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老朋友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老朋友

十万年前,年轻时候的二甲血祖,绝对是一个时代的标杆人物,正是如此,当时只有圣王境界的他,才会得到月神极高的评价。 月神的眼界,何等之高。 能够被她看入眼的年轻小辈,加上张若尘,也不会超过五个。 像二甲血祖这样的天骄,达到神境,并且修炼了十万年,一身战力,自然是恐怖绝伦。 月神道:“对付你,只需三成力量足以。” “月神,你太过自信了!现在不是十万年前的那个时代,早已改天换地。这十万年来,人杰辈出,风云变幻,不知多少威震宇宙的大能陨落,又有新一代的盖世真神崛起。而本神,就是其中之一。如今,只差一战,就能站到天庭的顶端。” 二甲血祖站在血气漩涡的中心,向前跨出一步。 这一步,不知跨越了多么遥远的距离,直接降临沙陀天域。 很显然,二甲血祖所说的,还差一战,指的就是与月神的这一战。只要击败月神,他就能摆脱甲天下的阴影,超脱出去,成为能够操控天庭这盘大棋局的执棋手之一。 “唰唰。” 二甲血祖手中的拂尘,急速旋转,每一根白丝都有切割天地的伟力,瞬间便是让月神脚下那片大地,切割为破破烂烂的混沌地带。 在这片混沌地带,天地规则尽数被斩断,千万道凌厉的力量向月神席卷而去。 月神伸出一根晶莹的玉指,向前一点,一圈光波,从指尖蔓延出去。 二甲血祖感受到那道指力的可怕,全力以赴催动拂尘,从他体内飞出的规则,填充满这片天地,随即向拂尘汇聚过去。 “嘭。” 规则断裂,拂尘被击碎。 二甲血祖满手鲜血,急速向后倒退,眼中露出惊异之色。 一直退到数千里外,他才凭借一面古盾,将月神的指力化解。 “竟然这么强。” 二甲血祖脸色微微一变,立即转身,发现日月水晶棺不知什么时候,竟是出现在了他的身后,似一轮烈日和一轮神月,向他撞来。 “血战九天。” 二甲血祖的身体旋转了一圈,随即化为一座血泉。 血泉,喷涌得害,很快就让天空和大地都化为无边无际的血海。血海表面,有着一只只大手印拍出,与日月水晶棺对碰,打得天地不停震荡。 “轰隆。” 也不知交手了多少击,血海被日月水晶棺的力量撕裂而开,分成了两半。 月神站在日月水晶棺上面,出现在血海裂缝的中心,镇压着二甲血祖的真身,急速向下坠落,落入进了虚无空间,消失在众人的眼前。 即便空间重新闭合,那些观战的修士,依旧是心绪震荡。 最后那一幕,月神的英姿真是无与伦比,即便是二甲血祖也被她踩在脚下。 逃出沙陀天域的焱神、幽深,皆是胆颤心惊。他们比谁都清楚二甲血祖的强大,但是,在月神的面前,却是毫无还手之力。 四甲血祖道:“二位放心,二甲血祖不会打没有把握的仗,既然敢挑战月神,想来是将血战神殿的那件镇殿重器带了过来。凭借那件镇殿重器,击败月神未必是什么难事。” 虽然如此说着,但是,四甲血祖却根本不敢再次闯入沙陀天域。万一出现意外,月神击败二甲血祖归来…… 那后果,四甲血祖不敢想象。 再说,有二甲血祖和黑心魔主出手,大局已定,他们也没有必要去冒险。 月神山。 黑心魔主的神念分身,凝成的魔神身影,一连轰出三十余锤,终于,将神纹圆圈撕裂开了一道裂缝。 “不!” 蛮剑大圣极其不甘,大吼一声。 “嘭。” 一道霸道的神力,涌入神纹圆圈,击在蛮剑大圣的身上。 蛮剑大圣背上的巨剑,自动飞出护主,与那道神力碰撞在一起,抵挡了一下。下一瞬,巨剑和蛮剑大圣同时倒飞出去,重重的撞击在广寒神宫的墙壁上面。 “哈哈!” 魔神身影长笑一声,“神纹圆圈和血月吞天大阵还真是厉害,竟然挡了本座这么久,” 庞大的神威,涌入破碎的神纹圆圈,压得张若尘脸色苍白,全身经络都鼓胀起来,身体就像是要爆裂一样。 “哗----” 地上,蛮剑大圣的那柄巨剑,颤抖着,飞了起来,被魔神身影强行收入进手中。 魔神身影的手掌,在剑体上面一抹,顿时一层神光,将巨剑的剑灵封印。 “噗嗤。” 随即,巨剑飞了出去,击在蛮剑大圣的脖颈位置,将他的头颅斩下,镶嵌在了广寒神宫的墙壁上面。而蛮剑大圣的无头身躯,重重的坠落下来,落到张若尘的身旁。 