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诸强战子烆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诸强战子烆

“那是……空间陷阱。” 相隔二十多里,张若尘依旧感受到强劲的空间波动。 在攻打须弥道场前,张若尘就听闻,有修炼时间之道和空间之道的修士,在道场中研究须弥圣僧留下的空间铭纹和时间印记。 他们不是来自天堂界,就是与天堂界交好,自然是要助天堂界一臂之力。 张若尘控制紫色神山,向其中一个方位轰击过去,浑厚的紫色气劲涌出,与定住空间的十六块神骨碰撞在一起。 十六位掌控神骨的圣王,瞬间便是被轰飞出去,身上圣衣爆碎,狼狈的坠落到地上。 这片被九十九块神骨定住的空间,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,张若尘等人急速冲过去。 紫色神山虽然威力无穷,但是却格外沉重,即便是有易皇邪灵帮忙支撑,张若尘的速度却依旧很缓慢,瞬间就被商子烆追上。 “想要去营救昆仑界的修士,先得过我的这一关。” 商子烆双手同时抓住剑柄,顿时,赤红色圣剑散发出刺目的火光。在剑体的上方,云彩都变成火红色,旋转了起来。 那股威势,让下方的诸位圣王心惊胆颤。 “轰隆。” 圣剑,劈斩下去,再次与紫色神山对碰,形成一圈强横无比的气浪。 那些支撑神骨的圣王,全部都被震飞出去。 紫色神山猛烈一颤,向下坠落,竟是反向下方的张若尘和易皇邪灵冲了过去。 “这才是商子烆的真正力量吗?” 邪成子和食圣花各自打出一道圣气,击在紫色神山上面,结合四大强大的力量,终于抵挡住商子烆的这一道攻击。 商子烆手持赤红色的圣剑,镇压在紫色神山的上方,使得张若尘等人浑身动弹不得。 下一刻,商子烆的体内,竟然走出第三位“商子烆”。 第三位商子烆,依旧是巅峰状态,与另外两位一样强大。 “这……还怎么战?” 食圣花目瞪口呆,随即露出苦笑。 本来她以为张若尘已经足够变态,在同境界难遇一招之敌。 但是,商子烆似乎更加逆天。 若是三个商子烆一起出手,在同境界,张若尘就算用出时间和空间的力量,也未必能够取胜。 第三位商子烆飞落下来,出现到张若尘的对面,道:“早就告诉了你,这里的陷阱,比你想象中还要深。先前给了你谈判的机会,你为何却不珍惜呢?” “你果然很厉害,超出了我的预料。” 张若尘尽量保持平静,但是心中,却生出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。 商子烆之强,在同辈修士里面,堪称张若尘平生仅见。当然,关键还是,对方的修为,比他高出太多。 若是,张若尘的修为达到七步圣王境界,即便三位商子烆又如何,未必就是他的对手。 “可惜天下没有后悔药。” 轰隆一声,商子烆右脚踩在地面。 顿时,一股寒气涌出,凝聚成一头冰雪暴龙,向张若尘等人冲去。 冰雪暴龙未至,张若尘、食圣花、邪成子、易皇邪灵的身上,已经裹上一层厚厚的寒霜。 “小黑那个混蛋,到底去了哪里?”张若尘的心中,很是无语。 平时就喜欢吹牛,关键时刻竟然玩失踪。 “哗----” 一道人影飞掠出来,挡在张若尘等人的身前,一刀劈斩了出去,排山倒海的刀气飞出,将冰雪暴龙轰击得粉碎。 此人,是宫装女子身边的一位老辈九步圣王,刀法霸气十足。 商子烆的眼神一沉,向身后盯去,看到坐在辇榻上的宫装女子,道:“竟然敢无视我的警告?” 宫装女子盈盈一笑:“没办法,有人要我无论如何也要保住张若尘的性命。” 六位九步圣王,站在辇榻的六个方位,各自打出一道洪流一般的圣气,随即,一面古老的镜子升了起来,向商子烆镇压过去。 那面镜子,如同一轮血日,悬在半空。 从镜面上喷薄出来的血气,很快就让整个岛屿都化为一座血气雾海。 古镜散发出来的气息太强大,使得天堂界和昆仑界的修士,也都暂时停下来,吃惊的望过去。 “那是传说中的至尊圣器血海魔镜?”一位昆仑界的修士惊呼道。 关于血海魔镜有很多传说,在八百年前,昆仑界九帝三后之后的血后,就是持着血海魔镜横扫天下,难遇对手。 即便是青帝和明帝联手,也都无法与她抗衡。 血后陨落后,血海魔镜随之消失在昆仑界。 