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石开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石开

“石开是谁?” 张若尘心中正生出疑惑,就见,天边一大片火石飞来,如同流星雨一般,划破夜幕,发出“轰隆隆”的声音,轰击向洛城。 不好。 若是让那些火石坠落下来,城中的圣境修士,或许能够保住性命。但是,平民百姓,却必定难以逃出生天。 洛城中平民和武者,皆是心惊胆颤,很多都跪伏到了地上。 “末日……是末日来临了……” “求各位圣师救一救我们,全城百姓感激不尽。” …… ………… 城中的圣境修士,皆是面色凝重,只想保存实力,应对城外的地狱界大敌,根本没有打算要保护洛城中的人类。 保护凡人,只会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。 “哗----” 张若尘的衣袖一挥,十八根阵旗飞出去,插在洛城的十八个方位。 那是小黑炼制的阵旗,名叫“焚天炼地阵”,据说,此阵是九品阵法,需要一百零八杆阵旗,才能爆发出全部威力。 但,因为资源有限,当时它只炼出了十八杆。 当然,此阵到底是不是叫做焚天炼地阵,就不得而知,毕竟小黑取名字一贯很浮夸。 “阵起。” 张若尘大吼一声,头上长发飞扬起来,体内冲出一圈圈圣光,将整个洛城笼罩。 圣光中的圣气,注入十八杆阵旗。 顿时,旗杆化为磨盘那么粗的铁柱,旗子展开,遮天蔽地。 密密麻麻的火焰巨蛇,从战旗中涌出,连接在一起,形成一张巨大的网,包裹住下方的城池。 “轰隆。” “轰。” 数以万计的火石,坠落下来,与焚天炼地阵碰撞在一起。 这一波攻击,整整持续了十数个呼吸的时间才结束,所有火石都被阵网挡住。城中的平民百姓,长长的松了一口气,很多老人直接被吓得软瘫在地上。 那些圣境修士,都露出诧异的神色。 不仅仅只是诧异,那个瘸子,居然会出手救洛城的凡人。更是诧异,他拥有一套如此厉害的阵旗。 瘸子当真是个厉害人物。 就在所有圣境修士,都有些放松的时候。 虚圣楼中,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爆响。一尊比虚圣楼还要巨大的石人,从地底冲出,瞬间将足有二十余丈高的楠木鼓楼,撕裂成碎片。 石人的双手,擒拿住黑凤凰和白朱雀,将她们从半空拉扯下来。 “不好,石开竟然藏在……城中……” 黑凤凰和白朱雀被打得措手不及,正想挥动圣剑,击碎石开的双手脱困出去。却发现,石开的双手布满铭纹,将她们全身力量死死压制。 “石族大圣刻录的禁道铭纹。”白朱雀脸色变得苍白。 “两个臭娘们,追了本王数十万里,今日,本王要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”巨大石人嘴里,发出愤怒的爆吼声,双眼散发出火光。 “黑凤凰和白朱雀都是一等一的天之骄女,实力不在那石人之下,却被石人轻松偷袭得手,战斗经验也太不足。”张若尘摇头暗叹。 此刻,张若尘要全力以赴控制焚天炼地大阵,抵御城外的那些石人,根本无法出手去助她们。 那尊石人也不知是抱着什么目的,将黑凤凰和白朱雀狠狠扔在地上,轰击了数十拳,打成重伤,随后使用出两根铁链锁住她们的脖颈,拖着她们,向城外走去。 黑凤凰和白朱雀身上的茧状护体圣罡,早已破碎,露出美得令人窒息的仙颜。恐怕任何男性修士看到她们的美貌,都会心生爱慕和怜惜。 但是此刻她们却很惨,双手紧紧抓住脖颈上的铁链,挣脱不开。 “放开两位仙子。” 有圣境修士冲出去,想要救黑白双娇。 “滚开。” 石人那长达十丈的巨臂,随手一挥,形成一股圣气浪,将他们拍死,化为一团团血雾。 “轰!轰!轰!” 石人走过,石板地面上,留下一连串破碎的大脚印。 眼看就要走出洛城,张若尘全力以赴爆发,体内的圣气犹如潮水一般向外倾泻。 焚天炼地大阵跟着释放出大片火焰,化为数丈高的火焰大浪冲出去,将城外那数万尊石人,全部都炼成岩浆。 名叫“石开”的石人,豁然转过身,盯向站在街道中心的张若尘,发出笑声:“竟然还有一个高手,齐啸天,他就留给你收拾了!” 