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齐生和荧惑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齐生和荧惑

那位男性金甲帝卫,模样粗犷,神色相当镇定,没有狡辩,双手抱拳,道:“大人的那道精神力分身,的确是我们击碎,我们愿意交出二十株圣药赔罪,希望大人看在帝祖太子的面子上,放过我们这一次。” 张若尘走了过去,目光瞥向他们身后的石崖,道:“二十株圣药,开什么玩笑?就我眼前这座石崖上,就不止二十株。” 那位男性金甲帝卫,不缓不急的道:“大人有所不知,这颗星球上,圣药分布得很散。大人眼前的石崖,其实是相当罕见的宝地。我们收集二十株圣药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 说着,他取出一只木匣,呈到张若尘面前。 木匣打开,氤氲的圣光逸散而开,伴随浓郁的药香。 不得不说,他们还是相当聪明,心知被张若尘堵住,逃不掉,便是立即献出圣药,又拉出帝祖太子这尊大人物给张若尘施压。 张若尘接过木匣,直接动用净灭神火,将匣中的圣药炼化成一滴滴药液,吞服进嘴里,炼化了起来。 一男一女两位金甲帝卫,站在张若尘的面前,不敢轻举妄动。 因为他们知道,眼前这个瘸子的实力强大,无论是出手偷袭,还是趁机逃遁,成功的可能性都不大。 半个时辰后,张若尘重新睁开双目,浑身喷薄圣光。 “圣道规则增加了七千道,不错不错。” 张若尘满意的点了点头,随即道:“你们去将石崖上的圣药,都给我采摘下来。” 那位女性金甲圣卫颇为不悦,道:“我们是帝祖神朝的圣卫,凭什么为你做事?要杀就杀,奴役我们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 “帝祖太子我都不一定放在眼里,更何况是你们?既然想要寻死,本座就成全你们。”张若尘很不客气的道。 女性金甲圣卫紧咬贝齿,想要动手,却被男性金甲圣卫拦住。 他对张若尘拱手行礼,道:“我们这就去帮大人采摘。” “还真是能忍。” 张若尘看着他们二人的背影,眼中闪过一道笑意,加了一句,道:“不要伤了圣药的根,那些根,以后说不定还能长出新的圣药。” 等到两位金甲圣卫,将石崖上的圣药,全部都采摘下来。 张若尘便是旁若无人,继续炼化起来,又是半个时辰过去,气海中的圣道规则,竟是增加了一万道有余。 “真美妙。” 张若尘只感觉四肢八骸异常舒服,浑身圣气充盈,每一滴血液都在沸腾。 紧接着,张若尘再次看向眼前的两位金甲圣卫,道:“你们在洛水,应该已经待了很长时间了吧?有圣药辅助,难怪修为提升得这么快。” 两位金甲圣卫的神色,微微一变。 “我们的修为,在大人面前,不值一提。”那位男性金甲圣卫道。 张若尘轻笑一声,随即闪电一般出手,一指击向他的心口。 那位男性金甲圣卫警觉性极高,几乎是在张若尘出手的一瞬间,便是,向后爆退。 与此同时,他打出一面金色小盾,悬浮在身前。 要知道,帝祖神朝别的那些金甲圣卫,遭到张若尘的攻击,根本来不及打出金盾,被击飞出去。 他们与眼前这位金甲圣卫比起来,不知差了多少倍。 但是,金色小盾挡不住张若尘的指劲,指劲将金色小盾都打得倒飞,“嘭”的一声,撞击在那位金甲圣卫的胸口,将他打得飞了出去。 要知道,心脏位置,就是不死血族的弱点之一。 一旦心脏遭受重击,就能破掉不死血族的变化之术。 那位男性金甲圣卫半跪在地上,身形和容貌大变样,很年轻,也相当俊朗,五官立体硬朗,正是齐天太子,齐生。 不远处,不死神女荧惑,心知无法再隐藏,变化成了本来面目,打出一片牛毛那些纤细的血针。 “嘭嘭。” 张若尘撑起文字铠甲,将那些血针,全部都打飞。 张若尘背着双手,走了过去,道:“齐天太子齐生,不死神女荧惑。” “张若尘。”齐生瞪着双目。 张若尘微微诧异,道:“你竟然能够猜出是我?” 齐生看着张若尘一瘸一拐的模样,道:“不难猜。现在谁不知道,洛水附近,出了一个修炼空间之道的瘸子?” “果然是聪明人。” 张若尘的身形一晃,出现到齐生的身旁。 齐生脸色猛然一边,结出一道血印,快速出手,却一掌击空。 下一瞬,张若尘的身形,出现到荧惑的身旁。 就在荧惑想要出手的时候,张若尘却已经回到原地。 整个过程,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就像张若尘一直站在原地,根本没有移动过身形。张若尘的手中,多了一枚储物手镯,与一个储物戒指。 齐生和荧惑的脸色,变得更加难看。 