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血与泪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血与泪

那群天使族修士在三足食尸虫的追逐下,四处奔逃,但是,三足食尸虫却如同跗骨之蛆,钻入进了他们的体内,疯狂啃食。 湖面上,回荡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惨叫。 等到半空中的惨叫声消失,所有天使族修士,全部都被三足食尸虫吞食。 “哗。” 张若尘的体内,飞出数十道精神力分身,将那些天使族修士遗留下来的圣器和储物器皿全部收了起来。 都是好东西,可以卖不少圣石。 神魔鼠大笑起来,道:“还是黑爷和尘爷厉害,不费吹灰之力就镇杀十六位天堂界的强者,这等手段,这等实力,我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……尘爷,你这是在……” 一道精神力分身,将坠入湖中的六截断尸,捞了起来,送到张若尘身前。 张若尘的手指,放到那颗完整的头颅上面,探查起来:“气海没有毁掉,圣魂保存了下来,生机没有断绝,或许还有救。” 这六截断尸,乃是刚才被那位六步圣王境界的天使斩杀的昆仑界修士。 只不过,这个家伙倒是了得,在一位六步圣王的剑诀攻击中,竟是避开了气海,保住了气海中的圣魂。 也只有这样,他才有活过来的机会。 张若尘释放出精神力,将六截断尸拼合在一起,随后取出青色莲子。 莲子比翡翠还要碧绿,绽放出夺目的青芒。 青芒中,蕴含磅礴的生命之气,包裹住六截断尸。 片刻后,断尸连接成了一体,体内的生命气息越来越强,血液开始流动,眼睛睁开,从青芒中走了出来。 这是一位修为达到半步圣王境界的朝廷域王,虽然身躯被斩断,但是圣魂却一直保持清醒,本以为自己很快就会生机耗尽而死,却没想到张若尘竟然救活了他。 在天罗道场,这位朝廷域王曾排挤过张若尘,说他是昆仑界的叛徒,没有资格进入昆仑界的道场。此刻,他的内心,说不出的羞愧。 昆仑界的叛徒,怎么可能会救他? 张若尘的度量,让他感到自己十分渺小。 “多谢。” 他躬身向张若尘一拜,心中再无鄙视和敌意,反而相当钦佩。 今后,谁若是再敢说张若尘是昆仑界的叛徒,他必定第一个冲上去暴揍那人一顿。 张若尘仔细凝视青色莲子,眼中带着疑惑的神色。 就在刚才,激发青色莲子力量的时候,张若尘隐隐约约感觉,湖底传来一股微妙的悸动。 那股悸动,瞬间又消失。 “难道是错觉?” 张若尘释放出精神力,向湖底探查,却什么没有任何发现。 “哗----” 破风声响起。 女扮男装的千星天女追了上来,出现到张若尘的上方,肃然的道:“我已经使用本源神目观察过,天堂界在真理天域四分之一的圣王境强者,都聚集在幻阵中,就算你去,也不可能救得了他们,反而会将自己搭进去。” “此事好像与你无关。”张若尘道。 千星天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阻拦这个让她有些讨厌的家伙,反正就是觉得,如果张若尘死在这里,她不会高兴,反而会觉得少了一点什么东西。 或许是因为,张若尘是第一个让她受挫的同境界修士。 就算张若尘要败或者要死,也必须是败在她的手中,死在她的剑下。 千星天女扬起下巴,道:“哪怕是一条狗,我也不会眼睁睁的看它去送死,更何况你还是一个人。当然,你若执意要去,请先将你身上那件东西交给我。免得你死了之后,那件东西落入到了天堂界的手中,对我来说,倒是一件麻烦事。” 张若尘并不知道千星天女指的是“婚书”还是“真理奥义”。 如果是“婚书”,张若尘是真的考路过现在就交给她,毕竟这一战,他的确没有什么信心。如果是“真理奥义”,张若尘就算打死也不可能主动交给她。 小黑、真妙小道人、叶红泪都盯向张若尘,等待张若尘做决定。 池万岁的双臂都废了,有些茫然的站在湖面,盯着幻术凝成的须弥道场。他仿佛能够隔着幻景,看到幻阵里面那些昆仑界修士,必定遭到天堂界修士无情的镇压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。 池万岁的嘴角不停抽动,内心在做激烈的斗争。 