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前因后果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前因后果

半个时辰前。 因为一位大人物的到来,阴阳殿中的众邪,或是停止参悟真理之道刻图,或是立即放下手中正在做的事,向最为宏伟壮观的森威殿赶去。 森威殿中,聚集的邪道强者数量,达到数百之众。 他们至少都是至圣境界的修为,其中一些更是实力强大的圣王,乃是三大世界最顶级的邪道天骄,皆是桀骜不驯之辈。 但是,此刻他们却都老老实实坐在座位上面,没有一个敢露出张狂之色。 阴阳界的领袖“怜后”和“焱王”,黑魔界的领袖“穹麟”,万邪界的领袖“邪成子”,坐在四张主座上面。而在他们的上方,森威殿最中心的位置,则是坐着一位身穿三彩色宝甲的银发男子。 这个男子,大概二十来岁的模样,头上戴着朱红色的三羽冠,气质相当高雅,与殿中那些煞气腾腾的邪道人物,形成鲜明的对比。 如果张若尘在这里,就能将他认出,此人就是功德神殿这一代的领袖,商子烆。 在商子烆的身后,五行女中的“火魄女”、“木魄女”、“土魄女”皆是气质出众,亭亭玉立,像是三位从画卷中走出的绝色美婢。 除此之外,《圣者功德榜》排名第七的亡墟,则是笑嘻嘻的坐在商子烆的不远处,正在品尝一种名叫“天爵”的圣酿美酒。 黑魔界的领袖“穹麟”,率先站起身来,一双天魔眼扫视在场的众邪,冷声道:“子烆来到阴阳殿的事,属于机密,谁若是敢泄露出去半个字,本王定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” 穹麟绝对是凶名赫赫的狠人,只是如此说了一句,顿时让在场那些杀人如麻的邪道人物,也都噤若寒蝉。 商子烆却是面带笑意:“穹麟,别这么严肃,是我主动要见他们,就算消息走漏出去,也是我自己不够小心谨慎,怪不得他们。” 在场那些邪道人物都不是蠢货,十分清楚,商子烆虽然将责任都拦在自己身上,但是,如果谁真的将消息泄露出去,下场必定会很惨。 商子烆又道:“其实,我来阴阳殿,主要是因为听说你们即将大祸临头,所以接受穹麟的邀请,前来助你们一臂之力,应对大劫难。” “轰!” 森威殿中,顿时炸开了锅。 “大劫难?什么意思?我怎么不知道?” “阴阳殿屹立在天都圣市已经数万年,每隔一段时间,总有一些仇敌前来攻打,但是,全部都铩羽而归。即便是遭遇了几次大的危机,可是,却都挺了过来。” “阴阳殿如今的势力何等壮大,高手如云,更有经纬天网阵的守护,怎么可能会遭遇大劫难?” …… 诸邪都在议论纷纷,唯独只有怜后、焱王、邪成子这样的大人物,依旧镇定自若,显然是已经猜出,商子烆所说的大劫难是什么。 穹麟站起身来,道:“大概在二十天前,我收到黑魔界一位潜伏者的消息,张若尘已经来了天都圣市。” “张若尘?就是广寒界培养出来的那个《圣者功德榜》第一的家伙?”一位长者鳄鱼头颅的邪道半步圣王问道。 “没错。” 听到穹麟肯定的回答,在场那些没有得知消息的邪道修士,还真的有些惶惶不安。 要知道,张若尘现在的威名可不小,刚来真理天域就攻下镜香崖道场,斩杀雲界数十位强者,没有留下一具活口,其中还包括拥有圆满体质的白蚺,修为达到四步圣王境界的异王。 张若尘如此杀气腾腾,谁能不惧? 既然张若尘来了天都圣市,做为月神的神使,岂会不攻打阴阳界? 其中一些邪道强者,早就知道张若尘来到了天都圣市,脸上倒是没有惧色。 《圣者功德榜》排名第七十三的青獠牙,发出一道冷笑:“子烆公子太危言耸听了吧?张若尘的实力很强,这一点不假,但是,就凭他一人,也能给阴阳殿带来大劫难?” 一位圣王境界的邪道高手,也跟着附和了一句:“就算张若尘借来月神的神力,开启众生平等,阴阳殿中,单打独斗能够压制他的强者也是大有人在。” “更何况,阴阳殿中还有经纬天网阵这样的杀阵,别说是他一个半步圣王,即便是七步圣王闯入进来,也要被困死。” 在场那些实力强大的邪道修士,皆是点了点头。 若是,在半步圣王的境界,或许他们还真有些惧怕张若尘。 但,他们现在是圣王,修炼的时间比张若尘久得多,就算修为被压制到半步圣王的境界,在圣术和真理规则上面的造诣,也能甩开张若尘几条街,根本就不惧他。 一位修为达到四步圣王境界的蝎族生灵,干笑一声:“据说,一个月前,张若尘之所以能够杀死雲界的异王,乃是得到一位实力强大的剑修的帮助,才勉强成功。所以说,开启众生平等后,张若尘的实力,估计也就和异王在伯仲之间,我应该就能镇压他。” “他若是真的前来阴阳殿,大家都别出手,交给我来收拾。”另一道笑声响起。 等到这些邪道修士讲得差不多了之后,商子烆才不缓不急的说道:“看来你们还真是不知道时空掌控者有多么可怕。” 随着商子烆开口,森罗殿中,立即安静下来。 商子烆又道:“你们觉得距离张若尘的上一战,才过去一个月多。