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百章 独自行动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六百章 独自行动

青霄的高大身躯,站在镜香崖的崖下,脸色无比沉冷。 或许是因为,他常年待在军营中,见惯了生死,所以,在知晓师弟师妹被砍下头颅之后,还能保持理智和冷静。 青霄相信张若尘并不是一个会被仇恨冲昏头脑的人,但是,现在情况特殊…… “等到喜怒丹的副作用完全消失,我就替你解开缚圣锁。”青霄说道。 张若尘道:“喜怒丹的副作用,只是会影响我的情绪,还不至于影响我的思考能力。你们对我,那么没有信心?” 青霄、小黑、九天玄女皆是不敢轻易放开张若尘,因为张若尘若是要去阴阳殿,他们根本拦不住。 突然,张若尘笑了起来:“你们真的以为区区一根缚圣锁,就能将我禁锢?” 缚圣锁的力量,主要是能够锁住修士体内的圣气,使得圣气,无法在经脉和圣脉中流转。同时,也能禁锢修士的精神力,使得精神力冲不出身体。 因此,修士一旦被锁住,便是失去反抗能力。 小黑为了将张若尘带回来,不仅仅只是使用缚圣锁捆住他,还使用秘法,封住了张若尘全身一百四十四处窍穴。 如此一来,张若尘的肉身力量,也被压制到最低限度。 “哧哧。” 张若尘的双目一闭,随即,身上的皮肤变得时而青,时而红,被封住的一百四十四处窍穴也都若隐若现。 “不好,他竟然悄悄使用净灭神火,在炼化本皇布置在一百四十四处窍穴的封印。” 小黑立即向前冲去,想要加固封印。 “迟了!” 张若尘大吼一声,一百四十四处窍穴的封印被冲破,一缕缕青色的净灭神火逸散出来,化为一片火云,包裹全身。 紧接着,张若尘的身体,时而变得数十丈高,时而缩小成弹珠大小,一连反复三次,便是传出“嘭”的一声巨响,缠绕在他身上的缚圣锁被震断成了数十截。 小黑、青霄、九天玄女,皆是被那股火焰气浪,逼得向后倒退。 等到火焰散去,镜香崖道场中的众人,露出担忧的神色,盯着站在最中心的那个男子,谁都猜不透他接下来要做什么? 很显然,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。 此刻的张若尘,并没有像疯子一样,不顾一切冲向阴阳殿,而是静静的站在原地,像是在思考什么。 半晌后,张若尘才道:“小黑,你随我去天都圣市,其余人都留在镜香崖道场。” “我要随你一起去。” 凌飞羽将葬天剑一收,豁然站起身来。 “我也要去。” 木灵希走了出来,眼神十分坚定。 九天玄女的身形一闪,出现在张若尘的对面,道:“张若尘,阴阳殿必定是布下了天罗地网,千万别冲动。这不仅仅只是你的事,也是昆仑界诸位修士的事,等到所有人聚齐,再从长计议如何?” 青霄道:“师弟,你别忘记,在你的背后,还有圣明中央帝国的亿万子民,他们绝不希望你去做如此冒险的事。那样只会亲者痛仇者快。” 张若尘向他们一一盯了过去,道:“二师兄,三师兄,五师姐,还有那十数位圣明中央帝国圣者的圣魂,现在被封印在头颅里面,并没有彻底死去。只要夺回那些头颅,未必不能让他们重新生长出身躯。” “但是,继续等下去,商子烆必定会失去耐心,下一步,肯定会以灭掉他们的圣魂做为引子,继续逼我现身。” “那个时候,我将没有退路,必须与他们一战。” “既然如此,现在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等待?必须立即赶去天都圣市,提前布置,只要准备得足够充分,未必不能逆转形势,给他们沉痛的一击。” 众人见张若尘的思路清晰,并不像是被仇恨冲昏头脑的样子,才终于放心下来,同时也在思考张若尘刚才的一番话。 随后,张若尘的目光,向九天玄女和青霄盯了过去,道:“这是我的事,不用你们昆仑界的修士插手。你们从哪里来,就从哪里回去。” 九天玄女的黛眉微微一皱,道:“张若尘,他们不仅仅只是你的部下,也是昆仑界的修士。他们的头颅,被挂在阴阳殿的大门上鞭打,何尝不是在打昆仑界的脸?我们怎么可能袖手旁观?” 青霄道:“他们是我的师弟师妹,如今正遭受非人的折磨。你居然让我不要插手,你觉得可能吗?” “你们如果能够走出镜香崖道场,再说这样的话也不迟。” 张若尘风驰电掣一般的冲了出去,轰隆一声,一脚将镜香崖道场中的那座空间传送阵踩碎。 随后,他拖着小黑,急速向道场外冲了出去。 “不好,他不愿意我们跟着一起涉险,想要将我们都困在道场里面,独自行动。” 九天玄女第一时间反应过来,纤细的左手伸了出去,化为一根青墨圣藤,想要拦截住张若尘。 “唰----” 张若尘使用空间挪移,身体一闪,便是躲开青墨圣藤,冲出道场,穿过九灵血海阵、空间迷阵、时间阵法,到达距离镜香崖道场数十里外的地方。 