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采摘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采摘

张若尘走到圣池边,果然感觉到,一股极其阴冷的寒气,扑面而来。池中,水波盈盈,正是能够冻杀圣境生灵的极阴冥冰水。 木灵希看不惯那位白肤妙龄女子,觉得她太瞧不起人,道:“我就偏要去摘下一枚心月圣果,尝尝它到底是什么味道。” 木灵希修炼的是极阴冥冰之力,且已经有一定火候,自问不惧圣池中的极阴冥冰水。 那位妙龄女子,看起来十分年轻,肌肤白得就像雪莲,俏脸上露出一道讥诮的神色,“不自量力。” 八臂蛛王快步走了过去,劝阻木灵希,讲出其中的凶险之处,道:“姑娘,圣池水面的环境有些诡异,修为再高也不能飞行。极阴冥冰水更是沾不得,一旦沾上,修士体内的圣气都会被冻住。不信,你看水底。” 张若尘和木灵希的目光,盯向水底。 只见,水池底部竟然有四尊生灵,被冻在四团冰晶中,早就失去生气。 “他们全部都是想要采摘心月圣果,不幸跌入池中,将性命永远丢在这里。”八臂蛛王长叹一声。 张若尘谨慎了起来,道:“刚刚发生的事?” “不是。” 八臂蛛王摇了摇头,道:“都是以前召开封神台大会的时候,发生的惨剧,只不过,他们生前修为强大,又有极阴冥冰水的包裹,尸身才没有腐烂,像是刚刚坠入池中。” “现在,大家都知道此地危险,实力不足的修士,不会轻易冒险去尝试。而且,就算去采摘,也肯定会有诸多准备,更有同伴在一旁守护。发生意外的现象,也就越来越少。” 那位妙龄女子很想看张若尘和木灵希的笑话,在旁边催促,道:“刚才不是声称要去采摘圣果,怎么还不出手?” “去就去。” 木灵希没有惧色,自信圣池中的极阴冥冰水伤不到她。 “等一等。”张若尘拦住木灵希。 木灵希向张若尘盯过去,道:“放心,我有把握。” 极阴冥冰水,与净灭神火一样,可以分为数个等级。 就像张若尘,虽然修炼了净灭神火,并且达到“民焰”的巅峰,但是,遇到“臣焰”级别的净灭神火,还是会有巨大的危险。?木灵希修炼了极阴冥冰之力,并不代表,可以抵抗一切极阴冥冰水。 “先让我试一试。”张若尘谨慎的道。 旁边,那位妙龄女子发出一道低沉的讥笑声,听得木灵希十分气恼,心绪不宁。 张若尘伸出右手,按住木灵希的手腕,制止住她。他的另一只手,打出一道精纯圣气,飞入圣池,向其中一枚心月圣果席卷过去。 圣气,如同一根长绫,飞在水面上,越来越接近心月圣果。 在场的修士,全部都屏住呼吸,露出惊疑的神色。 还能这样采摘心月圣果? 那道圣气,距离心月圣果还有三丈,突然,静止不动,竟是被寒气冻结,化为一根冰柱,噗通一声,落入进圣池。 “果然能够冻住圣气。”张若尘皱起眉头。 虽然采摘失败,却没有修士嘲笑。 反而,四周的修士,都露出异样的光芒,盯向张若尘的时候,多了几分敬意。 因为张若尘并不是第一个使用圣气去席卷心月圣果的修士,但是圣气喷吐出那么长一段距离才被冻住,足以说明他的圣气精纯度,远超在场的所有生灵。 别的生灵,圣气飞出数丈远,就会被冻成冰柱,达不到张若尘那种水平。 张若尘修炼的是《九天明帝经》,体内又有净灭神火反复淬炼圣气,圣气的精纯度,自然是他们可以比拟。 八臂蛛王看出张若尘很不凡,动了结交的心思。 张若尘取出一根万纹圣器级别的长鞭,想要动用长鞭,卷回一枚心月圣果。就算水面的寒气再厉害,应该也冻不住万纹圣器。 “且慢。” 八臂蛛王再次走过去,提醒道:“兄台,心月圣果相当脆弱,采摘的方式也很讲究,绝对不能沾上五行中的金、火、土、水四种气息,否则,它瞬间就会化为液滴,落入圣池。” 张若尘的眉头皱得更深,道:“岂不是说,只有使用木属性的器皿,才能摘取和盛放心月圣果?” 八臂蛛王苦笑:“不仅仅只是需要木属性的器皿,而且,还必须是使用神木制作成的器皿。” 木灵希的黛眉一蹙,道:“采摘条件这么苛刻?” “我们应该庆幸采摘条件苛刻,否则,这里的心月圣果,早就已经被采光。” 八臂蛛王耸了耸肩,有些无奈的道:“其实,我也有一两种办法,可以采摘到心月圣果。只不过身上没有神木制作的器皿,所以才在这里等待,希望能够从别的修士那里借来一件。不知二位的身上,有没有这样的器皿?” 张若尘还没有回应,不远处,那位妙龄女子有些得意的说道:“我师兄就有一根神木木材制成的宝尺,等到他将宝尺带来,自然能够帮我摘下一枚心月圣果。” 能够收到邀请帖的人物,不是身份显赫,就是自身实力强大。那位妙龄女子的修为,只是半步圣王境界,很显然,乃是前者。 