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空间迷阵和时间阵法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空间迷阵和时间阵法

苏璟的修为很深厚,但是,在阵法上面的造诣,却远远比不上那些阵法圣师。 他布置出来的阵法,乃是由九灵大圣研究出来,名叫“九灵血海阵”。必须使用九灵神鸟一族成员的圣血,勾画阵纹,才能爆发出最强大的威力。 九灵血海阵布置出来后,苏璟对张若尘说道:“现在,九灵血海阵只能挡住一步圣王的攻击,这已经是本王能够布置出来的最强阵法。” 在广寒界,苏璟的阵法造诣,足以排进前一百位,称为阵法之道的大师也不为过。 但是,只能挡住一步圣王的阵法,显然是远远不足以用来抵挡雲界强者的攻伐。 苏璟又道:“如果我的精神力强度和阵法造诣更进一步,达到阵法圣师的层次,布置出来的九灵血海阵,即便是六步圣王,也都挡得住。可惜,那一步太难。如今,整个广寒界的阵法圣师,也就只有四位而已。” “一座大世界,培养一位阵法圣师,比培养一位大圣还要艰难。” “不过,我还有别的手段。” 苏璟将九灵大圣的本命九羽打了出去,插入进九灵血海阵的九处阵眼,与阵法结合在一起。 为了守住镜香崖道场,苏璟也是拼了!? “只要有一位精神力圣者,同时催动九灵血海阵和本命九羽,这座阵法,足以挡住六步圣王级别强者的攻伐。” 苏璟颇为傲然的说道,同时,也是在暗示张若尘,叫他不要担心,有这座阵法的守护,镜香崖道场的防御就像铜墙铁壁一样的坚固。 张若尘却并不放心。 雲界死了那么多的圣境天骄,甚至还包括白蚺和异王,他们怎么可能善罢甘休? 虽然,出现超越六步圣王的强者,概率极低。 可是万一出现了呢? “我也有一些手段,或许可以让镜香崖道场的防御,变得更强。”张若尘道。 苏璟略微有些惊讶,道:“你也研究阵法?” “只是略懂一点点。” 张若尘向九灵血海阵的外围走去,随后,双手向地面一按,激发出空间力量,使空间发生扭曲,竟是在布置空间迷阵。 苏璟一直跟在张若尘的身后,细细的感受,发现那些扭曲的空间路线,都以一种极其玄妙的方式连接在一起。 像是一座无形的迷宫。 比迷宫更可怕的是,修士可以发动攻击毁掉迷宫,但是,如果想要出手毁掉空间迷阵,很有可能他打出的力量,反而会落在自己的身上。 空间的规则已经扭曲,变得变化莫测。 “难怪都说恒古之道很可怕,张若尘这个小家伙,只是布置出一座空间迷阵,却让本王都感觉有些棘手。一旦被困进阵法里面,恐怕是很难走出去。” “这座空间迷阵,与九灵血海阵结合在一起,就算雲界来再多的强者,也休想闯入镜香崖道场。” 苏璟看着张若尘的身影,眼中既是流露出赞叹的神色,同时,也在心中暗叹,“这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!我年轻时候,也是广寒界一等一的天骄,但是,与他比起来,却显得太平庸。” 布置完空间迷阵,张若尘才是长长的吐出一口气,只感觉精神力大量消耗,整个人都相当疲惫。 那种感受,就如一个普通人类,三天三夜没有睡觉一样,大脑昏昏沉沉,身体也是格外的虚弱。 苏璟的心中,对张若尘生出一丝佩服,道:“刚刚经历了一场血战,又耗费大量精力布置空间迷阵,应该很疲惫吧?先休息一下吧!” 张若尘点了点头,取出一枚养神的丹药,吞服下去,又闭上双眼休息了片刻。 等到精神恢复了一些,张若尘立即站起身来,检查空间迷阵是不是有遗漏的地方,检查完毕,才是说了一句:“我们现在布置的阵法,仅仅只是用于防御,对那些想要攻击镜香崖道场的修士没有太大的威慑。” 苏璟的心中一动,说道:“你还有别的打算?” “有。” 张若尘点了点头,挤出一道笑容:“刚好用得上,正好试一试。” 他伸出一根手指,向虚空中一点,捕捉到一道时间印记,随即,手指开始画动起来,刻录加快时间的印记。 自从在祖灵界,见识到时间阵法的可怕,张若尘就一直都在研究。 《时空秘典》上面,也有关于时间阵法的记载,在阵法中,时间的流速加快,可以让修士的寿元无声无息的流失。 