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 怒火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 怒火

厚厚的紫色云雾,涌入进神殿。 真妙小道人浑身散发出紫金色的光华,单手托着紫金八卦镜,踩着地上血淋淋的尸骸,大摇大摆走进神殿。 看到真妙小道人的身影,九天玄女那张清美的仙颜,终于露出喜悦的神色。 既然这株十万年古圣药已经现身,那么,张若尘应该也来到附近。 九天玄女一直都觉得,张若尘才是昆仑界这一代最了不起的天之骄子,即便是与古时的少年神灵相比,也只强不弱,总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。 如今的张若尘,就是他们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。 他赶到,昆仑界终于是有了一条生路。 别的昆仑界修士,却并不认识真妙小道人,全部都露出疑惑不解的神色。心中在猜测,这位小小的生灵是什么来历,为何要出手帮昆仑界? 无论如何,在昆仑界最危急的关头,还肯冒着得罪天堂界的风险出手相助,也就值得他们所有人尊敬。 天堂界的诸王,却是怒火冲天。 他们这么多强者一起出手,本以为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将昆仑界的圣者和圣王剿灭,却没想到,接连发生意外,使得天堂界损失惨重。 就是灭掉昆仑界的所有修士,算起来,也是天堂界损失更大。 看到绝心王的尸身,迅鸦的眼神无比沉冷,道:“一株圣药,居然敢杀死天堂界这么多圣王境英杰,就算将你炼死,也不足以赎还你的罪孽。” 真妙小道人却懒得理会迅鸦,目光盯在公子衍的身上,先是一愣,随即发出啧啧的声音:“你居然敢动这两个小家伙,张若尘若是知道,你就算逃到星空尽头,也肯定要追去杀你。” “哦!看来你是知道他们和张若尘的关系?” 公子衍露出一道笑意,将已经晕厥过去的池昆仑和池孔乐,扔给旁边的两位矮人族圣王,向真妙小道人走了过去。 公子衍并不冒失,在看到绝心王被镇杀,就知道眼前这个小道人绝不是弱者,反而战力相当强横。 因此,他那只背在身后的手,食指和中指之间,悄然无声的夹住一张空间冻结符。 “知道又如何,贫道为什么要告诉你。看你的修为似乎还不错,敢不敢与贫道一战?”真妙小道人伸出一根小手指,向公子衍勾了勾。 “好啊,战。” 公子衍的右手,做出一个请战的姿势。 但是,背在身后的左手,那张空间冻结符却是凭空消失,无声无息出现到真妙小道人的头顶上方。 九天玄女道:“小心。” 真妙小道人有所察觉,抬头向上一看。 “哗----” 空间冻结符的力量,爆发出来。 顿时,真妙小道人周围的空间,被冻结住。 真妙小道人抬头看着上方,犹如是石化了一般,浑身无法动弹。 看到这一幕,昆仑界的修士,皆是长长一叹,好不容易来了一位强援,竟然被公子衍如此轻轻松松制住。 公子衍的嘴角上翘,略带几分不屑:“面对一位空间掌控者,竟然还敢轻敌,实在是死有余辜。” 公子衍看出真妙小道人手中的紫金八卦镜颇为不凡,嘴里发出一声轻咦,于是,动用出空间搬运的手段,想要隔空将其收取。 紫金八卦镜在真妙小道人的手中不停颤动,眼看就要被公子衍取走。 神殿的大门处,出现了一道人影。 那道人影的手指,向虚空一划,随即一道空间裂缝飞了出去,斩断公子衍和紫金八卦镜之间的联系。 同时,那张空间冻结符,也是嘭的一声碎裂。 公子衍的眼神一沉:“什么人?” 所有修士的目光,皆是向神殿大门的方向望去。 因为是逆光,所以地面上有一道长长的倒影。在倒影的尽头,站着一位提着金伞的俊朗年轻男子,不是张若尘是谁。 看到那道人影,九天玄女身上的压力松了一大半,再也无法支撑儒祖圣术。 悬浮在神殿中的古老文字,如飞鸟还巢一般,飞回儒祖圣书。 九天玄女那纤细的娇躯,轻轻的颤抖,向后倒去。 “玄女。” 白黎公主伸出一只手掌,按在九天玄女的背上,扶住了她。同时打出一股磅礴的圣气,涌入进她的经脉和圣脉。 空间恢复过来,真妙小道人全身痉挛了一下,脸色猛然一变,连忙退到张若尘的身旁,才是开口骂道:“有本事堂堂正正的一战,使用符箓暗算贫道,算什么本事?” 说出这话的时候,真妙小道人已经没有先前那么嚣张。 