九天玄女凝视那面古镜,摇了摇头,道:“不是真正的血海魔镜,只是一件仿制品,不过依旧相当强大。镜中,没有至尊之力,但是却有极其强大的大圣之力。” 由六位九步圣王祭出的古镜,威力相当强横,使得商子烆的眼神前所未有的凝重,取出了一座银白色的塔。 附近的天堂界诸王,一起打出圣气,涌入银塔。 原本只有数寸高的精致小塔,竟是化为一座数百丈高的圣塔,释放出至尊之力,抵挡住了古镜。 那座银白小塔,名叫“万炼塔”。 万炼塔,一共有七座,合在一起,便是一件至尊圣器。 当然,商子烆仅仅只是得到了一座万炼塔,爆发出来的威力,远远无法与真正的至尊圣器相提并论。 不过,商子烆与近百位圣王一起,掌控万炼塔,应对血炼魔镜倒也不是难事,反而还占据了上风。 顿时这场战斗,变成了拉锯战。 站在紫色神山顶部的商子烆,道:“张若尘,继续抵抗,还有意义吗?昆仑界的那些修士,皆是废物,根本无法破开须弥道场外面的空间陷阱。” “天堂界足有一百八十余位圣王,赶去杀他们,很快他们就会全军覆没。对付了他们,就是你们的死期。” 张若尘很清楚,商子烆这是在攻心,于是笑道:“你太低估昆仑界的修士了!昆仑界人杰地灵,天才辈出,只是他们积累得还不够而已,只要成长起来,必定会绽放出璀璨的光华。” 商子烆道:“那你就睁大眼睛,看着他们是如何被一个个杀死。昆仑界终究是已经没落,不可能再回到曾经的辉煌。” …… ………… “商子烆的实力还真是可怕,竟是同时对抗三方势力,若是让他修炼到九步圣王境界,大圣之下,还有何人能够与他一战?” 昆仑界的修士,很多都感觉到心悸,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敌人。 洛虚、九天玄女、黎纤等人,却是没有心思观战,正在苦思对策。 前有空间陷阱挡路,后有大批圣王境的强者追来,他们陷入了进退两难。 “使用界子印定住空间。” 九大界子之一的北宫岚,取出界子印,托在掌心。 界子印,为池瑶女皇收集无数天材地宝,炼制出来的至宝,在其内部是一座雏形世界。 而界子印,则是会随着几位界子的不断成长,吸收他们修炼出来的圣道规则,变得越来越强大,最终化为至尊圣器,甚至有一丝可能成为神器。 九枚界子印,就是池瑶女皇为昆仑界留的九条后路。 如此宝物,神秘莫测,自然是有定住空间的力量。 立地和尚拦住北宫岚,一双眼瞳,变得金光灿灿,盯着前方,道:“且慢。这里不仅有空间铭纹,还有时间印记,应该是时间神殿的弟子,布置的阵法。” 立地和尚炼化了佛帝的金身,拥有大圣级别的圣躯,那双眼睛自然也是大圣之眼。 只要运转佛气,注入双目,激发出眼瞳中的大圣规则纹路,他就能看到时间印记。 “张若尘他们正在与商子烆拼命,我们绝不能拖后腿,即便前面布置有时间阵法,也只能向前冲,决不能退逃。”洛虚沉声道。 “或许,我可以试一试。” 雪无夜走了出来,双手摊开,一只手浮现出时间烙印,一只手浮现出空间烙印。 这两道烙印,乃是须弥圣僧赐给他。 随着雪无夜修炼到圣王境界,两道烙印爆发出来的力量,也是越来越强大。 半晌后。 须弥道场的方向,传出一连串爆响,道场外围的空间陷阱和时间烙印尽数被破掉。雪无夜耗尽全身圣气,嘭的一声,软倒在地上。 看见昆仑界的修士,涌入须弥道场,三位商子烆的脸色,都是微微一变。 趁着商子烆分心的这一刹那,张若尘将紫色神山收了回来,化为一块紫石捏在手中。 在商子烆的赤红圣剑挥斩下来之前,张若尘带着食圣花、邪成子、易皇邪灵跨越空间,挪移了出去,出现到五彩功德碑的上方,同时向另一位商子烆发起攻击。 “轰隆隆。” 那位商子烆冷哼一声,双臂一展,顿时一圈灼热的火焰飞出去,将张若尘、邪成子、易皇邪灵、食圣花,皆是震得倒飞出去。 借着这个时机,真妙小道人使用紫金八卦镜轰飞了五彩功德碑,脱困而出,与张若尘等人会合在一起。 “走。” 没有一丝停留,张若尘施展出空间大挪移,带着他们消失在原地。 再次出现的时候,他们已经站在须弥道场的外面。 张若尘回过头盯了一眼,只见,那位宫装女子,竟是将古镜收走,独自一人向天边飞去,消失在夜幕之中。 只留下六位九步圣王,还在牵制商子烆。 “她到底是谁?为何要帮我?那些九步圣王境界的高手,又为何要听从她的命令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