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再见锅锅和魔猿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再见锅锅和魔猿

一点点力量? 张若尘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 在月神看来,神之左腿只剩一点点力量。但是,对张若尘而言,那股力量却极其庞大,比他自己的力量都要强大许多倍。 若是将神之左腿,比喻成一柄百斤重的绝世战兵。那么,张若尘现在就如同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,以他的力气,根本挥舞不动这柄绝世战兵。 反而,在一定程度上,这柄绝世战兵还是一个累赘。 就像现在,张若尘走路都是一瘸一拐。 想要将神之左腿运用自如,张若尘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。 不过,拥有神之左腿,的确是一件天大的好事,今后多花时间炼化和修炼,说不定还能获得意想不到的好处。 张若尘想到了另一件事,问道:“孔兰攸的情况怎么样?” 在晕厥过去之前,张若尘明明记得孔兰攸受了严重伤势,心中十分担忧。 月神没有开口,广寒神宫中的气氛,变得有些沉重。 越是如此,张若尘心中越是忧虑,道:“到底怎么样了?告诉我,再坏的消息,我都承受得住。” 月神轻叹一声:“她的不朽圣躯被打破,境界跌落回圣王境界。” 张若尘感觉到心口一疼,随即紧捏双拳:“该死的黑心魔主,我若成神,必定斩他。” 圣王想要铸就不朽圣躯,突破到大圣境界,既需要绝顶天资,还需要各种机缘堆积。 一旦成功,至少也能活三千岁。 即便今后死去,肉身也能万年不朽。 可是,大圣的不朽圣躯一旦被打破,境界跌落,想要再次铸炼,难度将是以前的百倍、千倍。 虽然历史上,有修士成功重新铸炼出不朽圣躯,但那也只是寥寥几人而已,更多的修士,都是回归平庸,努力一生都不能再次回到大圣境界。 可以说,孔兰攸的道,已经被斩掉,今后的修炼之路将会充满黑暗和坎坷。 说到底,还是因为孔兰攸修成大圣的时间,仅仅只是数年而已,根基不稳,所以与神之分身硬拼,才会落入如此凄惨的下场。 若是,像蛮剑大圣那样,已经在大圣境界修炼了千年以上,则是很少出现这种情况。 月神道:“你也别太过担忧,对她而言,未必是一件坏事。” 张若尘只以为这是月神的安慰之语,根本听不进去,立即便是想要走出广寒神宫,赶去柴桑圣域,看望孔兰攸。 他十分清楚,对于一位圣道修士而言,道被斩,是多么痛苦和绝望的事。 孔兰攸等了他八百年,将他的仇,视为自己的仇,与池瑶斗了八百年。 这八百年,她本就已经过得很苦,心必定是极累,明明是绝代红颜,却满头白发。张若尘忘不掉她眼中的凄楚。 “你若是想要去找她,恐怕只能去昆仑界。”月神扬声道。 “昆仑界?她回昆仑界了?”张若尘停下脚步。 月神道:“不仅她去了昆仑界,地狱界和天庭各界的圣境修士,很多都去了!” 张若尘的心猛然一震,双目瞪大,道:“昆仑界的天地祭台被攻破了?” “没错。” “多久的事?” “一个月前。” “已经过去了这么久?” “一月前,天地祭台被攻破。各大世界的圣境大军,却是最近几日,才赶去昆仑界。所以,昆仑界若是有你放心不下的人和事,你现在赶去还来得及。”月神道。 张若尘微微松了一口气,努力平复杂乱的念头,整理思绪。 昆仑界,他是一定要回去。母亲“林妃”、四哥、九姐,还有曾经圣明中央帝国的旧部,必须都要接走,安顿下来。 除此之外,还有一些事,他必须要查明。 关于八百年前的那场巨变,张若尘并不完全相信池瑶,不相信父皇真的会被血后控制,像他那样顶天立地的皇者,即便是神,也休想将他变成傀儡。 如果父皇变成了血后的傀儡,又怎么可能在西天佛界修炼成佛,还让慈航仙子将八龙伞带给了他? 想到此处,张若尘的思绪,突然一顿,意识到自己以前似乎走入了误区。 “当初,慈航仙子只是说,八龙伞是昆仑界数百年前的一位帝皇交给她,让她带给我。但是,数百年前,昆仑界的帝皇却并不止父皇一位。” “会不会在西天佛界成佛的那位,根本就不是父皇。否则,他为何不来见我?” “如果西天佛界那位不是父皇,父皇又去了哪里,他还活着吗?” “还有小黑,它居然和黑心魔主是旧识,与千骨女帝走得很近,它又隐瞒了我什么?十万年前,它真的是屠天杀地之皇?须弥圣僧为何要将它的圣魂,封在《乾坤神木图》里面?” “我的母亲,到底是不是血后?” …… ………… 张若尘的心中有太多疑问,闭上了双眼,问道:“月神大人,小黑呢?” “那只不死鸟?” 