灵山,依旧耸立在眼前。 但,灵山中的那座古塔,却显现出真正的模样,竟是有三百三十三层,直插云端,巍峨得能够压迫人的灵魂。比在外面看到的模样,高了十倍,大了千倍。 解沧海的脸上,浮现出一道笑意:“这才是古塔的真正形态,外面看到的,只是假象。它应该就是,东域圣城上古铭纹的控制枢纽,神崖先生果然没有推算错。” 突然,解沧海脸上的笑容凝固,看见塔下,坐着一位满头银发的老者。 老者穿得朴素,满脸皱纹,目光浑浊。 在他面前,摆放着一棵枯烂腐朽的树根,树根烂得不成样子,轻轻一碰,木头就会碎掉。 可是,老者似乎很不甘心,手拿小刀,在上面雕琢,就像是想雕刻出惊世的作品。 “哒哒。” 解沧海一步步走了过去,身形笔直的站在对面,道:“朽木不可雕,你还是换一棵树根好些。” 老者没有抬头,沉浸在雕刻的世界,道:“朽木自然有朽木的雕法。朽木不可雕,只能说明,雕刻的技艺还不够。” 老者的那只手,虽然枯瘦如柴,连刀似乎都拿不稳。 但是,他雕刻出来的每一道纹路,却都玄妙绝伦,与天地规则有着相同的轨迹。每一刀,都有天地规则,附加在上面。 既是在雕刻,也是在参悟天道。 一般的修士,看不出玄奇之处。 但,解沧海却看出端倪,心中暗惊,“刻痕合道。此人对天地规则的理解,竟是在我之上,昆仑界还有如此高手?” “阁下怎么称呼?”解沧海面色平静的道。 老者道:“陈羽化。” 藏身在远处的张若尘,听到这个名字,心中一震。 陈羽化竟是还活着? 陈羽化,是陈家老祖,八百年前,助青帝平定东域,居功至伟。第一中央帝国成立之后,池瑶封其为开国十二功臣之一。 在八百年前,陈羽化就是九帝之下一等一的强者。 就在刚才,张若尘的心绪,出现波动的一瞬间,解沧海和陈羽化的目光,都向他的藏身之处瞥了一眼。 没有理会他。 很显然,在解沧海和陈羽化的眼中,对方才是大敌。 解沧海双手抱拳,道:“原来是陈家的老祖宗,倒是失敬。本圣想进塔,眺望东域圣城的风光,不知陈道友能不能退让?” “东域圣城的风光,是属于昆仑界,不属于异界。” 陈羽化的声音,颇为沙哑,继续说道:“老夫待在这里,就是守塔,阁下是进不去的。阁下赶紧离开,不要打扰老夫雕刻朽木。” 解沧海笑道:“陈道友的境界虽高,但是太过年迈,早就已经过了鼎盛时期,血气正在衰退,肉身大不如以前,真正战起来,百招之内必败无疑。为何不立即退走,说不定还能保住性命?” “本就没几年可活,退不退走,又有什么区别?”陈羽化淡淡的说道。 解沧海摇头长叹,道:“可惜啊,可惜,阁下的资质终究还是差了一点,注定一辈子都无法踏入大圣境界。否则,至少还能延寿千年。” 听到这话,陈羽化手中的小刀停下。 正在雕刻的纹路断掉。 很显然,陈羽化平静的心,被解沧海的这句话扰乱。 八百年苦修,修为却进步缓慢,其实陈羽化早就知道,自己已经达到上限,此生无望大圣之境。 这是被资质限制,是他此生最大的遗憾。 就是这时,解沧海抓住时机,浑身魔气爆发出来,在掌心,凝聚成一条黑色魔龙,发出惊天动地的龙啸声,向陈羽化狂涌而去。 空气爆破之声,大地碎裂之声,魔气涌动之声,交织在一起,宛如天雷滚动,震得藏身在远处的张若尘耳膜都要碎掉。 张若尘顾不得暴露身形,激发出月神刻在他身上的神纹,才抵挡住战斗余波的冲击。 再次向古塔的方向看去,只见,陈羽化手中的小刀,化为一柄烈焰巨刃,横斩过去,将黑色魔龙的头首斩断。 “哗----” 解沧海的第二招已经攻出,双手持着玄天战斧,直劈而下。 战斧不仅爆发出七耀圆满力量,更是释放出一股神力,有开天辟地的威能。 这一斧,若是在别处,绝对能够劈开千里大地,灭绝一片疆域的万千生灵。 