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谁认输?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谁认输?

九根锁链是一种极其厉害的圣器,蕴含九种不同的力量,一根阴寒刺骨,一根燃烧着火焰,一根散发出死亡之气……,各种力量交织,想要锁住张若尘。 张若尘手持沉渊古剑,同时,调动全身圣气驾驭另外十数件万纹圣器,将四周防得密不透风。 “嘭。” 墙壁上,一座八品杀阵运转起来,凝成一道血红色的光柱,击在一件盾形的万纹圣器上面,将那件万纹圣器打得粉碎,残片落满车厢。 张若尘一连控制四件万纹圣器轰击过去,才将阵法的力量挡住。 不过四件万纹圣器,却都出现裂痕。 张若尘暗暗一惊,千星天女布置的阵法也太恐怖,一旦被极中,不死也要丢掉半条命。 不得不说,与一位阵法圣师交手,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。 “哧哧。” “哗啦。” …… 车厢中,又有四座八品阵法运转起来,锁定住张若尘,随时会爆发出毁灭性的攻击。 其实,千星天女已经冷静下来,先前那一击只是为了震慑张若尘,并没有想过,真的要将所有八品阵法全部都催动杀死张若尘。 先前千星天女之所以情绪会失控,主要原因有两点。 第一,她是担心,张若尘被巫神天子和天初仙子收买。 第二,那是因为,在《圣者功德榜》上,张若尘压了她一头,夺走了本属于她的一些荣耀。其次,张若尘在点评她的时候,竟然说她的心境有缺,未来不堪大用。千星天女自然是不服,觉得张若尘太嚣张狂妄,自以为是。因此,她的内心深处,一直都有与张若尘一较高下的心思。 只有亲手击败张若尘,千星天女心中的那口郁结之气,才能畅通。 星辰光点,宛如夜晚的萤火虫。 千星天女的声音,在星辰光点中响起,飘忽不定,道:“张若尘,收手吧,你不是本天女的对手。若是引动四座八品阵法,你必死无疑。” “是吗?我还真不信。” 张若尘将《时空秘典》取出来,捏在手中。 千星天女道:“你不用再尝试挑衅本天女,在星芒圣车中,我有很多底牌可以使用。仅仅只是运用阵法的力量,就足以击败你。” “只凭这些阵法,就想逼迫我臣服,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吧?”张若尘道。 一粒粒星辰光点,汇聚到一起,凝聚成千星天女那雪白晶莹的仙躯,真身显露出来。 她道:“在这里,你的空间力量,被压制了一大半。我有神纹护体,更有大把护身符箓,你修炼的剑道、掌道、拳道,对我而言毫无作用。难道你要动用时间的力量来对付我?时间的力量,比空间更加玄妙,就凭你圣王的境界,能够掌握多少?” 张若尘冷笑不语。 千星天女精致绝伦的俏脸上露出笑容,话锋一转,道:“算了,本天女也知道时空传人是要面子的,这样吧,我也不要你臣服,你只需认输就行。” “我凭什么要认输,你又没有击败我?”张若尘道。 千星天女的黛眉一蹙,她觉得自己已经做了巨大的让步,并且给了对方台阶下,可是这个家伙竟然不买账。 “我们非要拼到不死不休的程度吗?老实说,我现在真的还不想杀你。”千星天女道。 张若尘道:“我们本来可以好好合作,我根本没有答应巫神天子提出的价码,是你的控制欲和好胜心太强,造成现在这样的结果。我是时空掌控者张若尘,不是别的那些修士,我不会臣服于任何生灵。神,也不例外。” “看来只能将你彻彻底底的击败,才能打散你身上的傲气。” 千星天女站在原地不动,释放出精神力,顿时四座八品阵法急速运转起来,释放出越来越强大的力量波动。 圣车中的这片空间,变得比死亡险境更加可怕。 “哗!” 张若尘翻开《时空秘典》,顿时银光爆射而出。 车厢中的这片空间,被分割为多元空间,一层层银色的空间壁显现出来,像是书页,又像是光幕。 “轰隆隆。” 四座八品阵法爆发出毁灭性的攻击力量,与银色的光幕碰撞在一起,使得整个星芒圣车摇晃得更加剧烈。 幸好星芒圣车是一件八耀万纹圣器,又有千星天女布置的防御阵法铭纹,否则,必定已经被震碎成了尘埃。 银色光幕不断被轰碎,又不断凝聚出来。 一连僵持了十个呼吸的时间,四座八品阵法的攻击力量才消失不见。 那是因为,千星天女被席卷进了多元空间。 她与四座八品阵法之间的精神力联系,被空间壁切割断。阵法,自然也就停止运转。 刚才张若尘一直都在全力以赴掌控《时空秘典》,不断将圣气注入进去,直到此刻才微微松了一口气。 “此女还真是厉害,逼得我将最后的底牌都用了出来,还差得挡不住。” 千星天女虽然只是三步圣王的境界,但是与她对上,却比与穹麟和封剑那种六步圣王交手,还要让张若尘头疼。 而且,穹麟和封剑不是一般的六步圣王,都是世界领袖。 千星天女的心中更加吃惊,眸光盯着张若尘手中的《时空秘典》,道:“你那是宝物?” 张若尘自然是不会告诉她,道:“现在你认输吧!其实,我们还是可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。你要知道,虽然你掌握有我的秘密,但是,我也掌握有你的秘密。若是,我将你拥有真理奥义的消息说出去,就算你是千星文明的天女,估计也难逃一死。” “你在威胁本天女?”千星天女冷声道。 张若尘纠正道:“是你先威胁我。” “你以为一本书就能禁锢住本天女?你也小看了我。” 千星天女调动本源之力,汇聚到指尖。 细长的玉指,向挡在她身前的银色光幕点了出去,红唇轻轻一念:“回归本源。” “嘭。” 银色光幕爆碎,化为无法用肉眼观测的微粒,犹如消失不见。 张若尘的手指,在书页上面快速翻动,原本挡在千星天女前方的银色光幕只有一层,现在变成了五层。 千星天女看着前方突然冒出来的银色光幕,眉头轻皱,再次调动本源之力汇聚向指尖。 这次,张若尘出手的速度更快,一道时间印记刻画出来,手指一弹,打了出去。 千星天女的双眸微微一凝,连忙施展出身法,避开时间印记。 张若尘诧异,道:“你竟然看得到时间印记?” “本天女拥有本源神目,可以识破世间的一切,就算是时间,也瞒不过我的眼睛。”千星天女红唇微翘,有些得意,继续凝聚本源之力。 张若尘的时间印记,之所以每次都能压制对手,那是因为,即便是穹麟那种大圣之下的顶尖强者,也看不见时间印记,很难感知到时间力量。 这是他克敌制胜的根本!?可是,天地间却出了千星天女这个怪胎,居然具有本源神目,能够看见时间。在某些方面,她能够克制张若尘。 确切的说,九种恒古之道相互之间,都有一定程度的克制和互补。 “嘭嘭。” 千星天女再次击碎两层银色光幕,但是她的脸上却没有喜色,反而越来越凝重。 因为,千星天女吃惊的发现,先前被她打得回归本源的银色光幕,又重新凝聚了出来。 以前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。 张若尘终于松了一口气,随后将《时空秘典》一合。 车厢中,所有银色光幕与千星天女一起消失,被收进张若尘手中的银色书册中。 先前,张若尘不敢这么做的原因,那是担心千星天女的本源力量会毁掉《时空秘典》。但是事实证明,以千星天女现在的本源之道造诣,还无法将《时空秘典》打回本源状态。 张若尘再次将《时空秘典》翻开,在其中一页上面,看到一幅绝色美人图。 那美人,简直就如天下第一的妙手勾画出来,栩栩如生,充满灵性,即便是画圣楚思远见到这幅图,恐怕都只能甘拜下风。 “张若尘,本天女还有很多底牌没有运用出来,有本事将我放出来,我只需一击,就能将你打得灰飞烟灭。”画中美人开口说话,语气相当不甘心。 张若尘的手指,在美人的脸蛋**了一下,温润一笑:“你有什么底牌,尽管用,只要你能破开书册逃出来,我立即认输。” 张若尘很清楚,一旦放她出来,恐怕她会第一时间传音给瞎子和大胡子。 那两人的修为,深不可测,张若尘没有信心对付得了他们。 张若尘的手指犹如是真的**在千星天女的脸上,让书册上的美人轻轻颤抖,随即,那页银纸竟是猛烈一颤,出现了裂痕。 张若尘微微一惊。 千星天女到底引动了什么可怕的力量,竟然能够将《时空秘典》的一页银纸震出裂痕? 不对。 不是裂痕,只是一道痕印。 那道痕印,很快就又消失。 张若尘平息心绪,长长吐出一口气,暗道,虚惊一场,若是须弥圣僧炼制的秘典也被攻破,那么,千星天女在整个天庭界,恐怕都能横着走。 “怎么可能?大圣之下无敌的力量,竟然无法破开你的一本书。”画卷美人发出惊异的声音。 她竟然掌握有大圣之下无敌的力量? 张若尘惊疑不定,这位与他同境界的天女,带给他太多震撼。 以往,在同境界,张若尘可以轻松碾压任何对手。 但是今天,若是没有《时空秘典》,张若尘恐怕是要在千星天女的手中载很大的跟头。 “张若尘,我认输。”千星天女的声音响起。 张若尘微微诧异,心气比天高的千星天女,这么快就认输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