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妖女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妖女

张若尘有些担心魔小菇是他心中想的那个人,略微犹豫了一下,道:“算了吧,懒得理会她,我们先去取神泉。” “嗯。” 天初仙子也不想节外生枝。 他们二人正打算离开的时候,张若尘身上的两块龟甲残片,竟是微微颤动起来,随即,离身飞了出去。 “什么情况?” 张若尘有些诧异,随即施展出身法,追上两块龟甲残片。 来到宫殿群中的一片废墟,在废墟中,张若尘发现了第三块龟甲残片。 两块龟甲残片,围绕第三块龟甲残片旋转飞行了两圈,三者凝结在一起,随即绽放出刺目的紫色光芒。 等到紫色光芒渐渐消散,一块半掌大的龟甲,掉落下来。 虽说龟甲依旧不全,但是,三块残片竟然能够凝结为一体,倒是让张若尘吃惊不小。 真妙小道人欣喜得跳了起来,道:“太好了!这块龟甲,竟是集齐了一半,应该是可以去收取紫金八卦镜。” “什么意思?”张若尘问道。 真妙小道人道:“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龟甲碎片别的作用吗?其实,使用它,可以取走真妙观中罗天真君手中的紫金八卦镜。” 张若尘道:“是吗?可是你曾经说过,罗天真君虽然已经死去,但是尸身中依旧蕴含莫大的威能,谁敢去取他的紫金八卦镜,都会被镇杀。” “此一时,彼一时。” 真妙小道人摇了摇小手,又道:“如今,我们已经收集到一半的龟甲残片,足以得到罗天真君的认可。况且,此次贫道被打成重伤,在垂死之时,记起了一些事,已经掌握收取紫金八卦镜的秘法。” “记起了一些事?这是什么意思?”张若尘不解。 真妙小道人悠然自得的道:“贫道活得岁月实在太悠久,在数万年,甚至十万年前经历的一些事,已经很难回想起来。” “先前,在重伤垂死之时,贫道记起,十万年前,罗天真君亲自向我传道,讲了一些关于紫金八卦镜的使用方法。” 张若尘觉得真妙小道人和小黑有得一拼,两者都喜欢忽悠,而且,动不动就是扯到十万年前。最关键的是,没有人猜得透它们哪句话是真的,哪句话是假的? 天初仙子道:“此地有些古怪,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!” 张若尘也感知到一股危险气息,心中有些不安,但是,却又找不到危险具体来自哪里。在这种极端不妙的情况下,自然是要立即退走才是上上策。 “离开?二位要去哪里啊?”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。 随即,魔小菇的身影,在废墟中显现出来,脚上穿着仇骨的铁靴,手中捏着普善的金铙,依旧是一副美丽少女的模样,可是身上哪里还有一丝怯弱的样子,反而面带自信从容的笑容。 张若尘仔细打量魔小菇,道:“小菇姑娘怎么会在这里?” “我一直都在这里啊!”魔小菇眯眼笑道。 天初仙子手指上的戒指,浮现出圣芒,道:“顾冯是死在你的手中吧?” 魔小菇道:“怎么?仙子是要为他报仇?也对,顾冯毕竟是仙子你请的空间修士,他被我杀死,仙子为他报仇也是合情合理的事。” 天初仙子的眼神冰冷,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想要杀死顾冯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 “唰!” 那枚戒子,化为雨丝神剑飞了出去,斩向魔小菇的脖颈。 魔小菇显得从容不迫,向右踩出一步,缩地成寸,瞬间便是到达数十丈外,嘻嘻一笑:“仙子,你已经中毒,最好别催动圣气,否则毒会发作得更快。” “危言耸听。” 天初仙子继续催动雨丝神剑,剑气犹如一张细网,将魔小菇笼罩。 令人吃惊的是,魔小菇竟是使用出空间挪移的手段,轻松逃出剑网。 在天初仙子和魔小菇斗法的时候,张若尘连忙调动精神力,进行内查,确定自己没有中毒,才是松了一口气。 “她应该是骗我们的。她不会真的是那个妖女吧?” 张若尘继续观察魔小菇,想要从她身上看出一些破绽。 魔小菇继续说道:“你们真的已经中毒,中得是顾冯炼制的和合丹。和合丹的毒性,并不是作用于你们的肉身,而是作用于你们的圣魂,刺激你们的情/欲。圣气催动得越是厉害,和合丹爆发出来的毒性就会越快,且越是强烈。” 突然,天初仙子收回了雨丝神剑,站在原地不动。 张若尘向她盯去,发现她那雪白的颈部,竟是浮现出一层粉红色,额头上也有香汗向下滚落。 难道……真的中毒了? 魔小菇的手指轻轻捋着秀发,笑道:“真是有些期待,圣洁端庄的天初仙子一旦毒发,将会是什么样的一副丑态。林岳,你还不快感激本公主?” 张若尘的心中一动,道:“不知你是哪里的公主?” “不告诉你。