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有种来打我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有种来打我

方凌谦气得瑟瑟发抖,身上的窍穴,散发出夺目的光芒,想要冲出项楚南的手掌。 项楚南的那只手掌,足有房屋那么巨大,散发出浓烈的魔光,简简单单一抓,却使得方凌谦体内的圣气无法运转,圣道规则被禁锢,任凭他如何挣扎都脱不了身。 “啪啪。” 方凌谦体内的骨骼爆响,嘴里忍不住发出惨吼声。 杨絮被吓得瑟瑟发抖,双腿酸软。 方凌谦在天轨界是赫赫有名的战神,很多活了上千年的老家伙都十分忌惮他,可是如此人物,却被一个黑愣子轻轻松松擒住,杀他犹如杀鸡屠狗一般轻松。 跟随杨絮一起前来的十多位生灵,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两人不简单,绝不是无名之辈,很有可能来自顶级强界。 不过,做为天堂界派系的成员,他们无所畏惧。 那位来自天堂界的四翼天使,露出冷怒之色,道:“你们二人到底是哪一界的修士?” 项楚南仰首挺胸,道:“你项爷爷不来自任何一界。” 在那位四翼天使看来,项楚南是不敢自报家门,道:“无论你们来自哪一界,本王劝你立即放开方凌谦,并且跪地认错,献上一半圣魂。这是你今天唯一的活路!” 方凌谦全身巨疼,精神意志都快模糊,颤声道:“南金兄……别与他……废话,直接将这个黑杂碎……炼成圣奴……啊……” 名叫“南金王”的四翼天使,察觉到方凌谦已经快要承受不住,继续耽搁下去他说不一定真会被那黑愣子捏死。 南金王没有把握击败项楚南,于是说道:“一起动手,先镇杀那个黑愣子,一切后果由本王一力承担。” 前来为杨絮出头的天堂界派系成员,全部都是圣王。他们拿出万纹圣器,激发出圆满力量,但是却不敢一股脑的轰击下去,担心误杀方凌谦。 南金王取出一根金色圣鞭,瞬间激发出三耀圆满力量。 项楚南的另一只手掌,先一步抓了过去,南金王的金鞭还没有攻出,就被魔气腾腾的手掌包裹。 南金王惊骇莫名,连忙激发身上的一张张符箓,想要抵挡住魔手,以免步了方凌谦的后尘。 “嘭嘭。” 符箓不断爆碎,根本挡不住魔手。 “赶紧出手,攻击他。” 南金王大吼,将希望寄托在别的那些圣王身上,一旦他们打出攻击手段,必定能够牵制住黑愣子。只有这样,他才有脱困的希望。 张若尘停止修炼,将十八阵旗打出去,插在地上。 阵旗,迎风飞扬,释放出灼目的火光,宛如十八杆神火火炬在燃烧,将十多位圣王打出的万纹圣器,全部都挡了下来。 随后张若尘不缓不急的走入进空间迷阵,施展出空间扭曲,将他们打出的万纹圣器收取,并且使用净灭神火将万纹圣器上的气息炼化。 “糟了,我与葬凤钟失去了感应。” “天机盘……被他收走了!” 那十多位圣王无比震惊的盯着那个人族书生,又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双手,随即连忙向后倒退。 因为有十八杆阵旗的阻隔,他们没有感应到空间波动,只觉得,张若尘使用的圣术太诡异,竟是无人再敢打出圣器。 “嘭铛。” 就像破铜烂铁一般,张若尘将十多件万纹圣器扔在地上,堆成一小堆。 另一头,项楚南一只手擒拿方凌谦,一只手捏着南金王,将他们捏得鲜血淋漓,嚎叫不止,骨头都从血肉中凸出来才罢休。 将他们二人扔在地上,项楚南拍了拍血淋淋的手掌,心中余怒未消,道:“狗屁一般的角色,也敢让项爷爷磕头认错?呸!” 远处,天堂界派系的圣王生灵,皆是愤怒不已。 方凌谦和南金王都是狗屁,那么他们又算是什么?这个黑愣子嚣张得有些过分了! 项楚南向他们瞪了过去,道:“看什么看?项爷爷我不是只针对他们二人,而是说你们全部。狗屁,都是狗屁。来啊,有种就来打我?” 无人敢上前,那黑愣子强得变态,可以轻松吊打方凌谦和南金王,要收拾他们,更是轻而易举。 附近来自各界的修士都在观战,最开始,他们觉得项楚南和张若尘要倒大霉。 现在的结果,却让他们瞠目结舌,惊得说不出话来。 “那黑愣子的实力太强大了,一些大世界的领袖,也未必是他的对手。” “那个人族书生也有强,举手之间,就将十多件万纹圣器收走,手段非凡。” “竟然有人敢与天堂界派系叫板,真是太不可思议,他们不会也是某主宰世界派系的成员吧?” “就算不是,估计也是来自排名前一百位的大世界,否则就是在找死。” …… 一位身穿仙鹤蓝天袍的神传弟子,带着数位身穿麒麟青云袍的一等弟子赶了过来。 那位神传弟子,身形高瘦,腰上缠着八条金色蛟蟒,气场相当巨大,远超方凌谦和南金王。 此人,正是宇文靖。 当初,张若尘攻打下月神道场,俘虏了一大批阴阳殿的邪道强者,宇文靖做为阴阳界的修士,曾出面威胁和警告张若尘。 正是这个原因,张若尘对这位神传弟子印象颇深。 看到宇文靖前来,杨絮和天堂界派系的修士大喜过望,从他们中,走出一位三步圣王境界的女圣王,迎了上去,低声向宇文靖述说着。 宇文靖眼神越来越阴沉,点了点头。 紧接着,宇文靖又与杨絮对话,继续询问一些事。 四周的修士,看到赶来的神传弟子是宇文靖,顿时就明白今日那个黑愣子与人族书生要吃大亏。 阴阳界虽然不是天堂界派系的成员,但是,双方一直都关系交好,怎么可能不偏帮? 果然,宇文靖只听天堂界派系的一方之言,立即下令:“将这两个扰乱自由交易园区的狂徒抓起来,若是他们敢反抗,格杀勿论。” 两位一等弟子手持缚圣锁,冲了上去。 “项爷爷我没有做错,谁敢抓我,我就杀谁。” 项楚南的怒火更浓,捏紧拳头,就要一拳一个,将他们全部都打爆。 张若尘却将他拦了下来,心知,如果项楚南真的击杀了真理神殿的弟子,后果会非常严重,这个时候,绝对不能冲动。 风岩也带着数位一等弟子赶过来,远远的,便是呵斥一声:“你们先退回来。” 那两位走向张若尘和项楚南的一等弟子,听到风岩的声音,立即停下脚步,一时之间,竟是不敢上前,向宇文靖望了过去。 宇文靖皱起眉头,那风岩,虽然是一等弟子,但是,身份地位比一些神传弟子都高,是一个万万不可得罪的人物。 宇文靖道:“风师弟,你这是何意呢?” 面对气场强大的宇文靖,风岩却是谈笑风生,道:“宇文师兄,为何要抓捕他们二人?” 宇文靖冷哼一声:“他们二人先是打伤天轨界的杨絮,抢夺了杨絮身上的宝物。刚才,他们又出手将方凌谦和南金王打成重伤,扰乱自由交易园区的秩序,嚣张狂妄,根本就没有将真理神殿制定的规矩放在眼里。他们二人,难道不该被拘捕?” 风岩笑了笑,道:“可是,我收到的消息,却不是这样子。据说天轨界的杨絮,先是拿一株从外界采摘的圣药欺骗那位项姓修士。那位项姓修士才一怒之下,捏了他一把,并且很快就放开了他。至于杨絮的那些宝物,并不是被抢夺走,而是他自己丢弃在那里。” 宇文靖算是听出了一些端倪,风岩摆明是在为那两个修士洗脱。难道那两个修士,与风岩有什么非同一般的关系? 旁边,杨絮十分恼怒,道:“什么叫捏了一下?你说得倒是轻巧,他的那一下,将我的骨头都捏碎了三根……” “闭嘴。” 宇文靖瞪了杨絮一眼,随即说道:“风师弟说出这么一番话,莫非是掌握有证据?” “证据没有,证人倒是有一个。” 风岩的衣袖一挥,随即,一位一等弟子带着八臂蛛王走了过来。 八臂蛛王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,如丧考妣,他是根本不想粘上今天的事,更加不敢得罪天堂界派系,所以远远的躲开。 可是,他也不敢得罪风岩。 因此风岩派人找上他的时候,他只得老老实实的赶了过来。 风岩拍了拍八臂蛛王的肩膀,笑道:“将你的所见所闻,讲出来给大家听一听。一定要讲实话,若有半个字虚言,可是要被天打雷劈的哦!” 八臂蛛王的身体轻颤了一下,随即开始讲述起来。 讲完后,不仅是宇文靖,就连天堂界派系的那些圣王,也都咬牙切齿的瞪向杨絮。很显然,他们也被欺骗。 杨絮的脸色苍白到了极点,眼前一黑,直接晕倒在地上。 做为圣王,杨絮当然不可能真的是自己晕倒,而是被宇文靖的一道暗劲震得晕厥过去。 那杨絮一看就不是什么硬骨头,哪里是风岩的对手,说不定风岩几句话就能震慑得他六神无主,说出不该说的话。 只有他晕厥过去,宇文靖才能放心一些。 宇文靖知道风岩的背景,不想得罪他,于是道:“既然双方都有错,不如让他们和解?” “宇文师兄的提议,正合我意。”风岩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