张若尘探查储物手镯和储物戒指,将一只只装着圣药的木匣取出,圣药的数量,竟是多达三百多株。 不过,有一小半圣药,张若尘都已经服用过。 再服用,不会继续增加圣道规则。 荧惑取出万兽宝鉴,呵斥一声:“张若尘,将圣药还给我们。” 张若尘瞥了她一眼,随即又从储物手镯和储物戒指中,取出一鼎又一鼎血液。 都是人血。 张若尘的脸色,变得越来越沉冷,道:“居住在洛水畔的那些凡人,都是被你们杀死?” 荧惑和齐生心知张若尘动了杀机,于是,果断出手。 “哗----” 万兽宝鉴上浮现出一道道铭纹,散发出血光,数之不尽的血蝙蝠,从里面飞出,铺天盖地向张若尘冲过去。 “还敢反抗。” 张若尘的嘴里,吐出净灭神火,化为一片火云,圣王境界以下的血蝙蝠,瞬间便是被烧成灰烬。剩下的血蝙蝠,不敢触碰净灭神火,纷纷向远处飞去。 就在荧惑准备召唤出别的圣兽之时,张若尘出现到她的身旁,一掌击在她的右肩。 “嘭。” 荧惑倒在地上,半个身体的骨头,都被打得碎裂。 “灭神镇海。” 齐生的修为,达到五步圣王境界,双手撑起灭神十字盾,向张若尘轰击下去。 灭神十字盾变得足有一百多丈高,散发出神之本源力量,映照得方圆数百里的天空,都变成血红色。 这一击,就算是七步圣王,也未必接得住。 齐生本就是绝世奇才,又有灭神十字盾这件曾经镇死过真神的神遗古器,足以跨越两个境界战斗,比天庭界的很多天骄都要厉害数倍。 但是,张若尘徒手一掌,就抓住灭神十字盾,将齐生打出的所有力量都化解。 “怎么可能强大到了如此地步?”齐生难以接受这个事实。 “嘭。” 张若尘抓着灭神十字盾,横挥出去,击在齐生的身上,将他轰击在了石崖上面。 齐生遭受重创,失去战斗力。 “哧哧。” 张若尘使用净灭神火,炼化万兽宝鉴和灭神十字盾。 半晌后,张若尘脸色微微一变,连忙收回净灭神火,不敢再去炼化万兽宝鉴和灭神十字盾。就在刚才,他感知到,灭神十字盾竟然有器灵。 器灵散发出来的气息,相当强大,张若尘的力量在它的面前,都显得相当渺小。 不过,灭神十字盾的器灵,似乎是在沉睡,张若尘没有惊醒它,所以才没有被它攻击。 万兽宝鉴则是更加诡异,在宝鉴的内部,竟是封印了很多厉害的圣兽。其中,张若尘甚至感受到大圣级兽皇的气息。 这两件东西,都碰不得。 让张若尘好奇的是,为何荧惑没有直接召唤九步圣王境界的圣兽,或者是大圣级兽皇出来?难道是因为她的修为不够,无法解开那些强大圣兽的封印? “难怪当初小黑都说万兽宝鉴是一件相当了不得的至宝,十分想要抢夺。”张若尘暗道。 张若尘将万兽宝鉴和灭神十字盾,收入进乾坤界,渐渐平复剧烈起伏的情绪,凝聚出两道剑道玄罡,准备杀死齐生和荧惑,以绝后患。 “且……且慢……” 齐生从乱石中爬出,道:“张若尘,放荧惑……一条生路……那些凡人,都是我杀的……” 张若尘道:“你没有资格和我讲条件,凡不死血族,皆该诛。” 齐生笑了起来,道:“难道你不知道,你的母后,也是不死血族?你自己也流淌着不死血族的血液?” 张若尘形成一连串残影,冲到齐生的身前,一把将他提了起来,道:“谁告诉你的?” 荧惑从地上爬起来,道:“不死神殿收集有整个昆仑界的各种禁忌大秘,在不死神殿被朝廷捣毁的时候,我无意中发现了一本被封印的卷册。上面记载,八百年前,圣明中央帝国的明帝,与当时不死血族的血后,成为了一对恋人。他们有一子,便是你。” 齐生立即道:“张若尘,八百年前,你最爱的女子,肯定是因为你体内流淌着不死血族的血液,所有才会背叛你,并且杀了你。八百年过去,她成为了女皇,还成为亿万人敬仰的神灵。而你呢?不仅家破人亡,还像是丧家之犬一般,逃出昆仑界,远走天庭。” “所以,整个人族都是你的敌人,你和我们是同类。只要你原意回到不死血族,以你的天资,必定能够得到重点培养。” 张若尘的心境坚定,不受影响,道:“上一世,或许我真的流淌着不死血族的血液,但是这一世,我是一个人类,真正的人。我和你们,不一样。” 齐生心知蛊惑张若尘很难,深深皱眉,立即又道:“其实我和荧惑,都只是别人手中的刀。你就算杀了我们,我们背后的那位不死血族大人物,也会继续屠戮昆仑界的人族,收集他们的血液。因为,他要炼制一种,能够助他突破到道域境界的血丹。” …… 昨天居然断更了,哭瞎,实在对不起。想要说补回来,但是,又不敢说,因为码字速度真的很慢,而且过几天还会更忙。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,重要的事说三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