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零二章 老变态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八百零二章 老变态

接下来的三天,张若尘在王山外围,布置了大量时间印记和空间陷阱,不仅防御力提升了数倍,甚至还具有很强的攻击性。 特别是空间陷阱,若是踏足进去,即便是规则大天地的九步圣王,估计也难逃一劫。 接下来,就等真妙小道人布置的雏形九品阵法,一旦布置成功,与空间迷阵和时间阵法结合在一起,那么王山就真的变成铜墙铁壁,无惧任何强敌。 最近几日,张若尘回到云武郡国的消息,传遍昆仑界。 袁彻和藏心尊者两位九步圣王,陨落在云武郡国的消息,触动了很多修士的神经。既是让外界感到震惊,又将云武郡国这处偏远之地,推到风头浪尖。 张若尘收到十数道传讯光符,是洛水寒、圣书才女、孔兰攸、慕容叶枫……等人传来,都是以前的熟人。 有的是询问他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;有的则是问他,需不需要援助;孔兰攸更是让张若尘前去明堂,与她会合,她可以帮助张若尘解决幽神殿这个麻烦。 张若尘使用传讯光符,回复他们讯息,同时也了解到,他们的处境,也很不妙。 天庭界和地狱界的大批高手,降临昆仑界,昆仑界的各大势力,谁能独善其身? 即便是孔兰攸那种从大圣境界跌落回圣王的顶尖强者,现在也都必须全力以赴,才能威慑各界强者,保全明堂。 在大势面前,昆仑界的各大势力,都显得颇为脆弱,能够守住一方之地,不屈于人下,就已经相当了不起。 不过,在与他们交流的时候,张若尘终于又有关于神石的消息。 孔兰攸告诉张若尘,明堂一共储存有八枚神石,可以交给他四枚,另外四枚,明堂要备用。 因为,明堂有一件神遗古器,使用神石,才能催动。 除此之外,炼制一些天品圣丹,也需要加入神石粉末。 分给张若尘四块神石,已经是极限。 张若尘大喜过望,只要得到这四块神石,说不一定就能助他修炼到七步圣王境界。 张若尘又刻录下一道传讯光符,询问:“明堂是昆仑界的顶尖大势力,为何只存储有八块神石?” 孔兰攸很快回复张若尘:“十万年前,昆仑界的天地规则,变得残缺不全,资源逐渐枯竭,各大矿脉再也无法孕育出神石。” “如今,昆仑界各大势力储存的神石,都是从中古时期遗留下来,经过十万年的消耗,都所剩无几。” 看到孔兰攸传来的消息,张若尘终于明白,为何以洛虚的身份,也只能买到两枚。 估计,武市钱庄的神石,也是所剩无几。 最后,孔兰攸告诉张若尘,昆仑界已经复苏,那些古时留下来的矿脉,很有可能重新孕育出神石。 紧接着,慕容叶枫也回复张若尘的传讯,可以在黑市买到四枚神石。 凌飞羽回复的讯息要迟一些,“想要神石,亲自来无顶山取,可将拜月神教储存的神石,全部给你。” 看到这道传讯光符,张若尘苦涩一笑。 这位飞羽剑圣,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强势。 既然凌飞羽让张若尘亲自去无顶山,愿意见他,说明她心中的心结,恐怕是已经解开。 张若尘自知曾经伤了凌飞羽,其实也想去一趟无顶山,见一见她。 但是现在,王山的防御阵法,还没有完全布置出来,幽神殿的高手又随时都可能卷土重来,绝不能贸然离开。 现在就只剩一个字,等。 只要孔兰攸和慕容叶枫的神石送过来,张若尘的修为境界,必定更上一层楼。 接下来的时间,张若尘取出从藏心尊者那里夺来的天道两极罗盘,托在掌心,在王山中行走。 所谓天道两极,指的是“吉”和“凶”。 执掌天道两极罗盘,在某种程度上,其实是可以趋利避凶。 当然,罗盘终究是死物,并不能完全逢凶化吉,至少藏心尊者没有提前预知,会遭到张若尘的偷袭。 趋利,这一点,在张若尘的手中,得到了验证。 每每有圣药出现之时,罗盘上的指针,就会轻轻颤动,并且散发出淡淡的光华。 “王山,既然是一处觉醒之地,能够诞生出圣药,流淌出圣泉,也不知地底有没有矿脉?” 张若尘调动更多圣气注入罗盘,探查地底。 接下来的几天,张若尘将王山的外围区域,完全探查了一遍。 矿脉,倒是发现了一条,而且是一条大脉。可惜,只是蕴养出灵晶和圣石,还有少量圣玉和珍奇金属。 “看来真的只有古时神灵,在特殊地域,开辟出来的矿坑,才有可能蕴养出神石。”张若尘有些失望,长叹一声。 那种矿坑,整个昆仑界,不超过十座。 天庭界的绝大多数大世界,则是一座也没有,根本无法蕴养出神石。 