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花藏影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花藏影

白龙渡船上,以昆仑界的修士居多。 听到那两人,如此贬低昆仑界,他们都露出愤怒的眼神。 那位陈家子弟,亦是如此。 不过他似乎是有要事在身,不想招惹是非,于是克制了下来。 但,来自圣泽界的两人,却对他很感兴趣,继续使用言语刺激。 “在昆仑界的几个主要战场,终究还是要我们做主力,才堪堪挡住了地狱界的大军。你们眼中那些昆仑界的人杰天骄,不过只是在后方押送修炼资源,负责撤离昆仑界的生灵,根本不堪大用。” “就算昆仑界的修士登上战场,也只不过是炮灰。” “所以说,我们采夺昆仑界的资源,本就是应该的。” “其实,应该你们昆仑界的修士,去矿坑里面挖出矿石,主动将各种资源,呈送到我们手中。” 圣泽界的驼严和薛仇,谈笑风生,说不出的趾高气扬。 那位陈家子弟,终于克制不住,道:“一群贪婪的强盗,也有脸声称,自己是来帮昆仑界战斗?” “你在骂谁?” 驼严脸上的笑容,瞬间消失,浑身散发出一股冰寒刺骨的煞气。 “骂的就是你们。既然你们是来参加昆仑界功德战,为何没去那几座主要的战场,怎么来了东域圣城?你们到底是什么目的?”那位陈家子弟冷笑。 “好啊!区区一个圣者,竟然敢辱骂圣王,真当圣王不在乎自己的尊严吗?” 驼严的眼中,闪过一道奸计得逞的光芒,随即,一掌拍击过去。 掌印,疾如风,快如电。 那位陈家子弟脸色一变,连忙打出一张符箓。 紧接着,他又调动圣气,注入身上的圣甲,圣甲散发出夺目的圣光,有着一座座防御阵印,从圣甲内部浮现出来。 但是,两人的修为差距太大,驼严轻描淡写的一掌,便是将那位陈家子弟的所有防御手段都击碎,真真切切的轰击在他身上。 “噗嗤。” 那位陈家子弟的胸膛,被打穿,肋骨全断,五脏六腑尽碎,重重的摔落在地上,再也爬不起来。 顿时,白龙渡船上,鸦雀无声。 昆仑界的修士,毕竟修为太低。 就在刚才,驼严释放出圣威的一瞬间,他们全部都被压得趴在甲板上面,浑身无法动弹。 虽然他们怨恨、不甘、愤怒,但是,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却毫无反抗之力。 “你们在东域圣城随意杀害昆仑界的圣者,这还是在为昆仑界战斗吗?你们就是屠夫,强盗,我要告到功德神殿,告到天宫,让你们遭受天谴。”一位修为达到半圣境界的年轻男子,紧咬着牙齿,愤怒的吼道。 这个年轻男子,真实年龄,不超过三十岁,但,却已经是七阶半圣。 如此天资,绝对是昆仑界新生代一等一的天骄,堪称出类拔萃。 驼严冷冷一笑:“小子,你得搞清楚一件事,是他先侮辱本王,才有这一劫。你就算告到天宫,理也在本王这一边。对了,你刚才似乎也辱骂了本王?” 薛仇道:“算了,何必与一位半圣小辈一般见识?我们还要办正事呢!” 驼严轻轻点头,随即向薛仇传音:“那件东西,果然是在他身上。” 就在刚才,驼严一掌击在那位陈家子弟身上的时候,趁机取走了他身上的储物袋。以圣王的速度,在场没有几个人看清他的这一小动作。 但是,张若尘不仅看穿了一切,更是听到驼严对薛仇的传音。 “果然有问题,这两位圣王的真实目的,应该是那位陈家子弟身上的某件东西。什么东西,需要一位圣者亲自护送,而且还引来两位圣王将其夺走?” 张若尘沉思了片刻,随即向那位奄奄一息的陈家子弟走过去,取出一枚疗伤圣丹,给他服下。 圣丹的药性,散发出来,化为一层圣光,将其包裹。 胸口的伤,快速愈合。 那些昆仑界的修士,看到这一幕,先是微微一怔,随即又有些感动。 “看来从天庭来的修士,并不都是恶人,也有一些心怀善念之辈。” 但是驼严和薛仇的眼神,却是一寒。 他们追了不知多少万里,才赶在那位陈家子弟返回东域圣城之前,将其杀死灭口。现在倒好,竟然有人想要救他? 这是他们,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。 驼严幽幽的道:“阁下,太多管闲事了!辱圣王者,必须死。” “得饶人处且饶人。”张若尘淡淡的道。 驼严看不透眼前这个瘸子的深浅,不敢贸然出手,道:“在下天子圣府驼严,不知阁下如何称呼?” “天子圣府是圣泽界一等一的圣地,当真是如雷贯耳。但是你的名字,我却没有听过,应该只是一个无名之辈吧?