回头看了一眼,张若尘发出一声轻叹。 他去过阴阳殿,所以,深知那里无比凶险,青霄、九天玄女、凌飞羽、木灵希他们跟着一起去,多半是有去无回。 所以,张若尘只能毁了里面的传送阵,将他们困在镜香崖道场。 小黑何等精明,自然知道张若尘的意图,肃然的道:“其实,本皇只是一只猫头鹰圣兽,并不是什么不死鸟,与他们没有什么区别,一不小心就会死掉。阴阳殿太危险,本皇是万万不能去……” 张若尘的双眼瞪了过去,顿时瞪得小黑头皮发麻,后面的话,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 小黑第一次发现,张若尘的眼神,竟是如此可怕。 “传说,曾经有一只鸟,跟随接天神木学道,创出《九转生死诀》,号称不死鸟。你应该知道此事吧?”张若尘道。 小黑立即摇头,斩金截铁的道:“不知道,本皇真的只是一只猫头鹰圣兽。” “哏哏。要不要我杀你一次,亲自确认一下?”张若尘冷测测的道。 小黑顿时吓得全身一缩,连忙道:“刚才本皇只是与你开个玩笑的,其实,那只不死鸟,正是先祖。” “确定不是你?”张若尘有些怀疑的道。 “怎么可能?你觉得本皇能够创出《九转生死诀》那样的盖世神功?” 小黑显然是不想与张若尘继续探讨这个话题,立即道:“你到底有什么打算?阴阳殿现在肯定是相当小心谨慎,随时都在防备你出手偷袭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本皇根本无法潜入进去破坏里面的阵法。破不了里面的阵法,我们去阴阳殿,与送死没有区别。” “跟我来。” 张若尘在距离镜香崖道场的数千里之外,布置了一座空间传送阵,带着小黑,传送到一处颇为偏僻的原始古林。 张若尘抱着双手,站在一棵古树的下方,背靠树身,道:“你先在这里布置一座隐匿大阵。” 小黑不知道张若尘到底要干什么,但,还是老老实实的布阵。 以它的阵法造诣,没过多久,一座高深的隐匿大阵便是布置出来,将它和张若尘,还有地上的空间传送阵都笼罩进去。 张若尘走到隐匿大阵的中心,将戴上手上的十二颗佛珠打了出去,定在十二个方位。 小黑更加疑惑,道:“要不要这么小心谨慎?” “有一样东西,关系很重大,需要你帮我看一下。” 隐匿阵法中,响起轰隆一声巨响,顿时尘土飞扬。 小黑呛了一鼻子灰,发出一连串咳嗽声,随后,才是向尘土的中心望去。只见,那里立着一座六丈高的断碑。 最开始,小黑还没怎么在意,觉得张若尘是小题大做。 但是,当它看清断碑上的一个个古文之后,顿时浑身一颤,飞扑了过去,眼睛瞪得犹如铜铃一般:“张……张若尘,这东西……你是从哪里得来的?” 张若尘见小黑如此失态,便是明白,这个家伙肯定是知道逆神碑的来历,道:“这你就不要多问,只需告诉我,逆神碑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 小黑的眼中,流露出惊疑不定的神情:“你准备使用这座逆神碑断碑,去对付阴阳殿中的诸邪?” 在祖灵界,张若尘激发出逆神碑的力量,竟是改变了天道规则,使得秋雨打出的“炑火铜城”,在一瞬间,变成了一件废器,内部的铭纹消失得干干净净。 当时,张若尘就被惊住,意识到逆神碑绝对相当可怕的宝物,来到天庭界,根本不敢拿出来使用。 因为天庭界的强者太多,万一让大圣、神察觉到逆神碑,指不定会惹来什么样的杀劫。 所以,在动用逆神碑之前,张若尘必须要弄清楚,这件东西一旦暴露出去,到底会引起多大的震动? 张若尘道:“动用逆神碑,阴阳殿中的阵法铭纹,将会消失得干干净净吧?阴阳殿那些邪道强者手中的圣器,也都会全部变成废器吧?” 小黑围着逆神碑,来回踱步,道:“本皇只能这么告诉你,曾经为了争夺这块逆神碑,陨落了不止一位神。” 张若尘自言自语的道:“看来逆神碑比我想象中,还要了不得。” 小黑又道:“天都圣市并没有大圣级别的生灵,应该没有人能够将它认出来。只要你将阴阳殿中的邪道人物赶尽杀绝,斩草除根,这个秘密应该是不会暴露。本皇也可以布置一些手段,尽量掩盖逆神碑的气息。” “当然你要知道,再周密的计划,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。万一逆神碑暴露出去,你想好退路了吗?” 张若尘道:“退路?我现在已经没有退路,只能向前。” “若是将凌飞羽手中的封天琉璃罩取来,笼罩住阴阳殿,倒是能够完全掩盖逆神碑的气息。关键在于,阴阳殿的邪道高手那么多,你一个人对付得了吗?要全部杀尽,一个不留,才能保证万无一失。”小黑眼神十分狰狞的说道。 张若尘的眼睛,有些发红,道:“他们一直在逼我去阴阳殿,我怎么能让他们失望?那就背水一战,去杀一个天翻地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