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章 半圣之光 - 万古神帝

第166章 半圣之光

岳林冲的心脏被刺穿,就算他使用真气封住血脉,鲜血依旧不停的从胸口涌出来,很快就将他的衣袍染成血红色。 “你……你就算问我要……三叶……圣气草,我也……也肯定是会……给你……你……”岳林冲十分痛苦,手掌按着胸口,脸色变得越来越惨白。 陆函取出一根洁白的绢布,将剑上的鲜血擦干,清美的脸上,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,道:“岳林冲,你傻得太可爱了!你真以为我会看得上你?追求我的男子之中,至少有五个都比你更加优秀,更加强大。” “噗!” 岳林冲口吐鲜血,双眼瞪直,彻底死去。 也不知是被气死,还是鲜血流尽而亡? 陆函将自己背上的包袱取下来,将两个包袱中的三叶圣气草汇集在一起,一共足有九十八株,散发出一圈圈乳白色的光华。 只是闻着三叶圣气草散发出来的药香,陆函体内真气的运转速度就加快了几分。她美丽的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,“将这些三叶圣气草全部炼化,我的修为必定突飞猛进,就算进入内宫,我也能够立即成为内宫中的强者。” 一个声音,在陆函的身后响起。 “我看得出来,他是真心爱你,你为何要杀他?” “谁?” 陆函的心头一惊,立即转身,将剑横在身前,做出防御的姿态。 张若尘从血红色的巨石后面走出来,盯着陆函,道:“女人的心真的都那么狠?都那么善于伪装?对爱她的人,也能下杀手?” 张若尘仿佛在陆函的身上,看到池瑶公主的影子。 当然,陆函与池瑶公主根本没有可比性,两人差得太远。 陆函看到是张若尘,原本有些紧张的神情,逐渐放松。在她看来,张若尘就算再厉害也只是一个新生,根本威胁不到她。 陆函冷哼一声,道:“张若尘,我就算杀了岳林冲,似乎也不关你的事。你若是躲起来,或许我还找不到你,既然你主动出来,那你就去死吧!” 陆函展开一种速度类武技,纤细的身体化为一连串残影,刹那之间,便冲到张若尘的面前,一剑刺向张若尘的眉心。 张若尘站在原地,双脚微微一移,身体直接横移五步远,十分轻松躲过陆函的剑。 陆函微微一怔,还没来得及反应,忽的,眼前一个人影闪过。 张若尘出现到了陆函的面前,一掌击向她的胸口。 “龙象归田!” 感觉到铺面而来的掌风,陆函的脸色一变,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,只能将战剑横在胸前,抵挡张若尘击过来的掌印。 “嘭!” 陆函倒飞出去十多米远,身体犹如被风吹走的落叶。 落到地上,她不停向后倒退,每在地上踩一步,就会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。 她的胸口巨疼,五脏六腑都像是被震伤,体内血气翻涌,真气紊乱。 “才过去一天,他怎么变强了这么多?” 一天之前,陆函与张若尘交手的时候,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压制住张若尘。可是现在,才仅仅交手一招,就差点被他打成重伤。 特别是张若尘的速度,简直快得不可思议。 张若尘根本不给陆函喘息的机会,爆发出最快速度,冲到陆函的身前,全身肌肉和骨骼的力量都调动起来,又是一掌击了过去。 “血气凝神!” 陆函立即激发出血脉的力量,身下出现一座直径五米的中等血阵,她的背后凝聚出一只三头血鸟和一柄血剑的虚影,汇聚成一幅血气异象。 陆涵的力量急速攀升,提升了一倍左右。 反应速度,也变快了不少。 她的调动背后的三头血鸟的虚影,向着张若尘冲击过去,抵挡张若尘的掌力。 “破!” 张若尘一掌将三头血鸟的虚影击碎,化为一缕缕散乱的血气。 一道破风声响起,陆函施展出一招灵级下品的剑法,斩向张若尘的脖颈。 张若尘向后退了一步,十分巧妙的躲过陆函的剑招。 “血气凝阵!” 张若尘也激发出血脉的力量,轰的一声,脚下猛烈震动了一下,一座直径九米的血阵呈现出来,急速旋转,将陆函卷进血阵之中。 “这是……这是圣级血阵……” 陆函终于明白张若尘为何会那么强大,原来他居然能够凝聚出圣级血阵,只有拥有成圣天资的人,才有如此强大的血脉。 在圣级血阵之中,陆函完全被张若尘压制,根本没有还手之力。 仅仅只是交手三招,张若尘便一掌击在陆函的右肩。 “嘭!” 强大的掌力将陆函的右肩骨震断,一口鲜血从她嘴里吐出,倒飞出去,坠落在地上。 她手中的那一柄剑也脱手飞出,掉在地上。 