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神传弟子,宇文靖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神传弟子,宇文靖

阴阳殿被灭,三大世界留下的大量宝物和财富,就是一座大宝藏,谁能不心动? 张若尘认为纪梵心是来趁火打劫,是很正常的事。 况且,张若尘的金步龙辇都还抵押在纪梵心那里,只要纪梵心杀死张若尘,就能将这件九耀万纹圣器私吞。 在这样的情况下,张若尘怎么可能不防备她? 看着张若尘如临大敌的模样,纪梵心心中生出一个古怪的念头,竟是真的有些想要与他战一场。 也不知,在同境界,能不能将他击败? “如果我真的想要收割最后的战果,就凭你现在的状态,挡得住我吗?”纪梵心的雪颈修长,下巴微微上翘,颇为傲然的模样。 “好厉害的眼力,看来是已经看出了我的虚实。” 张若尘暗暗叫苦,立即动用精神力,向小黑传音,让它赶来地底空间。 张若尘身上剩下的几张符箓,都是从纪梵心那里买来,想要用这几张符箓对付纪梵心,无疑是痴心妄想。 实在不行,只能动用时间剑法。 以他体内残存的圣气,倒是勉强能够施展出一招时间剑法。但是,也只能施展出一击,一旦无法击杀纪梵心,他就只能任人宰割。 纪梵心看见张若尘的眼神越来越锐利,敌意越来越强,顿时,放弃了现在与他切磋的念头,免得引起更大的误会,给自己惹来一位不必要的敌人。 随即,纪梵心便是说道:“阴阳殿中的宝物和财富,的确让我颇为心动。你的那辆金步龙辇,更是无价之宝。不过,你毕竟帮我救出了师姐,恩将仇报的事,我还做不出来。” 张若尘露出沉思的神色,在思考纪梵心这话的真假。 通道处,传来破风声。 “张若尘,你到底遇到了什么大敌?本皇来助你一臂之力。” 小黑像是一只黑色肥企鹅一般,摇摇晃晃冲进地底空间,瞪大一双眼睛,露出相当凶厉的模样。 当它看见站在张若尘对面的纪梵心后,顿时微微一怔,“原来是她。你的运气还真是差,每次与女人交好,都会遭到背叛。看来,越是漂亮的女人,越是信不得。什么都别说了,咋们联手,催动十八杆焚天炼地阵旗,将她镇压。使用一株照神莲来炼制一炉圣丹,肯定非同凡响。” 听到这话,纪梵心眼神一沉,衣袖一甩,随即一大片圣芒从莹白的手掌心飞出,打得小黑像是皮球一般,向后翻滚出去。 “张若尘,你养的这只猫头鹰,竟然想要用本仙子炼丹,还真是与你一样狂得很。本来,你拿一亿三千五百万枚圣石,就可以赎回金步龙辇。现在,得用两亿枚圣石才行。” 纪梵心似乎是真的很气恼,狠狠的瞪了小黑一眼,随后,径直离开地底空间。 “什么意思?真以为本皇不是你的对手,信不信现在就镇压……” 小黑从地上爬起来,伸出一只爪子,指着纪梵心的背影,又想放出一句狠话,但是,却被张若尘阻止。 这个时候,张若尘相当虚弱,求之不得纪梵心立即离开。 万一将她惹怒,杀了回来,谁都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后果。 “别拦着本皇,动用十八杆梵天炼地阵旗,我们还怕……她……你怎么了?” 小黑看见张若尘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,顿时安静下来,不敢继续骂骂咧咧。 “还好意思说,你炼制的这十八杆阵旗太消耗圣气,只是催动一次,几乎将我吸干。” 张若尘取出一枚可以快速恢复圣气的圣丹,吞服进嘴里,问道:“外面的情况怎么样?” 小黑意识到张若尘此刻很虚弱,转动着眼珠子警惕四周,一边说道:“放心,阴阳殿结下的仇家,比你想象中还要多,这次他们死定了!” “我必须尽快恢复一些圣气,否则,三大世界遗留在阴阳殿的宝物和财富,恐怕是要被一些浑水摸鱼的修士取走。” 张若尘如此想着,立即取出时空晶石,进入晶石的内空间。 一刻钟后。 张若尘从时空晶石的内部走出来,精神力又变得无比饱满。 虽然,体内的圣气,还没有完全恢复,但是,已经可以支撑一场大战。 张若尘和小黑走出地底空间,向地面赶去。 