此次功德战,昆仑界的那几座古老矿脉,将会成为重点争夺的对象。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,去虎口夺食,胜算低得可以忽略不计。 现在,整个昆仑界的修士,估计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矿脉中的资源,被别的大世界挖走,却无可奈何。 实力不够,只能被掠夺。 纪梵心的声音,在张若尘的脑海响起:“张若尘,你可以放我出来了,我有重要的事,与你商量。” “哗----” 一粒光点,从张若尘眉心飞出,化为纪梵心那美丽出尘的身姿。 张若尘笑道:“怎么样?向接天神木请教,收获如何?” “听神木前辈九日教导,比九百年苦修收获更大。” 顿了顿,纪梵心又道:“神木前辈说,它的本体,位于一处密地。若是找到它的本体,对我凝练不朽圣躯,有巨大帮助。你应该知道那处密地在什么地步吧?” 张若尘点头,道:“知道是知道,不过,暂时去不得。” “为何?”纪梵心问道。 张若尘道:“那个地方太凶险,我至少也要突破到七步圣王境界,才能带你去。” 纪梵心的黛眉,微微一蹙,道:“你的修为,应该才突破到六步圣王不久。就算这座觉醒之地,有很多圣药,可以炼制提升修为的圣丹,估计你也要数年时间,才能突破到七步圣王,我等不了那么久。” “不如,你将那处密地告诉我,我自己去取。” 张若尘笑着摇了摇头。 纪梵心道:“我可以再送你三枚神石。” 张若尘依旧摇头,道:“接天神木的本体,价值岂是神石可以比拟?就算,我带仙子去取接天神木,也不可能将它全部交给你。” “仙子若是不嫌弃,就在王山等待一段时间。不用等数年那么久,只要神石送到,很快我就能突破到七步圣王境界。” 林中,有惨叫声响起,叫得相当凄惨。 张若尘和纪梵心化为两道流光,急速赶了过去。 只见,一个骨瘦如柴,头发花白的老头子,躺在地上哀嚎,“打死人了,哎呦,手都被打断了,你们能不能对老人家友善一点……哎呦……有没有人出来主持公道……” 张若尘走过去的时候,那个老头子依旧在惨叫,围在周围的一群女圣,却是咬牙切齿,相当愤怒。 看到那个老头子,张若尘的额头上,冒出一根根黑线。 不就是那个从张家坟地里爬出的盗墓贼,他怎么还在王山? 张若尘询问一位女圣,道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 名叫蓝练的女圣,紧咬一口贝齿,道:“这个老家伙,也不知是怎么溜进王山,竟然闯入进我们的修炼阁楼,还想偷取纤月师妹的衣物。幸好纤月师妹即时发现,逮了一个正着。” 张若尘额头上的黑线更深。 一位神情娇羞的女圣,低声的骂了一句:“变态。” “这种老变态,打死都活该。” “谁打他了,还没有出手,他就已经倒下,还叫得相当凄惨,就像是他被欺负了一般。” …… 张若尘是真的有些生气,取出易皇骨杖,提在手中,挽起衣袖,向那位骨瘦如柴的老头子走了过去。 老头子察觉到不妙,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,道:“张若尘,你要干什么?” “干什么?” 张若尘提起易皇骨杖,就向老头子挥了过去。 老头子的反应速度极快,犹如一只狸猫,闪电一般的跳了起来,竟是避开了张若尘这一杖。 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,出手速度何等之快,一般修士,哪有那么容易躲开? 太诡异了! 远处,纪梵心盯着那个老头子,杏眸中,露出一道异样之色,道:“有点意思。” 老头子一边躲避张若尘的骨杖,一边说道:“张若尘,老夫那么做,都是为了你,你别不识好人心。” “为了我?我们无亲无故,你为了我?为了我,你还去偷女子的衣物,你能更变态一点吗?”张若尘从来没有见过,如此厚颜无耻之徒。 “冤枉啊!老夫一大把年纪了,还受如此奇耻大辱,真的是不想活了!其实,老夫只是想要在她们的衣物上面下一点药,没想过要偷,老夫有那么猥琐吗?” 张若尘微微一怔,随即更怒:“你竟然还想下药,看来我先前是低估了你。” 这个老家伙,简直王山中的一个祸害,必须要清除。 说话间,张若尘和老头子已经交手了一百余招,那老头子看似躲得狼狈,连滚带爬,惨叫声不绝。但实际上,张若尘全力以赴挥动易皇骨杖,连他的衣角都没有沾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