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 天魔血斧图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 天魔血斧图

张若尘心知,天初仙子所指的人,是纪梵心。 可惜,纪梵心为了寻求突破,只身进入洛水,并不在东域圣城。 洛水神秘,且被奇异力量笼罩,就算张若尘传讯给纪梵心,她多半也接收不到,远水救不了近火。 张若尘的手指,轻摸下巴:“看来只能将希望,寄托在东域圣王府的身上。” 东域圣王府在东域圣城经营多年,底蕴深厚,占据地利和人和,有着种种手段,想要将其攻破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 就像一只趴伏在地上的老龟,攻击力或许远远比不上雄狮,但是,雄狮将要破开它的壳,将它吃掉,亦是相当艰难。 天初仙子取出装有龟甲残片的匣子,托在莹白的手心,递给张若尘,道:“我知道,它对你有很大的价值,虽然比不上十万滴神泉,但你……别拒绝我的好意。” “果然,她已经猜出,我就是林岳,真是聪慧过人。” 张若尘有些尴尬的一笑,接过匣子,在手中掂量了两下,将其收入进空间戒指,道:“赶紧离开东域圣城,这里的事,与你无关。你是天初文明的天女,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对付你。” “既然知道我是天初文明的天女,就应该明白,一位天女,不是那么好惹的。我若要走,地师也拦不住我。谁敢对我下手,亦是要付出惨痛代价。” 天初仙子倚身站在烛下,灯光映照在她脸上,使得她的肌肤浮现出一层白色的荧光,犹如冰肌玉骨,异常美丽。 她蕙质兰心,看起来优雅文弱,可是强硬起来,却没有人能够改变她的意志。 做为一个古老文明的继承者,无论是心境意志,还是底牌手段,绝对都远远超过同境界别的修士。 张若尘没有再劝天初仙子,走出雅间,径直回到天绝阁的第五层。 “大哥,龟甲残片拿到手了吗?”项楚南关切的问道。 “嗯。” 张若尘没有隐瞒,轻轻点了点头。 项楚南哈哈大笑一声:“就知道大哥出马,必定是手到擒来。” 罗乙颇为诧异,道:“这你都能猜到?” 项楚南拍了拍胸口,自以为已经看透一切,道:“我大哥样貌堂堂,玉树临风,而那位什么天初仙子,长得何等丑陋。只要我大哥施展出美男计,她还不乖乖就范?我大哥的魅力,岂是等闲?” “美男计?没想到若尘兄,还有如此手段。”罗乙笑了起来。 张若尘感觉到头疼,项楚南这个黑愣子,自己审美扭曲也就罢了,竟然将他这个大哥看得如此不堪。 他张若尘一直都是凭实力打天下,什么时候靠过脸? 再说,想要征服天初仙子这位奇女子,又岂是使用美男计就能成功? 以天初仙子的心境,在封神台,两人那段阴差阳错的因缘,在她心中占据的分量,或许还不如当初张若尘送她十万滴神泉这个人情来得重。 那十万滴神泉,可是“林岳”拼死搏命才取到手。 而且,“林岳”信守承诺,将十万滴神泉亲自交到了她的手中,又洒脱的离开,消失在了世间。 别说是天初仙子,恐怕任何女子有这么一段经历,都会难以忘记。 罗乙的神情变得严肃,道:“既然龟甲残片已经到手,我们现在就启动空间传送阵离开?” “不,不到万不得已,不能启动空间传送阵。” 张若尘将神崖先生的身份,讲述了出来。 听完后,众人的心,皆是沉入谷底。 “现在怎么办,难道我们要在这里坐以待毙?”罗乙道。 张若尘深深的盯了罗乙一眼,道:“罗兄是上元宗的弟子,身份尊贵,只要不与我们走得太近,他们应该不敢对你下手。要不罗兄,你先离开?” 罗乙的眼皮动了动,有些生气的一拍桌案,道:“若尘兄,你当我罗乙是怕事之人?既然楚南当我是兄弟,我们自然是要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。” “好兄弟,我项楚南没有看错你。”项楚南道。 “罗兄千万别生气,我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现在天绝阁的局势太微妙,谁都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变故。我是不想连累罗兄,才会这么说。” 说完这话,张若尘闭上双眼,思考破局的办法。 外面的拍卖会,进入尾声。 