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炼魂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炼魂

“精灵族的诸王一起发动攻击,阻拦张若尘,绝不能让他杀了公子衍。”一位精灵族的精神力圣王,手持一根蓝玉宝石圣杖,向张若尘所在的方位指去。 顿时,天地间的木属性灵气,向她汇聚,凝聚出成千上万道黑色藤蔓。 藤蔓如穿梭在地底的蛟龙,疯狂涌向张若尘。 在那位精神力圣王身后,十四位容貌俊美的精灵,皆是拉开万纹圣器级别的白玉战弓。每一柄战弓的周围,皆是充满强大的力量波动,形成飓风劲气。 精灵族在箭道上面的研究,可谓是独步天下。 由圣王境界的精灵,施展出一些厉害的箭诀,能够陨星葬月。 十四支万纹圣箭射出,即便隔着千里,也能爆发出无与伦比的破坏力,那是真正具有毁灭一颗星辰的力量。 “哗----” 凭空,一道暗黑色影子,出现到十四位精灵族圣王身旁。 他的身形消瘦,手持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剑,宛如幽灵一般,无声无息,能够瞒过低境界圣王的感知。 站在最前方的精神力圣王,精神力覆盖方圆数百丈的区域,因此,就在黑色人影现身的时候,便是有所察觉,不禁脸色一变。 到底什么人,怎么能够无声无息出现到他的附近? “大家小……心……” 那位精神力圣王刚刚想要提醒众人,却发现,那道黑色人影,出现到了他的身后。 紧接着,一道冰寒的剑气,直冲他的后脑。 他也是一位身经百战的强者,面对危险,反应速度快得惊人,在电光火石之间,引动身上的一道护身符箓,形成一面厚厚的盾形光影,挡在身后。 “嘭。” 铁剑势如破竹,击碎光影,刺穿那位精神力圣王的头颅,剑尖在他的眉心凸显出来。 “怎么可能……金光盾符居然没能挡住……” 嘭的一声,那位精神力圣王,重重倒在地上。 “唰唰。” 黑色人影的身形一晃,犹如施展出分身术,化为数十道身影,冲入进十四位精灵族圣王里面。随即一道道冰冷的剑罡挥出,或是刺,或是撩,或是斩…… 等到数十道残影,重新凝聚出为一体的时候,地上只剩一堆死尸。 不到三个呼吸,十五位圣王尽数陨落。 远处那些望着这个方向的天堂界圣王,全部都在倒抽凉气,觉得那是一位死神驾临,让他们生出了几分惧意。 坐在金步龙辇上面的张若尘,向那道黑色人影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,道:“阿乐的剑道,已经磨砺得更加的凌厉,即便是我,不动用空间和时间的力量,也未必能够接住。那是只为杀人,修炼的剑道。” 阿乐的目光,遥望远处的张若尘,随后身形消失。 他的身影,再次出现的时候,数里外,又有一位圣王,倒在剑下。 与此同时,岛屿的上空,出现一个直径近百丈的黑色球体。 韩湫站在黑色球体的中心,身姿婀娜,长发飞扬,将体内的黑暗力量,凝成纤细的黑色丝线,源源不断释放出去。 已经倒地身亡的天堂界圣王,如同牵线木偶一般,重新站起身来,带着浓烈煞气,攻击天堂界还活着的诸王。 昆仑界的修士发现又有高手赶来援助,皆是欣喜不已,顿时士气高涨。 “操控亡灵,难道是一位修炼黑暗之道的修士?” 商子烆的眼神一沉,取出五彩功德碑,将其打了出去。 五彩色的光华喷薄,功德力量将正在围攻商子烆的六位九步圣王,全部笼罩进去。随即,一股庞大无边的无形力量,镇压在他们身上,使得六位九步圣王勃然变色。 “是功德之力,快退。” “好厉害的小辈,才七步圣王境界就如此难对付。” 祭出五彩功德碑,即便是六位九步圣王也要避其锋芒,不敢与商子烆对抗。 他们急速退逃,与五彩功德碑拉开距离,然而商子烆却动了杀念,操控巨大的石碑,轰击在两位九步圣王的身上。 “嘭嘭。” 两位九步圣王,各自扔出数十件圣器。 但是,刚刚与五彩功德碑粘上,那些圣器,就像瓷器一般碎裂,根本无法阻挡石碑哪怕一瞬。最终,两位九步圣王的圣躯,被轰得爆碎,化为两团血泥。 另外几位九步圣王退得更远,浑身都在冒冷汗,感受到死亡威胁。 对面,明明只是一个七步圣王,但是他们承受的压力,却像是在对抗一位大圣。 宫装女子的脸色,凝重到极点,哪里想到商子烆竟然如此可怕,就连九步圣王都被他轻松碾杀。