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血债血偿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血债血偿

天杀组织固然可恨,但,他们却只是拿钱杀人,更加可恨的是商子烆和那位在头颅中布置禁法的邪道修士。 张若尘恨不得抽他们的筋,饮他们的血。 诸邪皆是能够感受到,张若尘身上的浩荡圣威,与那股焚天毁地一般的怒火。 突然,众多邪道修士中,飞掠出一道暗影,速度之快,即便是在场的一些至圣都有些看不清。 那是一位邪道圣王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手,想要赶在张若尘启动众生平等前,将他重创。 “张若尘,就是本王布置了禁法,但是你想饮我的血,恐怕实力还远远不够。” 幽沉的声音响起。 张若尘感受到那股扑面而来的煞气,竟是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,仿佛来不及出手抵挡一般。 众邪皆是露出喜色,心中暗想,难道高估了张若尘? 莫非布置了那么多的杀招,完全就是多余的? “那是……糟了……” 那位出手的邪道圣王大惊失色,想要立即向后退逃。 但是刚才打出的攻势太猛,他根本收不住脚步。 于是,那位邪道圣王连忙调动圣气,注入脖颈上的一串黑铁项链,顿时一具万纹圣器级别的铠甲,包裹住了他的身躯。 他之所以如此恐惧,那是因为,张若尘的身后,一具黑色的巨大骷髅走了出来。 黑色骷髅向前跨出一步,一只巨大的骨手,拍击下去。 “嘭。” 那位邪道圣王的攻击圣术与防御光波,尽数都被打碎,身躯重重的砸在地面,若不是有万纹圣器级别的圣甲保护,恐怕已经神形俱灭。 现在,即便没死,身上的伤势也无比严重,失去了九成战力。 “还想爬起来?” 张若尘一脚踩在那位邪道圣王的背部,将本来想要站起身来的他,踩得又趴了下去,眼神冷沉的道:“我之所以没有立即开启众生平等,就是想要引你现身。你,该死。” “哧哧。” 从张若尘的脚下,涌出青色的净灭神火,将那位邪道圣王包裹。 黑色的万纹圣器铠甲,被炼成赤红色。 铠甲中,那位邪道圣王犹如遭受炮烙酷刑,身体发出“哧哧”的声音,嘴里发出怒骂声。 不过,他的修为高深,又有圣甲的保护,短时间内,张若尘竟是无法将他炼死。 阴阳殿的深处,响起一道镇魂魔音:“大胆,竟然敢践踏我黑魔界的圣王,你是在找死。” 黑魔界的领袖穹麟,化为一片魔云,飞速冲向阴阳殿外。 本来,以穹麟那样的修为和身份,根本就不屑出手对付张若尘,免得惹来一些魔道巨头的嘲笑。 但是张若尘也不知使用什么方法,竟然将易皇骨杖的战力,提升到五步圣王的层次。如此一来,穹麟也就不得不亲自出手。 只是一道镇魂魔音,便是形成惊人的音波,震得在场那些至圣、半步圣王境界的邪道修士,全部都脸色发白,大脑剧痛。 张若尘早就激发出百圣血铠的第五重力量,一百位彻地境圣影站在四面八方,抵挡住镇魂魔音的冲击。 与此同时,张若尘的目光,盯向月神的那尊神像,嘴唇动了动。 “轰隆。” 那尊通体雪白的神像,绽放出皎洁的神光,笼罩住阴阳殿,在一瞬间,便是将道场中的邪气、魔气、阴气净化了一大半,像是化为一片净土。 神力弥漫。 “众生平等”的力量,落在在场每一位生灵的身上。就连黑色骷髅散发出来的气息,也都急速下滑,达到半步圣王的程度。 穹麟打出的一根魔锏,本来散发出三层圣力光波,爆发出三耀圆满力量。