无名之辈,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。”张若尘道。 驼严的眼皮跳了跳,黑色的煞气,从双眼逸散出来。 张若尘背着双手,站在那里,却给驼严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,不敢冒然出手。 周围那些昆仑界的修士,皆是暗呼痛快。 片刻后,那位陈家子弟,嘴里发出微弱的声音,似乎就要苏醒过来。 驼严和薛仇不敢继续等待,两人几乎同时出手。 驼严调动出大量圣道规则,遍布周身,一道掌印击出去,掌劲和圣道规则化为涡旋流动的风,将张若尘锁定在原地。 薛仇则是以闪电般的速度,打出一根细若无形的圣针,击向那些陈家子弟的眉心。 他们的真实目的,其实是杀人灭口。 “叮。”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。 那根圣针,被邪成子一指击中,抛飞出去。 与此同时,驼严发出惨叫声,重重的倒在地上,没有头颅,脖子的位置在流淌圣血。 “嘭。” 半晌后,一颗血淋淋的头颅,如皮球一般坠落下来。 在场,没有人看清驼严是怎么被斩掉头颅,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。 但,可以肯定的是,一定是那个戴着面具的瘸子杀了他。 这才是真正的强者,杀圣王,如杀猪狗一般轻松。 薛仇被吓住,脸色苍白,情不自禁向后退,目光向身后的方向望去,似乎是在寻找什么。 张若尘却没有理会他,嘴唇轻动,对邪成子下出一道命令。 随即,邪成子走到驼严的尸体旁边,将一只储物袋搜了出来。 看到邪成子取走储物袋,薛仇的脸色,变得更加厉害。 “嘭。” 蓦地,邪成子手中的储物袋,爆碎而开,化为一团幽蓝色的鬼火。 储物袋的碎片,就像一只只火蝶一般,飞落到了地上,化为黑尘。 不知何时,一道人影,站到了薛仇的身旁,手持一把白骨扇,竟是一个偏偏美少年。白骨扇上,有着一丝丝鬼火,若隐若现。 刚才就是他,毁掉了储物袋。 看到这个美少年,薛仇心中大定,脸色逐渐恢复正常,正要使用精神力传音,向其禀告什么,但是却被美少年阻止。 那位美少年,笑道:“你的精神力太弱,别人听得到你在说什么。” 周围响起一道道哗然的声音,有人认出美少年的身份。 “天子圣府的绝顶高手花藏影,怎么会是他?” “花藏影在百年前,修为便是达到九步圣王境界,也不知现在强大到了何等层次?” “花藏影前去东域圣城,估计也是想要夺取一株十万年古圣药。” …… 花藏影的名头极大,很多修士都听过他的名讳。 邪成子相当恼怒,主人吩咐他去取的东西,竟然被人毁掉,这该如何向主人交代? “惊魂指。” 邪成子的右手五指,散发出滔天邪气,覆盖整个白龙渡船。 一尊赤目碧发的邪魔影子,在邪成子的身后浮现出来,爆发出疾速,冲撞向花藏影。 “嘭。” 花藏影站在原地纹丝不动,只是将手中的白骨折扇打开,便是挡住邪成子全力以赴击出的一指。 这一次对碰,威势相当恐怖,震碎了白龙渡船。 堪比九步圣王的大对碰,别说是半圣、圣者,就算是圣王都未必承受得住战斗余波。 于是,张若尘伸出两只手掌,凝结成巨大的圣气手印。圣气手印就像是两片圣云,将渡船上的修士,全部包裹进掌心,才是避免了他们被战斗余波震死。 片刻后,张若尘、邪成子、花藏影、薛仇,从半空坠落,落到东域圣城的大地上。 张若尘散去圣气,顿时,两只大手印中的众人,全部都落到地上。 花藏影盯着张若尘和邪成子,笑了笑,道:“没想到,只是乘坐渡船,也能遇到两位深藏不露的高手。先前,倒是失敬了!不知两位该如何称呼?” “你没资格知道主人的名讳。”邪成子道。 花藏影的眼中,闪过一道诧异之光,显然是没有料到,这个战力堪比九步圣王的高手,竟然只是那个瘸子的仆人。 “无论你们是什么身份,杀死驼仇,天子圣府都不会善罢甘休。这笔仇,算是结下了!” 说完这话,花藏影的白骨折扇一扇,形成一团鬼火,包裹住他和薛仇,消失在了原地。 地面上,只剩一个还在燃烧的火堆。 “主人,我去追。”邪成子道。 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花藏影的实力很强,你就算动用真理规则,也未必是他的对手。暂时不要节外生枝,先办正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