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你的生母是血后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你的生母是血后

须弥圣僧的神谕,悬浮在半空的时候,张若尘的那枚空间戒指,震动了一下。 “怎么回事?” 张若尘调动精神力,进入空间戒指的内空间。 发现,从凤凰巢中得到的日晷,受到了某种感应,竟是浮现出了一层光芒。 张若尘微微一喜,暗道:“莫非是因为,神谕中,蕴含有须弥圣僧的一丝神力,刺激了日晷?” 根据罗刹公主所说,日晷曾经的主人,就是须弥圣僧。 日晷,隐藏有猎神神之星魂的秘密,甚至有可能,凭借它,找到须弥圣僧的圆寂之地,可以说,背后牵扯的利益关系无比巨大。 只不过,从得到日晷以来,张若尘多次研究和探查,它都没有反应。 日晷好不容易出现悸动,张若尘自然是大喜过望。 若是能够通过日晷,找到猎神的神之星魂,掌控猎户八星,到时候,就算遇到大圣,张若尘也敢与其叫板。 “不对,须弥圣僧的长须里面也蕴含有神力,为何日晷没有任何反应?难道那道神谕,与日晷之间,还有更深的联系?” 张若尘暗暗思考,该如何从池瑶的手中,将神谕夺过来。 须弥圣僧的神谕,是从十万年前,跨越时间长河,传给池瑶,材质必定是相当珍奇,可以承受时间力量的侵蚀,空间力量的击撞。 再加上,神谕的内部,蕴含有须弥圣僧的神力,烙印有神文,蕴含庞大的神念,可以爆发出非同一般的力量,也就让它变成一件无价之宝。 池瑶绝对不可能,将神谕交给张若尘。 难道要请月神出手,直接强抢? 张若尘摇了摇头,目前天堂界的诸位圣王,还掌握在他的手中。天堂界的神,必定是在注意他,随时都可能降临。 一旦月神和池瑶战起来,只会给天堂界可趁之机。 就在张若尘思考妥善办法的时候,察觉到,一双灼热的目光,盯在他的身上。 是池瑶。 池瑶在打量张若尘,轻轻点着螓首,道:“张若尘,你曾经也算是昆仑界的一员,与昆仑界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” “如今,昆仑界的大劫将至,我们为何不放下曾经的恩怨,同仇敌忾,应对地狱界的入侵?” “你若是愿意回到昆仑界,本皇可以封你为圣明王,并且将曾经圣明中央帝国的疆土赐给你,做为你的领地。在那里,你就是一方帝王,可以组建属于自己的朝廷,只需听命于本皇就行。” “如此一来,圣明中央帝国的那些旧臣,不会再遭到朝廷的通缉和追杀。他们的家人,不用再担惊受怕,不用再四处逃亡,可以安居乐业,可以飞黄腾达。” “哈哈!” 张若尘大笑出声,道:“池瑶,你当我张若尘是什么人?” “区区一个圣明王,就想收买我?” “本来,你不提此事,为了昆仑界的平民百姓,为了圣明中央帝国的旧臣,为了亲人和朋友,我还会回到昆仑界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。但是,听到你这么一说,我只会感到恶心。” “你不是想要混沌时空莲吗?我可以给你。但是,你得回答我几个问题。” 池瑶神情淡漠,道:“你是想要知道八百年前,本皇为什么要杀你,对吧?不用你问,本皇现在就可以回答你。” 张若尘的心,微微一紧。 因为这的确是他的心结,也是他一直想要弄明白的疑问。 池瑶的眼中,涌出刺目的寒光,不想张若尘看到她真实的眼神,道:“因为,你的体内,流淌着地狱十族之中不死血族的血液。你的母亲,就是八百年前的昆仑界三后之一,血后。这个理由,够不够?” 张若尘如同是遭受晴天霹雳,五雷轰顶,整个人都震住,眼神变得呆滞。 孔兰攸看到张若尘那副模样,便是极其心痛,瞪向池瑶,颤声的道:“你答应过我,不将这个秘密告诉他的。” 池瑶眼中的寒光更胜,面无表情的道:“你现在听清楚了吧?你信不过本皇,总该信得过孔兰攸吧?血后就是你的生母,皇族墓林的后陵,埋得是一具空棺。” “八百年前,还很年轻的血后,并没有大圣级别的修为,与孔兰攸的祖父,也就是当时孔雀山庄的庄主孔上令交手过一次。” “孔上令化为一只七彩孔雀,一口将血后吞入腹中。” “在七彩孔雀的体内,血后不仅没有死,反而花费九九八十一日结成血胎,突破了境界,随后破开七彩孔雀的身体,将其重创。” “血后并没有杀死七彩孔雀,因为,她在七彩孔雀的体内留下了血毒,可以掌握它的生死。” “血后曾在七彩孔雀的体内待过八十一日,换一句话说,七彩孔雀也就如同是她的父母。后来,血后就是以孔上令女儿的身份,结识了你的父亲明帝。” 池瑶取出一卷古籍,扔给张若尘,又道:“这本书册上的内容,是你的老师,太子太傅上官阙亲手书写。他的笔记,你应该认得吧?” 张若尘没有去捡地上的书册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 无须再去翻阅,因为,当初血神教的太上长老燕离人,将《血族密卷》交给他的时候,张若尘在上面看到过相同的内容。 只不过,《血族密卷》的最后一张被撕掉,张若尘不知道孔上令和血后那一战的结局而已。 池瑶所说,多半是真的。 孔兰攸无比担忧的张若尘,害怕他承受不住这个事实,会心境崩溃,轻声唤道:“表哥。” 