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凤凰和朱雀的怒火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凤凰和朱雀的怒火

荧惑没有认出张若尘,手持万兽宝鉴,操控成千上万只血蝙蝠,将张若尘围得密不透风。 “哗哗。” 片刻后,血蝙蝠散开。 那个瘸子竟是消失得无影无踪。 “被啃食殆尽了吗?” 荧惑两条弯弯的黛眉,轻轻一蹙,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。 那个瘸子,追击石开,自身实力必定不凡,怎么如此不堪一击? 张若尘早已到了数百里外,为了救人,他没有与荧惑缠斗,而是使用空间挪移遁走。 此刻,他一手抓着沉渊古剑,一手提着八龙伞,拦截住了石开。 石开停下脚步,俯视下方宛如蚂蚁一般的张若尘,道:“你能逃出洛城,说明还是有些本事。可是,为何要追上来送死呢?” 张若尘盯着石开手中的铁链,思考对策,暗道:“只有斩断铁链,放出黑凤凰和白朱雀,才能收拾掉石开。” 石开似是看出张若尘在想什么,大笑一声:“天明子,你们还不现身?” 张若尘感受到,五道强横的圣气波动,从夜幕中传出,顿时心猛然一沉,意识到自己落入石开的陷阱。 当然,这陷阱,未必是为他设置,只是他刚好跳了进去。 一道道笑声,在虚空响起。 随即天元五子走了出来,出现到张若尘的五个方位,将他包围。 看到天元五子,黑凤凰和白朱雀皆是花容失色,相互对视一眼,露出苦涩的笑容。今日,她们恐怕真的是会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 天明子手捋青须,颇为得意的笑道:“瘸子啊!瘸子!你太喜欢多管闲事了,注定会有今日一劫。” 张若尘很快就恢复镇定,道:“你们天元六子在天轨界,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居然与地狱界的修士合作,就不怕我告到天宫?到时候,不仅你们得死,你们的宗门也得大祸临头。” 天明子有恃无恐,道:“瘸子,你好歹也是修炼到圣王境界的修士,怎么那么天真?天下只有永远的利益,没有永远的敌人。就算我们与石开合作又如何?只要杀了你,还有谁知道?” “那你们最好祈祷真的能杀了我。”张若尘道。 石开不想在这里久待,道:“本座已经擒住黑凤凰和白朱雀,带了过来,现在,你们是不是可以使用圣蛊,先中在她们身上?这两个臭娘们的实力,可是相当强横。若不是你们,将本座带进洛城,放置在虚圣楼中,本座根本无法悄声无息的靠近她们。想要偷袭得手,更是难如登天。” 黑凤凰和白朱雀终于明白被偷袭的原因,顿时气得抓狂,恨不得将天元五子碎尸万段,摧骨扬灰。 天明子道貌岸然的一笑:“放心,只要中下圣蛊,就算她们的精神意志再强,都得变成两个听话的乖乖女。这份礼物,戒师伯肯定会非常喜欢,以后我们的合作机会会更多。” 这些人,似乎是以为张若尘死定了,什么秘密都敢当着他的面讲出来。 “天明子,你敢不敢与我一战?” 黑凤凰从地上爬了起来,凤眸中,散发出锐利的寒光。 不过,此时的她却很狼狈,身上的黑色丝绸长裙多处被磨破,露出沾着尘土的雪白肌肤,修长的美/腿几乎完全暴露在众人眼前,就连蕾丝裘裤都露了出来。 天元五子盯在她那诱死人不偿命的娇躯上面,皆是笑了起来。其中,天金子和天绝子的眼中,闪烁着淫/邪的光芒,充满占有欲。 “黑凤凰和白朱雀,可是太白界最负盛名的天之骄女,不如在送给戒师伯之前,我们先玩一段时间?”天金子道。 天明子依旧是一脸正气,不过却轻轻点了点头。 黑凤凰看看天元五子的眼神,岂能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,贝齿狠狠的一咬,立即就向他们冲了过去。 “嘭。” 石开的手臂一扯,将黑凤凰拖回,柔软的玉/躯重新摔在地上。 天明子径直走了过去,取出一只瓷瓶,笑道:“想要与我战,可以啊,等给你中下了圣蛊,我们战上几天都可以。” 黑凤凰面若死灰,不愿受辱,想要自爆圣源。 但是,石开手中的铁链,禁锢住了她体内的圣气。 白朱雀的面容楚楚可怜,凝白脖颈上的铁链,本就让这位高贵的天之骄女,感觉到相当屈辱,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条狗一般被拴着。若是被中下圣蛊,她不敢想象,以后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。 “你们真当我不存在吗?” 