张若尘的手臂临空一挥,地上的剑飞了起来,落入张若尘的手中。他将剑指在陆函的颈部,道:“向你这样的女人,空有一副娇好的面容,却不懂得珍惜,死有余辜。” 陆函躺在地上,眸中露出恐惧的神情,哀求道:“张若尘,求你不要杀我,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?我可以做你的女人,做你的奴仆,只要你放过我。” 陆函的眼中散发一丝阴冷,快速取出一颗雷珠,向着张若尘扔过去。 与此同时,她一掌拍在地面,身体向后滑行三米远,从地上翻身而起,向着远处逃遁。 看着陆函扔出的雷珠,张若尘丝毫都不慌张,五指抖动,手中的剑形成一个圆圈,使用真气将雷珠包裹起来,甩飞到数十丈之外。 “轰!” 雷珠在陆函的前方的上空砸开,散发出一道道电光,形成一股强大的冲击力,将陆函震得倒飞了回来,再一次摔落到张若尘的脚下。 “噗!” 没有任何犹豫,张若尘一剑刺向陆函的眉心,在她的眉心留下一个红色的剑痕,一滴绯红的鲜血从皮肤中流出。 陆函的身体静止不动,失去生命的气息,变成一具美艳的死尸。 刚才那一剑,张若尘使用剑气,击穿了陆函的脑海。 看似只有一个红色的小点,实际上已经震碎陆函的灵魂。 张若尘看着手中细长锋利的宝剑,轻轻的点了点头,“五阶真武宝器,可以卖出一个好价格。” 将那一柄宝剑收进空间戒指,张若尘便去取陆函背上的两个包袱,包袱中不仅装着九十八株三叶圣气草,还装着陆函和岳林冲带进赤空秘府的丹药和一些保命的宝物。 将那些宝物和丹药,全部收进空间戒指,以后再慢慢清点。 那九十八株三叶圣气草,张若尘全部用玉质容器保存起来。 “有了这些三叶圣气草,要冲击玄极境的无上极境,机会更大了!” 张若尘抬起头,向着鬼雾山看了一眼,只见山腰的悬崖峭壁上也长着很多三叶圣气草,比山脚下更多。 张若尘轻轻的摇了摇头,断了心中的贪念,自言自语的道:“还是不要去冒险了,没必要将自己的性命搭上。” 鬼雾山太危险,就算是地极境武者进去,也很少有人能够活着走出来。 在山脚下就能得到如此丰厚的收获,已经很不错。 张若尘正打算离开,突然,感觉到少了什么? 停下脚步,仔细向着地面看去,惊恐的发现,陆函的尸体不见了! 张若尘明明记得陆函的尸体,就躺在离他不到十米的地上,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消失? “就算是地极境的武者,也不可能在如此近的距离,无声无息的将尸体偷走。” 突然,张若尘感觉到身后一股寒风吹来,正要一掌向着身后拍击过去。一只冰冷的玉手,将他的脖子掐住,使他不能动弹。 “不要动!” 一个沙哑的声音,在张若尘的背后响起。 背后那人全身冰冷,散发出极致的寒气,将张若尘背上的冷汗冻结成冰晶,张若尘感觉自己的血液像是都要被冻住。 张若尘努力保持镇定,没有转过头,道:“你是谁?” “我?我是谁……我是……我是谁?”那一个声音显得有些茫然。 那一个声音虽然有些沙哑,可是张若尘还是觉得有些耳熟,与陆函的声音有些相像。 掐住张若尘脖子的那一只手,突然松开,那人向后退了两步,茫然无措的自言自语:“我是谁?我是谁……” 见她松手,张若尘急速向前冲出去,与她拉开十多丈远的距离,转身向后看去。 刚才那一个抓住他脖子的人,果然是陆函,确切的说是陆函的尸体。 “怎么会这样?她怎么活过来了?不可能,我明明使用剑气,击碎了她的灵魂。” 张若尘盯着站在远处的陆函,突然,发现不对劲的地方。 陆函的头顶,竟然有一圈金色的光晕。 金色光晕散发出强大的圣力,寒气森森,在方圆数十米的地面,结上一层厚厚的寒冰,将张若尘逼得不能靠近。 “那是半圣之光,怎么会出现在陆函的头顶?”张若尘的脸色变得十分凝重,想到了一个可能。 天极境的武者,使用真气滋养灵魂,可以将灵魂修炼成武魂。 半圣,可以使用圣力,将武魂孕育成圣魂。 半圣陨落之后,圣魂也就跟着消散。但是,也有极少数的圣魂,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,没有消散,化为半圣之光,游离在墓地之中。 “鬼雾山是金云半圣陨落的地方,难道金云半圣的圣魂化为了半圣之光,在机缘巧合之下,进入了陆函的尸体?” 张若尘有些懊悔,早知道就该一剑斩下陆函的脖子,也就不会造就出这样一只恐怖的怪物。 没错,陆函此刻就是一只非人非尸的怪物,谁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?

上一篇   第165章 修为提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