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 血发男子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 血发男子

拍卖会结束,天绝阁中,有的修士离开,有的选择留下。 表面上,一切正常。 实际上,因为种种绝顶宝物暴露出来,气氛相当诡异。 雅间中,张若尘坐在桌案旁边,一动不动。 因为张若尘知道,“焱神秘传弟子”的身份,使得他成为神崖先生重点关注的对象。雅间的墙壁上刻有铭纹,但,挡不住一位地师的探查。 罗乙显然是一个相当精明之人,每次项楚南准备开口的时候,都会被他打断,然后一起有说有笑的喝酒。 桌案上,有一盏铜灯,散发出来的柔和光华,将整个雅间照亮。 唯独只有一处例外,便是,灯下那小小的一片黑暗区域。 此刻,一只很像蚊子的小虫,从地板的虫洞里面钻出,扇着翅膀,飞到灯下那片黑暗区域内。 没有人会去注意,一只针尖大小的蚊虫的一举一动。 张若尘表面上是在研究,刚刚得到的三株十万年古圣药,实际上,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只蚊虫身上。 若是仔细观察,就会发现,那只蚊虫,有些不一样。 它的头,像是蛇,颈比身体还要长。 “太古遗种,蛇颈蚊。” 蛇颈蚊在那片灯光照不到的区域,使用爪子,对着张若尘比划出一个个文字。 “进攻东域圣王府的时间,是在三个时辰后,同时向八十座东域圣王府分城和主城发难。”?这只蛇颈蚊,必定是姜云冲派遣出来,将消息传给了他。 地师的精神力太强,看来姜云冲也是相当谨慎。 “这么快就动手,根本不给我准备的时间。” 张若尘豁然站起身,对着雅间中的众人说道:“此次来东域圣城,收获颇丰,是时候回天庭界,购买一批圣丹,冲击更高的修为境界。走。” 以张若尘为首,罗乙、项楚南、慕容月等人,一步步走下楼梯。 姜云冲站在一楼大堂,与张若尘对视一眼,笑道:“殿下这么快就离开天绝阁,不再留几天?潋曦仙子和天初仙子,两位艳绝天下的神女,都还在这里做客呢!” “温柔乡是英雄冢,两位仙子就算再美,那也是九天之上的无瑕云彩,根本不会做我这个凡人的太子妃。与其朝思暮想,念念不忘,不如早些断了念头。阁主,后会有期。” 张若尘深深的盯了姜云冲一眼,随后走出天绝阁。 绝岩狐笑道:“这个狂徒,倒是有几分自知之明,若是他敢打潋曦仙子的主意,他的师兄商子烆,必定会给他一个沉痛的教训。仙子,本公子没有说错吧?” “有点不对劲。”大曦王的黛眉,轻轻一蹙。 绝岩狐问道:“怎么了?” 大曦王道:“那些显露出宝物的修士,全部都留下天绝阁,不敢离开,就是怕被有心之人盯上,遭到截杀。此人为何要在这个时间离开?” “他那么狂妄,有什么事,是他不敢做的?”绝岩狐道。 大曦王摇头,道:“他虽然狂妄,但是,从他敲诈解先生的所作所为来看,却是相当精明。精明的人,怎么会做愚蠢的事?” 解沧海道:“要不我追上去验一验他?” 从张若尘走出天绝阁那一刻,神崖先生的精神力,便是一直锁定着他。 这时,神崖先生的眉头一皱,道:“离开天绝岛大概五百里后,他的气息,突然消失不见,以老夫的精神力都有些探查不清。那些觊觎十万年古圣药和太一祖石的修士,全部都被他甩掉。” “此人绝对有问题,不能放他离开。”解沧海道。 神崖先生也觉得反常,道:“你去吧!不过,还有三个时辰,就是发动总攻的时候。在此之前,你得去收拾掉那个巨大的威胁,不要耽误了正事。” “放心,一群不成气候的小辈而已,本圣只需抬抬手指,就能收拾他们。” 解沧海化为一道黑色魔光,冲出天绝阁,向那片辽阔无边的海域中飞去。 姜云冲向消失在天边的黑色魔光看了一眼,嘴角浮现出一道不为人察的笑意,仿佛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。 飞出天绝岛五百里后,张若尘激活佛帝佛珠的力量,隐藏气息,藏入进一座小岛。 紧接着,又调动空间规则,凝结成一座巨大的空间领域,包裹住小岛,使得小岛消失在了海面。 “怎么突然就消失不见?” “肯定藏身在附近,不可能逃远,大家一起寻找。找到之后,合力将他击杀,平分他身上的宝物。” …… ………… 那些想要抢夺十万年古圣药和太一祖石的修士,数量众多,分散而开,寻觅张若尘的踪迹。 三百里外,张若尘站在小岛地势最高的地方,眺望那片海域,道:“无论如何,我们不能让神崖先生那群修士,彻底掌控东域圣城。