陈羽化露出凝重之色,手中的烈焰巨刃,亦是浮现出七层圣力光波,与玄天战斧对碰在一起。 “轰隆。” 灵山中,无数上古铭纹被激活,化为五耀六色的霞光冲天而起,将陈羽化和解沧海的力量化解,没有倾泻到灵山外面。 接下来的战斗,变得更加凶猛。 七耀圆满力量不断逸散出来,使得张若尘的双眼疼痛欲裂,只能看见小半个灵山都被光波笼罩,两道人影在激烈交锋,战得天翻地覆。 “好可怕,解沧海受了那么重的伤,怎么这么快就恢复了过来?难道他有一枚天品疗伤圣丹?”张若尘有些紧张起来。 若是陈羽化战败,解沧海就会掌控古塔,从而控制东域圣城中的上古铭纹。 陈家能够做东域之主,最重要的两张底牌,就是控制着上古铭纹和周天大阵。上古铭纹的枢纽,就是这座古塔。 周天大阵的枢纽,则是在东域圣王府的主城。 掌控了上古铭纹,就能克制周天大阵。 “轰隆。” 陈羽化爆退而回,一直退到古塔下方,嘴角流淌出了圣血。 解沧海的身形,显现出来,宛如一位提着战斧的盖世魔神,嘴里大笑:“本圣早就说过,你已经过了巅峰时期,老得就像一块朽木。百招之内,或许你还支撑得住,百招之后必败无疑。老了,该入土了!” “啪啪。” 陈羽化手中的那柄烈焰巨刃碎裂,化为一块块废铁,掉落在地上。 一件七耀万纹圣器,便是如此毁掉。 “陈羽化看来真的是太苍老,战力比不上鼎盛时期,估计挡不住解沧海。” 张若尘唤出青天浮屠塔,向古塔冲去,准备与陈羽化联手,对抗解沧海。 解沧海的目光斜瞥,认出了张若尘,嘴角浮现出一道诡异的笑容: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你却主动送上门。你这个小辈,果然是很有问题。” 解沧海不敢托大,从怀中取出一幅战图。 战图,是用一只大圣境界桷兽的皮,炼制而成。 将战图展开,图卷上,画的是一只头角峥嵘的桷兽,张牙舞爪,凶厉异常。 解沧海的手掌,在图卷上面一按,顿时,画中的桷兽,从战图中冲了出去,身躯高达数十丈,释放出滔天圣威,向张若尘攻伐过去。 并不是真的大圣级别的桷兽,而是一道魂影,同时也有画道高人将种种特殊铭纹融入其中。 “龙象神炉。” 张若尘来不及激发青天浮屠塔的力量,只得结成龙象般若掌,全身燃烧起来,一掌拍击过去,与桷兽对碰在一起。 桷兽力大无穷,将张若尘撞得飞了出去。 张若尘的身上,神纹闪烁,将桷兽爆发出来的九成力量都化解。因此,坠地之后,张若尘的手掌在地面一拍,立即弹射起来,又冲了过去。 陈羽化擦干嘴角的血迹,道:“阁下的确很强,但,这里是陈家的地盘,只要启动上古铭纹,你必死无疑。” 解沧海笑了一声:“既然本圣来到这里,也就有应对上古铭纹的办法。” “镇纹珠,破阵道。” 解沧海取出一枚人头大小的明珠,向上一抛,明珠悬浮在了半空。 灵山中,所有天地圣气,都被明珠吸过去,犹如抽成真空。 无论是铭纹,还是阵法,爆发出来的力量,都不是凭空生成,需要圣气才能催动,需要圣石,甚至神石才能运转。 古塔的确是控制东域圣城中上古铭纹的枢纽,可是天地圣气都被吸走,古塔也就暂时失去作用。 解沧海大笑一声:“现在你该绝望了吧?” 陈羽化依旧平静,眼神逐渐变得凌厉和绝然,不再像先前那么老态龙钟,反而精神抖擞,锐气逼人。 “你们不就是想要夺取陈家的《四九玄功》?老夫今日,便让你见识见识,《四九玄功》上的绝技的厉害。” 解沧海根本不信陈羽化能够重新达到巅峰状态,肯定是使用了某种秘术,燃烧仅剩的寿元,想要与他决一死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