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阴阳生死阵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阴阳生死阵

一缕绯红的朝霞,从云海的尽头升起,撕破大地上的黑暗,将天边晕染成了彩色。 阴阳殿彻底化为废墟,被尘土,被混乱的圣气,被圣器散发出来的光华笼罩。 此刻,十座大殿和十座阵塔的废墟中,正有一道道人影爬出来,既有阴阳界、黑魔界、万邪界的邪道修士,也有被抓到阴阳殿的美貌女子。 那些被困禁在阴阳殿的各族女子,看着脚下的残垣断壁,与天边的霞光,终于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。她们的神情,有的呆滞,有的激动,有的喜极而泣。 这些女子,恨透了阴阳殿的邪道修士,见到阴阳殿被摧毁到如此程度,只感觉大快人心。 “报应……报应啊……这些邪道生灵,就该遭到这样的报应。”一位妙龄女子,坐在废墟中哭泣。 “我被困在大殿中,也都听到,那些邪道修士在咒骂一个叫做张若尘的修士,难道就是他,毁掉了阴阳殿?” “张若尘可是《圣者功德榜》排名第一的人族天骄,是月神封的神使,没错,一定是他。” …… 阴阳殿的仇家太多太多,只不过,一直以来,那些修士都敢怒不敢言,只能忍着。 即便有宗门、家族、皇朝的天之娇女被抓进阴阳殿,他们都是选择花费大量圣石,将她们赎回去。 去攻打阴阳殿? 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! 今天却不同,阴阳殿的守护大阵“经纬天网阵”,已经被攻破。 而且,还有张若尘和昆仑界的修士领头,已经杀死大批阴阳殿的邪道强者,在气势上,占据绝对的上风,正是灭掉阴阳殿的绝佳时机。 “杀进去,将阴阳殿的邪道修士通通杀尽,一个不留。” “我师妹曾经在阴阳殿含恨而死,今日,一定要你们血债血偿。” …… 天都圣市中,飞掠出一道道身影。 他们与阴阳殿都有深仇大恨,怒到发狂,现在,终于是爆发出来。 当然,为了避免今后被阴阳界、黑魔界、万邪界报复,他们全部都带着面具,不想被认出。 阴阳殿的地底。 极乐地宫的最底部,有一座阴潭和一座阳潭,直径都是十三丈,分别散发出蓝光和红光。 阴潭之水,冰寒刺骨。 阳潭之水,比岩浆都要更加滚烫。 此刻,怜后和焱王便是分别悬浮在阴潭和阳潭的上空,怜后的背后,浮现着一轮幽蓝色的冷月;焱王的身后,则是一轮灼热的烈日。 一阴一阳两股力量,与下方的阴潭和阳潭结合在一起,爆发出越来越强横的气息。 “他们还真以为,攻破经纬天网阵,就能灭了阴阳殿。哏哏,等到这些仇视阴阳殿的修士,全部都冲进来,正好可以动用阴阳生死阵,将他们一网打尽。”焱王狞笑一声。 怜后提醒了一句,道:“吸收他们体内的阴气和阳气就行,别杀死了他们,这里可不是阴阳界的道场。” 焱王道:“孤阴不生,独阳不长。只要吸噬了他们体内的阴气和阳气,他们就算逃出阴阳殿,也活不了多久。” 阴潭和阳潭,不仅仅只是阴阳界建立的一处修炼宝地,更是阴阳生死阵的阵眼。 就在怜后和焱王准备催动阴阳生死阵的时候,一道声音,在他们的耳边响起:“阴阳殿大势已去,你们又何必还要继续垂死挣扎?” 怜后的脸色微微一变,阴寒的星眸,扫视这座地底空间,道:“什么人?” “还不立即现身?”焱王爆喝一声。 九种不同的火焰,从焱王的体内涌出,充斥在地底空间的各个角落,想要将隐藏身形的那人逼出来。 地底空间的幻象消失,一团青色的火焰,出现在阴潭和阳潭之间的地面。 青火中,站着一道人影。 那道人影,道:“不愧是焱王,竟然将九种火焰修炼到大成。如果不是开启了众生平等,遇到你,我只有逃命的份。” 焱王认出站在下方的那道人影,道:“张若尘,若不是你开启了众生平等,在本王面前,你就只是一只蝼蚁,连逃命的资格都没有。”?怜后则是有些意外,道:“没有想到,你居然知道我们来到了这里。你是想来阻止我们吗?” “没错。” 张若尘使用净灭神火包裹全身,以此来抵挡焱王身上的九种火焰。 “阴阳殿已经是墙倒众人推,你们想的应该是如何逃出去,而不是想着如何逆转局势。”张若尘又道。 焱王狂笑一声:“你以为有众生平等的压制,凭你那点实力,就能牵制住本王和怜后?阴阳生死阵一旦启动,顷刻间,就能将你镇压。” “你们尽管试试。”张若尘处变不惊的道。 焱王与怜后对视一眼,随即,从他们二人的体内,各自飞出四块神骨,分部在八个方位。八块神骨,将阴潭中的阴气,阳潭中的阳气,从下方吸了起来。 每一块神骨,都有数米长,像是八块房屋那么巨大的神石。 神骨的表面,浮现出密集的纹路,既像是阵法,又像是烙印在骨骼上面的圣道规则。 