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一十七章 求救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八百一十七章 求救

十万年前,昆仑界最鼎盛辉煌的时期,诸圣辈出,人人如龙,超过了诸天万界,是最强大的一界。 就算遭遇大劫,也不至于所有强者全部都陨落,那太不正常。 就像一艘遨游神海的巨舰,即便被击碎,被击沉,但是残剩下来的舰体,依旧不容小觑。不是那些小小的木船,可以比拟。 沉入水底的舰体,就要浮出水面了吗? 张若尘的心,久久不能平静。 “倒也是一件好事。” “若是各大古教、宗门、世家,真有一些了不得的人物,重现世间,从历史中走出。那么昆仑崛起,也就指日可待。” “不知,张家有没有人杰活下来?” 张若尘暗暗猜测,就算中古时期有一批人杰没死透,将会苏醒,数量也相当稀少。 毕竟,经历大劫难,能够活下来的,本就不多。 随着昆仑界不断复苏,王山的修炼环境,变得越来越好。 林中长着各类品种的灵药,山间流淌着圣泉,就连林鸟和野兔都诞生出灵性,能够开口说话,口吐人言。 在这里修炼一年,抵得上过去十年。 而且,守护王山的防御阵法,已经布置完成,张若尘不再畏惧任何挑战。 无论是天庭各界,还是地狱十族,谁敢硬闯王山,都得死。 于是,张若尘刻录下传讯光符,传讯给木灵希,询问她和广寒界修士的下落。 若是可以,张若尘想将他们都接来王山。 等了一刻钟,木灵希传讯回来:“我在木家祖地凤凰湖,这里是一处觉醒圣土。古前辈和风前辈,还有广寒界的诸圣,皆镇守在此,现在很安全……” “……” 木灵希传来很多信息,让张若尘了解到她的近况。 林妃、张少初、张羽熙,果真是被木灵希接走,都在凤凰湖。 除此之外,古松子和酒疯子,从月神那里得来大量神念和神魂,正在四处收集圣药,准备炼制一种天品圣丹和一种排名极高的酒,想要助广寒界的修士,快速提升修为。 广寒界也想在乱世中,重新崛起。 这是一个危险和机遇并存的时代! 张若尘知道,月神山一战,月神不仅击退焱神、二甲血祖等神,还收走他们九成以上的神念和神魂。 加入神念,可以炼制,提升精神力的圣丹。 加入神魂,则是可以炼制,提升提升圣魂的圣丹。 而且,月神借走开元鹿鼎的时候,隐隐透露她准备去杀一尊神,一旦成功,广寒界将获得源源不断的神级药材。 “那两个老家伙,倒是从月神那里得到了不少好处。” 张若尘传讯给木灵希,询问她还需要哪些圣药? 王山中,生长有大量圣药,品种繁多,说不定能够帮到他们。 没过多久,一枚传讯光符,刻录有一份清单,传到张若尘手中。 张若尘将清单交给一位女圣,让她们立即去采摘。 广寒界虽然没落,但是依旧有三千圣王,其中不乏有苏璟那样的强者。 因此,张若尘暂时不用担心他们的安全,等到收集到足够多的圣药,再去木家祖地凤凰湖,看望他们也不迟。 “已经过去了这么久,按理说,慕容叶枫和孔兰攸他们派人送来的神石,应该到了才对。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?” 张若尘刚刚浮现出这道念头,天边,飞来一道传讯光符。 伸手一抓,将光符收入进手中,他查阅起来。 张若尘的脸色,顿时一沉。 “殿下,神石被夺,我被一群修为相当强大的修士,打成重伤,现在藏身东域圣城,他们正在追杀我。” 是慕容月传来的讯息。 传讯光符上,带有血迹。 “到底是谁,竟敢抢夺我要的神石?” 张若尘驾着金步龙辇,立即动身向东域圣城赶去。此次,他只带上了穿着厚厚圣甲的邪成子,为他驾车。 别的修士,全部都留守王山。 此事有些诡异。 张若尘盘坐在车中,推算各种可能性。 “慕容月是土生土长的昆仑界修士,做事相当精明,又有黑市做掩护,谁能准确发现她的行踪?谁又能知道,她护送的是神石?” 左思右想,张若尘最终将目标,锁定在幽神殿的身上。 张若尘曾给慕容叶枫和孔兰攸,传过一次信息,但是却被幽神殿截获。 风成道逃走后,幽神殿也就知道张若尘很迫切需要神石,肯定会重点监视慕容叶枫和孔兰攸的一举一动。 “还真是放虎归山,后患无穷。” 张若尘立即传讯给孔兰攸,询问护送神石之人,有没有到达东域。 久久之后,张若尘也没有收到孔兰攸的回讯。 “兰攸曾经是大圣,就算不朽圣身被击碎,修为依旧相当强大。