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对战焱王和怜后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对战焱王和怜后

一块圣玉,通过吸收天地圣气、日月精华,吞服大量圣药,竟然达到大圣境界,但是却没有什么战斗力,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置信。 “道园中,总有一些远古留下来的类似龟甲残片的遗宝,难道那块帝皇圣玉,不能从中参悟出修炼功法?”张若尘道。 真妙小道人有些自得,道:“你以为每一位天生地长的生灵,都有贫道这么聪慧?其实,绝大多数都傻得很。” “轰隆。” 八块神骨的中心,白玉兔子向四方冲撞,想要突围逃出去。 它的速度快得可怕,以张若尘的目力,也只能看见一道残影。 白玉兔子冲撞在八块神骨凝成的阵法上面,八块神骨会猛烈颤动,焱王和怜后更是会向后倒退。 不过,白玉兔子除了冲撞以外,似乎没有别的招数,根本无法冲出阵法,反而八块神骨还在缓缓收缩,留给白玉兔子活动的范围变得越来越狭小。 焱王和怜后,皆是露出喜色。 只要镇压住这块帝皇圣玉,他们有的是办法将它彻底收服。到时候,只需传给它功法和圣术,便相当于成为它的师尊,座下相当于是多了一尊大圣级别的打手。 当然,就算无法将它收服,帝皇圣玉也是炼制至尊圣器的绝世材料,珍贵无比。 真妙小道人道:“张若尘,这枚帝皇圣玉,我们必须夺到手,不能便宜了他们。” 帝皇圣玉是大圣都趋之若鹜的东西,张若尘怎么可能不动心? 只不过,焱王和怜后的修为深不可测,即便是偷袭,想要重创他们二人也是难如登天的事。况且,就算偷袭成功,想要镇住白玉兔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 它的速度太快,一旦脱离八块神骨的压制,在场没有任何人追得上它。 张若尘正在思考最妥善的办法,真妙小道人则是先一步冲出残墙,对着焱王和怜后发出大吼:“放开那只兔子。” 张若尘微微一愣,随即心中大骂了一声。 本来,他还准备动用空间的力量,先出手偷袭焱王和怜后,只要能够重创他们中的一位,再对付另一位就轻松得多。 哪里料到真妙小道人这么二? 真妙小道人对张若尘做出一个“一切有我”手势,传出一道音波,“放心,贫道已经看透他们的修为,都是六步圣王巅峰,或者七步圣王初期的境界,不足为惧。你去夺取八块神骨的控制权就行,贫道收拾了他们二人,自有办法可以收服帝皇圣玉。一切有贫道,你按贫道说的去做就行。” 真妙小道人自信满满,有一种已经掌控全局的从容,大步向焱王和怜后走了过去。 焱王的双瞳像是两颗火球,识别出真妙小道人的真身,顿时脸上浮现出一道笑意:“一株十万年古圣药,倒是罕见得很。若是将它吞服和炼化,我的修为,应该瞬间就能冲破瓶颈,达到七步圣王境界。短时间内,冲击到八步圣王境界,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。” “你先掌控阴阳生死阵,本王去镇压了它。” 怜后的美眸扫视整个废墟,提醒了一句:“小心一些。先前宇文靖可是喊出了救命的声音,区区一株十万年古圣药,不可能逼得宇文靖逃都逃不掉,附近说不一定还隐藏有别的强者。” 焱王肃然的点了点头,随即三米高的健硕身躯,便是急速冲向真妙小道人,准备速战速决。 真妙小道人磨了磨牙,有些怒意:“竟然敢瞧不起贫道,你们死定了!天上地下,没有人救得了你们……” 真妙小道人的声音,戛然而止,随即脸上露出惊骇之色。 因为俯冲过来的焱王,体内竟是冲出九种无比霸道的火焰,将此地演变成了一座火域。从火焰中走来的焱王,简直就像是一尊盖世魔神一般,气息强横得吓人。 真妙小道人的修为,分明比对方要高,但是,却有一种被压制的感觉。 “轰隆。” 就在真妙小道人失神的这一瞬间,焱王打出的大手印,从天而降,轰压到了它的头顶。 “搬山印。” 真妙小道人连忙施展出一种中阶圣术级别的掌法,双手向上拍击,与焱王打出的手印猛然碰撞在一起。 “轰隆。” 火焰手印的下方,地面裂开了一些缝隙,大量尘土向外飞扬出去。 