木灵希轻哼一声:“神木木材制成的器皿,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?我也有。” 随即,她的手掌一翻,一只木罐出现在掌心。 那只木罐,使用接天神木的木材制作而成,只不过,木材中的木属性神气流失殆尽,所以显得有些平平无奇。 那位妙龄女子发出嘲笑声:“你这也是神木木材制作出来的器皿?” 围在四周的修士,仔细凝视木灵希手中的木罐,却都看不出端倪,纷纷露出失望的神色。 他们中有一半的修士聚集在这里,其实都是抱着与八臂蛛王一样的心思,想要借用别的修士的器皿,采摘心月圣果。 “只要我师兄赶过来,大家只需给我一定数量的圣石,我肯定让师兄将宝尺,借给大家使用。”妙龄女子悠然自得的说道。 “不识货。” 木灵希单手托着木罐,背上的一对凤凰羽翼伸展出来,向圣池中心的白色圣树飞掠过去。 张若尘没有再拦木灵希。 经过先前的测试,他对圣池中的极阴冥冰水已经有一定了解,有危险性,但是还冻不住木灵希。而且,就算她遇到危险,有张若尘站在池边,也能瞬间将她救回。 凤凰羽翼不能让木灵希飞在水面,却能驾驭风劲,减轻她的身体重量,双脚的脚尖在水面快速轻踩,很快就来到圣树下方。 “原来是一只冰凤凰,难怪不惧极阴冥冰水。”八臂蛛王暗道。 “哗----” 木灵希使用木罐,罩住一枚莹白色的心月圣果,手腕轻轻一扭。 “嘭。” 心月圣果坠入木罐。 那位妙龄女子有些紧张起来,却还是很不客气的说道:“心月圣果应该已经融化在木罐里面,果实中蕴含的圣道规则,顷刻间就会消散在空气中。” 木灵希白了她一眼,紧接着,又踩动脚步,想要采摘另一枚心月圣果。 可是,就在这时,像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,木灵希的脸色剧烈一变,连忙扇动双翼,冲向圣池边缘。 “哗啦。” 张若尘打出长鞭,缠住木灵希的纤腰,向回一拉。 落到岸边,木灵希的脸色才恢复过来,心口却依旧在狂跳。 “刚才发生了什么事?”张若尘问道。 木灵希摇了摇头,道:“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就是突然之间,一股无形的重量落在身上,压得我差点沉入池中。” “竟然有这么诡异的事。”张若尘道。 八臂蛛王道:“此事并不诡异,其实是正常现象。这外南院中的各种圣果,每一位修士都只能采摘一枚。同一种圣果,修士若是想要采摘第二枚,危险和难度都会增加数倍。真理神殿布置这种手段,乃是为了杜绝一位强大的修士,将同一种圣果全部都采走。我以为两位知道这个常识,所以,先前没有提醒你们。” “原来是这样,看来只能怪我自己太贪心。”木灵希摇头一笑。 八臂蛛王盯着木灵希手中的木罐,只见,木罐中,散发出白色圣芒,心中猛然一动,道:“莫非姑娘手中的木罐,真的是神木木材制成?” “难道还会是假的?” 木灵希双手捧着木罐,将罐口斜出一个角度。 完好无损的心月圣果,静静的躺在罐底。 看到一幕,在场的修士,全部都围了过来。 “姑娘,可否借木罐一用,不需要太久,只要借半刻钟就行。我可以支付给姑娘三万……不,五万枚圣石。” “我愿意给姑娘八万枚圣石。” “我出十万枚圣石,先借给我吧!” …… 在场,有近十位修士,都有把握采摘心月圣果,此刻他们全部放低姿态,向木灵希求助。 木灵希的眸光盯向张若尘,询问他的意思。 张若尘道:“只是借用木罐而已,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,大家无须支付圣石,拿去使用便是。不过,你们得先排队,木罐总不能同时借给所有修士。” 周围那些修士,全部都露出肃然起敬的神色。 八臂蛛王的结交之心更加强烈,道:“兄台的高风亮节、心胸广阔,让人佩服。但是,心月圣果价值连城,我们既然借用了你们的器皿,支付圣石是应该的事,希望兄台不要推辞。” 随即,八臂蛛王取出十万枚圣石,装进储物袋,递给了张若尘。 老实说,张若尘很富有,并不在乎区区十万枚圣石。所以,才想趁此机会,与在场这些修士接下善缘,将来说不一定,能够得到更大的回报。 毕竟能够进入封神台大会的生灵,没有一个是简单角色。 现在,对方主动递出圣石,张若尘当然不可能不收。十万枚圣石,对他们来说,应该也只是小数目,价值远远不及心月圣果。 说到底,他们还是欠了张若尘一个小小的人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