反正你即将与一位仙子共赴巫山,缠缠绵绵,这样的美事,别人做梦都梦不到。你难道不该感激本公主?你的空间造诣还不错,做本公主的仆人吧!”魔小菇道。 天初仙子向张若尘传音,道:“我们的确已经中毒,必须立即离开此地。只要摆脱这位妖女的纠缠,我有办法化解我们身上的毒素。我不能再催动圣气,你带我离开。” “仙子,林岳得罪了!” 张若尘抓住天初仙子的一只玉手,带着她,急速向宫殿群的外面飞掠。 那只手细腻如玉,柔若无骨,不知多少天之骄子都梦寐以求。若是让他们看到张若尘抓着天初仙子的小手,恐怕是会嫉妒得发狂。 “想走,恐怕没那么容易。” 魔小菇的眼神一凛,将手中的金铙打了出去。 金铙变得磨盘那么巨大,急速旋转,搅得空间剧烈晃动,击向张若尘的背心。 “看贫道的翻天印。” 真妙小道人站在张若尘的肩膀上,嘴里吐出紫色霞光,双手结出一道与金铙一样巨大的印记,向后方轰击了过去。 “轰隆。” 两股力量对碰,顿时尘土飞扬。 魔小菇收回金铙,托在手掌心,有些诧异:“一株十万年古圣药竟然都这么强?” 魔小菇使用和合丹对付天初仙子和张若尘,自然是有她的目的,她不仅想收服林岳,更想收服的是天初仙子。 想要收服天初仙子,必须先抓住她的把柄才行。 魔小菇继续追了上去,嘴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:“你们这是要去哪里?难道是要去找一个无人的地方,再做羞羞的事?” 冲出宫殿群,天初仙子向山下盯了一眼,脸色微微一变,“焱王和怜后追上来了,我看到从他们身上逸散出来的精神意志。除此之外,还有另外一股更加强大的精神意志,有些像是……亡天。” “亡天是谁?”张若尘问道。 “瑞亚界的领袖,亡墟的哥哥,天堂界派系一等一的强者,实力不在我之下。” 天初仙子有些有些忧虑起来,若是没有中毒,以她的实力自然是不惧亡天,但是以她现在的状态……后果不堪设想。 和合丹的名气太大,曾经让一位大圣颜面尽失,若是继续动用圣气战斗,天初仙子不敢保证自己还能压制住和合丹的毒性。 下方,焱王的笑声响起:“仙子,我们又见面了!” 片刻后,三道人影便是阻断张若尘和天初仙子的去路,除了焱王和怜后,还有一位穿着黑袍的男子。 黑袍男子的脸色苍白,身上的阴气极重,正是亡天。 怜后看见张若尘竟然抓着天初仙子的手掌,眼眸中露出一道异色,笑道:“你这个家伙倒是艳福不浅,竟然能够触碰仙子的玉手。难道不知道,此事若是传出去,将会有很多厉害人物来剁你的手?” 亡天冷冰冰的道:“我看仙子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对劲,难道是受伤了?” 焱王和怜后也都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,顿时露出喜色。如果天初仙子真的受伤,倒是可以趁此机会除掉她。 魔小菇的笑声,从上方传来,笑道:“仙子不是受伤,是中了和合丹的毒。” “此话当真?” 焱王的心中无比激动,如果能够趁此机会擒住天初仙子,使用功法,采补了她,修为必定能够突飞猛进。 传说中的和合丹,即便是天初仙子应该也挡不住它的毒性吧? 魔小菇眨巴了一下眼睛,道:“你若是不信,就去攻击仙子,只要逼她出手,她体内的毒就会加快速度爆发。等你温香暖玉入怀的时候,不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?” 张若尘转过身,瞪着魔小菇,觉得她的做事风格,与罗刹族的那位公主还真有些相似。 魔小菇的表情,有些俏皮,笑道:“林岳啊,林岳,先前叫你感激本公主,你不听,偏要往外逃。现在好了,你是没有机会再享用仙子的柔软玉/体,只能便宜了焱王和亡天。” 张若尘轻哼一声,随即带着天初仙子冲向魔小菇。 相对来说,从魔小菇的方向突围,比去硬撼焱王、怜后、亡天三人要轻松得多。 魔小菇却是丝毫不惧,取出一朵黑莲托在手中,道:“林岳公子,在你眼中,我就那么好欺负吗?” 眼看张若尘就要冲到魔小菇的身前,蓦地,她脚下的地底,发出“哗啦”一声巨响,伸出一只十多米长的白骨手掌,向张若尘拍击了过去。 白骨手掌蕴含极其恐怖的远古阴气,并且逸散出大圣的气息。 在别的修士看来,它只是一个白骨巨手,可是在张若尘的眼中,整个天地都被白骨手掌覆盖,从它上面散发出来的气息,与半具大圣远古凶物一样的恐怖。 “难道也是一具大圣凶物?” 张若尘的脸色剧烈一变,连忙施展出空间挪移,向左边闪避。 “轰隆。” 白骨手掌猛然击在地上,打得大地向下沉陷了一大片,变成一个碎石巨坑。同时,一股腐蚀修士肉身的远古阴气,不断向外逸散,让远处的焱王、怜后、亡天等人都微微变色。 “这个妖女是谁,竟然能够控制远古凶物!”亡天的眼睛一缩,露出忌惮的神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