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 女扮男装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 女扮男装

天边,浮现出鱼肚白,正是新的一天即将到来的时候。 张若尘、纪梵心、邪成子离开了死墓,站在巨大石碑上面,向天都山的方向急速飞去。 直到这个时候,纪梵心才向张若尘望过去,道:“以前还真是低估了你,没想到死神殿也有你的人。杀死了一位长老,都能脱身,不简单啊!” 此事瞒不过纪梵心,她肯定猜到了很多东西。 不过,张若尘和纪梵心只是合作关系,因此也就没有将阿乐和韩湫讲出来。 阿乐和韩湫依旧待在死神殿,既是在磨砺自身,同时,也能第一时间,将刺杀行动的结果禀告给张若尘。 张若尘笑了笑,道:“其实,仙子也让我刮目相看。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竟然没有独自逃走,我还是相当感动。” 纪梵心道:“不用那么感动,我没有离开,那是因为,戚长老的死,本就与我无关。” 张若尘问道:“若是秦开没有助我洗脱罪名,我与死神殿爆发了战斗,仙子会出手吗?” “不会!在死墓中与死神殿交战,与自寻死路有什么区别?” 顿了顿,纪梵心又道:“不过,我可以出高价,先将你的命买下来。” 只要出的价格足够高,在死神殿,纪梵心的确是可以先买下张若尘的性命。张若尘多久死,完全由纪梵心决定。 换一句话说,纪梵心买下张若尘的性命,张若尘就可以迟一些死。而这段时间,可以发生很多变数。 张若尘道:“不愧是一界领袖,果然财大气粗。” “能和你比?先在百花宫下了一份数亿枚圣石的大单,又去死神殿花费了十四亿枚圣石,即便是大圣,也没有你这么大手大脚。”纪梵心道。 提到圣石,张若尘便是轻轻一叹。 张若尘在死神殿交纳定金后,身上的圣石所剩无几,比一位普通的圣者还要穷。 幸好接下来要去帮昆仑界攻打须弥道场,趁此机会,应该是可以夺取到一些宝物和圣石,填充空空如也的储物戒指内空间。 回到天都山,张若尘就与纪梵心分开,返回月神道场。 张若尘取出易皇骨杖,将其立在身前,随后,便是从气海中,分离出青烬百分之一的圣魂魂雾,向它涌动了过去。 易皇骨杖中的邪灵,立即发出兴奋的嘶吼,开始吸收和炼化魂雾。 此次,在死墓中遭遇的危机,易皇骨杖发挥出了巨大作用。若不是它和魔音牵制住戚长老,张若尘根本没有时间压制镜花水月毒。 “易皇骨杖现在能够爆出来的力量,堪比七步圣王中后期的修士。等到炼化了这一团魂雾后,应该是能够提升到八步圣王的程度。” 在易皇骨杖炼化魂雾的时候,张若尘取出须弥圣僧的那根长须,参悟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。 只有对时间之道和空间之道的理解提升上去,张若尘才能以更快的速度达到五步圣王的境界。 第二天。 一位侍女来到张若尘闭关修炼的炼器楼阁外面,禀告道:“神使大人,一位年轻……公子,拜访道场,想要见你。” “不见。”张若尘道。 “她的修为很强,应该是一位大人物。”侍女说道。 张若尘停下修炼,心中暗道,算一算时间差不多已经到了该攻打须弥道场的时候,难道是昆仑界派来的人? “吱呀。” 张若尘打开炼器楼阁的大门,走了出去,道:“带路。” 千星天女穿着一件白色圣衣,领口和袖口都绣着蓝色的龙纹边,纤细的柳腰被一根月白色的腰带裹着,娇躯笔直的站在月神留下的真理之道刻图下方,盯着《群星环月图》。 她的黛眉碧青,双眸灵秀,一根根睫毛像是用画笔勾勒上去,琼鼻精致挺拔,红唇晶莹剔透,露出了一排雪白的玉齿。 五官精致到了极点,而且相当耐看,越看越美。 月神道场的那些侍女,本都是宗派的圣女,皇朝的公主、郡主,无一不是一等一的美人儿。可是与千星天女比起来,却都黯然失色,仿佛她们本就是低微的侍女,而千星天女却是九天之上的仙子。 特别是千星天女身上那股典雅、高贵的气质,再美女子站在她的面前,恐怕都得输一筹。 虽然此刻千星天女是女扮男装,可是谁都看得出来,她绝对是一位绝世美人,不输《九仙美人图》上的九位仙子。 张若尘见到千星天女,感到颇为意外,快步走了过去。 