直到这时,魔神身影的目光,才是盯在张若尘的身上,眼睛微微一眯,随即笑了起来:“本座就说你的身上怎么会有一丝熟悉的气息,原来是千骨女帝身边的那只不死鸟。老朋友见面,怎么躲了起来?” 小黑从张若尘的衣袍里面钻出来,恶狠狠的道:“老朋友你大爷,昔日女帝待你不薄,没想到,你竟是一只白眼狼。若是本皇这十万年没有被封印,一个打你十个。” 魔神身影道:“女帝一直都是本座最爱慕和尊敬之人,当初若不是她的提拔和看重,本座也无法与昆仑界的众多天骄一起,前去听接天神木讲道。可惜,无论本座如何努力修炼,却依旧被她远远的甩在身后,无法望其项背。” “虽然她一直当本座是至交好友,但是,却根本没有打算让我们的关系更进一步。本座知道,她是觉得本座配不上她。” 提到“千骨女帝”,魔神身影的情绪变得有些激愤,魔气腾腾的脸,更是变得颇为扭曲。 小黑大骂:“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,就凭你也想觊觎女帝,你比得过女帝的一根小手指吗?像你这种背信弃义的小人,女帝若是还活着,以她的天纵之资,一道眼神就能杀你一百次。” “女帝还活着没有?”魔神身影吼出一声。 小黑冷森森的道:“快求本皇,求本皇,本皇就告诉你。” “一头畜生,竟然如此不知死活,真以为还是在十万年前?如今,本座已经成神,威临天下,你算什么东西?直接抽炼你的圣魂,本座自然能够知道想要知道的信息。” 魔神身影大步向前,伸出一只魔爪,就要去擒小黑。 魔爪还没有落下,小黑的身体,已经被压成一团,两者的实力差距太大,根本就没有反击的力量。 但是,小黑的嘴里,却依旧在念叨着什么,眼神怨毒,眼眶里面却在流泪。 张若尘隐约听清了一些只言片语,小黑似乎是提到“接天神木”和“千古女帝”。 难道……接天神木被斩断,竟是与眼前这尊魔神有关? 但是想想又觉得不可能,那个时候,就连千古女帝也没突破到神境,这尊魔神更加不可能拥有斩断接天神木的力量。 眼看小黑就要被擒住,张若尘却是横移了一下身体,挡到小黑的身前。 “既然你想死,本座就先送你上路。” 魔神身影的手掌,压到张若尘的头顶。 就在所有修士都以为张若尘必死无疑的时候,张若尘举起一条手臂,与魔神身影的手掌碰撞在一起,竟是将那股排山倒海的力量抵挡住。 “轰隆。” 整个月神山,都是猛然向下一沉。 白色和黑色的光芒,化为一道圆圈,一直蔓延到数万里之外。 “这……怎么可能……”不知多少修士被惊呆。 “是月神的力量。” 有修士察觉出端倪,看见张若尘的手中捏着一根木杖。 木杖中,涌出夺目的光华,将张若尘的身体完全包裹。 “月神居然真的让张若尘做了神使,神使不是至少也要大圣才能担任?” “以张若尘圣王级别的肉身和圣魂,承受得住神的力量吗?” 神使木杖,只要遭到大圣以上的力量攻击,就会被激活。张若尘执掌着它,能够借来月神的部分力量。 张若尘沉声道:“我虽离开昆仑界,但却最为痛恨叛徒。我不知道十万年前,你到底做了什么阴险的事,既然小黑说你背信弃义,那么,你便该死。” 张若尘的另一只手打了出去,一股浩荡无边的神力涌出,击在魔神身影的胸口,将其打得抛飞出去。 不过,打出这一击,张若尘的手臂也疼得厉害,出现了很多血痕。 没办法,月神的力量太强大了,他的肉身根本承受不住。 “速战速决。” 张若尘跳跃而起,挥出神使木杖,向魔神身影劈了出去,再次将其抽飞。魔神身影的身上,掉落下一幅图卷,天堂界的诸王就被装在图卷里面。 张若尘冲向图卷,一拳击了过去。 可想而知,只要这一拳击中,图卷中的天堂界诸王全部都会被镇死。 “嘭。” 拳头还没接触到图卷,图卷便被神力撕裂,化为碎片。天堂界的诸王从里面飞了出来,全部在半空爆裂而开,化为一团团鲜艳的血雾。 天地一片寂静,整个沙陀天域的修士都怔在原地一动不动,显然是被吓得不轻。 天堂界数位神灵一起驾临沙陀天域,就是为了救那些圣王,却被想到,那些圣王竟然被张若尘当着诸神的面,一拳尽数轰杀。 这无疑是狠狠的抽了在场几位神灵一巴掌,不仅脸疼,他们的心更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