毕竟,天堂界的能人异士还是很多,手段层出不穷,刚才若不是张若尘即时感到,它已经被公子衍镇压。 公子衍的双眼,眯成一道缝隙,道:“张若尘,你居然敢来这里,还真是不怕死。上一次有镇元和慈航仙子出手救你,这一次,你恐怕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!” 真妙小道人指向被两位矮人族圣王提在手中的池昆仑和池孔乐,低声对着张若尘说了几句。 顿时,张若尘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瞳之中,涌动出越来越浓烈的杀意。 公子衍有所察觉,退到两位矮人族圣王的身旁,戏谑的笑道:“看来本公子猜得没错,这两个小孩还真与你有非同一般的关系。不会是你的子嗣吧?” “他的手,是你斩断的?”张若尘眼神凌厉。 要知道,即便池昆仑将张若尘当成仇人,想要杀他,张若尘却也只是略微的教训了他一顿。 自己都舍不得下重手,却被公子衍重创了圣魂,还斩断手掌。 看到这一幕,张若尘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心痛之感,比自己的手被斩断更痛,将公子衍碎尸万段也是轻的。 “斩断又如何?莫非以你四步圣王的境界,还能奈何得了本公子?”公子衍道。 张若尘冷哼一声,右脚向前跨出一步。 “轰隆。” 顿时整个神殿中的空间,如同波浪一般颤抖,震得天堂界诸王站立不稳,向后倒退。 “怎么可能?难道他在空间上面的造诣,还在我之上?”公子衍暗惊。 就在张若尘准备跨出第二步的时候,两位矮人族圣王手中锋利的战斧,悬在了池昆仑的池孔乐的头顶。 “你再向前跨出一步,这两个小孩的头颅,会像西瓜一样被劈碎。”其中一位大胡须矮人笑道。 见张若尘停下脚步,公子衍觉得拿捏住了张若尘的弱点,整个人都放松下来。 其实,公子衍之所以那么仇视张若尘,主要还是因为,族中的一位长辈对张若尘评价太高,觉得张若尘是一个巨大的威胁,在空间之道上面的潜力,不是公子衍可以比拟。 正是如此,那位族中的长辈才下令,无论如何也要除掉张若尘。 公子衍却是很不服气,并不觉得自己不如张若尘,心中的怨恨越积越重,因此,自然是想趁这个机会,好好的羞辱他。 “想要救他们吗?不如你跪下求我,或许我会给他们留一条生路。”公子衍道。 昆仑界的修士,全部都暗叫一声“不好”,那两个孩子,的确是张若尘的软肋。既然他们控制在公子衍的手中,恐怕张若尘也只能屈服,任他们摆布。 真妙小道人有些担心,连忙道:“张若尘,此人相当卑鄙无耻,无论你做什么,她都不可能放过那两个小孩。” 张若尘面无表情,道:“将人带上来。” 食圣花和邪成子各自提着一人,正是亡虚和颜妮,出现到张若尘的身后。 天堂界的诸王,顿时躁动起来。 亡虚和颜妮都有非同一般的来历,特别是亡虚,与公子衍还是至交好友。 他们二人,怎么会落入张若尘的手中? “张若尘,立即放了我们公主,若是你敢伤她一根头发,整个广寒界都得为之付出巨大的代价。”一位精灵族的俊美男子,怒不可揭的道。 “噗嗤。” 张若尘毫不怜香惜玉,以掌为刀,齐肩斩断颜妮的一只手臂,顿时痛得她俏脸扭曲,嘴里发出痛苦的沉吟声。 天庭界的诸王全部都愤怒,将张若尘团团围住,恨不得立即出手将他打得灰飞烟灭。 “放人。”张若尘大吼一声。 公子衍的十指捏紧,道:“若我不放呢?” 张若尘一脚踩在亡虚的背部,“啪啪”的声音响起,脚掌压得亡虚背部的神纹都在向下沉。 最后,神纹被空间力量撕裂,张若尘的脚背都沉入进亡虚的背部,大量圣血从亡虚的体内涌出来。 画面极惨,在场的诸王,全部都心头一颤。 “放不放?”张若尘道。 公子衍气得浑身颤抖,双目瞪得都要从眼眶里面跳出来。 迅鸦向公子衍传音,道:“亡天已经陨落,若是亡虚再死,瑞亚界那位神灵,恐怕会暴跳如雷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万一他将责任追究到我们身上,对我们会相当不利。” 瑞亚界那位神,地位超然,并且只有亡天和亡虚两位子嗣。 谁让她绝后,谁就得死。 亡天死后,还敢对亡虚下这么重的手的修士,恐怕也就只剩张若尘一人。 公子衍咬着牙齿,道:“两个小孩可以交给你,但是昆仑界的修士,绝不可能放,两个只能换两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