可是,此刻魔锏散发出来的黑芒,却是越来越淡,最后竟是勉强只剩下两层圣力光波。 当然,即便是二耀圆满力量,力量依旧相当惊人。 魔锏刚刚与一百道圣影触碰在一起,那些圣影,却是先一步向回收缩,汇聚到张若尘的双臂。 “龙象通天。” 一道龙魂,从张若尘的左臂冲出来;一道象魂,从张若尘的右臂冲出来。 在百圣之力的加持下,张若尘双掌齐出,一道龙影和一道象影同时飞出去,快速旋转,化为一个转轮漩涡,与魔锏发生大碰撞。 轰隆一声巨响后,魔锏打得转轮漩涡崩碎而开。 不过,魔锏上的两层圣力光波,却也碎裂,上面的恐怖力量,竟是被张若尘打出的掌力完全化解。 “中阶圣术吗?” 亡虚的脸上,露出一道惊疑不定的神色。 上一次,他与张若尘交手的时候,发现张若尘最大的弱点,就是没有修炼中阶圣术和真理之道。 刚才,张若尘打出的掌法,威力的确是堪比中阶圣术。 才过去多久,张若尘这么快将一种中阶圣术修炼成功?亡虚有一种深受打击的感觉,心中更加迫切想要除掉张若尘。 别的那些邪道修士,也都变得严肃起来,真正将张若尘当作是一尊大敌。 要知道,穹麟大人打出的炼血魔锏,即便只是随手一击,也会山崩地裂。但是,张若尘竟然接得住,而且还毫发无损,简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。 见到魔锏上的圣力光波消失,张若尘立即调动出空间力量,双手向前一抓,想要将魔锏隔空取走。 做为黑魔界领袖的圣器,绝对是珍宝。 将它夺走,如同是断了穹麟的一臂,会让穹麟的战力下降一大截。 “哼。” 直到此时,穹麟才是一步从大门中走出,浓厚的魔云中,伸出一只粗壮的手臂,隔空控制炼血魔锏。 “哗----” 炼血魔锏在半空,划出一个个圆圈,使得空间微微震荡。 张若尘打出的空间力量,虽然锁定住炼血魔锏,可是,一时半刻竟是无法将它收走。反而,魔锏上面还逸散出一缕缕刺鼻的血气,化为腾蛇的形状,向张若尘蔓延过去。 四周的邪道修士,也开始蠢蠢欲动,于是,张若尘不再与穹麟僵持,立即收回空间力量。 穹麟也有一些担心,所以不敢冒险,伸手一抓就将炼血魔锏收了回去,心中暗道:“张若尘这个小子,还真是够小心谨慎。我故意减弱了力量,想要缠住他,可是他刚刚察觉到不妙,立即就不再与我僵持。今天想要生擒他,估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 这里是月神的道场,他们不敢直接杀死张若尘,否则就是破坏了真理天域的规矩,将会偿命。 当然,如果只是因为这一点,他们完全可以提前找一个替死鬼,在将张若尘打得奄奄一息之后,由那个替死鬼出手杀死张若尘。如此一来,也就只有那位替死鬼会死,别的邪道修士则是可以安然无恙。 更加重要的是,商子烆下过一道命令,必须要生擒张若尘。 正是因为这两个原因,在场的邪道修士出手,多多少少都有些束手束脚。 一道刺耳的惨叫声响起。 先前,那位被张若尘踩在脚下炼化的邪道圣王,此刻身上的圣甲,重新化为一串黑铁项链。而他的身体,则是被黑色骷髅提在手中。 “咔咔。” 黑色骷髅一口咬下去,便是将那位邪道圣王的头颅咬了下来。 虽然头颅落入骷髅的嘴里,那些邪道圣王却并没有彻底死去,似乎是知道穹麟救不了他,于是,尖锐的吼了一声,“那就一起死。” 那颗头颅,散发出浓厚的魔气,想要引动脑颅中的圣源。 可是,下一刻,他嘴里发出的叫声却更加尖锐,“不,怎么可能,不要炼化我的……圣魂……啊……” 那位邪道圣王的圣魂,被黑色骷髅中的邪灵控制住,并且被一点一点的吞噬。 圣魂被吞食,比抽筋扒皮痛苦千百倍,即便是圣王都承受不住,惨叫出声。 