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结拜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结拜

如此神异的千里眼,张若尘是第一次听闻。 于是,进行验证了一番。 张若尘将幻术和三十六变一起运用,甚至将虚妄珠的力量都激发出来,可是每次都会被项楚南识破。他的那双眼睛,比阴阳镜都厉害。 “难道世上还真有这么巧的事?” 张若尘揉了揉太阳穴,感觉到头疼。 怎么就遇到了项楚南这个黑愣子? 好不容易在白日箭上刻下三道时间印记,没有射杀千星天女也就罢了,竟然还将这支夺命之箭遗失,并且打草惊蛇。 今后,再想暗杀千星天女,难度会变得更大。 项楚南又向张若尘走过去,嘿嘿笑道:“兄台,我就纳闷了,你为什么站在数十里外偷窥那群丑婆娘?你向她们射箭又是干什么?难道她们是你仇家?” “丑婆娘?” 张若尘用一种奇异的眼神,盯着项楚南。 虽然,张若尘对艳名远播的千星天女、天初仙子、妾怀柔没有兴趣,可是却不得不承认,她们的的确确称得上是绝代美人,追求她们的天之骄子更是多不胜数。 如果她们是丑婆娘,那么,整个天下估计找不出一个好看的女子。 项楚南道:“对啊,太丑了!你看她们皮肤那么白,身材还那么坑坑洼洼,一点都不圆润,特别是脸,长得真的是辣眼睛。长得最丑的那个,倒是有一些自知之明,戴上了一块布,遮住大半张脸,要不然,就她那长相,走在我们村子里面,肯定会挨很多打。” 张若尘愕然,心中暗笑,如果千星天女知道自己被人如此评价,估计是要将项楚南追杀到天涯海角。 干咳两声,张若尘问道:“那你觉得,什么样的女子才是美女?” 顿时,项楚南的眼睛一亮,嘴角流口水,也不知道脑海里面在想什么,痴痴的说道:“首先身材必须要完美,腰至少不能比水桶细吧?皮肤至少要有我这么黑,必须要有一张大脸盘,厚嘴唇,招风耳,短脖子。特别是腿,腿很重要,不能太细,至少要有盘口那么粗。” 随即,项楚南长叹一声:“可惜,这样的绝世美女太难寻,来到真理天域之后,遇到的女子一个比一个丑,令人让人绝望。” 张若尘摸了摸鼻尖,仔细审视项楚南,沉默了很久,才问道:“你见过那样的绝代美人吗?” “当然见过,我师娘还有师妹,都是一等一的美女。”项楚南十分认真的道。 张若尘恍然大悟,道:“所以,你对美女的认知,都是你师娘告诉你的?” “不是,是我师父。” 紧接着,项楚南又道:“从小师父就告诉我,师娘乃是万界第一美人,而我师妹,今后将会是新一代的第一美人。兄台,这个秘密,我从来没有跟别人讲过。今后,你若是见到我师妹,千万不要因为她长得太美,就打什么歪主意,她早就已经是我的女人。” 项楚南既有一些得意,又有防范。 张若尘用着怜悯的眼神看了项楚南一眼,真是一个可怜人,从小审美就被扭曲。他师父,多半也是一个可怜人。 这个黑愣子,很有可能是刚从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来到外面的繁华世界,先前,应该真的是无心之失。 否则,先前他就不是从身后拍张若尘的肩膀,而是一拳打碎张若尘的头颅。 张若尘不再多问,准备尽快离开,向空灵岛的方向飞掠。 “兄台,等等我。”项楚南追了上去。 张若尘道:“你跟着我干什么?” “咋们不是说好,拜把子做兄弟?”项楚南道。 “可是,我们才刚刚认识。”?项楚南道:“只要有缘,何必在乎认识了多久?” 听到这话,张若尘竟是不知道该怎么反驳。 这个黑愣子的速度,实在是快得惊人,即便张若尘施展出空间挪移,他也能快速追上,根本甩不掉。 于是,张若尘停了下来,准备跟他讲实话。 项楚南气喘吁吁的追上来,看见张若尘在前方等他,顿时露出一道喜色,道:“兄台,你答应了?” 张若尘背着双手,道:“你跟着我,真的不是什么好事。我有很多仇家,其中有几个还非常厉害,他们的手段相当毒辣,不仅会对付我,也会对付我身边的人。你与我拜把子做兄弟,难道不担心明天就人头落地?” 对于这样一个没有什么心机的黑愣子,张若尘真心不想害了他。师兄、师姐的人头,挂在阴阳殿大门上的景象,现在都还历历在目。 项楚南顿时露出怒火腾腾的模样,道:“我项楚南岂是怕事之人?兄台,告诉我,你的仇家是谁,老子现在就去轰杀了他们。” 这个黑愣子,每次都不按套路出牌,让张若尘苦笑不得,一点办法都没有,只得说道:“好吧,既然你想要跟着,那就跟着吧!” 项楚南兴高采烈的走在张若尘的身旁,大大咧咧的笑道:“老实说,来到真理天域,我一个人都不认识,连暂住的地方都没有,每天找棵大树,就在上面一觉睡到天亮。” “晚上你不修炼吗?”张若尘道。 “修炼啊,但是,该睡觉,还是要睡,要不然人生多么无趣。” 张若尘轻叹一声,突然发现真正可怜的人并不是项楚南,而是自己。 他又何尝不想什么都不用考虑,什么都不用担心,也不用拼命修炼,每天都能到树上安安心心的睡一觉。 但是,他却根本记不得,上一次睡觉是多久之前的事? 项楚南突然想到了什么,问道:“兄台,有一件事,我得请教你。你知不知道什么是真理奥义?” 