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仙女散花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仙女散花

百花宫。 百花仙子纪梵心戴着白色轻纱,优雅的坐在张若尘对面,玉手纤纤,柔若无骨,正在温煮闻名诸界的仙女散花酒。 仙女散花酒,为纪梵心亲手采摘百种圣花的花瓣,酿制出来的琼浆玉露,只有在百花宫的拍卖场才能拍买到,价格及其昂贵。 能够喝到仙女散花酒,已经是无数男子梦寐以求的美事。 若是能够喝到百花仙子亲手温煮出来的仙女散花酒,估计很多修士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。 接过仙子一杯酒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 妖绝王和钱立文站在百花仙子的身后,身形静如松,但是,他们的眼神却相当警惕,特别是在警惕站在张若尘身后的那尊黑色铁人。 “咕噜!咕噜!” 酒,温煮得沸腾起来。 酒香淡雅,犹如百花盛开,花香弥漫,让人感觉像是身在一片花海之中。 竟真的是有花瓣凝聚出来,白色、粉红色、大红色、淡紫色……,各种颜色的花瓣,飘在这片天地,如仙女散花。 百花仙子斟满了一杯酒,递给张若尘,道:“尝一尝。” 除了与风岩和项楚南,张若尘很少粘酒,可是,百花仙子亲手温煮的仙女散花,却是极其诱人,只是轻轻一嗅,整个人都已经迷醉。 对于男人而言,美酒和美人最不能辜负。 美人递来的美酒,更是不能辜负。 张若尘接过寒冰夜光杯,浅尝一口,顿时一粒粒光点从体内飞出来,身体犹如是与花瓣海洋融为一体,能够从地上飘起来。 张若尘忍不住脱口而出,道:“好酒。” 仙女散花酒,比千星天女的不破戒酒,都要更胜几分。 酒,都是好酒。 美人,也都极美。 但是千星天女只是爱喝酒,而百花仙子却是懂得酿酒和煮酒,二女在酒道上面,还是有一些差距。 “酒再好,也只是酒。哪里比得上你的好手段?”百花仙子道。 张若尘放下夜光杯,道:“仙子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 百花仙子那双美得令人窒息的眼眸,盯向张若尘身后的黑色铁人,道:“就连万邪界的领袖,都被你收服,这样的手段,还不叫好手段?” 其实,张若尘并不希望太多修士知晓邪成子的身份,因此那具万纹圣器级别的黑色铠甲,是可以掩盖邪成子身上的气息。 却不想,百花仙子竟然如此厉害,一眼就看穿邪成子的身份。 妖绝王和钱立文的脸上,皆是露出震惊的神色,显然是没有料到,邪成子那样的邪道枭雄,居然沦为张若尘的一位护卫。 张若尘笑道:“厉害!不愧是冥古照神莲,想要瞒过你的那双仙眸,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 “这一次,倒是与我的眼力无关。主要是因为,我的手中掌握有一件东西,与邪成子体内的邪气产生了感应。” 百花仙子取出一只暗红色的铁环,铁环上,刻满古老的铭纹,散发出森寒的邪气。 那股邪气,与邪成子体内散发出来的邪气,竟是同本同源。 张若尘道:“这是?” 站在张若尘身后的黑色铁人,双眼变成红色,冷声道:“原来是你取走了我炼制的嗜血环。” 百花仙子淡淡的道:“还记得我当初带你去的万人尸坑吗?这只铁环,就是在尸坑的底部找到,正在吸收那些女尸的血液和圣气,现在应该只能算是半成品。” 黑色铁人连忙躬身向张若尘说道:“主人,嗜血环是邪道至宝,我收集了无数珍贵异常的材料,才炼制成形。一旦炼制为成品,将威力无穷,上击星辰,下镇山河。” 张若尘挥了挥手,示意他先退下。 张若尘也看出嗜血环相当不凡,虽然是一件嗜血邪器,但是却绝对是威力无穷。于是,他道:“嗜血环这等邪恶圣器,留在仙子的手中似乎没有什么用处。” “没错,我对它没有兴趣。你若是想要,只需花费三千万枚圣石,我就将它卖给你。”百花仙子不动声色的说道。 张若尘道:“三千万枚圣石购买一件五耀万纹圣器,都已经绰绰有余。仙子,好歹我们也是朋友,你不用这么宰我吧?” “嗜血环难道还比不过一件五耀万纹圣器?” 百花仙子的目光,盯向黑色铁人。 黑色铁人连忙向前跨出一步,道:“主人,三千万枚圣石由我来出,一定要将嗜血环买回来。” 张若尘的眉头一皱,道:“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?退下去。” 拿出三千万枚圣石,对张若尘而言,并不是难事。 只不过,能够讨价还价,为何一定要做冤大头? 现在,通过黑色铁人的反应,百花仙子已经看出嗜血环的价值,肯定是远远超过三千万枚圣石。再想与她讨价还价,已经是不可能的事。 只希望她不要主动加价。 张若尘道:“好,三千万枚圣石成交。” 不给百花仙子加价的机会,张若尘的双手抬起,动用出空间擒拿的手段,隔空一抓,将嗜血环夺到了手中。 