穹麟气得颤抖,这么多的邪道修士齐聚,对付一个张若尘,竟然损失了一位天赋很不错的圣王。 “出手,先将张若尘打残。”穹麟沉声道。 那些邪道修士,早就各自凝聚出攻击手段,顷刻间,就有数十件激发出圆满力量的万纹圣器飞出去。 如此惊人的威势,别说是对付一个半步圣王,就算是一步圣王、二步圣王,也能在一瞬间轰碎成劫灰。 小黑嘿嘿一笑,操控三元邪星阵,将三颗直径十丈的岩石圆球打了出去。 “轰隆隆。” 三颗岩石圆球与数十件万纹圣器激烈对碰,竟然没有毁掉,反而将所有攻击都挡了下来。 这一次,让那些邪道修士全部都傻眼。 这座三元邪星阵布置出来,其实是他们准备的一手杀招,用来对付张若尘。 现在倒好,三元邪星阵竟然反过来对付他们。 其中,有数十双冷冽的眼睛,都向布置三元邪星阵的林大师瞪了过去。他们怀疑,这位林大师,其实是张若尘提前安插在阴阳殿的卧底。 林大师此刻是满头大汗,哪里料到,精心布置的阵法,竟然被一只猫头鹰破解,而且还被掌握。 这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事! 除非,那只猫头鹰的阵法造诣,已经达到阵法圣师的级别。 但是阵法圣师比大圣都稀少,也根本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参悟真理之道,怎么可能会出现在真理天域? 穹麟当然知道林大师不可能是张若尘安插的卧底,但是,眼神中,却还是带有一抹深深的失望,沉声道:“能不能将三元邪星阵夺回来?” 林大师摇了摇头,道:“若是没有开启众生平等,以我五十六阶的精神力强度,还可以试一试。但是,我现在的精神力强度,已经被压制到五十五阶以下……” 突然,林大师感觉到自己全身无法动弹,正是无比震惊的时候,便是,心口一凉。 “噗嗤。” 一柄黑色的圣剑,刺穿了他的圣心。 对于武道修士来说,最重要的是气海和圣源。 对于精神力修士而言,最重要的,则是圣心。 圣心被破,必死无疑。 精神力修士的身体,就是如此脆弱。 张若尘的身影,从林大师的身后显现出来,收回贴在林大师身上的定身符,同时,抽回沉渊古剑。 就在刚才,众多邪道修士打出万纹圣器的时候,圣器散发出来的光芒和圣力,将阴阳殿外的区域完全吞没。 趁此机会,张若尘便是使用出空间挪移,出现在林大师的身后。 张若尘最忌惮的就是阴阳殿中的阵法,自然是要先解决掉这个阵法造诣很高的大师,如此一来,阴阳殿中阵法爆发出来的威力,肯定会大打折扣。 “定身符对修为被压制到半步圣王境界的圣王,也有用,真是好东西。”张若尘暗道。 刚才,张若尘冒险对林大师使用了定身符,发现贴上定身符之后,直接定住了林大师的身体,更是压制住林大师体内的精神力。 要是没有定身符,林大师肯定会在察觉到危险的第一时间,激发出护身符箓,挡住张若尘的攻击。武道圣王或许没有高品级的护身符,但是,阵法大师却肯定有。 其次,就算张若尘偷袭成功,林大师也必定会临死反扑。如此近的距离,张若尘未必能够躲得过去。 掌握定身符和没有掌握定身符,结果肯定是截然不同的。 “找死。” 穹麟是亲眼看着林大师被张若尘一剑杀死,却救不了,心中自然是怒火腾腾,抓起炼血魔锏,拖出一片血红色的煞风。 几乎是眨眼之间,炼血魔锏就到达张若尘的头顶。 魔锏散发出来的力量,与最开始那一击比起来,不知强大了多少倍。可以说,这才是穹麟真正的实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