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 六耀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 六耀

“竟是以一己之力,击退了焱王和怜后。” 张若尘心知自己低估了天初仙子,太强了,这种天之骄女,会让那些活了上千年的老家伙,羞愧得无颜见人。 想想也是释然,天初仙子和大尊、巫神天子,三人一起,敢硬扛半尊大圣远古凶物,修为自然是非同小可。 张若尘修炼的时间,远不及天初仙子,两人自然也就有不小的差距。 天初仙子的声音清淡,却带有一丝冷意:“刚才本天女已经留手,你们再不退走,生死自负。” 天初仙子的强大,远超焱王和怜后的预估,这两位在阴阳界纵横无敌的领袖人物,终于有一种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的感觉。 一直妩媚性感的怜后,此刻,那张莹白的脸上,有汗珠滚落。 但是,要他们二人放弃帝皇圣玉和十万年古圣药,又是绝对不可能的事。 “全力以赴,引动阴阳生死阵的最强形态。” 焱王念出一句:“天地分阴阳。” 怜后移动脚步,每一步都有规律可言,在地上踩出七星路线,随即与焱王相对而立,念出一句:“万物分生死。” 八块神骨离地飞起,围绕他们二人的身体,缓缓旋转起来。 焱王和怜后的体内,分别涌出一股浩荡的阳刚之气与一股阴寒到极点的气流,顿时,阴阳生死阵化为两条阴阳鱼。 方圆数十里的地面上,时而冰天雪地,时而烈火燎原。 通过阵法,焱王和怜后的修为叠加在一起。 再加上,阵法将神骨中的规则引动出来,天地间的阴气和阳气都汇聚了过去,与先前相比,焱王和怜后散发出来的气息,何止强大了一倍。 “这才是阴阳生死阵的真正形态,焱王和怜后已经化为阵法的两座阵眼,并且借来神骨中的力量。”张若尘暗道。 这种手段,与宇文靖的那座十二宫神阵有异曲同工之妙,都是远古秘术,而且,更加厉害。 天初仙子很明显是重视了起来,圣车的帘子,被一片圣光,冲得掀了起来。 圣洁唯美的娇躯,盘坐在车中,手指上的一枚戒指,化为白色光丝形态的雨丝神剑,再次飞了出去。 白色光丝上面,覆盖有剑道玄罡。 “哗----” 白色光丝只需在地上一划,就会留下一道深不见底的裂缝。 “唰唰。” 白色光丝变得密密麻麻,蜿蜒游走,化为剑网,将阴阳生死阵紧紧包裹。 “起。” 焱王大吼一声。 阴阳生死阵就像磨盘一般旋转起来,释放出一股极其霸道的力量,与雨丝神剑碰撞,发出一连串爆响声。 阴阳生死阵撞不穿剑网,但是却在缓缓向白羽孔雀圣车移动。 雨丝神剑的确是厉害,堪称无坚不摧,无孔不入,但是阴阳生死阵外围的八块神骨,却是将之防得密不透风。 张若尘屏住呼吸,心中在思考,使用什么办法才能破解焱王和怜后的这一招。 但是,他却吃惊的发现,阴阳生死阵运转起来后,使得空间变得无比稳固,想要打破空间,毁掉阴阳生死阵太难了! 除非他的修为,达到四步圣王境界。 而且,还必须是在封神山的外面,才有可能做到。封神台的空间结构,本身就稳固异常,修为不够高深,根本发挥不出太强的力量。 或许,只有在凡界,张若尘要对抗他们二人才会轻松一些。 若是不用空间力量,使用别的力量,想要抵挡阴阳生死阵更是难如登天。或许,只有广寒界的霸主苏璟那种能够与九步圣王过招的人物,才能扛得住。 圣车中,天初仙子依旧是面不改色,反而将雨丝神剑收了回去,“先前倒是小瞧了你们,你们二人的阴阳生死阵,还是挺强。那八块神骨,应该是一位神的八块头骨吧?” “神的颅内,自成一片天地。神的头骨,就是天和地。” 在讲出这些话的时候,圣车上浮现出一层又一层圣力光波,顷刻间,便是达到五层之多,爆发出五耀圆满力量。 张若尘连忙向后倒退,与圣车拉开一段远远的距离。 以他现在的修为,想要激发出四耀圆满力量都难如登天,而且就算激发出来,打出一招之后,体内的圣气就会耗尽。 五耀圆满力量得有多强? “哗----” 圣车上,浮现出第六层圣力光波。 不过,这一层圣力光波显得略微有些暗淡,与六耀圆满力量比起来,差了那么一点点。 即便如此,看到圣车上出现第六层圣力光波,焱王和怜后还是大吃一惊,他们的嘴里各自吐出一口圣血,洒在八块神骨上面。 “轰隆。” 阴阳生死阵运转得更加凶猛,与急速奔跑的白羽孔雀圣车冲撞在一起。 在一瞬间,整个天地都变成一片黑夜,冰寒刺骨。 