四位身躯壮硕的圣境修士,将最后一件拍卖品,抬到悬空圣玉台上。因为太过沉重,圣玉台被压得下沉三尺。 那件拍卖品,足有数丈高,被一层能够阻隔精神力探查的黑布盖住,给人一种神秘感。 “前面已经拍卖了不少珍奇的宝物,最后一件压轴的拍卖品,绝对不简单。” “你们说,会不会是一件完整的至尊圣器?” “肯定不会,就算是神,也不会将至尊圣器拿出来拍卖。但是,炼制至尊圣器的绝世材料,才是有可能的。” …… 随着拍卖品被搬运上来,紫兰的情绪,变得有些不受控制,颤声道:“最后一件拍卖品,乃是传说中的……天魔石刻。” “哗----” 黑布被拉下来,露出一块数丈高的黑色石碑。 石碑散发出震撼人心的魔道气息,浩荡的魔气弥漫在天地间,使得天绝岛的上空,自动凝聚出大量魔气,化为魔云,遮住星辰和月亮。 在这一刻,整个天绝岛,甚至是大半个金虹大陆的修士,都为之震动不已。 一块没有封印的天魔石刻,散发出来的气息,实在是太强大。它不仅仅只是一块碑,一幅修炼刻图,更是一件强大的战器。 天绝阁中犹如发生了大爆炸,所有修士都为之疯狂,无法压制心中的激动情绪。 一瞬间,便是有十数位修士,压制不住心中的贪欲,飞向天魔石刻,想要将其夺走。 其中,有一位圣王境界的老者。 “我的,天魔石刻是我的。” 那位老者,浑身散发出强大的圣威,震得天绝阁中的窗户纸全部破开。 天绝阁阁主“姜云冲”走了出来,伸出一只手掌,隔空一按。 “嘭嘭。” 那十数位飞在半空的修士,全部都爆碎而开,化为一团团血雾。 如此血腥的画面,将冲在下方的那些修士吓醒,全部都在颤抖,缓缓向后倒退。 姜云冲的身形变得模糊,下一刻,出现在悬空圣玉台上。 他背着双手,如同站在宇宙中心一般,扫视在场的修士:“在天绝阁,就得遵守天绝阁的规矩,谁敢破坏规矩,就是与姜某为敌。” 第五层的雅间中,神崖先生赞叹了一声:“早就听说天绝阁的阁主厉害,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。” “这一手,很不简单。所有修士都以为他打出了一掌,实际上,他只是轻轻抬起了手。”解沧海肃然的道。 雅间中,一位六步圣王境界的修士,颇为不解,道:“只是杀死了十几位不入流的圣境修士而已,有那么玄乎?我若是全力以赴,也能一掌将他们隔空打成血雾。” 绝岩狐笑道:“姜云冲根本没有出掌,在他抬起手来的那一瞬间,天地规则发生改变。所以,不是掌力杀死那十几位圣境修士,而是天地规则杀死了他们。” 那位六步圣王大吃一惊,道:“怎么可能?据说,只有大圣才能调动天地规则,施展出圣王无法想象的神妙手段。姜云冲难道是一位大圣?” 绝岩狐冷哼一声:“谁说一定要达到大圣境界,才能调动天地规则?其实,修炼出道域,就能初步调动天地规则的力量。当然,仅限在道域范围内。” 神崖先生看向解沧海,问道:“解兄也修炼出了道域,与那姜云冲比起来,孰强孰弱?” “我不如他。”解沧海道。 姜云冲悠然的站在悬空圣玉台上,但是整个天绝阁的修士都被镇住,如同天神下凡一般,让人忌惮和恐惧。 张若尘的目光,死死的盯着那幅天魔石刻。 石碑上,刻的是一位披头散发的魔王,手持一柄血斧,劈开了一片星河。星河中的星辰,在他的面前,犹如一颗颗闪烁着的宝石。 那画面气势如虹,震撼人心,让人怀疑曾经真的有人拥有如此毁天灭地的力量,天魔石碑只是将画面映照了下来。 一斧劈开星河,灭绝众生,为盖世天魔。 “《天魔血斧图》怎么会落入天绝阁的手中?这下糟了,昆仑界的无上传承,恐怕是要被异界修士买走。”慕容月紧捏十指,气愤不已。 要知道,天魔石刻不仅是《太乙神功榜》上的神功宝典,更是昆仑界的六大奇书之一,代表昆仑界先祖的智慧,代表昆仑界崛起的希望。 想要成为至高无上的强者,修炼功法至关重要。 就像张若尘,修炼的是《九天明帝经》,每提升一重,圣气的品级就会提升一大截,远超同境界修士。正是如此,他才能够跨越境界杀敌,遇到九步圣王也不惧。 若是张若尘修炼的只是普通功法,根本不可能后天修炼出至高圆满体质,更加不可能跨境界战斗。 每一种功法和圣术,都是无数先祖的智慧结晶,是留给后世子孙的宝贵财富。 守不住这些财富,只会越来越没落。 若是昆仑界的各种神功宝典,皆被别的大世界抢走,也就真的被绝道,如同断子绝孙,再想重现辉煌,将会变得无比渺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