在同境界,想要找到一个能够挡住他一招的修士,恐怕都难如登天。 商子烆这样的盖世天骄,比少年时期的神都要惊艳一些,一旦成长起来,将成为一个时代的标杆。 商子烆以警告的语气,道:“我不管你到底是谁,也不管你是为谁而来,若是你再敢插手今日之事,今日,必是你的死期。” 这道声音,与商子烆的眼神,一样凌厉而冷寒,让宫装女子都感觉到内心受到震慑。 当然这样的震慑,也只是一瞬间,很快宫装女子就恢复过来。 商子烆身上的三色宝甲,散发出来的光华,在脚下凝聚成一片三彩色的云。 纵身一跃,商子烆驾着三色云,瞬间出现到一百多里之外,提着赤红色的剑,俯视下方的张若尘。 此刻,张若尘已经在公子衍打成重伤,满嘴血污,双手双脚皆被斩断,狠狠的将其踩在脚下。 沉渊古剑指在公子衍的眉心,张若尘仰起头,与商子烆对视,道:“你不是一直都风轻云淡,今天,终于在你身上感受到了情绪波动。你很愤怒!” 商子烆压制心中的怒火,尽量表现得平静,道:“我承认,我已经相当高估你,可是今天才发现,还是低估了你。放了公子衍,条件你开。” “放了他?” 张若尘冷声道:“恐怕我那葬在厚土之下的师兄和师姐不会答应,白苏不会答应,圣明中央帝国的那些兄弟更不会答应。” “唰唰。” 食圣花、真妙、邪成子,飞掠了过来,出现到张若尘身后。 同时,天堂界的诸王,也都汇聚过来,数量越来越多,很快就超过百位。他们不仅结成攻击阵法,还使用神骨,定住了空间。 张若尘面不改色,没有一丝惊慌失措。 商子烆沉默了片刻,道:“人死,毕竟不能复生,你杀的天堂界派系的修士还少吗?你杀了公子衍,自己也要死在这里。你是聪明人,应该明白这么做,对谁都没有好处。” “不如,你放了公子衍、亡虚、颜妮,还有神殿中的那些天堂界圣王,我也放了你和昆仑界的修士。大家各退一步,如何?” 张若尘扫视四方的那些天堂界圣王,道:“就凭他们,恐怕留不住我。你得明白,现在筹码都掌握在我的手中,一切得听我的。” 张若尘取出易皇骨杖,噗嗤一声,将骨杖插入进公子衍的眉心。 “啊……” 公子衍浑身抽搐,嘴里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。 同时,骨杖中的邪灵,却是发出欢快的笑声,通过骨杖上的纹路,不断抽取公子衍的圣魂魂力。 炼化了青烬第二部分的魂雾,邪灵的力量,已经堪比八步圣王。 吸收公子衍的魂力后,邪灵散发出来的气息越来越强大,竟是达到八步圣王的巅峰,向九步圣王冲刺。 “可恶,你们是在找死。”一位天堂界的圣王,怒吼一声。 另一位矮人族的圣王,挥动手中的两柄战斧,露出两片雪白的牙齿,道:“连空间神殿的领袖都敢杀,你们的死期,已经不远。” 一直以来,从来只有天堂界的修士欺辱别的修士,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当着他们的面杀人,而且还在炼魂。 在场,恐怕也就只有商子烆还能保持冷静,不过他的双目,也是前所未有的冷狞。 亡虚和颜妮,分别被食圣花和邪成子踩在脚下,使得商子烆不敢轻举妄动。 张若尘问道:“现在,你知道身边的朋友被人杀死,是一种什么感受了吧?” 半晌后,公子衍的惨叫声越来越弱,彻底失去声息。 吸收了公子衍的圣魂,邪灵的实力,终于达到九步圣王,散出来的气息极其雄浑。邪气,蔓延出去,使得大半个岛屿,都化为一片阴气森森的邪土。 “真是够冷静,商子烆此人的城府很深。表面上看,公子衍与他谈笑风生,如同至交的好友,实际上,他未必真的将公子衍当成好友。”张若尘越发觉得商子烆可怕,这种人,谁都无法猜到他内心深处到底在想什么。 商子烆沉声道:“张若尘,你的气出完了吧?现在,是不是该与我好好的谈一谈,你不要以为,自己掌握了筹码就掌握了主动,布置在岛屿上的陷阱,比你想象中还要深。真正拼起来,你和昆仑界的修士,全部都得死。” “轰隆!” 商子烆的话音刚落,岛屿的上空,传出一道轰鸣,像是天雷震动。 “又发生了什么变故?” 天堂界的圣王微变,全部都抬头望天。 只见,笼罩整个岛屿的幻阵,竟是出现了数十道裂缝。 那些裂缝快速向外扩散,渐渐的,所有幻象都消失,显露出岛屿的真正景象。谁攻破了幻阵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