月神道:“神战后,它就离开了月神山,再也没有回来。” “混蛋。” 张若尘的双手紧握,心中气愤,那个家伙必定是隐瞒了不少东西,担心张若尘问它,所以才会溜走,躲了起来。 若是下次见到,必定扒光它身上的羽毛。 “我要出去一趟。” 张若尘取出金步龙辇,驾驭九条金龙,飞出月神山。 在回昆仑界之前,有些问题,他必须要问清楚。 两个时辰后,张若尘来到一座群峰林立的圣域,驾驭龙辇,停在了一座驼峰形状的圣山下方,嘴里吐出音波:“圣明中央帝国太子张若尘,前来拜山。” 圣明中央帝国的两只护国神兽,都是大圣境界,在沙陀天域,占据了两座圣域做为领地。圣明中央帝国旧部的半圣、圣者、圣王,就是在这两座圣域修炼。 张若尘来的,就是其中一座圣域。 它们是护国神兽,又是大圣,更是八百年前最后见过明帝的生灵,张若尘不信它们什么都不知道。 片刻后,圣山中传出地动山摇的声响,两股滔天魔气涌了出来。 魔气中,分别冲出一条兔子和一只魔猿。 “张若尘,你可算来了,我还以为你已经被神给干掉了!”那只体型犹如肥猪一般的兔子,兴奋得向张若尘扑了过去。 张若尘连忙横移一步,闪避而开。 “嘭。” 那只兔子,重重的摔在地上,砸出一个大坑。 “对太子殿下不敬,活该。” 魔猿翻了一个白眼,随即双手抱拳,道:“拜见殿下。” 眼前的二兽,正是当初在乾坤界,偷吃了张若尘神药叶子的吞象兔锅锅和魔猿。 神药叶子何等珍贵,张若尘都舍不得吃。 一片“月”叶,让月神的神力,恢复到了五成以上。 这两个家伙,倒也没有浪费神药叶子,修为竟是都达到六步圣王的境界,散发出来的气息,简直就像两尊魔神一般。 两个吃货的修为提升速度,竟是比同样偷吃神药的白黎公主都要快一些。 不过,白黎公主是一步一个脚印在提升,还修炼了真理之道,同境界难遇对手。不像吞象兔和魔猿,完全就是吃出来的修为,两者之间,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想到神药被偷吃,张若尘就是一肚子气。 “怎么就只有你们,两位金猊兽皇呢?”张若尘问道。 魔猿道:“昆仑界遭遇前所未有的大劫难,两位兽皇已经赶了回去,参与这场大战。” 张若尘皱眉,道:“胡说八道,昆仑界战场,只有大圣之下的生灵才能进入。” 吞象兔爬了起来,拍了拍肚子上的尘土,道:“你有所不知,昆仑界战场的确是只有大圣之下的生灵可以进入,但是昆仑界周边的星空,却是大圣的战场。” “据说,他们不仅要相互厮杀,还要争夺昆仑界诸神留下的星魂神座。每一颗神座星球,都会让大圣垂涎欲滴,能够帮助他们参悟神道。” “该死。”张若尘道。 昆仑界周边星空的神座星球,都是昆仑界的古神遗留下来的瑰宝,现在,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被地狱界和天庭各界的大圣夺走,实在是气愤。 吞象兔的眼珠子,滴溜溜的一转,道:“其实,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。若是没有精确的定位,即便是大圣,也很难找到神座星球。” “因为,神陨落之后,神座星球的光芒会变得暗淡,漂浮在黑暗的星空中,只能凭借精神力才能探查到。” “二位兽皇说过,昆仑界周边的星空,广阔得就像是一片大海,神座星球则只相当于是大海中的小岛,想要找到一座都难如登天。” “而且,昆仑界周边星空的神座星球,很多都被一位中古秃驴,使用空间手段隐藏了起来,根本找不到。” “秃驴?” 张若尘瞪了吞象兔一眼。 吞象兔拍了拍爪子,一本正经的道:“没错,二位兽皇就是这么说的。” 张若尘道:“既然那么难找,两位兽皇怎么还赶去参战?” “两位兽皇说,它们想要利用曾经就探查到的几颗神座星球,制造陷阱,阴死几位地狱界的大圣。” 吞象兔笑得很欢,搓着手掌,若不是境界还不够高,说不一定,它都会跟两位兽皇一起去干一票。哪怕阴死一位大圣,获得的资源和宝物,也不是圣王境生灵可以想象。 随即,张若尘带着吞象兔和魔猿,又去拜会太一祖师,想要询问当初护龙阁带着圣明中央帝国的国库,到底是去建造了什么东西。 可惜又扑了一个空,太一祖师也回了昆仑界。 最后,张若尘只得驾驭金步龙辇,赶回月神山,看来八百年前的种种疑案,只能自己去寻找答案。 …… (接下来的剧情很难写,因为要开始填坑,云武郡国的坑,洛水的坑,东域圣城的坑,两仪宗的坑,剑冢的坑,仙机山的坑……等等,心中有大的方向,但是细节还没有构思好。总之,昆仑界会有很多出乎大家意料的东西,八百年前的三后,一直只提了血后,另外两后,应该也会交代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