看见张若尘出手,妖绝王体内的圣气运转起来,一股强大的圣威,向张若尘涌了过去。 “住手。” 百花仙子轻喝了一声。 “嘭。” 张若尘将一只装着三千万枚圣石的储物袋,丢了出去,落到百花仙子的面前。 百花仙子却是看都没有看储物袋,而是盯着张若尘,美眸中露出笑意,道:“好一招隔空取物,原来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林岳,我早该猜到是你。这三千万枚圣石,我不要了,给我一千滴神泉吧!” 百花仙子的本体是一株冥古照神莲,神泉,对她有大用。 “就知道瞒不了仙子。” 张若尘道:“不过,我们已经提前谈好了价格,说好三千万枚圣石,自然是不能改。” “好吧!” 百花仙子将金步龙辇取了出来,托在掌心,道:“九龙辇,你还要赎回吗?” “当然要赎回。”张若尘道。 百花仙子道:“用神泉来换。” 张若尘露出一道苦笑,道:“当初,仙子在我最困难的时候,出手相助,我一直将这份恩情记在心中,一直觉得仙子不食人间烟火,不会被利益驱动,又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奇女子。但是……仙子此刻的所作所为,是不是有些趁火打劫?” “不用对我做出那么高的评价,我没你说的那么好。” 随即,百花仙子又道:“不过,我也不会趁火打劫。你一共欠我一亿七千二百万枚圣石,只需给我五千滴神泉,我便将九龙辇还给你。按照一滴神泉,三万枚圣石的市价,我开出的价格,已经是很高很高。” 张若尘摇头,道:“不对,不对,虽然说一滴神泉的市价是三万枚圣石,但是你就算拿出再多的圣石,恐怕都买不到一滴神泉。仙子见过谁会将神泉拿出来卖?一亿七千二百万枚圣石,我现在就给你。” 百花仙子的黛眉轻轻一蹙,道:“四千滴神泉。” 张若尘取出一只储物袋,向百花仙子递了过去,笑道:“一共一亿八千万枚圣石,多出来的八百万枚圣石,算是回赠仙子,多谢仙子当时的鼎力相助。” 百花仙子有些气馁,道:“你收集了那么多的神泉,卖给我四千滴有那么难吗?” 张若尘脸上的笑容一收,苦涩的道:“若是我真有十多万滴神泉,凭我们的交情,别说四千滴,就算是一万滴,我也卖给仙子。可是,实不相瞒,我也只是帮别人收集神泉而已。我现在身上的神泉,加起来都没有一万滴。” 百花仙子若有所思的道:“别人?千星天女还是魔小菇?” 张若尘的脑海中,浮现出天初仙子那动人的身影,随即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,摇了摇头,道:“这个还真不能说,希望仙子能够理解。” 百花仙子看出张若尘说的都是实话,倒也没有继续逼迫,将金步龙辇还给了他,道:“物归原主。” 张若尘接过金步龙辇,心情大好,道:“老实说,仙子乘坐金步龙辇的时候真的是相当威风,宛如一位绝美的女帝出巡。不过,我很不解,乘坐金步龙辇无疑是暴露了仙子与我的交情,难道仙子不怕遭到天堂界派系的针对?” 百花仙子道:“在真理神殿第四层的雾海,我悟到了一些东西。做为修炼者,做事就应该随心所欲,不能总是畏首畏尾,束手束脚。潜龙在渊,蛰伏得太久,就会失去锐气,再也不敢遨游九天。天堂界派系针对我,对我而言,未尝不是一种磨砺和挑战?再说,千蕊界是妖神界派系的主要成员之一,并不惧怕天堂界派系。” “仙子竟然已经到了真理神殿的第四层?”张若尘吃惊不已。 要知道,张若尘现在都还在真理神殿第三层的厚土小世界,即便如此,他在真理之道上面的造诣,已经是超越了真理天域九成九的修士。 真理神殿的第四层,恐怕也只有十大神传弟子才能到达。 百花仙子道:“上次闭关,正好悟透了真理神殿第三层的两重境界,所以才去第四层看了看。” 张若尘摇头,道:“还是有些不对,以仙子的修为境界,与真理之道上面的造诣,即便是渡过第八层海域,到达第九层海域,都是有可能的事。为何却还停留在第七层海域?” 百花仙子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,随即一片片花瓣飞出来,包裹住了他们二人。妖绝王、钱立文、邪成子等人的身影,都消失不见。 直到这个时候,百花仙子才开口说道:“因为真理奥义。” 张若尘的双目,猛然一缩。 百花仙子又道:“虽然说,修炼者做事应该随心所欲,不要一直畏首畏尾,但是也不能将自己往死路上推吧?你渡真理之海,渡得太高调了!” …… 今晚小鱼将会在微信公众号上面,就各位书友关注的问题进行一些剧透。 比如:八百年前,明帝之妻,张若尘的生母是不是还活着? 又比如:张若尘的师尊璇玑剑圣和徒弟寒雪,多久会再次出现? 还比如:当年明帝让护龙阁带着圣明中央帝国的国库,到底是去做一件什么大事? …… 今晚,小鱼就会一一解答这些问题的答案,想要知道的读者,可以在微信搜索“飞天鱼”,关注即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