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 齐啸天对战百花仙子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 齐啸天对战百花仙子

河畔那位天女殿下,自然便是天初文明的第一天之娇女,天初仙子洛姬。 天初仙子的一双杏眸,流动奇异的光彩,凝视五百里外万坞山下的几人,道:“那个瘸子修炼了空间之道?” “没错,怎么了?难道天女殿下知道他是谁?” 屠夫对瘸子颇有好感,露出很感兴趣的模样。 沉默了半晌,天初仙子摇了摇头,道:“此人的精神意志,极其强大,在大圣之下相当罕见。拥有他这么强精神意志的修士,我见过的,不超过三个。” 屠夫和呆子都知道,天女殿下的眼睛格外神奇,能够看见修士的精神意志强度。 天初仙子给瘸子如此高的评价,让他们大吃一惊。 “如此说来,瘸子肯定不是一般人,难道是某位神灵的弟子?”屠夫道。 天初仙子的脑海中,浮现出一道人影,正是当初那个在封神台与她有过一段因缘的男子。他也是空间修士,也拥有不弱于瘸子的精神意志。 可惜,那个无情的家伙,将神泉给她之后,便消声觅迹,再也没有出现过,无论她怎么找都找不到。 如人间蒸发。 或许在他看来,送她神泉后,两人便互不相欠,无须再见。 半晌后,天初仙子才从自己的思绪中走出,又道:“瘸子请的帮手,也不是一个简单人物,精神意志不比瘸子弱多少。” 呆子大惊失色,道:“真的假的?这样的人物罕见至极,怎么会一下子冒出两个?那个帮手是谁,不会是《圣王功德榜》上的强者吧?” 天初仙子道:“她变化了容貌,看不清真身。不过,像她这样的人物,必定是名动万界的强者,只要出手,我应该就能看穿她的身份。” “嘿嘿,遇到这两个人,齐啸天恐怕是得倒大霉。”屠夫笑了起来。 …… ………… 张若尘动用空间挪移,避开了数座冰山,脚掌一蹬,冲到万坞山的半空,全身圣气疯狂运转。紧接着,一道道空间规则,汇聚到手臂。 “给我破。” 一道长达数里的空间裂缝呈现出来,宛如斩天之刃,劈向那座八品攻击大阵。 “轰隆。” 即便是八品阵法,也抵挡不住空间力量,大量阵纹被空间裂缝斩断。 阵法变得破烂不堪,再也无法抵挡张若尘。 落到地面,张若尘提起沉渊古剑,以最快的速度,冲向山顶。 “一起出手,拦住他。” “不能让他闯入万坞山。” …… 以齐曾为首的不死血族修士,发动铺天盖地的攻击手段,阻挡张若尘的脚步。 不死血族的数量众多,宛如蝗虫一般,飞在张若尘的头顶上方,遮天蔽日。他们有的射出圣箭,有的打出圣器,有的结成一道道血手印。 张若尘不仅不惧,反而释放出浩荡圣威,战意节节攀升。 对上不死血族,杀无赦。 “千手龙象。” 张若尘提着血淋淋的沉渊古剑,左手向天穹一击,顿时成千上万道掌印凝结出来,轰击在一众不死血族修士的身上。 “嘭嘭。” 一位位不死血族的修士,如雨点一般下落,化为残尸血泥,死伤无数。 “噗嗤。” 张若尘化为一道残影,冲到一位圣王境不死血族的身前,一剑穿透他的眉心。 长剑向下一按,便是将其圣躯劈成两半。 “找死。” 齐曾发出一声爆吼,从山上俯冲而下,化为一条血气长河,瞬间到达张若尘身后,一道拳印攻伐出去。 他身穿百圣血铠,激发出百圣之力,这一拳的威势,堪称是震天动地。 那些不死血族的修士,深知齐曾的厉害,连忙向后倒退,生怕被拳劲的余波击中。 