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天绝阁阁主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天绝阁阁主

“大人……” 天绝阁的主事想要阻拦张若尘,却被慕容月一指点住,定在原地无法动弹。 张若尘显得威风凛凛,大步向第五层登去。 第五层四间雅间中的修士,显然是被惊动,其中一间雅间的大门打开,走出一位圣王。 那位圣王的目光,瞪向张若尘:“第五层不是你该来的地方,有的人,的确不是你惹得起。” 这位圣王,竟然就是圣泽界的薛仇。 张若尘略微有些意外,目光向薛仇身后的雅间盯去,一道书法屏风,挡住了他的视线。 屏风上的文字,出自圣道境界极高的修士之手,以张若尘的目力,无法将其透视。 只能看见,屏风上,有着数道影子。 既然薛仇在这里,那么花藏影很有可能,就在雅间里面。 果然是个了不得的人物。 张若尘故意露出轻蔑的神色,道:“你算什么东西?也敢挡在本太子的身前,立即滚一边去,否则,废了你。” “阁下也太狂了吧?我乃是圣泽界天子圣府的圣王境修士,阁下最好掂量清楚,是不是招惹得起天子圣府。”薛仇很不客气的道。 邪成子的身形一晃,如同幽灵一般,出现到薛仇的身前。 薛仇大惊,连忙运转体内的圣气…… 迟了! 邪成子的手臂,宛如钢铁圣刀一般挥斩出去,击在薛仇的腰部,将其打得斜飞出去。 “嘭”的一声巨响。 薛仇的身体,撞击在南边雅间的大门上,将两扇顶级月橡木门撞开,滚入进雅间里面。 在来天绝阁前,邪成子换了一具圣甲,包裹全身,遮盖住面目和气息,因此,薛仇并没有将其认出。 邪成子的这一击,力量何等强横,将薛仇的腰部打得血肉模糊,脊柱都要击断。 “大胆。” 花藏影爆喝一声,身形出现到雅间外面。 邪成子狞笑一声,双手抬起,掌心浮现出两团黑色的邪恶的力量。 与此同时,南边雅间里面,走出一道窥悟的身影,提着浑身流淌鲜血的薛仇,将其扔下天绝阁,随后一言不发,又走进雅间,关上了木门。 那道窥悟的身影,虽然没有动用任何力量,但是,张若尘和花藏影都能感受到他体内炽热的能量波动。 是一位规则大天地境界的强者。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花藏影克制住自己,没有去招惹那人。 随便走出一个,都是规则大天地境界,谁知道雅间里面,是不是还有更加可怕的强者? “嘭。” 薛仇从第五层,一直坠落到第一层,摔得头昏眼花。 第一层的修士,皆是惊疑不定,纷纷向第五层望去。 “第五层雅间里面的修士,果然都是了不得的人物。” “居然敢招惹圣泽界的花藏影,那个狂傲的家伙,这次算是踢在了铁板上面。” …… ………… “干什么,打起来了,不是说天绝岛禁止修士战斗吗?” 喝得醉醺醺的项楚南,抬起头来,向第五层望去,目光落在张若尘的身上。 “咦!” 项楚南醉意少了几分,揉了揉眼睛,再次望去,确定真的是张若尘,顿时心中大喜,哈哈一笑:“大哥,我可算是找到你了!” 项楚南是一个怪胎,拥有千里眼,即便是张若尘的变化之术,也瞒不过他的眼睛。 坐在项楚南对面那个俊美红衣男子,听到项楚南这么一叫,眼中露出一道异样的神色,罕见的,抬起目光,盯向第五层雅间。 “罗兄弟,走,走,我带你去见我老大,我老大可是一个真正了不得的人物。”项楚南伸手就要去拉红衣男子的手腕。 但是,红衣男子却是巧妙的避开,豁然站起身,笑道:“既然项兄都称他为大哥,必定是经天纬地的豪杰,看来罗某是一定要去结识一番。” 项楚南风风火火的向天绝阁第五层冲去,在即将登上第五层的时候,两位穿着打扮华贵的修士走了出来,拦住他的去路。 “客官,在天绝阁,千万不要乱闯。”其中一位华贵的修士,笑着说道。 这二人,竟是天绝阁的修士。 不过,他们的修为,却是极其强大,竟是以圣道力量挡住了想要硬闯的项楚南。 项楚南是什么脾气,加上先前喝了不少酒,自然是更加暴躁,将至尊圣器级别的金属魔冠取出来,准备将那两位天绝阁的修士轰飞。 一道柔和的声音,响起:“姜风,姜承,让那位客观上来吧!” 两位衣袍华贵的修士,立即收起圣气,退到过道的两旁,拱手向一位白衣少年行礼。 白衣少年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,相当年轻,但是,张若尘和花藏影却根本没有发现他是如何出现到天绝阁第五层,诡异到极点。 “天绝阁还真是藏龙卧虎,也不知有多少高手聚集到此处。” 张若尘不敢大意,更加小心谨慎。 白衣少年双手抱拳,彬彬有礼,笑道:“在下是天绝阁现在的阁主,姜云冲,两位可否给姜某一个面子,不要在天绝阁争斗?” 对方可谓是给足了张若尘和花藏影面子。 姜云冲的修为高深莫测,真要斗起来,就算张若尘和花藏影联手,也未必是他的对手。 这是一位真正可怕的人物! 张若尘拱手还礼,随后问道:“阁主应该不是昆仑界的修士,怎么成了天绝阁的主人?” 姜云冲没有直接回答张若尘的问题,笑道:“天绝阁是一个好地方嘛!” 这个姜云冲,必定是来自某一座强界的顶尖高手,很有可能,已经修炼出道域,甚至更强。像他这也的人物,要将天绝阁据为己有,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。 张若尘的心思百转,道:“阁主的面子,本太子自然是要给,走吧,我们去第四层的雅间。” 带着慕容月和邪成子,张若尘选择退走。 姜云冲笑道:“不就是一间雅间,既然兄台喜欢,姜某将自己的雅间让出来,赠给阁下。” “这样不太好吧?”张若尘有些意外。 “来者是客,既然是客,只要交得起圣石,我们就应该提供给客人最好的环境。” 说完这话,姜云冲背着双手,向第四层走去。 “明明很强,却如此谦卑,此人不简单。”张若尘暗道。 跟在项楚南身后的红衣男子,也好奇的打量姜云冲,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。 “大哥,可算是找到你了,哈哈,今天咋们不醉不归。” 项楚南向张若尘冲过去,如同一只奔跑着的黑熊熊。若是被他扑上,张若尘不栽倒在地,才是怪事。 幸好,慕容月将他拦下来。 “拦我干什么,他是我大哥。”项楚南道。 张若尘示意慕容月退开,拍了拍项楚南的肩膀,道:“没想到你也来了昆仑界,走,进雅间,我们好好叙一叙旧。” 花藏影显然是忌惮姜云冲,压制住心中的怒火,狠狠的瞪了张若尘等人一眼,道:“这笔账,花某记下了!” 张若尘道:“若不是在天绝阁,你死定了!” “听到没有,你最好低调一点,惹怒了我大哥,你只有死路一条。”项楚南比张若尘还要狂,嘴里露出大板牙,对着花藏影冷笑。 花藏影的涵养本是不错,却被张若尘和项楚南,气得脸色发白。 张若尘、项楚南、慕容月等人,没有再多说什么,进入第五层的其中一间雅间,关上了木门。 “哗----” 雅间的墙壁和地面,浮现出一道道白色纹路。 面向圣玉拍卖台的墙壁,逐渐变得透明,可以看到外面的一切。 “大哥,我给你介绍,这位是我刚刚结识的好友,罗乙,来自……罗乙兄弟,你来自哪里呢?”项楚南向那位红衣男子盯去。 红衣男子面带笑容,撩了撩长发,道:“在下元界上元宗弟子,罗乙。” 张若尘警惕着名叫罗乙的红衣男子,客气的道:“元界在整个天庭都是排名前十的强界,上元宗更是上古大宗,罗兄弟是名门弟子,修为应该很强吧?” “也就还行。” 罗乙笑着摇了摇头。 项楚南却是大声说道:“罗兄弟的实力是真的强大,我在战场上遇到他的时候,他的身边,可是有一大片罗刹族的尸骸,死在他手中的地狱界修士不计其数。” “佩服。” 紧接着,张若尘拉着项楚南,来到雅间的另一间房间,释放出空间领域,笼罩方圆数丈,避免红衣男子罗乙听到他们的对话。 张若尘脸色肃然,道:“楚南,将认识那位罗乙兄弟的过程,原原本本给我讲述一遍。” 项楚南认了张若尘做大哥,对张若尘是言听计从,于是讲述起来,道:“来到昆仑界,我就去了功德战场的前线,与地狱界的修士杀得天昏地暗。有一次,在战场上,遇到了受重伤的罗乙兄弟,就将他带回了军营,从此之后,我们就认识了!” 张若尘再次问道:“那你们怎么会来到东域圣城?” “我听说,你回了昆仑界,所以立即赶来找你。嘿嘿。”项楚南笑道。 张若尘道:“那么,罗乙为何要来?” “我和罗乙兄弟交情很深,这次带他来找你,就是要和你一起结拜。罗乙兄弟无论是实力,还是人品,都是没话说,绝对有资格做我们的兄弟。”项楚南拍胸口保证。 “或许吧!” 张若尘的眼神凝重,带着项楚南重新返回,与罗乙、慕容月等人坐在了一起。 张若尘一边询问罗乙一些关于元界和上元宗的事,目光却是锁定在一楼孔红璧等人的身上,使用精神力,偷听他们的对话。 半晌后,张若尘的手指,指在孔红璧的身上,对着邪成子说道:“将他给我带上来,若他不从,直接用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