幽神殿最厉害的两大高手,苍龙和阮灵,应该也不是她的对手。”张若尘如此安慰自己。 沉默了片刻,张若尘取出一枚传讯光符,刻录信息。 这枚传讯光符,是传给圣书才女。 “纳兰姑娘,我是张若尘,请你使用天下棋局,帮我找一找孔兰攸的位置。另外,我想知道幽神殿圣境修士的踪迹,越详细越好。多谢。” 不到万不得已,张若尘不想求圣书才女。 但,无论是为了孔兰攸,还是为了神石,在赶去东域圣城之前,他都必须要先查清楚。只有知己知彼,才能克敌制胜。 一个时辰后,圣书才女传来讯息,道:“天下棋局无法捕捉到孔兰攸的位置,她很有可能,进入了某一处觉醒圣土,或者是远古遗迹。” “第一中央帝国掌握的幽神殿修士的信息,并不齐全,想要查清他们的具体位置,难度很大。我只能尽最大努力,帮你整理,已经录入天下棋局的幽神殿圣境修士的位置。给我半天时间。” 光符上,有一份幽神殿知名高手的名单,张若尘浏览起来。 通过千水王城功德驿站的传送阵,又经过数次虫洞穿越,张若尘来到东域圣城外围的八大渡口之一,天坤渡口。 每一座渡口,都是一座城。 必须先在渡口登记身份和姓名,然后乘坐白龙渡船,才能进入东域圣城。 东域圣城,是上古时期一颗从天而降的星球,直径万里,耸立在东域大地上面。 随着昆仑界复苏,东域圣城亦是变得越来越神圣,完全被天地圣气包裹,光照天地,仿佛是一处神灵的居住之地。 东域圣城是一颗宝星,内部孕育着大量灵晶和圣石,还有各种炼器的珍贵材料。 中古时期,东域圣城在天庭界和地狱界,就有偌大的威名。如今昆仑界没落,想要抢夺东域圣城中资源的修士,多不胜数。 正是如此,各大世界的贪婪之辈,竟是有不少都汇聚过来。 在天坤渡口,张若尘看见很多圣境生灵,其中有一些飞扬跋扈,趾高气扬,一副高高在上的派头。若不是,东域圣城有上古铭纹守护,估计他们会直接闯进去。 “听说,东域圣城每日都有十万年古圣药诞生出来,一旦夺取到手,修为必定突飞猛进。” “昨日,在东域圣城的西莽海域,诞生了一株十万年九彩琉璃珊瑚,被天堂界的道域境高手逆苍海夺走。有人推测,逆沧海凭借九彩琉璃珊瑚,十之八/九能够凝聚出不朽圣身。” “应该没那么容易吧?逆沧海虽强,但是距离凝聚不朽圣身,应该还差了一截。” “前天,在东域圣城的铜须大陆,诞生了一枚十万年长生果。那长生果的光芒,照耀方圆千里,吸引无数圣境生灵前去抢夺,大战持续一天一夜。最终,被修罗族一位修罗天王夺走。那修罗天王异常狡猾,很快就消失无踪,有盖世强者动用至尊圣器,也没能将他找出来。” …… 张若尘听到了很多消息,如今的东域圣城,不仅聚集天庭各界的修士,似乎就连地狱界也有强者隐藏在暗处,夺取资源。 东域圣城每天都会诞生出十万年古圣药,这倒是让张若尘颇为感兴趣,也想去夺取一两株,为冲击八步圣王做准备。 当然,他首先要做的,还是前去慕容月的藏身之地。 乘坐在白龙渡船上,张若尘的不远处,响起一道愤恨的声音:“东域圣城诞生的古圣药,应该属于昆仑界修士才对,却被一群外来者抢走。耻辱,天大的耻辱。” 张若尘戴着面具,转过头,看到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。 他穿着青色锦衣,腰上挂着一块玉牌,上面烙印有一个“陈”字。 那代表他的身份,东域陈家的子弟。 陈家,坐镇东域圣王府,从古至今就是东域的霸主。 曾经的霸主,现在却沦为陪衬,只能在各大世界圣境修士的夹缝中存活,这种落差实在太大,也难怪他会如此愤恨。 一道嬉笑声响起:“就凭你们昆仑界的一群废物,能是地狱界的对手?小子,你得明白一个道理,我们来昆仑界,是帮你们抵挡地狱界的入侵,取走一些资源,只当是收取报酬。” 有圣境修士跟着附和,道:“与其便宜地狱界,不如让给我们。再说,昆仑界诞生出来的圣药,何其珍贵,交给你们昆仑界的修士吞服,与喂猪有什么区别,完全就是浪费。” 那两位圣境修士的修为,都达到圣王境界,不是寻常之辈。 正是如此,他们才目空一切,根本没将那位陈家子弟,放在眼里,视其为牲畜一般的土著。 这一幕,张若尘感觉到很熟悉。 曾经,昆仑界的修士,征战墟界的时候,看那些墟界的土著修士,不就是这样的眼神? 眼神中,传达着一种信息,“你们都是土著,根本没资格与我谈条件,只有臣服于我,做我的奴仆,才能活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