狂暴的力量蔓延而出,冲击在张若尘的身上,逼得张若尘撑起一座剑道领域,才将那些逸散出来的力量挡住。 “到底谁胜谁负?” 张若尘的目光,紧盯力量风暴的中心。 渐渐的,黑暗消失,白色的圣光占据了张若尘的视线。 天初仙子依旧盘坐在圣车中,乌黑色的长发随风摇曳,车上的风铃,响起“叮叮”的声音,显得悦耳动听。 在她的对面,方圆数里的大地都是变得坑坑洼洼,一片狼藉。 焱王的嘴里淌血,半跪在地上,伤得不轻。 怜后的娇小身体,站在焱王的身后,玉手捂着小腹位置,脸色苍白如纸。刚才,若不是防御力强大的焱王,替她挡住了攻击,恐怕她会伤得更加严重。 怜后的眼眸中,露出既是嫉妒,又是怨怒的神色,道:“天初仙子果然名不虚传,今天算是见识过了!我们走。” 怜后一把抓住焱王的肩膀,脚下出现一条阴气长河,眨眼之间,便是消失在张若尘的视线尽头。 “真是厉害,都没有下车,便是击败焱王和怜后。这位天初仙子,与纪梵心一样,都不是花瓶,而是女王蜂。难怪那么多天之骄子都在疯狂追求她们,可以想象,只要能够娶到她们中的任何一位,都相当于是得到一股巨大的助力。无论是她们自身的实力,还是她们背后的势力。” 张若尘向白羽孔雀圣车走了过去,微微拱手,道:“多谢仙子出手相救。” 天初仙子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,道:“你先前收走帝皇圣玉的书册,是什么宝物?” “帝皇圣玉?什么帝皇圣玉?”张若尘装出不解的模样。 天初仙子戴着面纱,看不见她此刻的神情,道:“若不是为了帝皇圣玉这件至宝,焱王和怜后怎么可能会拼死与我一战?你放心,本天女不会抢夺帝皇圣玉,只是对那件能够禁锢帝皇圣玉的书册很感兴趣而已。” 两人是第一次见面,以前根本没有任何交情,张若尘自然是信不过她。 帝皇圣玉是可以用来炼制至尊圣器的材料,大圣都很十分动心,她会不想夺取? 不过,张若尘十分清楚,天初仙子还要借助他的空间力量夺取神泉,暂时应该不会强夺帝皇圣玉。 于是,张若尘矢口否认,道:“仙子莫非指的是那只白玉兔子?其实,它只是圣玉尊者,还没有达到帝皇圣玉的级别,要收走它不是什么难事。” 突然,张若尘察觉到天初仙子的嘴角,有一丝血线逸散出来。 “仙子受伤了?”张若尘道。 天初仙子轻轻咳嗽了两声,笑道:“焱王和怜后都是名动诸天万界的厉害人物,特别是他们联手之后,那等实力,即便我没有受伤,想要收拾他们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 张若尘道:“在与他们交手之前,仙子就已经受伤?” “先前去闯这座古山,被一道古神纹击中,受了一些伤势。”天初仙子说道。 张若尘终于明白天初仙子为何没有下车与焱王、怜后交锋,那是因为,她本就有伤在身,根本无法下车。 所谓的一些伤势,应该是相当严重才对。 “天初仙子估计是担心,我会趁此机会出手对付她,所以才将身上的伤势说得像是无关紧要的样子。”张若尘暗想道。 防人之心不可无。 天初仙子和张若尘,是同一类人。 张若尘并非乘人之危的人,道:“那么,仙子就先疗伤,我在旁边守着。” 天初仙子轻轻点了点头,随即合上车帘。 张若尘的心中,开始暗暗思考起来:“帝皇圣玉的存在,肯定是已经被天初仙子知晓。不过,在夺取神泉之前,她应该不会出手抢夺。” “反正她又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,即便她知道帝皇圣玉,对我也没有什么威胁。只要我摇身一变,她哪里还知道我是谁?千星天女应该也不会将我的身份告诉她。” 张若尘思考清楚接下来该如何与天初仙子相处,又该如何脱身,这些种种问题之后,才是镇定下来,做到了心中有数。 焱王和怜后必定不会善罢甘休,先借助天初仙子的力量威慑他们。 而且,也要借助天初仙子的力量,才能更加容易取到神泉。 当然,现阶段最迫切需要做的事,应该是尽快突破的四步圣王境界。到时候,遇到焱王和怜后那种级别的强者,才有一定的还手之力。 在天初仙子疗伤的时候,张若尘将身上提升修为的圣药和圣果取出,一一吞服,炼化吸收了起来。 …… (你们猜,谁会为张若尘诞生下子嗣?今天公众号发布了一位美女,可能就是张若尘孩儿的娘,照片很美,大伙看看可以給几分?微信搜索“飞天鱼”,或者“feitianyu5”,关注即可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