石开迎着阵旗散发出来的火焰,走到其中一杆阵旗旁边,石臂抓在了旗杆上面。 “什么?” 张若尘微微一惊,发现阵旗散发出来的火焰,竟是奈何不了石开。 它的石身上,浮现出网状的赤色铭纹,火焰根本无法靠近。 石开将阵旗拔了起来,随后,向张若尘投射过去。 石开的修为相当强横,怕是已经达到八步圣王的巅峰,加上他那一身恐怖的力量,张若尘还真不敢与他硬碰。 张若尘闪电一般,向后退避。 “轰隆。” 阵旗插在张若尘刚刚站立的位置,磨盘那么粗的旗杆,全部沉入进地底。周围则是拱起大量碎石,将很多房屋震得倒塌。 石开不再理会张若尘,拖着黑凤凰和白朱雀二女,大步向黑暗中走去。 “它怎么会放过洛城中的人类?” 张若尘有些疑惑,正想追上去救黑凤凰和白朱雀,蓦地,头顶上方的乌云被血光冲破,一只交织着无数炫纹的鼎炉,悬浮在血光之中。 血红色的鼎炉,足有一座宫殿大小,上面印着一些古老神奇的纹印。 张若尘豁然停下脚步,定睛一看,只见,那血红色的鼎炉中,竟是有无数人类的鲜血。 “哧哧。” 鼎炉光芒暴涨,散发出一股奇异的力量。 洛城中的人类,感觉到极其痛苦,全都都发出惨叫声。他们体内的血液,不受控制,在冲击血管,似乎是要从体内飞出去。 “原来就是这件鬼东西,吞吸了那些渔民的血液。”张若尘激发出火神拳套的力量,双臂燃烧起来。 屠夫和呆子,大摇大摆从废墟中走出。 屠夫的身形魁梧,自带一股浓烈的煞气,道:“小兄弟,你不是齐啸天的对手,他就交给我们收拾,你去救那两位美人儿吧!” “英雄救美,我不喜欢。” 呆子笑眯眯的道,就像一尊弥勒佛一样。 屠夫抬起头来,看向天穹那只血红色的鼎炉,道:“我们二人一直在调查,到底是谁在洛水边兴风作浪,所以……才会……在……在洛城……” “嘭。” 屠夫仰头倒在地上,头都撞在一块碎石上面。 “小心。”张若尘以为屠夫遭到了偷袭,立即激发出文字铠甲,露出警惕之色。 呆子则是依旧面带笑意,罢了罢手,道:“没事,没事,他晕血!” 张若尘愕然。 晕血? “轰隆。” 呆子身上的气势豁然一变,全身散发出夺目的金光,一尊金色宝塔的虚影,从体内冲出,包裹全身。 他的那双赤脚,猛然在地上一蹬,如同炮弹一般冲天而起。 “嘭。” 金色宝塔冲到天穹,与血红色的鼎炉碰撞在一起。 一塔一炉,竟是飞到云层之上。 “轰隆”一声,强劲的圣力波动,在天穹爆发出来,将方圆千里的乌云全部都震碎。 那个人畜无害,还十分贪吃的呆子,竟是一个超级猛人? 张若尘有些蒙圈,又看了看因为晕血倒在地上的屠夫,顿时心中有些凌乱。 不再多想,张若尘背起晕厥过去的屠夫,释放出空间大挪移,瞬间便是冲出洛城。大袖一招,他收回十八杆阵法。 大概追了四百里,张若尘看见远处的石开,心中微微一喜。 黑凤凰和白朱雀,都是还算不错的圣境修士,不会滥杀昆仑界的凡人,而且也是竭尽全力在对付地狱界的修士。这样的两尊强者,张若尘不希望她们陨落。 当然,张若尘也清楚,若是正面对抗,自己多半不是石开的对手。 因此,这一战,只能智取,不可硬拼。 黑凤凰和白朱雀看见追在后方的瘸子,皆是一喜,仿佛是两个即将溺亡的人,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。 石开向身后瞥了一眼,石质的脸上,露出一道笑意。 “哗----” 夜幕中,突然飞出一片血雨。 那是一群血蝙蝠,至少都有簸箕那么巨大,爪子就像利剑一样尖锐。有的血蝙蝠,大得就像是一座小山,散发出强横的圣威。 张若尘被血蝙蝠包围,一连灭掉了数百只,不想再与它们纠缠,准备动用出空间挪移,继续去追石开。 突然…… 张若尘在其中一只血蝙蝠的背上,看到一道熟悉的纤细身影。 “是她,她居然没死。”张若尘很诧异。 血蝙蝠的背上,站着一位充满邪性美的女子,雪白的娇躯,被血红色的雾气包裹,使得那饱满的胸/峰,纤细的柳腰,笔直的长腿,显得若隐若现,极具勾魂魅力。 此女,正是不死神殿的神女,荧惑。 池瑶成神之后,便是去斩杀了不死血族的十位血帝,此后,朝廷大军大规模进入北域,将不死血族在昆仑界的势力清剿干净。 谁能想到,这个妖女还活着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