既然他们想要攻破八十一座东域圣王府,那么我们,便想办法牵制住他们,或者是截杀他们派出去的修士。” “如今,敌在明我在暗,我们得充分利用好这个优势。” 项楚南道:“既然大哥要干,我项楚南自然是跟着一起干,战他个天翻地覆。罗乙兄弟,你干不干?” 罗乙道:“若是神崖先生控制了东域圣城,不符合我们上元宗的利益。今晚,便罗某舍命陪大家疯一回。” 张若尘肃然的道:“今夜这一战,我们只能各自为营。记住,不是要大家与他们拼命,只需要暗中袭扰就行。若是遇到不可抵挡的强者,立即退走。无论东域圣王府有没有被攻破,明天正午时分,我们所有人都到天坤渡口会合。” 项楚南、罗乙、慕容月、邪成子、陆怀玉……,张若尘座下能够调动的圣境高手,各自携带一颗佛帝佛珠,冲了出去,消失在海面上。 张若尘则是留在小岛,静静的等待。 片刻后,一道魔光,冲开云层,降临到三百里外的那片海域。 是解沧海。 海域中,所有圣境修士,全部都被解沧海身上散发出来的圣道威势惊慑住,眼中浮现出恐惧之色。 “不想死,立即滚。”解沧海道。 谁敢招惹解沧海? 那群圣境修士如逃一般,纷纷退走,消失得干干净净。 不对…… 还有一人留在海面,坐在一只小舟上,留着一头血红色的长发。长发,宛如一根根柳条,垂入进水中,使得周围的海水都变成血色。 他,极其高贵优雅,容貌俊美异常,并不是那种阳刚的美,反而有些阴柔。 若他男扮女装,美貌足以比得上《九仙美人图》的九位仙子。 可他,的的确确是个男子。 他手捧一卷竹简,细细研读,在海面上,在星光下,美轮美奂,恐怕是能够折服天下所有女子的心。 解沧海毕竟是老妖怪一般的存在,眼力何等了得,看出那个血发男子的不凡,道:“阁下莫非是没有听到本圣的话?” “听到了,声音就不能小一点,很吵的。” 血发男子的声音,很有磁性,令人着迷。 解沧海道:“那个家伙就藏身在附近,本圣很快就能将他找出来。你不会是想要与本圣争夺他身上的宝物吧?” “当然不是。” 血发男子抬起头来,终于正眼盯向解沧海,道:“我是想取回我的东西。” “你的东西?”解沧海露出疑惑的神色。 血发男子的声音,突然变得沙哑,道:“《天魔血斧图》。” 这道声音,与天绝阁中《天魔血斧图》的那位神秘卖家的声音,竟是一模一样。 “原来是你。” 解沧海的双目瞪大,相当吃惊。 若不是,今夜解沧海还有相当重要的事要去办,倒是不介意与此人战一场。 但是现在却不行。 解沧海的眼神快速变换,随即笑道:“可惜,《天魔血斧图》不在本圣手中,阁下怕是找错了人。” 血发男子道:“是吗?姜云冲说,《天魔血斧图》就在你身上。到底是他骗我,还是你骗我?” “姜云冲……” 解沧海咬牙切齿,道:“原来你是天绝阁的人。你们天绝阁,还真的好手段,明面上做生意,暗地里却是黑吃黑。” 血发男子摇头,道:“你误会了!我不是天绝阁的人,只是刚好有机会,就与他们合作了一次。要不然,你觉得我会将《天魔血斧图》拿出来拍卖?到底是你蠢,还是我蠢?” “那么阁下是要强夺《天魔血斧图》?”解沧海道。 血发男子道:“没错。” 解沧海笑道:“我的背后,可是有一位阵法地师,你就不怕吗?” “可惜,那位阵法地师在天绝阁里面,姜云冲早就布置了手段,自然有办法牵制住他。”血发男子道。 解沧海心知不妙,他们在谋划攻打东域圣王府,似乎也有一股力量,在暗中谋划他们。 “真以为我解沧海是你可以随便拿捏?道域境界的强者,惹到一个,都是滔天大祸。” 血发男子摇头,道:“不信。” “那就凭实力说话,打到你信。” 解沧海唤出九耀万纹圣器,玄天战斧,浑身释放出滔天魔气,覆盖方圆数百里的海域。厚重的魔气,化为一根直径数丈粗的气柱,直冲天穹。 解沧海将玄天战斧举过头顶,一斧向血发男子劈过去。 “哗啦啦。” 这一片海域中的海水,被推起数十丈高的水浪,与战斧虚影一起,狂涌了过去。 …… 嗨喽,大家好! 小鱼最近参加了腾讯阅读社区星计划活动,从今天开始,小鱼会经常抽空与你们互动,回复大家的评论,有空也会发一些帖子与大家分享写文的乐趣,也可以跟大家讨论讨论剧情和人物。 据说点赞越多小鱼越容易看到哦,多多点赞回复,小鱼也能多多得分哦。 另外最近小鱼也会去大神说,等着回答各位的问题!有提问的都不要着急,小鱼会一个一个回答的~ 好了,谢谢大家这么久以来对小鱼的支持,对《万古神帝》的支持,你们的支持就是我写文的最大动力,大家多多点赞评论吧~ 别忘了小鱼会在《万古神帝》书评区中等你们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