张若尘停下脚步,盯向项楚南,肃然的道:“你得到了真理奥义?” “对啊,在渡真理之海的时候,每渡一层海域,就有一个该死的声音在我脑海里面响起,说我得到了什么真理奥义。然后,又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光点,进入我的体内。可是,我怎么问,他都没有告诉我真理奥义到底有什么用。”项楚南气急败坏的道。 张若尘深深的盯了项楚南一眼,莫非这个黑愣子,还真的是第一次渡真理之海? 第一次渡海,就能渡过第三层海域? 月神曾经给张若尘说过,天地间的真理奥义永恒不变,总数只有“一”,每一位拥有真理奥义的修士,都会拼尽全力去收集别的真理奥义,等到收集了百分之一的真理奥义,就能成为真理使者。 所以,拥有真理奥义的修士,必须隐藏这个秘密。 一旦暴露,将会给自己惹来滔天杀劫。 张若尘道:“真理奥义可以帮助修士参悟圣道,好处极多。反正,你要记住,这件事绝对不能向任何人提起,否则会给自己惹来巨大的灾难。” “需要这么小心谨慎吗?”项楚南道。 张若尘肯定的回答:“需要。” 就连月神那样的存在,都再三嘱咐张若尘,由此可见,拥有真理奥义这个秘密,是何等了不得的一件事。 幸好这个黑愣子遇到的是他,否则,此刻估计已经变成一个死人。 项楚南并不知道张若尘拥有真理奥义,以他那样的性格,也不会对张若尘造成威胁,因此,张若尘自然是不会主动对付他。 张若尘暗杀千星天女,主要目的,还是想要清除一位潜在的威胁。 毕竟,千星天女和项楚南,不是同一类人。 张若尘问道:“你是刚到真理天域,便去渡真理之海?” “对啊!”项楚南道。 张若尘有些好奇,道:“可是,你在真理之道上面的造诣很高,这是在哪里学的?” “我师父教的。” 随即,项楚南又道:“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开始,师父就让我观摩一些图文,参悟上面的道理。”? “什么图文?” “就是刻在桌子上、墙壁上、板凳上的一些图文,奇奇怪怪的,反正看得让人头疼。不看,就会被一顿狠揍。”项楚南摇了摇头,感觉到有些后怕。 张若尘皱起眉头,思索起来。 按照项楚南所说,那些刻在桌子上、墙壁上、板凳上的图文,肯定蕴含有真理之道。 但,即便是神,也只有在真理天域,才能根据自己参悟到的真理之道,刻出真理之道图文。在真理天域以外的地方,没有真理神殿的力量加持,即便是神,也不可能让真理之道具象的显现出来。 项楚南的师父,到底是何方神圣? 随后,张若尘又问出了一些问题,有些问题项楚南答得上来,有些问题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答案。 比如,张若尘问他,他和他师父居住的村子在什么地方? 项楚南就只知道在一座原始大山里面。 在来到真理天域的前一晚,项楚南和他的师父喝得酩酊大醉,等他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不在村子里面,出现在了真理天域,光着屁股睡在一棵大树下面。 张若尘道:“真理天域的修士,与你们村子里的人不一样,来到这里,凡事得多长一个心眼,不要什么话都告诉别人。” “嘿嘿,兄台,你说话口气,与我师娘一模一样,一看就知道是好人。”项楚南浑然没有将张若尘的话放在心上,依旧大大咧咧的笑。 “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人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坏人。” 说完这话,张若尘加快了速度,没过多久,便是回到空灵岛。 随即,张若尘将项楚南介绍给了风岩,风岩此人倒是真的非常好客,而且喜欢结交朋友,没过多久就与项楚南打成一片,谈笑风生,并且令人送来最顶尖的圣酒一起对饮。 “张兄,就我们两个喝酒,多么无趣,你怎么就是滴酒不沾?”项楚南抱怨了一声。 张若尘坐在亭子的角落位置,道:“并不是滴酒不沾,只不过,喝酒误事,没有必要还是不要喝为好。” 项楚南伸出一根手指头,指着天空,道:“今夜,月亮又圆又大,正是一个绝佳的好日子,不如咋们三人拜把子做兄弟,怎么样?今后,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。” 风岩的神情一动,道:“皓月当空,清风徐来,的确是一个难得的夜晚。这得多大的缘分,才能让我们三人聚在一起。” 随即,风岩倒满一杯酒,向张若尘的方向推了过去,道:“如果张兄看得起我们,愿意与我们结为兄弟,便饮下这杯酒。” 风岩和项楚南的眼睛,都盯在张若尘的身上。 张若尘皱起眉头,项楚南神经大条,一直嚷嚷着结拜,还好理解。可是,风岩却是一个理智而又聪明的人,为何也跟着起哄? 一旦结拜,也就沾上因果。 正在张若尘犹豫不决,觉得这么结拜很草率的时候,木灵希从远处的灯下走来,如同一位暗夜中的绝美精灵,甜美的声音响起,道:“大家都这么热情,也难得遇到一个月圆夜,你就不要再顾虑别的事,喝下这杯酒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