张若尘情绪波动极大,久久之后,才是笑了起来,道:“既然我的体内,有一半不死血族的血脉,为什么一直到十六岁,都没有想要吸血的冲动?” 池瑶道:“是明帝以自身强大的修为,将你体内那一半不死血族的血脉封印了起来。但是,这样做,你一辈子都不可能突破到鱼龙境。这也是你上一世,为何一直被困在天极境大圆满的原因。” 紧接着,池瑶继续说道:“血后接近明帝,其实是想控制他,从而控制圣明中央帝国,最后达到掌控昆仑界的目的。” “明帝在位的时候,其实血后通过孔上令等人,已经掌控了大半个圣明朝廷。后来明帝识破了血后的身份,与青帝一起,多次出手对付血后,却都以失败告终。” “直到血后生下你的时候,处在最虚弱的阶段,才被明帝打入无尽深渊。” 张若尘沉声吼道:“既然血后已死,八百年前,你为何还要杀我?青帝为何还要率领大军攻打圣明中央帝国?” 池瑶徐徐的道:“因为有人传来消息,明帝并没有杀血后,而是被血后控制,变成了她的傀儡。” “谁传的消息?”张若尘道。 “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,青帝请动文帝,以天下棋盘推演血后的生死。发现血后的确没有死,这就已经够了!” 张若尘红着双眼,道:“所以,你们就暗中筹备,想要杀了我父皇,清理圣明中央帝国的朝堂?而你,则是一剑杀死自己的未婚夫,除掉了我这个祸患?” 池瑶陷入沉默,半晌后,道:“没错。” “曾经……我是说曾经,十六岁那年,我们之间有过感情吗?”张若尘道。 池瑶再次沉默,这一次沉默得更久。 不知多久过去,她仿佛自嘲一般,笑了一声:“感情?或许有过吧!但是,都已经过去了八百年,年少时候到底是怎么想的,怎么可能还记得清?早就忘得干干净净。” “张若尘,你不会那么幼稚的认为,本皇对你余情未了吧?若是如此,本皇劝你还是别痴心妄想,在神的眼中,你只能算是一颗还有些用处的棋子。月神,又何尝不是将你当成棋子在用?” 池孔乐道:“够了,不要再说了!” 池瑶没有理会她,继续说道:“既然都是做棋子,为何不回昆仑界,做本皇的棋子?本皇能够给你的好处更多。回到昆仑界,你能获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,能够帮助圣明中央帝国的旧臣,能够获得无数人羡慕的封地,能够进入天轮印中修炼……” 侮辱! 这绝对是一种侮辱! 张若尘眼中涌出浓烈的怒火,双臂抬起,十三条龙魂和十三条象魂浮现出来,发出惊天动地的龙吟象啸。 “轰隆。” 一掌打了出去,击向池瑶。 但是,手掌在距离池瑶还有十丈的地方,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。 张若尘如同是击在一座无形的铁山上面,一股更加强大的反震力量传来,震得他吐出圣血,如同稻草人一般倒飞出去。 池瑶轻哼一声,道:“区区圣王,也敢对神出手,不自量力。张若尘,你若是不想做别人的棋子,就得先修炼到大圣境界,或者是更进一步,突破成神,或许本皇才会对你另眼相看。至于现在……你在本皇看来,与碌碌无为的凡人,没有什么区别。不对,还是有区别,至少你已经拥有做棋子的资格。” 紧接着,池瑶的那只柔弱无骨的玉手,隔空向张若尘一抓。 随即,混沌时空莲从张若尘的身上飞了出来,落到她的手中。 “走吧!” 池瑶又取走神谕,带着孔兰攸,准备离开。 “且慢。” 月神将受了重伤的张若尘搀扶起来,替他擦干嘴边的血痕,声音柔美的道:“本神得纠正你一个错误,张若尘并不是我的棋子,我们是合作的关系。” 张若尘缓缓抬起头来,有些惊讶的盯着月神。 以前,张若尘一直强调,自己和月神只是合作的关系。但是他却十分清楚,以他现在的修为和实力,根本没有资格做月神的合作伙伴,依旧只是一枚棋子。 池瑶转过身,看着月神对张若尘的亲昵动作,双眸微微一缩,一根根睫毛轻轻颤动。 不过,这些细微动作,根本没有人注意到。 月神那双比明月还要美丽的神眸,盯向池瑶,道:“本神的确是在庇护张若尘,但是,张若尘却借给了我一百万枚圣源,让广寒界在短短两年时间之内,培养出大量圣者。” “除此之外,张若尘还借给了我神药,助我快速恢复修为。在真理天域,更是帮了广寒界大忙。说起来,倒是我欠他的更多。” “池瑶,你得听清楚,这只是借。你觉得,一位主人,会借棋子的东西吗?所以,我与张若尘的关系你不懂,就不要胡乱猜测。” 此话,听在池瑶耳中,字字扎心。 谁都看不透池瑶心中在想什么,只是听她冷笑一声:“他还真是舍得。” 月神随即又道:“既然你有须弥圣僧的神谕,本神也不好阻拦你取走混沌时空莲。但是,张若尘帮了你们昆仑界那么大的忙,你就打算这么一走了之?他懒得向你索要报酬,但是,本神却不能看着他吃亏,自然得替他索要。那须弥圣僧的神谕,似乎是一件还算不错的宝物,你就将它留下吧!” 先前,月神一直在注意张若尘的神情,发现张若尘对须弥圣僧的神谕,似乎颇为在意。 …… (应该很多读者,早就猜到张若尘八百年前的生母是血后吧?当然,池瑶告诉张若尘的东西,未必全部都真实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