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三十二章 姜云冲是昆仑界修士?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八百三十二章 姜云冲是昆仑界修士?

别的东西,拿出来拍卖,也就作罢。 但,《天魔石刻》却是昆仑界的传承,一界之宝,怎么可以流失到异界修士手中? 这是张若尘绝对不能容忍的事! 姜云冲道:“这幅《天魔血斧图》,是一位修士,寄存在天绝阁拍卖。他不需要圣石,只想换取一些他现在需要的东西。” “什么东西?”有人问道。 姜云冲道:“神级剑法秘籍,十万年古圣药,天品圣丹,王品圣丹,神石,神遗古器,至尊圣器,或者是锻造至尊圣器的材料。谁拿出来的东西,能够让他满意,《天魔血斧图》就归谁。” 在场的修士,如同蔫掉的茄子,皆是摇头叹息。 姜云冲说出来的这些宝物,任何一种都是稀世罕见的瑰宝,哪里是他们拿得出来? 第三层雅间,走出一位肩宽体阔的红皮肤男子,手里捧着一只翡翠盒,道:“我有一枚天品圣丹,归鸿丹。” “哗----” 红皮肤男子打开翡翠盒,顿时浓烈的丹香,充斥整个天绝阁。 盒中,那枚归鸿丹,宛如一颗明珠,温润生霞,成千上万道铭纹,在其内部流动。 赞叹声和惊呼声响起,也有大量贪婪的目光投过去。 姜云冲道:“若是阁下,只有一枚归鸿丹,还不足以换取到《天魔血斧图》。” 红皮肤男子颇为失望,收起归元丹,退回雅间。 第四层的一间雅间里面,走出一道鬼气森森的老者,取出了一块半丈高的晶石,在晶石内部,封着一株银色的奇花。 “我有一株十万年古圣药,可能换取《天魔血斧图》?”那位鬼气森森的老者道。 姜云冲的目光,盯向第五层西边的雅间,似乎是在与某人沟通。 片刻后,姜云冲摇了摇头,道:“一株十万年古圣药,显然是不行。若阁下有更多的十万年古圣药,倒是可以考虑。” 更多的十万年古圣药? 古圣药又不是大白菜。 不过,众人根据姜云冲的目光,猜测出,《天魔血斧图》的卖家,多半是在第五层西边的雅间中。 就是不知,像姜云冲这种修为绝世的人物,怎么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? 接下来,各个雅间的圣境修士,纷纷现身,有的拿出十万年古圣药,有的拿出顶级剑法秘籍,有的拿出一小块炼制至尊圣器的材料。 犹如斗宝大会,各显神通,让在场的修士大开眼界。 当然,也有一些低调的强者,暗暗将那些修士和宝物都默记下来,动了杀人夺宝的心思。 一幅《天魔血斧图》,倒是暴露了不少修士身上的重宝,可以想象,今夜之后,东域圣城恐怕是会有一场血雨腥风。 张若尘的目光,盯向东边那间雅间,自言自语的道:“看来解沧海出现在天绝阁,就是为《天魔血斧图》,他也该出价了吧?” 果然,片刻后。 东边雅间打开,解沧海那高大傲然的身影,走了出来。 在一瞬间,天绝阁中的光和热,都被解沧海吞噬,所有修士的目光,不约而同凝聚到他身上。 “我有三株十万年古圣药,外加一块太一祖石,能否换取《天魔血斧图》?”解沧海道。 “我的天呐!三株十万年古圣药?” “此人是谁,怎么有这么大的口气,不会是吹牛的吧?” “十万年古圣药一般都诞生出了灵智,拥有强大的修为,一个圣王怎么可能,掌握有三株?” 天绝阁中,也有一些见识过人之辈,将解沧海的身份讲了出来。 顿时,一道道倒吸凉气的声音传出,不知多少修士都露出恐惧和敬畏的神色。 姜云冲问道:“卖家想知道,解先生的那块太一祖石有多大?” 解沧海的嘴角一勾,心知有戏,于是将一块磨盘大小的石头取出来。 那块石头,散发出金黄色的光华,与黄金不一样,没有金属光泽。光芒极其刺眼,每一道光,都像是一把利剑。 在场的圣境修士,纷纷闭上眼睛,不敢直视。 张若尘屏住呼吸,道:“如此巨大的一块太一祖石,足以用来炼制一件至尊圣器的初体。” 太一祖石,为五行极致物质之一。 五行极致物质,又是宇宙中,最顶级十种物质的其中一种。 三株十万年古圣药,加上一块太一祖石,那位卖家显然是已经动心。 张若尘不再等待,推开雅间的大门,站到栏杆的边缘,扬声道:“本太子也有一件宝物,不知道能不能换取《天魔血斧图》?” 随即,张若尘取出齐生的灭神十字盾,向下方一抛。 “轰隆。” 