先是让那些侍女都退下去,张若尘才是笑道:“天女殿下来月神道场做客也不提前说一声,若是提前知道,我肯定亲自带领道场中的所有修士,一起去外面接迎。” “如此一来,本天女就被你绑到了广寒界的战车上面?” 千星天女笑了笑,转过身,道:“月神不愧是月神,留下的真理之道刻图,果然不是一般的神可以相提并论。进入月神道场,本天女就看到一堆一堆的美女,百花齐放,好不赏心悦目,就说你张若尘没有那么大的魅力,原来是因为这幅刻图的原因。” “她们是自愿留在月神道场,与我的魅力无关,与月神留下的刻图也无关。”张若尘道。 千星天女不置可否的一笑,随即,说道:“整个真理天域,见过我真面目的修士,五根手指都数得过来。” 张若尘道:“我居然是其中之一,看来相当荣幸。” 一直以来,千星天女都戴着面纱,并且以强大的精神力掩盖住容貌、身形、气息,所以见过她真容的修士,还真的是少之又少。 千星天女道:“本天女独自一人前来月神道场的目的,你应该很清楚吧?” 张若尘道:“并不是很清楚。” 千星天女的眼神一沉,磨了磨贝齿,随后又收起了自己的情绪,语气柔和的说道:“上一次,在空灵岛听了你……所谓的指点,本天女仔细想了想,觉得你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。想要磨砺心性,就必须先扔掉千星天女这个身份。失去身份对我的保护,危险和挫折,还有别的那些以前体会不到的情感,才会真正降临到我的身上。” 张若尘笑道:“难得天女殿下能够想通,提前预祝殿下发生脱变,磨砺出一颗百折不挠的神心。” 张若尘曾给千星天女提出一个建议,让千星天女隐藏身份,暂时伪装成广寒界的一员,跟在他的身边修炼。 因为张若尘的敌人多不胜数,想要打压广寒界的敌人更多,随时都能遇到挑战和危险。 当然,张若尘只是开了一句玩笑,根本没有想过千星天女真的会这么做。毕竟,这是摆明了想要利用她! 而是,与他走近,是真的会有生命危险。 看到千星天女的神情有些异样,张若尘的双眼微微睁大了一些,道:“莫非天女殿下是接受了我的建议,准备跟在我的身边修炼?” 千星天女轻哼一声,瞪向张若尘,道:“没错。你应该很开心吧?如你所愿了,本天女自己送上门被你利用,想笑就笑出来啊!忍着干什么?” 当初听了张若尘的指点,千星天女就与族中的老祖宗进行精神力沟通,询问自己的心境是不是真的有破绽,请求老祖宗指点弥补破绽的方法。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,老祖宗竟然让她去跟随张若尘一起修炼。 千星天女纠结和犹豫了很久,直到今天才下定决心前来月神道场。 张若尘道:“别那么并不情愿,你想来,我还不一定真的愿意接纳。就你那高高在上的天女病,指不定会给我惹出多大的祸端。而且,像你这样颜值的红颜祸水,已经可以给我惹来很多麻烦。” 千星天女不停磨牙,内心不能平静,觉得张若尘完全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,道:“磨砺心境的方式多不胜数,你以为本天女非要跟随你一起修炼?” 说完这话,千星天女便是向道场外走去。 千星天女有十足的信心,张若尘肯定会挽留她,甚至是求她留下,嘴角带着一抹期待的笑意。。 “不送。”张若尘扬声道。 千星天女嘴角的笑容消失,豁然停下脚步,回过头瞪了张若尘一眼,道:“你别后悔。” “当然不会后悔。” 张若尘盯着千星天女的背影,摇了摇头,道:“还真是骄傲得不可一世,这是求人的态度吗?这是想要磨砺心境吗?就这样的心态,将你留在身边,不是给我自己添堵?” 在千星天女快步走出月神道场大门的时候,与九天玄女擦肩而过。 二女都是女扮男装,而且气质一流,容颜绝美。 在这一瞬间,时间就像是静止了一样。 明明她们二人,一个进,一个出,只是相互惊鸿一瞥,却都察觉到对方的不凡。 走出月神道场,千星天女豁然转过身,盯着九天玄女的婉约背影,露出凝思的神色:“她是谁?像她这样的容貌和气质,不应该是无名之辈,早该艳名远播,为何以前从来没有见过?难道她也是来找张若尘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