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通溟河上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通溟河上

张若尘轻轻点头,道:“这座宝地,必须掌握在我们手中。可惜,小黑不在,否则由它刻录阵法铭纹,倒是可以将王山隐藏起来。” 真妙小道人露出不屑之色,拍了拍胸膛,道:“贫道在阵法上的造诣,绝不在那只猫头鹰之下。” “哦?” 张若尘有些不信。 “看来贫道得露一手绝活,你才知道,谁是真正的阵法圣师。”真妙小道人自信满满,立即书写下一篇材料清单。 “只要你能将这些材料准备齐全,贫道就能给你布置出一座九品大阵。” 张若尘接过材料清单,道:“九品大阵?” 九品大阵能挡住大圣级别的生灵,而且,只有地师级别的阵法圣师才布置得出来。老实说,张若尘真不信真妙小道人有这个能力。 真妙小道人干咳了两声,道:“当然……只是雏形的九品大阵,与真正的九品大阵,还是有些差距。” 张若尘没有怎么研究过阵法,但,毕竟是精神力圣王,发现真妙小道人写的这份清单,还是有几分靠谱,并不是瞎编出来。 “清单上的材料,绝大部分我都有。不过,还有大概三分之一,却必须要去采购。” 张若尘将清单收起来,随即,来到王山外围,使用出空间扭曲的手段,布置出一座大型的空间迷阵。 有这座空间迷阵的守护,就算是九步圣王,也无法轻易闯入进王山。 当然一座空间迷阵,还远远不够,若是,有空间修士来到云武郡国,很快就能将其攻破。于是,张若尘又花费了大量时间,布置出一座时间阵法。 随即,他便带着突破到七步圣王境界的食圣花,赶去通溟河,真妙小道人则是留守云武王城。 云武王城距离通溟河只有数万里,对于圣王境修士来说,并不算遥远,幽神殿的那些强者,不可能不知道袁彻等人已经陨落。 可是,他们为什么没有立即赶去云武王城对付张若尘? 张若尘只能想到一个可能,那就是,他们已经攻破通溟河底的龙坟。 绝不能让他们将金龙的遗骸挖出来,张若尘赶去通溟河,并不是要和幽神殿的修士硬拼。其一,是想探查情况。 其二,若是幽神殿的修士,真的破开了龙坟,张若尘可以暗中袭扰。 至少是要拖住他们。 只要邪灵炼化了袁彻等人的圣魂,力量必定大增,到时候,张若尘集结各方力量,未必不能与他们一战。 时间。 每一分,每一秒,都是如此紧迫,张若尘根本没有时间准备万全之策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 傍晚时分。 天边,燃烧着赤红色的云霞,映照得通溟河水如火焰在燃烧。 张若尘使用三十六般变化,变成一位虬须大汉,乘坐一艘船舰,顺着水流,向水底龙宫的方向行驶过去。 魔音穿着一身古色古香的粉红色宫装,露出两只细腻如玉的性感香肩,与胸口的大片雪白,跪坐在辇榻旁边,为张若尘斟酒。 随着修为提升,魔音的容貌和气质,越来越妩媚诱人,单论美貌甚至不比木灵希差多少,放在任何一座大世界,都是能够引得大圣为之出手的红颜祸水。 张若尘盘坐在地,运转圣气进入左腿。 “轰隆。” 左腿中血液,就像岩浆一样沸腾。 一道道玄妙的规则,犹如赤红色的龙蛇,在血液、骨骼、皮肤之间穿梭。 突然,三道赤红色规则,涌出左腿,宛如三条凶气十足的火龙,进入张若尘的圣脉,冲向眉心气海。 张若尘绷紧神经,调动精神力、圣气、圣道规则,全力以赴与那三道赤红色的规则对抗。 也不知花费了多久时间,张若尘才将三道赤红色规则炼化,将其逼回左腿。 “呼!” 张若尘长长吐出一口气,发现身上的圣衣,竟是被汗水湿透。 刚才相当凶险,不过,却大有收获。 张若尘探查到,左腿中,一共有近十万道赤红色的规则。那些规则,远比圣王修炼出来的圣道规则强大,应该是焱神修炼出来的神之规则。 只有将十万道赤红色规则全部炼化,张若尘才能随心所欲运用神之左腿的力量。 不过,刚才张若尘调动全身四十多万道圣道规则,全力以赴,才将三道赤红色规则炼化。想要全部炼化十万道赤红色规则,很显然,张若尘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。 “主人,有情况。” 魔音在为张若尘斟酒的时候,睫毛轻轻上翘,柔声向张若尘传音。 张若尘立即释放出空间领域,覆盖方圆数十里之地。 