张若尘转身挥剑劈出去,与齐曾的拳印对碰。 “嘭。” 血气和剑气爆冲向四方,震得山体垮塌了一大片。 齐曾颇为狼狈的倒飞出去,手臂疼痛欲裂,脸上露出惊骇之色。 他全力以赴爆发出来的一击,竟然还不如对方随手一剑? 张若尘调动剑八具有的剑意,随即,手中的沉渊古剑飞出去,化为一道黑色流光,直冲齐曾。 剑体上,覆盖有一层剑罡。 齐曾再次激发出百圣之力,一百尊圣者的虚影,站立在身体四方,所有力量都汇聚到双手,与沉渊古剑对碰在一起。 “轰隆。” 手臂位置的血铠,竟是碎裂,剑气将他的双臂切割得鲜血淋漓,几乎是废掉。 看见沉渊古剑在半空画出一个弧度,又则转飞来,齐曾吓了一跳,身体化为气态血雾,向山顶的方向逃去。 “帝子大人,救我。” 黑色流光紧追在气态血雾的后面,越来越近,眼看就要将其击中。 在这生死关头,一尊血红色鼎炉,从山腹中飞出,撞击在沉渊古剑上,将其打得飞了出去,插入进对面山岳的山体之中。 气态血雾中,齐曾重新凝聚出身形,嘴里喘着粗气。 他看着悬在半空的鼎炉,顿时心中大定。 那是啸天帝子的血祭圣炉,不仅是大圣古器,更是一件八耀万纹圣器。 一旦激活血祭圣炉,只需一道光束,就能将那个瘸子轰碎成齑粉。 随着血祭圣炉出现,整个天空都变成血红色,一股极其厚重的气息,笼罩天地,让张若尘都感觉到呼吸困难。 不死血族的修士,跪倒了一大片,都在叩拜:“帝子大人,圣法通天。昆仑诸圣,俯首称臣。” “帝子大人,圣法通天。” “昆仑诸圣,俯首称臣。” …… “俯首称臣?齐啸天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不成?”张若尘收回沉渊古剑,同时将易皇骨杖取出来,提在手中。 齐啸天走了出来,站在万坞山最顶端的地方,身上流动着密密麻麻的圣道规则。 那气度,就像一尊盖世魔神。 一位穿着八卦阵袍的佝偻老叟,站在齐啸天身旁,手中提着一根金属圣杖,圣杖的顶部,有一只金色的三头蝙蝠。 那只长有三颗头颅的蝙蝠,竟也有强大的圣威逸散出来,身上有三种不同的能量在流动。 那个老叟,名叫朱匣,精神力达到五十八阶巅峰。 更加可怕的是,他在阵法之道上面的造诣,比很多圣师都要厉害。 齐啸天的目光,锁定在张若尘的身上,随即大笑:“好你个瘸子,本帝子还没有去找你的麻烦,你倒是先打上门来。你的实力倒是真的很强,值得培养。给你一个选择,要么做本帝子的血奴,要么被本帝子炼成圣血,一口喝掉。” 齐啸天虽然狂傲,但却的确给张若尘造成不小的压力。 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境界,与他交手,必败无疑。 但,张若尘动用空间力量逃走,齐啸天却是根本留不住他。 因此,张若尘没有任何惧意,大笑一声:“齐啸天,你在天庭界的《地狱十族万邪录》上面,危险指数也就五级。比你更危险的强者多不胜数,你有什么资格,如此张狂?” 不得不说,《地狱十族万邪录》的确是让齐啸天颇为气恼。他好歹也是规则大天地的高手,竟然危险指数才五级,让他感到很没有面子。 别的那些与他同境界的修士,很多危险指数都是六级。 齐啸天恼羞成怒,发出最后通牒,道:“给本帝子跪下,否则,死。” 一个“死”字,形成强横无比的音波,将山下很多不死血族都震得七孔流血。 张若尘亦是向后退了五步,以易皇骨杖撑地,才是稳住身形,心中暗道,不愧是规则大天地境界,一道音波都如此可怕。 