越来越恐怖的气息,从八块神骨上面爆发了出来。 怜后媚笑一声:“张若尘,你现在臣服于本后,还来得及。否则,即便你体内的阳刚之气是常人的万倍,在阴阳生死阵的抽夺之下,也坚持不了多久。” 张若尘没有多言,手掌在空间戒指上面一拍,随即,十八杆赤红色的阵旗飞了出来,插在了他的十八个方位。 十八杆阵旗都是小黑炼制出来,每一杆都是万纹圣器的级别。 从祖灵界战场回来,张若尘就将夺取到的大量炼器材料丢给了它,那些材料,用来炼制一百件普通万纹圣器都搓搓有余。 可是,却被它活生生的糟蹋了一大半,只炼制出十八杆阵旗。 在进攻阴阳殿之前,小黑将这套阵旗吹得天花乱坠,声称,“张若尘,这是本皇炼制的一座九品阵法的部分阵旗,若是今后,你的修为足够强大,或许可以使用它爆发出九品阵法的一些威力。” 张若尘怎么可能信? 要知道,经纬天网阵已经强大得相当变态,也就只是一座高阶八品阵法,论威力,与九品阵法比起来,差了十万八千里。 如果能够随身携带一座经纬天网阵,在大圣之下,可以不惧任何敌人。 但是,想要将经纬天网阵炼制成一套阵旗,可以随身携带,随时布置,恐怕是需要花费天价才能做到。 那样的价格,即便是积累雄厚的大圣,也都不一定拿得出来。 九品阵法的阵旗,价值得高昂到什么地步? “你竟然有一套阵旗,每一杆都是万纹圣器的级别。”怜后很惊讶。 成套的阵旗,是相当昂贵的宝物,不是一般的修士买得起。 虽然,怜后并不知道张若尘的这套阵旗,能够发挥出多么强大的威力,但是,就冲它们都是万纹圣器级别,价值就不会低于五千万枚圣石。 十八杆阵旗的中心,张若尘的双脚涌出大量圣气,源源不断注入进阵旗里面。 焱王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,连忙让八块神骨快速转动起来,手臂一弹,其中一块神骨,在烈焰的笼罩下,直向张若尘轰击过去。 十八杆阵旗连成一片,散发出太阳一般刺目的光华,与神骨碰撞在一起。 “轰隆。” 强大的力量波动,充斥在地底空间。 不断有碎石,从石壁上面坠落下来,就连地面都轻轻震动了一下。 “居然没有攻破。” 焱王的脸色,变得有些难看。 “起。” 张若尘大吼一声,随后操控十八杆阵旗,主动向悬浮在半空的焱王和怜后攻杀过去。 焱王和怜后不敢再小瞧张若尘的那套阵旗,于是,全力以赴运转阴阳生死阵,想要借用阴潭和阳潭的力量,先将他镇压。 十八根阵旗散发出来的光芒越来越强烈,最后,化为一轮烈阳,从阵中飞出,与阴阳生死阵碰撞在一起。 “轰隆。” 八块神石和两座潭水形成的阴阳生死阵被撕碎,焱王、怜后,口吐鲜血,向后抛飞出去,狠狠的撞击在石壁上面。 “好可怕的一套阵旗,快逃。”?即便是在火焰之道上面有极高造诣的焱王,也被那轮烈阳的力量,烧得全身焦黑,受了颇为严重的伤势。 焱王和怜后若是修为没有被压制,自然是不惧张若尘的那套阵旗,但是,现在却没有办法,继续留在这里,将有陨落的危险。 他们二人收起八块神石,毫不犹豫,急速逃出地底空间。 十八杆阵旗上面的光芒,逐渐变得暗淡。 站在阵旗中心的张若尘,全身发软,差一点倒在了地上。 “这套阵旗,还真是有些变态,只是稍微运转了一下,竟然将我体内的圣气几乎抽空。” 张若尘感觉到身体很难受,但是,依旧在强撑,表现出很是淡定的样子。 因为就在刚才,两座大阵碰撞在一起的时候,他吃惊的发现,地底空间中,竟然还有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。 很显然,有一位相当可怕的强者,隐藏在附近,一直没有露面。 “出来吧?再不现身,我就动用阵旗的力量,直接将你镇杀。”张若尘表现出相当强势的模样,想要将对方吓走。 实际上,他的心中,却是忐忑不安,悄悄的取出两张符箓捏在手中。 一道悦耳动听的声音,在阴潭的水畔响起:“真没想到,焱王和怜后动用出阴阳生死阵,都被你击败。你向我购买太阳圣金,就是用来炼制这套阵旗?” “哗啦。” 纪梵心的曼妙身形,逐渐显露出来,随即,淡淡的花香,弥漫在地底空间。 “原来是你。” 张若尘露出凝重的神色,警惕的道: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莫非你想做那只收割最后战果的黄雀?” 纪梵心知道张若尘的防备心理很重,可是,心里还是有些气恼。 她来到这里,其实,是与张若尘抱着相同的目的,阻止焱王和怜后发动阴阳生死阵。 只不过,纪梵心看见张若尘似乎很有信心对付焱王和怜后,所以才一直藏身在暗处,想要看看他还有什么手段没有涌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