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对战九步圣王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对战九步圣王

地面剧烈一震,天空中气流激荡。 袁彻不愧是修炼了两千多年的九步圣王,即便是至尊之力,也没能将他镇杀。 “嗷!” 他化为一尊二十余丈高的金刚雪海猿,从地底冲出,长着金色的皮,白色的毛,一层层圣气光环向外扩散出去,使得方圆百里之地土石飞扬。 张若尘脸色微变,双腿向下一沉,上半身前俯,与此同时,激发出文字铠甲包裹全身。 即便如此,张若尘依旧是被圣气光环爆发出来的力量,震得连连后退,每一次后退,脚掌都会将大地踩碎一大片。 “这就是九步圣王的力量?” 张若尘感觉到胸口沉闷,体内的血液和圣气流动不畅,头皮更是有些疼痛,犹如是要被那股可怕的圣道气劲撕裂而开。 金刚雪海猿的身上,有着三道数丈长的巨大伤口,如此,更增添了几分狰狞之感。 天篮子浑身散发出黑色光芒,悬浮在距离金刚雪海猿不远处的半空,道:“真是可恨,竟然有四位幽神殿的顶尖强者陨落在此。反正幽神要的只是张若尘的圣魂,不如,我们将他抽筋剥皮,摧骨扬灰?” “正有此意。” 金刚雪海猿的嘴里,发出天雷一般的声音。 随即,它的嘴里,吐出一口寒气,化为一条蓝色的洪流。 在洪流中,有三柄圣剑,皆是六耀万纹圣器,爆发出圆满力量,震得方圆数百里的空间都在轻轻颤动。 张若尘不敢与它硬碰,只得使用空间挪移进行躲闪。 但,空间震动得厉害,张若尘的挪移手段出现了偏差,前方一柄圣直冲了过来。 张若尘连忙伸出双掌,进行抵挡。 “哧哧。” 火神铠甲拳套,与圣剑的剑芒摩擦在一起,飞出大量火花。 张若尘则是被圣剑上的力量,震得向右飞了出去,落到十数里之外,以手掌撑地,才没有倒在地上。 不过,他的那只左手,却是格外痛疼。 “张若尘,贫道来助你一臂之力。” 真妙小道人飞掠了出来,刚刚想要撑起紫金八卦镜,不远处,一道金色的流光飞出,直向它冲了过去。 “什么鬼东西?天呐,是金线龙蛇。” 真妙小道人连忙挥动紫金八卦镜,向金线龙蛇拍了过去,将其打飞。 不过,紫金八卦镜没有激发出至尊之力,没能拍死金线龙蛇。而金线龙蛇的速度奇快无比,电光火石之间,便又向真妙小道人飞去。 那条金线龙蛇,正是先前缠在天篮子手腕上的小蛇。 张若尘听说过金线龙蛇,那是一种罕见得九阶蛮兽,一旦成年,便是大圣级别的兽皇。金线龙蛇最可怕的是它的毒液,即便是大圣被咬一口,都很难将其炼化。 不过,眼前这条金线龙蛇,显然还没有成年。 它想吞掉真妙小道人,继续成长,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。 张若尘盯向天篮子,察觉到她正使用一种秘法,在控制金线龙蛇,于是取出了青天弓和白日箭,准备将她射杀。 “张若尘,你的对手是本座。” 金刚雪海猿急速奔跑,踩得天地震动,不断靠近张若尘。 三柄圣剑犹如三条光芒闪烁的圣河,从三个不同的方向,向张若尘挥斩了过去。张若尘想要闪避,但是,左腿实在是太沉重,身法速度变得迟钝和缓慢。 眼看三剑就要斩在身上,张若尘心中大骂一声:“什么破腿,难道真的瘸了?” 狠狠的一跺脚,左腿中,冲出一片火焰神力,向四面八方逸散出去。 “轰隆。” 方圆数十里的大地,都是向下沉陷,呈现出一个巨大的脚印大坑,宛如是一个天坑。三柄圣剑则是被火焰神力,震得飞了出去。 张若尘站在脚印大坑的底部,微微有些失神。 这是……神之左腿的力量? 金刚雪海猿也被吓了一大跳,张若尘跺一跺脚怎么会如此可怕,这一脚若是落到它的身上,估计是能够将它踩碎成血泥。 真妙小道人一边与金线龙蛇交锋,一边叫道:“就是这样,踩死它。” 张若尘正准备调动圣气,再次使用神之左腿,却发现,体内的圣气,变得空荡荡,几乎被刚才那一脚消耗殆尽。 “能不能别这么坑?” 张若尘一巴掌拍在左腿上面,有些欲哭无泪。 蓦地,张若尘的眼前一暗,一道巨大的阴影,出现到了他的头顶上方。 金刚雪海猿显然是被张若尘刚才那一脚惊住,身躯又变大了数百倍,化为一尊脚踩地头顶天的巨猿,挥出五指山那么巨大的掌心,轰击在张若尘的身上。 “轰隆。” 数十里长的脚印上面,出现了一个数十里长的掌印。 就在金刚雪海猿,以为已经将张若尘拍碎成了血泥的时候,突然,掌心传来一股剧烈疼痛。 “噗嗤。” 它的手爪,被一道金光穿透,洒出圣血。 那道金光冲天而起,化为了八条金龙,在八条金龙的中心,则是悬浮着一把金色的伞。 金伞,在半空撑开。 伞下,显露出张若尘和一只黑色骷髅的身影。 黑色骷髅为张若尘撑伞,两者缓缓落到地面。 黑色骷髅是由易皇骨杖凝结而成,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邪道气劲,竟是不比金刚雪海猿弱多少。 炼化了青烬百分之三的魂雾之后,易皇骨杖中的邪灵的力量,已经不弱于九步圣王。 张若尘吞服下一枚可以快速恢复圣气的丹药,对着黑色骷髅说道:“去吧!” 黑色骷髅提起血战神殿的大圣古器“血战宝轮”,磅礴的邪气和血雾向外喷涌,很快便是布满了王山,使得这片天地变得阴森恐怖。 “嘭嘭。” 金刚雪海猿和黑色骷髅对攻了起来,皆是硬碰硬,打得空间不断震荡,山体成片成片向下塌陷,似要毁天灭地。 千里之外的云武王城,天空昏暗,狂风大作,地面不停震动,有房屋和楼阁倒塌。 黑色骷髅中的邪灵,发出刺耳的笑声,攻击得相当凶猛,很想将金刚雪海猿镇杀,只要吸收了它的圣魂,邪灵的力量又会增长一大截。 天篮子见张若尘似乎是无法出手,嘴角露出残忍之色,道:“张若尘,与幽神殿作对,不会有什么好下场,让你尝尝万虫噬骨的痛苦。” 天篮子取出一只竹篮,篮中,飞出数万粒黑点。 每一粒黑点,都是一只圣虫,化为一片虫雨飞向张若尘。 “真以为我现在只能任你宰割?” 张若尘取出一张符箓,打了出去。 “嘭”的一声,符箓爆开,化为一片净灭神火火云,顿时,那些圣虫全部都化为火球,坠落到了地上,变得焦黑。 须弥道场一役之后,张若尘从天堂界诸王的身上,夺取到了很多符箓。 即便不适用武道力量和精神力,只用身上的符箓,张若尘也丝毫不惧袁彻和天篮子。只不过,那些符箓用一张少一张,张若尘当然是不会轻易拿出来。 看到精心培育的圣虫,全部死亡,天篮子心痛不已,更加痛恨张若尘。 张若尘的圣气,已经恢复了两三成,豁然站起身,将青天弓拉成了满月,道:“来而不往非礼也,你也接我一箭试试。” “嘣。” 白日箭飞了出去,拖出数十丈长的圣光尾巴。 天篮子的脸色一变,立即撑起手中的竹篮,篮子上面,数万道铭纹浮现出来,散发出紫金色的光芒。 “轰隆。” 白日箭与竹篮撞击在一起,轰击得天篮子向后抛飞出去。 虽然,白日箭被挡住,但是箭上的时间印记,却落到了天篮子的身上,斩去她近两百年的寿元。 正在她相当虚弱的时刻,张若尘使用出空间大挪移,出现到她的身旁,手中的八龙伞一收,插入进了她的心脏。 天篮子圣心碎裂,气绝身亡。 此时,金丝龙蛇的身形,微微迟疑了一下。 “嘭。” 趁此机会,真妙小道人将其擒住,扔进一只青铜古瓶里面。 见天篮子身亡,袁彻心知大势已去,相当果断的化为了人形,向云武王城的方向飞去。 袁彻十分清楚,张若尘能够空间挪移,他想要脱身,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只有冲进云武王城,张若尘才会束手束脚,投鼠忌器。 而他,只需等到幽神殿别的高手赶过来,再要对付张若尘,也就不是难事。 眼看就要冲出王山,已经能够看到王城的宏伟轮廓,袁彻的脸上,刚刚露出喜色,身后便是响起一声大吼:“哪里逃,贫道今天要斩了你,威震昆仑界。” 袁彻的头顶上方,出现一团磨盘形状的紫云。 一道八卦印记,冲出紫云,携带着至尊之力,镇压了下来。 这一次,紫金八卦镜爆发出来的至尊之力,更加强大,因为是由真妙小道人、张若尘、邪灵一切催动。 “不……” 袁彻感觉到一丝绝望,将身上的圣器和符箓不断打出去。 “轰隆隆。” 八卦印记镇压下去,将袁彻狠狠的印在了下面,打回原形,变成一只身躯千丈的金刚雪海猿,体躯血肉模糊。 八卦印记的残力涌了出去,一直涌动云武王城,将高大的城墙都震得裂纹密布,像是要倒塌一般。城中的武者和凡人,皆是吓得不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