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神战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神战

“隐忍?妥协?在本皇的生命中,没有这两个词。” 池瑶虽是一位女子,却有傲视苍穹的气魄,面对三尊修炼时间远胜于她的神,没有半分妥协。 “犯了错,就应该受到惩罚。你们天堂界有底线,我昆仑界就没有吗?跨过昆仑界的底线,任何生灵都不会有好下场,包括天堂界的圣王与神。” 一道刺目的血光,浮现出来。 滴血剑,出现在了池瑶的手中,剑体通红,似在滴血。 “唰唰。” 一道道血红色的剑气飞出去,穿透天堂界诸王的身体。 凡是被滴血剑的剑气击中,体内的血液就会被抽走,即便是圣王之躯也会在顷刻间,化为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干尸。 在池瑶唤出滴血剑的时候,幽神就察觉到不妙,双目赤红,怒啸一声:“你是在找死。” 隔着千里,幽神一掌打了出去。 掌心飞出一道黑色虚影,以超出圣王境修士视觉辨识的速度,击向台阶上的池瑶。 那是一道精神力攻击。 虽说,这道力量极为凝练,几乎所有精神力都汇聚与黑色虚影的内部,但是微微逸散出来的精神力波动,却依旧恐怖。 “噗嗤。” 月神山上,除了受到月神庇护的张若尘等人,别的圣境修士,全部都抱头惨叫,晕倒在地上,七窍流血。 幸好月神山有抵御精神力攻击的神级铭纹,才保住了他们的性命。 除此之外,月神山所在的通幽圣域,方圆三万里,不知多少圣境生灵都头疼欲裂,圣魂像是要破碎,意志像是要崩溃。 神的攻击,不是圣境修士可以想象。 只是逸散出来的微弱余波,也能影响一片天地的所有生灵。 幽神的出手速度再快,却还是迟了一丝,精神力攻击到达池瑶面前的时候,已经有一半天堂界圣王化为干尸,圣血流入进滴血剑。 池瑶不得不暂时停止杀戮,托起混沌时空莲。 “哗----” 池瑶的手掌,如同一座五指形状的无边天地,混沌时空莲扎根在她的掌心,散发出夺目的光华,光芒不仅照亮三万里通幽圣域,更是照亮整个沙陀天域。 百万里天地,透亮通明。 那道精神力暗影,还没有飞到池瑶的面前,便是被光芒击得粉碎,烟消云散。 “幽神,你修炼三万年,只有这么一点能耐吗?” 池瑶的眼皮微微一抬,带着一种蔑视的态度。 这是皇之蔑视,凌驾于众生之上的蔑视! 幽神是何等存在? 任何生灵见到她,都会战战兢兢,或者恭恭敬敬,谁敢蔑视她? 幽神被激怒,双臂抬起指向天穹,顿时,黑塔上空的乌云,如同潮水一般退散,形成一个圆形的窟窿。 圆形窟窿的上方,显现出大量星辰。 “哗----” 无数星光洒落下来,汇聚到黑塔的塔顶。 顿时,塔身浮现出亿万神秘纹路,散发出来的气息更加可怕。 天地变得更加昏暗,就连混沌时空莲的光芒,都在被黑塔散发出来的黑暗力量吞噬,不断向月神山蔓延过去。 张若尘站在月神的身后,有月神的神光笼罩,但是,看着那滚滚而来的黑暗,却依旧是浑身冰凉,体内的圣气和血液都凝固。 张若尘屏住呼吸,向旁边的蛮剑大圣盯一眼,对方看向他,也是露出一道苦笑。 即便是大圣,在这种场面,也是心惊胆颤,感觉到自己很渺小。 沙陀天域境内,一位魔皇,走出自己的魔殿,望向月神山的方向,长叹一声:“星光垂落,幽塔开启,一场神战在所难免。” 随即,这位魔皇,释放出魔气,卷起魔殿中的所有修士,逃离了沙陀天域。 沙陀七界之一,紫府界。 一位沉睡多年的神,苏醒过来,出现在一片满是紫雾的海洋中,叹道:“何必呢?昆仑界都已经没落,好不容易焕发出生机,诞生出一位年幼的神,为何还要去和天堂界硬碰硬?为何就不能妥协和忍让?哎!” 一声长叹,道不尽的无奈和沧桑。 沙陀七界的神,皆被惊动。 他们觉得,昆仑界的那些年幼的神,太过锋芒毕露,不懂得韬光养晦和忍辱负重。 既然昆仑界已经没落,就该有没落时候的活法。 沙陀七界是西方宇宙最弱的七大世界,所以这七界的神,最明白神身上背负的东西有多重,背负的是整个世界,背负的是亿万生灵,背负的是一个文明的传承,背负的是一个世界的荣辱。 有些时候,为了这个世界能够继续繁衍下去,文明能传承下去,世界中的生灵不被奴役,不被当成食物,即便是他们这些神,也得丢弃身上的傲骨,去做最屈辱的事,去做最不愿做的事。 