在穿过极乐地宫的时候,张若尘发现关押千蕊界的天之骄女的几个牢笼,全部都被打开,里面空空如也。 很显然,纪梵心已经将她们带走。 别的那些还被关押的各族女子,似乎也知道阴阳殿发生了巨变,看见张若尘的身影,全部都露出欣喜的神色,十分渴望张若尘能够放她们出去。 张若尘还有更加重要的事要办,现在没有时间去放她们,与小黑一起,很快就走出极乐地宫,回到地面。 阴阳殿中的战斗,已经接近尾声。 阴阳殿招惹的仇敌还真不少,张若尘使用精神力探查了一下,足足发现四百多道强横的圣道气息。 除了少部分邪道修士逃走,别的邪道修士,全部都被镇压,有的被缚圣锁捆住,无法脱身;有的被打成重伤,镇压在圣器的下方。 一颗珠子形状的精神力圣器,悬浮在那些邪道修士的头顶上方,镇压他们的精神力,使得他们无法自爆圣源。 这些外来的修士,害怕遭到真理神殿的处罚,不敢在月神道场杀人,全部都在等张若尘。 看见张若尘现身后,立即就有一位戴着鲜花面具的女子,向他走了过来,道:“若尘公子,我们已经等你多时。你是月神娘娘的神使,在她的道场,只有你才有资格审判这些邪道修士。” 张若尘瞥了戴着鲜花面具的女子一眼,此女的修为,极其高深,绝对是圣王级别的强者,而且还不是一步圣王,二步圣王那么简单。 而且,张若尘还生出一丝熟悉的感觉,似乎以前见过她。 应该是一位相当厉害的高手,只不过改换了容貌和身形,所以,才无法将她认出来。 又有一位圣王级别的男子走了过来,拱手向张若尘行礼,道:“这些邪道修士报复心理很强,一旦放他们生路,后患无穷。” 张若尘当然明白这些修士的心理,一个个都不敢得罪阴阳殿和阴阳殿背后的势力,害怕秋后算账,于是,就想让他来做大恶人。 在场,被镇压的邪道修士,足有一百五十多位,若是全部杀死,恐怕是要将阴阳界、黑魔界、万邪界气得抓狂,肯定会得罪一大批大圣,甚至是神。 当然这些都是次要的,毕竟,那些三大世界的大圣和神,就算再怒,还能到真理天域来杀张若尘? 主要还是眼前的问题,比较棘手。 一旦张若尘将邪道修士全部杀死,也就没有外力可以牵制在场数百位来自各大世界的复仇者,他们肯定会将注意力转向阴阳殿中的宝物和财富。 那个时候,张若尘根本阻止不了他们。 为了攻打阴阳殿,张若尘几乎倾家荡产,将金歩龙辇都抵押出去。到头来,却被这些人夺走财富,岂不是要吐血? 正在张若尘仔细思考应对策略的时候,外面传来一阵躁动。 “是宇文靖。” “宇文靖居然来了阴阳殿,这下麻烦了!” …… 那些戴着面具的复仇者,似乎都很惧怕前来之人,纷纷低下头,并且,还在向后退,让出了一条路。 就连戴着鲜花面具的女圣王,眼眸中也露出惊惧之色,立即退到远处,似乎是害怕被宇文靖认出身份。 “到底是什么人来了阴阳殿,竟然让在场这些修士如此惧怕?” 张若尘向前望去,只见,一个穿着仙鹤蓝天袍的高瘦男子,从外面走了进来。 此人的腰上,缠着八条金色的蛟蟒,每一条都是洪荒异种,并且达到圣王境界,爆发出来的气息比八条真龙还要可怕。 宇文靖的气场很大,给张若尘都造成巨大的压力。 仙鹤蓝天袍,只有真理神殿的神传弟子才有资格穿,此人的身份,也就一目了然。 宇文靖凝视对面的张若尘,道:“张若尘,真理神殿本不应该插手各大世界的道场之争,但是,今天你已经杀了不少修士,双手沾满鲜血,应该停一停手了吧?” 张若尘面无表情的道:“阁下是什么意思,要我放了阴阳殿的这些邪道修士?” 宇文靖道:“他们的确做了不少错事,但是,在功德战场上,对付地狱界生灵的时候,却是一点都不含糊。杀了他们,只会减弱天庭界的有生力量,地狱界反而高兴得很。” “不如这样,给他们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,将他们送去功德神殿,让他们去功德战场上与地狱界的生灵征战,如何?” 戴着鲜花面具的女圣王,传音到张若尘耳中,“宇文靖是阴阳界的修士,与怜后有非同一般的关系。千万别听他的,将这些邪道修士,送去功德神殿,无疑是送到商子烆的手中。商子烆岂会真的严惩他们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