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一十二章 阵法圣师朱匣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八百一十二章 阵法圣师朱匣

血祭圣炉,足有一座宫殿那么巨大,表面浮现出层层血光,爆发出七耀圆满力量。 力量波动比金簪还要强大一些,尚没落下,便是震得万坞山外的大地,成片成片的裂开,花草树木瞬间灰飞烟灭。 万坞山有阵法铭纹的保护,才没被血祭圣炉的力量压得垮塌。 张若尘全身骨头在“咔咔”响动,双脚不受控制,向地底下沉,肉身似要被那股恐怖的力量震得粉碎。 “七耀圆满力量竟是如此强大,已经可以镇杀九步圣王。” 张若尘连忙调动精神力,注入进易皇骨杖。 骨杖散发出滔天邪气,化为一尊黑色骷髅,仰天长啸。 纪梵心则是先一步出手,红唇轻念一声:“水月天光镜。” 雪白如玉的手指,向上空一点。 大量圣道规则交织在一起,与圣气融合,化为一面白色圣镜,很像是一轮直径数十丈的圆月,与血祭圣炉对碰。 圣镜光幕,只是薄薄一层,张若尘很担心它瞬间就会碎掉。 出乎预料的是,爆发出七耀圆满力量的血祭圣炉,竟是没能将其攻破。 《天光术法》一书,在千蕊界的地位,等同于昆仑界的六大奇书。 水月天光镜,正是《天光术法》上面最强的防御类中阶圣术,融入的圣道规则越多,防御力越是强大。 除此之外,纪梵心还调动真理规则,加持在水月天光镜上去,使其防御力增强了数倍。 “怎么可能?”齐啸天被惊住。 在齐啸天看来,那个女子似乎是不费吹灰之力,就挡住血祭圣炉。纪梵心的这一手,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心理压力。 “唰。” 金簪飞回,再次攻向齐啸天。 齐啸天不得不收回血祭圣炉,挡在身前,与金簪对碰。 一连对碰数十击,万坞山被破坏得不成样子,很多地方都在崩塌。即便是有八品防御阵法的加持,也无法一直抵挡七耀圆满力量的冲击。 齐啸天萌生出退意,觉得自己多半不是那个女子的对手,继续死磕,肯定会吃大亏。 于是,齐啸天向齐曾下令,让他带领不死血族的修士,先一步撤走。 “还想走?” 张若尘动用空间挪移,横跨虚空,降临到一众不死血族修士之中,随即,调动净灭神火,从体内涌出。 “是净灭神火……快逃……” “臣焰级别的净灭神火,我的血厄圣体……不……不……本圣不想死……” 不死血族的修士,化为一个个火球,从天空坠落下来。 圣王境界以下的不死血族,粘上臣焰级别的净灭神火,必死无疑,瞬间就会化为飞灰。没过多久,不死血族死伤无数,只剩十二位不死血族圣王,还在逃命。 “给我去死。” 齐曾恨意滔天,双目赤红如血。 那双血瞳中,涌出两道尖锐的光柱,如箭一般飞出,直冲向张若尘。 那是一种中阶圣术“赤练魔瞳”,威力无穷,可以断山岳,斩河流,即便隔着百里,也能击杀敌人。 张若尘全力以赴催动体内圣气,手中的沉渊古剑,画出一个圆圈,形成剑幕,将那两道血色眼神光柱挡住。 紧接着,张若尘的手指捏成剑诀,向天空一指。 强大的剑意散发出来,引得天地规则发生一定程度的改变。 齐曾的头顶上面,突然出现大量雷电。 “噼啪。” 那些雷电扭缠在一起,化为一道雷电巨剑直插而下,击在齐曾头顶,雷电就像蛛网一般将他的身体笼罩。 逸散出来的雷电余波,则是冲击在地面,如同紫色水浪,向四方蔓延。 所过之处,地面变得焦黑。 张若尘施展的这一招,乃是真一雷火剑诀,为昆仑界最顶级的剑诀之一。 即便齐曾有百圣血铠保护,遭受这一剑,也是受了极重的伤势,单膝跪在了地上。血铠中,他的身躯,已经是血肉模糊。 “轰隆。” 张若尘结出一道大手印,轰击下去,将齐曾拍碎成了血泥。 就连百圣血铠,都化为金属碎片。 不过,被齐曾挡住这段时间,别的那些不死血族圣王,则是已经逃远,有的甚至逃到五百里外。 “一位不死血族圣王,一旦展开报复,破坏力不容小觑。,绝不能放他们逃走,通通都得留下。” 张若尘取出青天弓和白日箭,不断开弓拉弦,如同一位绝代箭神,将那些逃走的不死血族一一击杀,变成一团团血雾。 看到这一幕,齐啸天愤怒的咆哮,仿佛要吃人一般,吼道:“死瘸子,我要杀了你。” “就凭你,也想杀我?” 张若尘再次拉开青天弓,将白日箭对准齐啸天。 “嘣。” 张若尘的松开弓弦,顿时,一股强大的气浪,四散而开,使得方圆数百丈都是飞沙走石。 白日箭化为一道光梭,拖着长长的尾巴,击向齐啸天的眉心。 