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收服一位顶级打手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收服一位顶级打手

“回来,你在害怕什么?”张若尘唤道。 真妙小道人躲到门外,露出一只眼睛,恶狠狠的道:“贫道现在可是八步圣王的境界,你们若是真想吃我的头,一旦拼起命来,整个月神道场都得毁掉。” 张若尘皱起眉头,询问小黑:“它怎么这么敏感?平时的时候,你是不是一直都在打它的主意?” “没有,怎么可能。本皇将它当成自己的生死兄弟一般对待,怎么可能对它有什么不好想法?”小黑立即摇头。 真妙小道人却是哼了一声:“放屁,你偷偷尾随了贫道多少次?每次贫道突然转身,都看见你在抹口水。” 小黑的眼神一沉,道:“胡说八道,本皇没有……” 张若尘连忙呵斥了小黑一声,随即说道:“不如我斩断你的头,再帮你断头重生?” “别,千万别。” 小黑连忙向后倒退,道:“本皇乃是大圣之躯,一旦被斩断头颅,需要耗费大量血气,才能重新续接回去。就算续接了回去,也要虚弱很久,才能恢复到巅峰。” 张若尘站起身来,手掌托着莲子,道:“放心,这枚莲子中,蕴含极其磅礴的生命之气,不用耗损你的血气,也能让你断头重生。” 小黑使劲摇头,道:“刚才你不是说,想要测试它的力量?你怎么知道,它一定可以让我断头重生?万一出现意外怎么办?” 就算那颗莲子,真的能够帮助修士断头重生,小黑也绝对不会尝试斩断自己的头。 断头,不仅极其疼痛,而且还会损坏经脉和圣脉。 要知道,全身所有经脉和圣脉,都是通过脖颈,与头颅中的气海连接在一起。 就算能够将头颅续接回去,经脉和圣脉却很难完全续接,肯定会留下无法修复的暗伤,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修炼。 小黑的眼珠子一转,道:“你若是真想测试它的力量,本皇这里倒是有一个人,随便拿去测试。” “什么人?”张若尘问道。 “跟本皇来。” 小黑带着张若尘,向阴阳殿建造的地宫走去。 在地宫的深处,立着十二座塔形建筑。 曾经,阴阳殿的邪道修士,将它们称为“炼狱塔”。 阴阳殿将圣王境界的女子抓到,便是关押进炼狱塔,让她们经受炼狱一般的折磨,磨灭她们的精神意志,让她们乖乖的听话,变成任人驱使的奴仆。 “啊……饶了我吧……求求你们……” 惨叫声和求饶声,从其中一座炼狱塔中传出。 张若尘通过窗户,向塔中看去。 只见,一个身形矮瘦的男子,双手双脚被赤红色的锁链扣住,锁链上,不断有雷电和火焰释放出来,击打在他的身上。 “万邪界的领袖,邪成子。”张若尘相当意外。 万邪界,是排名第一千四百五十位的强界,也是曾经组建阴阳殿的三大邪界之一。 邪成子绝对是一位邪道枭雄,实力不在怜后和焱王之下。 谁能想到,这样一位凶名赫赫的邪道高手,竟然被关进他们自己建造的炼狱塔,还在惨叫和求饶? 两位女圣站在炼狱塔的下方,看守此处。 看到被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邪成子,她们都咬紧贝齿,眼中却流露出报仇雪恨的喜悦。 这是报应! 小黑笑了笑,道:“半年前,广寒界在月神道场建立圣店,并且打开道场的阵法,欢迎来自各个世界的修士前来交易。以邪成子为首的一些修士,竟然想要趁此机会,灭掉月神道场。” “可惜,有本皇坐镇道场,怎么可能让他们得逞?除了邪成子以外,别的那些修士,全部都被本皇镇杀。正是因为本皇的手腕强硬,才震慑住了那些心怀叵测之徒。你看现在,月神道场多么祥和,谁还敢来捣乱?” 真妙小道人咬牙切齿的道:“你还要不要脸?明明是贫道使用紫金八卦镜,镇压住了他们,你才能轻轻松松将他们击杀。否则,他们若是自爆圣源,月神道场早就毁于一旦,不知多少修士会死去。” “你当本皇布置的阵法是吃素的吗?他们就算自爆圣源,也翻不起什么大浪。”小黑傲然的道。 眼看一芝一鸟就要掐起来,张若尘连忙道:“别吵了,先去将邪成子带出来。” “算了,本皇是大圣,怎么能与一株圣药一般见识?” 小黑走进炼狱塔,解开锁链,将邪成子放到了地上,拖着他的一条腿,将他拖到了张若尘的面前。 邪成子全身焦黑,犹如是一块碳,抬起头来,看了张若尘一眼,立即露出恐惧之色。 张若尘没有与他多说什么,手掌一挥,一道剑气飞出去。 “噗嗤”一声。 邪成子的一条左臂被斩断,大量圣血流淌了出来。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精神意志被磨灭,邪成子承受痛苦的能力变得极弱,嘴里发出凄惨的叫声,浑身都在抽搐。 张若尘立即调动一缕圣气,注入进青色莲子。 “哗----” 青色的光芒释放出来,很快,邪成子肩膀位置的伤口就停止流血,反而长出一根根肉芽。大概十个呼吸的时间过去,一只完好无损的手臂生长了出来。 张若尘立即蹲下身,检查邪成子体内的血气和生命之气。 血气,虽然减弱了一些,但是却依旧相当浑厚,并不是虚弱状态。 生命之气没有损耗。 血气减弱是正常的事,毕竟,他的那只左臂,的的确确是被斩断,与身体分离。 张若尘露出喜色,继续测试。 第二次测试,斩断邪成子的一条腿。 第三次测试,挖出邪成子的心脏。 第四次测试,斩断邪成子的腰。 第五次测试,张若尘斩断邪成子的头。 …… ………… 一连经过数十次测试,地上,除了恐惧颤抖的邪成子,还有一地的肢体,有手臂,有躯干,有心脏……,等等。 邪成子的生命之气没有流失,但是血气却损耗巨大,变得相当虚弱。 张若尘停止测试,两根手指捏着青色莲子,赞叹道:“好东西,果真是好东西,在战场上,应该是可以发挥出巨大的作用。” 邪成子从地上爬了起来,双腿跪伏,颤巍巍的道:“若尘大人……饶过我吧,我以后绝对不敢再与广寒界为敌,不敢与你为敌……” 一位强界的领袖,竟然跪在一位修为比他还弱的修士的面前求饶,就算宣扬出去,也绝对不会有人相信。 张若尘已经查探了邪成子的体质,乃是至高圆满体质,修炼的功法也极其厉害。 虽然说,邪成子的心境已经毁掉,注定无法成为大圣,但是却有机会成为大圣之下最顶级的强者,张若尘还真有些舍不得杀他。 至少现阶段,邪成子还有用。 “起来吧,你先将地上那些血气吸收回体内,尽快恢复到巅峰状态。”张若尘面无表情的道。 邪成子站起身来,运转功法,随即一团灰蒙蒙的邪雾从体内逸散出来,包裹住地上那些残肢断体,将里面的血气和圣气,不断吸收进体内。 张若尘想过放邪成子回万邪界,然后利用邪成子世界领袖的身份,暗中为他做事。 但是,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。 因为邪成子的身份非同一般,肯定会接触到万邪界的大圣。 以大圣的眼力,怎么可能看不出端倪? 掌握一位普通修士,甚至是圣者,都是可行的事。 想要掌控一座大世界的领袖,却是绝对不可能的事。 所以,张若尘决定将邪成子留在身边,做一个高级打手。 地上那些残肢断体,化为了灰尘。 邪成子的力量,恢复到巅峰状态,浑身散发出阴寒刺骨的邪气。 张若尘对小黑说道:“将储物器皿和兵器都还给他。” “这个……”小黑有些不情愿。 张若尘心知邪成子身上的宝物恐怕不少,小黑估计是舍不得交出来,于是说道:“我给你一百滴神泉,助你恢复修为。” “早说啊!本皇又岂是那种小气的鸟?” 小黑精神一震,将一只墨绿色的储物手镯塞到邪成子的手中,随后伸出两只爪子,一脸期待的盯着张若尘。 张若尘摇了摇头,取出一百滴神泉交给小黑,随即带着邪成子,驾着一辆圣车,离开了月神道场。 圣车,向百花宫的方向行去,驾车的是邪成子。 邪成子穿上了一具万纹圣器级别的铠甲,包裹住全身,像是一个黑色的铁人,从他体内散发出来的圣威,将街道上的修士都吓得不轻。 很多修士都在议论,坐在圣车中的到底是什么大人物,竟然可以请动如此厉害的强者做车夫? 去百花宫,张若尘既是要去赎回金步龙辇,也是想要购买一些珍贵材料,为沉渊古剑的剑灵凝练道体。 张若尘坐在车中,手捧易皇骨杖,嘴角露出一道笑意:“青烬不愧是曾经《圣王功德榜》排名第一的存在,邪灵只是吞噬了他百分之一的圣魂,竟然就达到七步圣王巅峰的层次。若是将青烬的圣魂全部炼化吸收,得强大到何等程度?” 张若尘相当期待。 为了以防万一,张若尘再次取走了邪灵的部分魂灵,使得邪灵的力量,掉落到七步圣王中后期的层次。 无论如何,张若尘都必须要牢牢掌握邪灵一半的魂灵。 …… 年会完了,有书友留言,其他作者都爆照了!飞天鱼呢?行吧,爆一波!大家微信搜索“飞天鱼”,关注后查看历史消息或者回复“爆照”即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