张若尘的脚下踩着火焰,激发出沉渊古剑中的铭纹,爆射了出去,冲向石开。 “哈哈!瘸子你不想着怎么逃命,竟然还敢出手,像你这么愚蠢的圣王境修士,我还是第一次遇到。” 天绝子的声音狂放,取出一柄战斧,向张若尘横扫了过去,自信满满的道:“谁都别出手,我要亲手为天余子师弟报仇,将瘸子的另一条腿打瘸。” 战斧足有门板那么巨大,瞬间爆发出五耀圆满力量。 张若尘的眼睛一缩,身体如陀螺一般旋转起来,沉渊古剑与战斧接连不断的碰撞在一起。 “嘭嘭。” 最后,似乎是扛不住天绝子的力量,张若尘的身体,向远处抛飞出去。 “我乃是八步圣王,瘸子,你还差得很远。” 天绝子跳跃而起,趁胜追击,双手举着战斧,猛然向张若尘劈了下去。 战斧还没有落下,地面已经被斧头散发出来圣劲,撕裂开一道数十丈长的裂痕。若是落下,怕是千丈高峰,都得劈成两半。 天绝子脸上带着狰狞的笑意,似乎是想虐杀张若尘,因此,这一斧,是劈向张若尘的右腿。 张若尘的眼中,有着一道戏谑的笑意一闪而过。 若是真拼力量,以张若尘五步圣王境界,未必拼得过天绝子。 但,张若尘不仅是一位武者,更是一位时空掌控者。 “哗----” 天绝子眼前一花,那个瘸子,竟是消失不见。 不好。 天绝子的反应迅速,手掌在腰部一拍,立即激发出藏在腰带中的符箓,形成一层防御罩。 张若尘并没有攻击天绝子,而是挪移到天明子和黑凤凰的不远处,向他们飞奔了过去。 天明子正要中蛊,蓦地,眼神斜瞥,“可恶,天绝子怎么连一个瘸子都收拾不了?” 天明子的修为,达到九步圣王,五指向虚空一按,足有七万多道掌道规则浮现在手掌上面。随着手掌前推,一股汹涌滂湃的力量,轰击出去。 张若尘的视线,完全被一道手印覆盖。 那只手印,像是有无穷巨大,五根手指伸入天穹,手掌则是如同一片大地飞来。 黑凤凰心知瘸子必定挡不住这一掌,闭上眼睛不敢看。但是,瘸子拼死也要救她的这份心意,她却是烙印到了心中。 以前,即便是名动天庭的英杰,想要追求她,她都是以“不成大圣,不结道侣”的理由拒绝。 但是此时此刻,她却在想,若是能够渡过今日的难关,就算瘸子身有残疾,长得再丑,也要给他一个机会。 心念想到此处,耳边传到一道清脆的碎响。 “啪。” 缠在她脖颈上的铁链,被一道剑道玄罡斩断,瞬间浑厚的圣气充斥全身。 黑凤凰豁然睁开一双美若星辰的眼眸,只见,瘸子竟然站在她的身旁,也不知他刚才是如何避开了天明子的那一掌? 此刻,黑凤凰突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情绪,瘸子怎么这么高大伟岸,这么威风凛凛? “出手。”张若尘道。 黑凤凰点头,眼眸中露出森寒若剑的光芒,晶莹如玉的娇躯中,涌出一片黑色火焰,瞬间便是将方圆百里都化为火域。 “修为竟然如此强大。” 张若尘被那股火焰力量,震得向后倒飞数十丈远。 “刚才,你们侮辱了本姑娘,现在就得承受应有的怒火。” 黑凤凰的背后,浮现出一对巨大的黑色凤凰羽翼,双翼如同黑色的天刀,向天明子挥斩了过去。 处于暴怒状态的黑凤凰,实力比平时更强几分,将还处于错愕状态的天明子,打得飞到数里之外。 天明子并没有受伤,稳住了身形,先是盯着黑凤凰,又是盯向张若尘,嘴里低声的念道:“空间力量,瘸子是空间修士。” 黑凤凰竟然脱困,石开和天元五子中的另外四人,皆是脸色一变,立即向她冲了过去,想要将她重新镇压。 就在这时,张若尘再次动用出空间挪移,出现到石开的身旁,闪电般出手,劈断缠在白朱雀脖颈上的铁链。 顿时,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,从白朱雀的嘴里吐出。 音波强横到了极点,即便是在数千里之外,都能隐隐听见。 白朱雀不再像平时那么文静,此刻怒火冲天,长发飞扬,飞到了半空,将整个天空都映照成了白色。 “你们将要承受朱雀的怒火。” 白朱雀直接用出最强底牌,手持白月玦,从天而降,饱含怒意攻伐向下方的石开。 白月玦,是一件至尊圣器的一角碎片,大概只有巴掌大小,雪白如玉,晶莹通透。 “哧哧。” 密密麻麻的至尊铭纹,在白月玦上面交织,并且散发出一丝丝至尊之力。 石开显然是知道白月玦的厉害,嘴里发出一声大吼,双掌上的大圣铭纹浮现出来,打出一道中阶圣术级别的掌法,与白朱雀打出的攻击对碰。 “轰隆。” 白月玦如同一道白色光柱,击碎石开的右掌,从掌背穿透了过去,又击在石开的右脚,“嘭”的一声,右脚被轰击成了石头碎片。 白月玦爆发出来的力量余波,则是震得众人脚下的大地向下沉陷,形成一大片凹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