齐啸天一拳轰出,与白日箭对撞在一起,将其崩飞出去。 齐啸天冷笑一声:“在本帝子看来,你射出的箭,与小孩子射出的木箭一样可笑。” 张若尘收回白日箭,耸肩一笑:“像你这个轻敌自傲的家伙,居然可以活到现在,还真是一个奇迹。” 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,爆发出来的力量,毕竟是有限,射杀不了齐啸天那种级别的强者,是很正常的事。 但,白日箭上,却刻录有时间印记。 箭,或许无法射杀敌人,可只要时间印记,落到敌人身上,就能斩掉敌人大量寿元,使得敌人进入虚弱状态。 张若尘清楚看见,一道时间印记,落在了齐啸天身上。 齐啸天本来是在嘲笑张若尘不自量力,可是下一刻,一股虚弱感蔓延全身,两股颤颤,浑身冒虚汗,竟是有些掌控不住血祭圣炉。 “怎么会这样?我中毒了吗?不对,这是……” “噗嗤。” 纪梵心打出的金簪,击穿齐啸天的腹部,形成一个对穿的血孔。 齐啸天整个人就像是泄气的皮球一般,气势越来越弱,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。先前,他还只是觉得,今天很倒霉,竟然遇到瘸子和那个神秘女子这样强劲的敌人。 可是现在,他已经感觉到死亡的威胁。 逃。 立即逃。 齐啸天吞服下一口大圣圣血,恢复了一些力量,连忙收起血祭圣炉,扇着背上的血翼,化为一道血光,冲入云层,想要逃走。 与此同时,那位阵法圣师朱匣,将万坞山中的阵法,全部启动。 他想凭借阵法,困住纪梵心,为逃命争取时间。 纪梵心回过头,向张若尘盯了一眼,道:“那个阵法圣师,交给你来收拾,我去取齐啸天的性命。” “没问题。”张若尘笑道。 朱匣坐在金色的三头蝙蝠上面,飞在半空急速远遁,听到张若尘和纪梵心的对话,心中不禁暗笑。 “那个瘸子也太自以为是,老夫可不是齐曾。你若真的追上来,正好将你擒住,炼成一具血奴。” 朱匣根本不怕张若尘,怕的是纪梵心。 但是,纪梵心已经被万坞山的阵法困住,没有一两个时辰的时间,不可能出得来。 “轰隆。” 万坞山的方向,响起一声巨响。 朱匣的脸色一变,连忙转过头望去。只见,那个神秘女子,竟是冲破层层阵法,宛如飞天仙子一般,冲入进云中,前去追杀齐啸天。 “这……怎么可能?元光金龟阵、三才玄黄阵都是八品阵法,还有好几座七品阵法,居然都困不住她。她到底是何方神圣?” 朱匣连忙给三头蝙蝠下命令,让它换一个方向逃。 那个神秘女子,一旦斩了齐啸天,肯定还会对付他。 在此之前,他必须逃得越远越好。 其实先前,纪梵心一直都只是使用圣道力量,与齐啸天交手,所以才让朱匣觉得,他们二人的实力在伯仲之间。 实际上,纪梵心的精神力造诣,更加强大。 刚才纪梵心就是使用精神力,破开了那些阵法。 “你要逃去哪里?” 朱匣的头顶上方,响起一道声音。 张若尘从虚空中走出,拖着一道数十丈长的剑瀑,直劈下去。顿时,有成千上万道剑气凝聚出来,在这片天地间穿梭。 朱匣连忙举起手中的圣杖,向上空一点。 “哗----” 一座圆形的阵盘显现出来,缓缓旋转,与瀑布一般的剑气对碰在一起,抵挡住张若尘的攻击。 “瘸子,你追上来,就是找死。” 朱匣那张干瘪的老脸,露出一道狰狞的笑意,轻念一声:“万向鬼锁。” 那座阵盘中,响起“哗啦啦”的声音,数十条水桶粗细的锁链,冲天而起,宛如钢铁巨龙,向张若尘缠绕过去。 “都说阵法圣师的手段多,很难对付,果然是有些麻烦。” 张若尘再次施展空间挪移,出现到朱匣的身后,一剑如黑色流光,刺了过去。 朱匣眼睛余光一瞥,随即双臂展开,八卦阵袍上面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铭纹,形成一座金色阵法。 沉渊古剑击在阵纹上,就如刺入一个漩涡,将剑和张若尘都向漩涡里面拉扯。 “哗。” 朱匣快速脱下八卦阵袍,嘴里念出一个“收”字,将张若尘收入进了袍中。 “哈哈,就凭你一个瘸子,也想跟一位阵法圣师斗,不自量力。” 朱匣手中的八卦阵袍,是由青犼兽皇皮炼制而成,即便是万纹圣器也撕裂不开。展开是衣袍,收起来是一根袋子,有无数铭纹交织在上面,可以禁锢九步圣王级别的强者。 朱匣落到三头蝙蝠背上,继续向天边飞去。 但是,他手中的衣袋,却是不停震动,时而变大,时而变小,撑得奇形怪状,仿佛是要破碎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