焱王微微有些诧异:“居然精通一种精妙级的中阶圣术,挡住了本王这一掌,倒是有点意思。” 真妙小道人用尽全力双臂向上撑起,浑身动弹不得,就像是在撑一片垮塌下来的天,心中很无语,这个还没有达到七步圣王什么王,战斗力也太变态了! “给我炼。” 焱王的掌心,喷薄出九种火焰,其中还包括臣焰级别的净灭神火。 这种级别的净灭神火,即便是张若尘,也都相当忌惮。因为,他修炼的净灭神火,还停留在民焰级别。 “不愧是阴阳界这一代的领袖,战力果然相当强大。真妙小道人的修为都达到七步圣王,竟然被他一招就镇压。”张若尘暗暗摇头。 当然,真妙小道人的体质和修炼的功法都很特殊,并不是平庸之辈,实力其实并不在焱王之下。之所以,被焱王一招镇压,主要还是因为缺乏战斗经验。 而焱王,却是踩着无数强者的尸体,才走到今天这一步。 真妙小道人将帝皇圣玉比喻成一只没有牙齿、爪子、战意的老虎,而它自己,就算拥有牙齿、爪子、战意,可是却从来没有捕过食,遇到真正的强者,也就只能被动挨打。 “快救贫道……贫道快被他炼成药汁儿了……”真妙小道人大叫道。 张若尘取出青天弓和白日箭,对准焱王。 焱王察觉到了那股杀机,目光盯向远处的残墙。 “嘭。” 残墙的后方,飞出一道白光,发出一连串音爆声,直冲向焱王的眉心。 焱王伸出一只水桶粗的手臂,五指展开,掌心涌出一团白色的火焰,挡住了白日箭。随着手臂一甩,白日箭斜飞出去,嘭的一声,落入废墟里面。 “好厉害的焱王,轻轻松松就接住白日箭,看来我和他之间的差距还真不小。”张若尘暗叹一声。 “你的这支箭,连给我挠痒的资格都没有。阁下不主动现身,是想本王亲自来请你现身吗?” 刚刚说完这话,突然,焱王的体内,传出一股极度虚弱的感觉,圣气运转不畅,力量发挥不出来,甚至双腿都有一些发软。 那支白日箭上面刻有三道时间印记,本是张若尘炼制出来射杀千星天女。 刚才那一箭,虽然被焱王轻松挡住。但是箭上的三道时间印记,其中一道,却是落在了焱王的身上,斩去焱王近百年寿元。 真妙小道人感觉到头顶上方的压力变小,立即大吼一声:“翻天印。” 大量掌道规则与掌法融为一体,击在焱王的手掌上面,打得焱王向后倒飞出去。焱王的那只手臂上面,更是流淌出了圣血。 “唰。” 怜后的手腕上,一根紫藤飞出去,缠在焱王的腰部,将他拉回身边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 “圣魂衰竭,精神萎靡,圣血枯萎。” 焱王身经百战,十分精明,猜出是哪里出了问题,道:“那只箭有古怪,不能让它靠近。” 残墙后方,张若尘却又已经将青天弓拉开,指向怜后。 “嘣。” 弓弦声响起。 白日箭化为流光,瞬间冲到焱王和怜后的身前。 怜后顾不得掌控八块神骨,抓住焱王的手臂,立即爆发出身法,先一步避开了白日箭。 “轰隆。” 被困的白玉兔子,趁此机会,撞击在一块神骨上面,将阵法撕裂开了一道口子。 “不好,拦住它。”焱王道。 怜后立即飞掠过去。 可惜,她还是慢了一步,一道白光冲出阵法,卷起一股狂风,从她的身前一闪而过。 白玉兔子逃走了! 张若尘大吼:“还不出手。” “别着急,你将那两大高手挡住片刻,贫道有的是手段,可以轻松收服帝皇圣玉。” 真妙小道人的手掌向地面一按,顿时,密密麻麻的紫色光丝涌动出来,嘴里念道:“天罗地网,起。” 又是一种精妙级的中阶圣术,足有上万道规则融入进圣术里面。 真妙小道人的双手一抬,随即,一张紫色的大网,从地面飞起,套住了想要遁走的白玉兔子。 “哈哈,看到没有,这才是贫道真正的实力。”真妙小道人向张若尘瞥了一眼。 “敢抢本王看中的宝物,找死。” 焱王将功法运转一个周天之后,恢复了过来,身形化为一道火光,打出一道拳印,向真妙小道人攻击了过去。 这一拳,焱王调动真理规则融入其中,比先前那一掌强大数倍。 拳印还没有落在真妙小道人的身上,真妙小道人就先惨叫一声,被拳劲震得飞了出去。那具小小的身体上面,竟是出现了一些裂痕。 焱王没有动用真理规则,都能轻松击败真妙小道人,动用了之后,他们间的差距也就更大。 真妙小道人的双眼紧闭,身上的紫芒暗淡,也不知是生是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