可是,对于掌握了时间力量的张若尘而言,很有可能,他已经修炼了数个月,甚至数年。他如今的战力,达到了什么水平,就连我都不好判断。” 想到“时空掌控者”这个身份,顿时,先前都还无所畏惧的邪道修士,全部都收起笑容,露出凝重的神色。 商子烆又道:“张若尘攻打阴阳殿,是迟早的事。或许,以他现在的实力,还打不下阴阳殿,但是将来呢?让他再在真理天域修炼三五年,别说是你们,就连我都没有把握压制得住他。那个时候,你们还能笑得出来?” “张若尘的手段相当血腥,在祖灵界,不知杀了沙陀七界多少圣者。在镜香崖道场,将雲界的修士杀得干干净净。据我所知,为了成为广寒界这一代的领袖,张若尘将广寒界以前的界子吴昊都杀死。” “如此心狠手辣之人,一旦下定决定对付你们,也就肯定会将你们杀得一个不剩。” 听到商子烆的这番话,在场的邪道修士,皆是冷汗淋漓,终于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。 那股压力,就是张若尘。 实力最强大的怜后、焱王、邪成子,依旧显得很淡定,将局势看得很清楚,知道商子烆是想借用阴阳殿的力量,对付张若尘。 当然,这也符合他们的利益,因此他们也就继续保持沉默,想要看看商子烆打算以什么样的方法对付张若尘。 “必须要尽快将张若尘干掉,不能让他继续变强。” “但是,天都圣市这么大,想要将张若尘找出来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 “张若尘精通变化之术,掌握着空间挪移大法,想要抓住他,比对付一个七步圣王还难。” 穹麟道:“黑魔界的那位潜伏者失去了联系,很可能是因为身份暴露,已经被清理。否则,他倒是能够告诉我们张若尘的行踪。” 商子烆则是淡淡的一笑,“他不现身,我们可以逼他献身。” “子烆公子有什么妙策?”穹麟问道。 “哗----” 商子烆的衣袖,在桌案上面轻轻一拂,随着一片圣光逸散出来,一连十多颗血淋淋的人头,便是摆在了上面。 “我来阴阳殿,当然是要给张若尘带一些礼物,就看他敢不敢来收。” 商子烆的手指,轻轻摸了摸鼻尖,显然是有些受不了人头散发出来的血腥味,可是,眼中却带有一抹满是期待的笑意。 在沙陀天域,商子烆花费了大力气伏击张若尘,不但没有成功,反而让张若尘杀了昬王、金魄女、水魄女,吃了一个大亏。 当时他就花费重金,请动天庭界最负盛名的杀手组织“天杀”,前去刺杀一切与张若尘有关联的修士。 虽然说,那些修士都待在沙陀天域,有昆仑界的大圣保护,但,天杀组织却是无孔不入,势力之庞大,就连神都灭不了他们。 在初期,昆仑界的高层没有防备,天杀组织很轻松就得手,连杀数位圣境修士,就连圣王和大圣都遭到刺杀,有的还受了重伤。 此事惊动了池瑶女皇,惹得她雷霆震怒。 她亲自出手,一日之间,潜伏进昆仑界各大圣域的天杀组织杀手,竟是被诛杀了五十多位,其中还有一位是大圣境界的杀手。 神,在母界占据的圣域之中,对付天杀组织,是不受天条约束的。 当然,离开了母界占据地圣域,神就不能再出手。 这一次血腥的反杀,起到震慑作用,将天杀组织嚣张的气焰打压了下去。 不过,天杀组织毕竟是曾经暗杀过一位神的可怕势力,倒也并没有就此罢手,只是变得更加小心谨慎,不再派出大圣、圣王级别的杀手。而是派遣出半圣、圣者境界的杀手,潜入到沙陀天域,继续执行刺杀任务。他们的气息弱小,不会引起神的注意。 这一场大规模的刺杀行动,才终于从明杀,转为了暗杀。 昆仑界的修士已经变得小心谨慎,天杀组织想要得手,自然是变得艰难了许多。 这些前因后果,都是在三天后的镜香崖道场中,小黑、九天玄女、青霄一起告诉张若尘。 三天前,在阴阳殿的大门外,当张若尘看见悬挂在大门上的十多颗人头的时候,体内的怒火就熊熊燃烧起来,几乎失去理智。 张若尘还没有采取行动,下一个刹那,小黑就从身后偷袭,封印住了他全身的经脉,将他带回了镜香崖道场。 此刻,张若尘盘坐在地上,身上捆着缚圣锁,尽量让自己以最平静的语气说道:“将我放开。” 小黑使劲的摇着一颗硕大的猫头,道:“不行,你体内喜怒丹的副作用还没有完全消失,放了你,谁知道你会做出什么不要命的事?” “大师兄,你也不帮我解开缚圣锁?”张若尘盯向青霄。 “阴阳殿外挂着十多个头颅,每天都遭受鞭打,头颅中,还有圣魂在哀嚎”,这件事,早就已经传遍真理天域。 正是知道张若尘有可能会暴走,所以,青霄和九天玄女才立即赶来镜香崖道场,其中自然是有劝阻的意思。 就连在外面做任务的凌飞羽,也都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返回。 这个时候,凌飞羽正冷冷的坐在远处,擦拭着葬天剑,心中的怒火与张若尘比起来,半分都不少。 因为,她收到消息,她的父亲凌修也遭到暗杀,受了极其严重的伤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