未来,他们的大世界,若有万古雄杰出世,未必不能重新挺直脊梁骨,迎风之上,诸神退让。 活着,至少还有希望。 很显然,池瑶与他们不同。 她可以韬光养晦,可以隐忍不发,但是越过了她的底线,却绝不会忍辱负重、苟且偷生,那不是她,也不是昆仑界的精神和风范。 要战,虽死亦战。 要死,敌人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。 “归一。” 池瑶吐出两个字,抬起滴血剑,化为一道凌厉无边的血光飞出去。 血光,撕裂黑暗,与星辰一般大小的幽塔撞击在一起。 在这一刻,张若尘只感觉到耳膜刺疼,耳朵失聪,听不见任何声音,只能看见远处无比震撼的一幕。 血色和黑色的神圣力量,形成一个圆圈,向四面八方扩散。地面上的山岳和湖泊,就像是一个个拳头大小的沙堆和水洼,瞬间就被抹平,化为沙漠化的赤黄土地。 高达一千八百里的黑色幽塔,崩碎而开,化为无数碎片,向地面坠落。 哪怕只是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碎片,也会将方圆数十里的大地砸得沉陷。 更大的碎片,毁灭力则是更加惊人,大地板块和空间同时碎裂,化为漆黑的天坑。 不仅是通幽圣域,就连周边的几座圣域,也都毁于一旦。 幸好,坐镇圣域的大圣,已经将绝大多数圣境修士带走,逃出沙陀天域,否则这几座圣域的生灵,会死绝。 不知多少震惊的目光,都望着破碎的黑色幽塔,感觉到难以置信。 包括沙陀七界的几位神,此刻都在倒吸凉气。 幽神更是微微发怔,道:“怎么可能?我的幽塔,乃是使用十大神级物质之一的黑暗物质寒幽铁炼制而成,怎么会被你一剑击碎?” 十大神级物质,是宇宙中最极致的物质,也是炼制至尊圣器和神器必须要使用的材料。 “造化物质……你的剑,是用造化物质炼制而成。”幽神沉声道。 池瑶站在虚空,身穿绮罗金袍,一手持着滴血剑,一手托着混沌时空莲,俯视下方的幽神,道:“其实,你并不比被我斩杀的桷神强大多少。” 听到这话,幽神感觉到极其刺耳,差一点抓狂。 “你是在找死。” 幽神怒啸一声:“定星海” 那破碎的幽塔中心,飞出一根通体乌黑的神柱,长达九万八千丈。 神柱名叫,定星海。 定星海是幽塔之核心,也是使用一种黑暗物质炼制出来。不过,那种黑暗物质,比寒幽铁更加珍贵,名叫黑暗真铁。 若是幽神全力催动,使用此柱,可以在宇宙中定住一片星空,所有星辰都会停止转动。 幽神提起定星海,向池瑶挥击过去。 焱神和四甲血祖对视了一眼,随即二神同时出手。 焱神的手掌隔空打了出去,帝焰级别的净灭神火,凝聚成一只遮天蔽地的大手,拍击向池瑶的头顶。 火焰大手印威力无穷,震得空间崩碎,撕裂开了不知多少道空间裂缝,每一道空间裂缝都有数千里长。 张若尘被震撼得窒息,他修炼的空间之道还是太过浅薄,在神的面前,简直就是微不足道。 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和空间造诣,在天堂界,想要撕裂开十丈长的空间裂缝,都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。但是,神的力量,却轻轻松松震碎空间,撕裂出无数数千里长的空间裂缝。 四甲老祖出手,以手为刀,不知多少道圣道规则交织在手掌上面,比天地规则都要密集,隔空斩向池瑶。 很显然,四甲老祖的实力,幽神和焱神还要强大一筹,隔空一刀,直接将这一片空间的天地规则全部都斩断,化为一座禁道之地。 三位神一起出手,对付一位修炼不足千年的新神,可谓是歹毒至极。 大魔十方界、紫府界、天姆界……等等沙陀天域的神,都在叹息。到了这种局面,天宫竟然还没有出手阻止,很显然,天堂界已经提前做好了各种布置。 今天,昆仑界那位神,多半是要陨落。 就在这时,月神的脚下,浮现出一圈直径十丈的白色光华,同时,向张若尘等人传音:“别走出光圈。” 月神飞到月神山的上空,那曼妙无双的仙躯,散发出璀璨的光华,扬声道:“强行闯入广寒界的领地,伤我广寒界的修士,来我月神山捣乱,死罪。” …… (稍迟还有一章,建议各位书友明早再看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