在所有人都诧异的眼神中,他的双腿一曲,跪在张若尘的面前,声音低沉的道:“张若尘,救一救昆仑界吧,现在只有你才有可能救他们,他们若是全部都战死在须弥道场,昆仑界就真的……完了!” 张若尘的目光,盯在池万岁那张苍白而又颓废的脸上。 像他这种生来高贵的皇族子弟,竟然会向自己的仇人下跪,实在是出乎张若尘的预料。或许,在他的心中,昆仑界的生死荣辱,早已超越自己的尊严和仇恨。 千星天女翻了一个白眼,觉得池万岁很幼稚,道:“那里根本不是须弥道场,而是由幻术形成的一座陷阱。就凭张若尘一人,能与天堂界抗衡?” 真妙小道人道:“张若尘,还是算了吧!天堂界摆明是要灭掉昆仑界,我们没必要往陷阱里面跳。” 池万岁双眼中的血丝仿佛是要爆开,就要流淌出血泪,大吼一声:“对不起,张若尘……对不起,我们之间的仇怨,我不该……不该去利用那两个小孩。如果你有怨,就杀了我。但是,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两个小孩……也战死在里面……” 张若尘对池万岁怎么可能没有恨? 就是他,撺掇池昆仑和池孔乐去杀张若尘,用心何等歹毒。那时,张若尘心中的苦楚,根本没有人可以体会。 可是换一个角度,池万岁全家都被张若尘杀死,心情又何尝不痛苦? 若是没有八百年前的恩恩怨怨,也不会有相互敌对的池万岁和张若尘。 张若尘内心挣扎了许久,最后沉喝一声,“起来。” 张若尘伸出一只手掌,抓住池万岁的肩膀,将他提了起来。 就在提他起来的这一瞬间,青色莲子的力量,再次爆发出来,注入池万岁的体内。 “哧哧。” 池万岁断掉的两条手臂,重新生长出来,就连身上的伤,也都快速痊愈。只是数个呼吸的时间,他就恢复到全盛状态。 包括池万岁在内,在场所有修士,全部都吃惊不已。 那到底是什么宝物,怎么如此逆天? “手臂,我还给你。我等你来向我复仇,只要你有那个本事,我的命就是你的。” 说完这话,张若尘不再理会失神的池万岁,一手持着八龙伞,一手提着沉渊古剑,冲入进了幻阵。 “年轻人就是冲动,算了,本皇就陪你再疯一回。” 小黑展开双翼,也飞进幻阵,显然是要和张若尘共进退。 真妙小道人颇为无奈的一叹,道:“就当是在红尘中历练吧,贫道今天也要战个天翻地覆。” 邪成子、池万岁、神魔鼠相继冲入进幻阵。 叶红泪也想跟进去,却被千星天女抓住手腕,留了下来。 “既然你是幻术圣师,何必要去做打打杀杀的事?跟本天女来,咋们去会一会那位布置幻阵的天堂界大人物,也带你长长见识。” 千星天女也不知是因为想要历练,还是觉得此事很有趣,最终还是决定参合进去。 …… ………… 幻阵中。 昆仑界的修士,绝大多数都倒在血泊中,有的被持着战斧的矮人族修士踩在脚下;有的奄奄一息眼神悲楚;有的已经彻底死去,化为了残破的尸骸。 这座岛屿,化为焦土,洒满昆仑界修士的血与泪。 他们本是战意滂湃而来,势要夺回属于昆仑界的道场,但是,闯入进道场下发现,这里早就埋伏了大批天堂界的强者,个个都是圣王境界的强者,且数量是他们的十倍不止。 陷阱! 这是天堂界早就布置好的陷阱! 昆仑界的修士,并不是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,因此,在第一时间,池昆仑便是想要沟通须弥圣僧的残魂,开启众生平等。 只要开启众生平等,他们至少是有一拼之力,绝大多数修士应该都是可以逃走。 可是,须弥圣僧的神力没有出现,众生平等也没有出现。 没有众生平等的加持,他们的实力与天堂界比起来,犹如萤火比于皓月,遭到碾压一般的攻击。败亡,已经成为必然。 步千凡被三位精灵族的圣王,镇压在一张雷电大网的下方,身体被劈得焦黑,半跪在地上,不甘的嘶吼:“如果开启了众生平等,在同境界,我的方天画戟必定能够将你们全是劈杀。” 一位容貌极其俊美的蓝衣女精灵,笑了一声:“没有那么多如果,修为境界就是一切,只有弱者才会寄希望使用众生平等战胜对手。主动将你修炼的功法和圣术书写下来,本王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。” 不远处,盖天娇被一根万纹圣器级别的长矛,穿透胸腹,钉在了地上,大量鲜血顺着伤口滴淌到地上。一位天使族的圣王,也在索要她的修炼功法和圣术,询问她一些关于昆仑界的秘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