领域范围之内,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感知,很快,张若尘便是在岸边,感知到两道极其强大的圣道气息。 幽神殿的两位七步圣王,廖易君和贺源,站在通溟河畔的一处暗影里面,望着远处那艘船舰。 廖易君的眼睛深深一缩,掌心出现一把飞刀,上万道黑色线纹,在刀身上流动。 “且慢。” 贺源按在廖易君的手腕上,目光盯着船舰上那个魅惑万千的女子,双眼放光。 廖易君皱眉,道:“师叔让我们坐镇在这里,阻止闲杂人等靠近前面那片水域,绝对不能出意外。” “以我们二人的修为,怎么可能会出意外?男的直接杀掉,那个女的却是罕见的尤物,在幽神殿,除了阮灵师姐,谁还有如此美貌、身材和气质,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动心?”贺源笑道。 廖易君不得不承认,船舰上那位穿着粉红色宫装的女子,的确是一位能够与阮灵师姐相提并论的美女。 阮灵师姐是幽神的弟子,天赋绝顶,追求者无数,廖易君和贺源平时只能幻象一下而已,想要与阮灵师姐说一句话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 如今,冒出一个与阮灵师姐同级别的美女,廖易君自然是浮想联翩。 廖易君颇为谨慎,道:“船舰上,那个虬须大汉不是小脚色,修为达到五步圣王境界。你出手的时候,最好小心一些。” “放心,若是区区一个五步圣王都收拾不掉,我贺源岂不是要成整个幽神殿的笑话?”贺源轻蔑的笑了一声,相当自负。 张若尘坐在船舰上,端起一只青铜小鼎,大口饮酒。 “沙沙。” 清风拂过。 贺源穿着一身白衣,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船舰上,站到张若尘的对面,面带笑意的盯着魔音,丝毫都不掩饰自己的目的。 “主人,有人闯到船舰上面。” 魔音故意装出娇羞害怕的模样,向张若尘靠过去。 看到这一幕,贺源心情很是不好,如此娇美的一位绝色佳人,怎么就被这么一个粗犷不堪的大汉给糟蹋了? 张若尘的双眼一瞪,装出很愤怒的模样,吼道:“你是什么人,没有本王的允许,谁让你登上这艘船舰?” 贺源讥诮的一笑,径直坐到张若尘的对面,强大的圣威释放了出来。 魔音似乎是承受不住那股圣威,惨叫一声,软倒在甲板上。 贺源身上有一股上位者的气势,道:“说吧,你是哪个大世界的修士?” 张若尘没有回答贺源,双目向地上魔音瞥了一眼,嘴角露出一道笑意。 “不说也没关系,反正都是一个死人。”贺源全身圣气运转起来,足有上万道剑道规则交织在掌心,准备动用剑道力量,以雷霆之势击毙张若尘。 “死人,你是在说你自己吗?”张若尘笑道。 看到虬须大汉如此镇定,贺源感觉到不妙,立即将凝聚在掌心的力量打了出去。但,桌案下方,却有数十根尖锐的根须飞出,穿透他的圣躯,将他刺成了筛子。 “哧哧。” 贺源体内的圣气和圣道规则,被那些根须吸走。 “食圣花……” 贺源的瞳孔中,露出惊恐之色,那种颇为英俊的脸,瞬间变得扭曲。 “呵呵,没错,就是食圣花。你不是想要吃掉我吗?可惜,你的修为不够强大,只能被我吃掉。”魔音早就从地上爬了起来,红唇微微上翘,相当妩媚。 “嘎嘎。” 贺源努力挣扎,痛苦的嘶吼,但是却无法逃脱,身体渐渐变得干瘪,化为一具干尸。倒在甲板上后,直接变成一堆骨灰。 张若尘叹道:“谁叫你那么快就动手,应该再等一等。” “人家等不及了嘛!” 魔音装出楚楚可怜的样子,有些无辜的说道。 岸边,廖易君察觉到不妙,连忙向贺源传音,可是却没有等到回应。 “唰。” 廖易君果断出手,将万纹圣器级别的飞刀打了出去。 飞刀爆发出来的圣道力量,引得通溟河的河水,猛烈翻滚起来。一刀挥斩下去,“轰隆”一声,将那艘船舰,劈成了两半。 廖易君紧紧的盯着水面,只见,船舰缓缓沉入水底,却没有见到任何人影从船舰中飞出。 “不好。” 廖易君刚刚想要转身奔逃,泥土中,却冲出密密麻麻的银色根须,将他的身体缠绕。 张若尘从虚空中走出,出现在廖易君的身后上方,一掌拍了下去,直接将廖易君的头颅,打得沉入进肚皮里面。 在食圣花吸噬廖易君的时候,张若尘摇身一变,变成了贺源的模样。 先前,张若尘之所以没有立即出手击杀贺源,就是想要观察他的行为举止,从而可以准确的模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