沉重的灭神十字盾,宛如白色巨石十字架,上面沾染有古老的神血,插在一楼大堂的中心,足有五层楼那么高,极其震撼人心。 灭神十字盾的器灵强横,张若尘无法掌控它,而且存在很多不稳定因素,因此才决定将它拿出来换《天魔血斧图》。 “这件宝物……当真是相当了得……” 姜云冲出现到灭神十字盾的下方,手指轻轻抚摸,有着一道道血色光纹,从盾中浮现出来。 “没有使用圣气催动,都释放出强大神威,绝对是一件来头很大的战兵。” “不会是一件至尊圣器吧?” …… 姜云冲的耳朵轻轻动了动,随即双手抱拳,笑道:“恭喜恭喜,卖家觉得你的这件战兵,相当符合他的需求,已经答应与你交换。” “这么快就答应了?”张若尘有些诧异。 灭神十字盾本就不凡,大圣恐怕都会出手抢夺,对方急着交换,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。 解沧海对《天魔血斧图》志在必得,怎么可能拱手让人? 解沧海的身上杀意涌动,使得整个天绝阁的修士,如坠冰窟,全部都慑慑发抖。 “小辈,你今天的所作所为,有些太过分了!”解沧海的语气,阴沉至极。 虽然,修为与解沧海差距巨大,但是张若尘却丝毫不惧,与其对视,道:“大家都是凭本事,凭财力,购买宝物,本太子哪里做得过分?解沧海,你好歹是道域境的强者,怎么气量那么小?” “嘭。” 解沧海一拳击在栏杆上,顿时,天绝阁中的防御阵法铭纹,全部被激活。 强大的圣劲气浪,向四面八方涌了出去。 张若尘被其中一道气浪击中,身体宛如遭受一座神山撞击,向后倒退了两步,发冠碎裂,长发披散了下来。 张若尘怒吼一声:“老匹夫,我乃是焱神的秘传弟子,难道还怕了你?” “哗----” 张若尘调动左腿中的赤红色规则纹路,汇聚到双手,顿时掌心浮现出两片熊熊燃烧的火云。 解沧海收起身上的圣威,有些诧异,道:“你是焱神的秘传弟子?” 张若尘冷哼一声,强硬的道:“解沧海,你若是想要动手,本太子一点都不惧你。要战,我们就分出生死。” 焱神是功德神殿的神灵,更是天堂界的巨擘。 解沧海背后的黑魔界,说到底其实是天堂界的小弟。遇到天堂界同境界的修士,解沧海都要矮一头。 焱神的秘传弟子,身份地位崇高,自然是不能得罪。 解沧海向神崖先生和大曦王等人传音:“此人真的是焱神的弟子?” 神崖先生皱起眉头,道:“焱神收的亲传弟子、记名弟子数量众多,不好说。” 大曦王道:“此人身上的气息,与焱神一模一样。而且那股气息,蕴含神威,估计是焱神赐给他了一件了不得的至宝。” “难道是焱神的亲传弟子?” “焱神的亲传弟子,只有商子烆一位,怎么可能冒出来第二个?” 半晌后,解沧海收起杀意,浮现出一道笑容,道:“既然殿下是焱神的秘传弟子,那么,大家就是自己人,一切好商量。” 张若尘心中暗笑。 冒充焱神的秘传弟子,是张若尘想出来的破局之法。 这一招,有很大风险,无疑是将他推到了风头浪尖,随时都可能粉身碎骨。 “殿下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解沧海向张若尘发起邀请。 “我想没那个必要。” 无论是神崖先生、解沧海、绝岩狐这些老家伙,还是大曦王这位天之骄女,都是极其精明之辈。张若尘若是真的与他们近距离接触,肯定会露出破绽,到时候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 见好就收。 张若尘的目光,盯向下方的姜云冲,道:“成交了吧?” “成交。”姜云冲含笑的道。 不过,在说出“成交”二字的时候,姜云冲的另一道声音,在张若尘的脑海中响起:“《天魔血斧图》是用来钓解沧海这条鱼,想要破东域圣城的危局,就将图给他。一位地师在场,随时可能听到我们的对话,不要传音给我,问我为什么。” 张若尘的眼瞳中,一道惊异之色,一闪而过。 面色不变,但是,他的心中,却如掀起惊涛骇浪一般。 “难道姜云冲真的是……” 见到姜云冲的时候,张若尘就有所猜测。 此刻,张若尘更加肯定了几分,姜云冲多半是昆仑界的修士。 让张若尘拿捏不准的是,他到底是昆仑界的隐世强者,还是从十万年前的沉睡中苏醒过来的天之骄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