张若尘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,转过头去,便是看见纪梵心的美丽身形。 “齐啸天的性命,能换取不少功德值。” 纪梵心的动作很优雅,从头上取下一根金簪,捏在手中。顿时,一头乌黑的长发,如同瀑布一般散落下来,披散在雪白脸蛋的两侧。 “哗----” 下一刻,一层层圣力光波,从金簪上面浮现出来,爆发出四耀圆满力量,五耀圆满力量,六耀圆满力量…… 当金簪爆发出七耀圆满力量的时候,整个万坞山的空气,都沉重万倍,犹如化为固态。 圣王之下的修士,全部都无法动弹。 齐啸天勃然色变,能够激发出七耀圆满力量的修士,绝不是泛泛之辈。 齐啸天的双手托举起来,掌心飞出两根血气光柱,打入进血祭圣炉。 “唰!” 纪梵心没有给齐啸天引动血祭圣炉的机会,手中的金簪飞了出去。 金簪如同一只燃烧着的凤凰,与空气对冲形成的声音,一直传到数百里外,声势极其浩大,似乎能够将天穹都撕裂而开。 五百里外的湖泊,天初仙子的眸中浮现出一道亮光,柔声道:“原来是她。以她的身份,怎么会来到洛水?” 此刻,血祭圣炉的力量,还没有引动出来,哪里挡得住爆发出七耀圆满力量的金簪? 齐啸天眼中露出心疼之色,连忙取出一张符箓,将其打出去。 “嘭。” 符箓爆碎而开,化为一只数十米高的青色大鼎,与金簪对撞在一起。 很显然,那张符箓是极其珍贵的防御宝物,挡住了纪梵心的这一击,使得齐啸天躲过一劫。 抓住机会,齐啸天控制血祭圣炉,向纪梵心和张若尘所在的位置轰击下去。 “你们也尝尝血祭圣炉的厉害。” …… 明天,微信公众号上面将会更新《万古神帝》番外的第一章: 第一章,阴葬山中铃铛声 “昨晚子时,夜雨蒙蒙。一群身穿白衣的女尸,在大明河畔行走,由南而北,消失在阴葬群山之中。” “那群女尸,眉心印有月牙血纹,脚上挂着紫螺铃铛,身体并不僵硬,在行走时,翩翩起舞,美轮美奂,如天女飞仙。” 一位皇族的秘卫,穿着灰色布衣,站在船头,低声对坐在船舫上的张若尘禀告。 圣明中央帝国的太子张若尘,十五六岁的年纪,一身白衣,英姿飒爽,手持一把巴掌大小的小剑,在一块火红色的灵玉上面刻弄,十分专注。 孔兰攸双手抱在胸前,轻咬着晶莹剔透的嘴唇,若有所思的道:“表哥,操控那些女尸的,肯定是赶尸古族的怜月公子。” 张若尘的精力,集中在,逐渐变成人形的火红色灵玉上,有些敷衍的道:“你说是,自然就是。” 那位皇族秘卫,又道:“在那群女尸中,有两位达到天极境的天之骄女,她们也是去参加此次诸神祭祀大典,却遭了毒手。” “哦?” 张若尘终于有了一些兴趣,抬起头来,问道:“哪两位?” …… ………… 番外故事,相当于是《万古神帝》的前传,主要讲述张若尘、孔兰攸、池瑶、慕容叶枫等人年轻时候的一些故事,当然,还有别的一些大人物。 主要还是因为,小鱼一直想要给张若尘和池瑶的感情一个交代,张若尘对池瑶用情至深,其实因为前世的一些经历。 当然,前一世张若尘是天资绝顶的太子,和这一世背负有深仇大恨不同,所以,性格上会开朗许多,做事也是任性而为,不会像现在这么束手束脚。 番外在微信公众号上面,不定时更新,有兴趣的读者,可以关注本书的公众号,在微信上面搜索“feitianyu5”,或者直接搜索“飞天鱼”。 明天晚上8点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