看似一个刹那的时间,实际上已经过去一年。 看似一刻钟的时间,圣者的所有修为,却都被斩尽,从一个翩翩美少年,变成白发苍苍的垂暮老人。 不过,想要控制时间力量,远比控制空间力量要难。哪怕布置最粗浅的时间阵法,也比空间迷阵还要难十倍。 张若尘手持《时空秘典》,时而停下来研究,时而伸出手指在半空刻画时间印记,时而又闭上眼睛休息。 镜香崖道场中,苓宓的眸中,露出钦佩之色,道:“神使都已经那么强大,却依旧在学习,为我们创造更加安全的修炼环境。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懈怠?” 苏青灵和温书晟也都点了点头,他们纷纷走到树神留下的真理之道图文下方,开始争分夺秒的参悟起来。 最近的一批雲界修士,赶到镜香崖道场,由四十多位生灵组成,在百里之外停了下来。 一位虫族修士,化身为年轻美丽的女子,双眸望向前方,惊呼一声:“你们看,那是异王的尸体,竟然……竟然被吊在桂花树的树枝上面。” 镜香崖的半崖上,那株桂花树无比巨大。 异王的残尸,就吊在一根树枝上面,随着寒风吹过,还在轻轻飘荡。除此之外,还有另外二十多具圣尸的尸骸,也都挂在上面,显得无比凄凉。 看到这一幕,简直是让雲界的修士怒不可揭,体内仿佛是有一团火焰在燃烧。 “终究来迟了,没想到张若尘如此厉害,竟然连异王和白蚺都不是他的对手,被他给斩杀。” 其中一只血脉强大的虫族修士,大吼一声:“杀过去,将镜香崖道场夺回来,把张若尘碎尸万段。” 鬼蜈王将他们拦了下来,神情严肃,道:“冷静一点,张若尘能够杀死异王,难道还杀不了你们?” 鬼蜈王是一只七刺神蜈,修为达到四步圣王,实力不再异王之下。 “这么大的仇恨,难道就算了?”那些虫族修士不甘心。 鬼蜈王凝视镜香崖道场的方向,道:“我们现在去攻打镜香崖道场,本就处于劣势。按照真理神殿的规矩,闯入别的大世界的道场,那座大世界的修士是可以击杀闯入者。但是,闯入者却不能击杀那座大世界的修士,最多只能将他们驱逐,将道场霸占。” “也就是说,我去攻打镜香崖道场,不能下重手杀了广寒界的修士。但是,广寒界的修士,却能杀我们。” 其中一位第一次来到真理神殿修炼的虫族修士,问道:“万一我失手杀死了一位广寒界的修士呢?” “那么,你就会被真理神殿处死。” 鬼蜈王又道:“真理神殿不禁止争斗,但是,却禁止杀戮。闯入进别人的道场制造杀戮,更是会遭到严惩。” “本王猜测,异王就是因为不敢破坏真理神殿的规矩,所以束手束脚,很多手段都不敢使用,所以最后反而死于张若尘的手中。” 鬼蜈王与异王交过手,根本不相信异王会败给一个半步圣王,所以,才会做出这样的猜测。 “那是……张若尘吗?” 那位化身为美女的虫族修士,在镜香崖道场的外围,看到了一道年轻人影,手中捧着一卷书册,一边观阅书册上面的内容,手指还在轻轻画动。 鬼蜈王的眼神一眯,道:“气息很强大,应该是他,广寒界不可能还有第二个像他这样厉害的年轻高手。” “他在干什么?” 鬼蜈王也有一些看不懂张若尘的行为,皱起眉头,道:“似乎是在参悟书册上面的内容。” “管他在干什么,先将他镇压再说。就算不能杀他,也先斩了他的四肢,击溃他的精神意志,折磨得他自杀为止。” 一位达到一步圣王级别的虫族修士,心中燃烧着滂湃的怒火,化为一只长着狮头的银色巨虫,向张若尘扑了过去。 鬼蜈王想要拦住他,却晚了一步。 鬼蜈王只得立即化为一片鬼雾,急速跟上去,生怕发生意外。万一狂炼被张若尘算计,恐怕是要步异王和白蚺的后尘。 狂炼的实力很强大,与商子烆身边的五行女比起来,也就弱了一筹。 张若尘正在全身心研究时间阵法,耳边听到一声狮吼,豁然惊醒过来,向前方望去。只见,一片刺目的银色圣光,从地平线上升起,散发出浩荡的圣威,向他扑了过来。 “本座乃是雲界的狂炼圣王,张若尘,你想怎么死?” 银光中,冲出一只狮头虫身的圣王境生灵,对着张若尘发出一声爆吼。 “雲界的修士来得倒是挺快。” 张若尘低声嘀咕了一句,随后淡淡的说了一句,道:“我劝你还是不要过来,免得枉送性命。” 狂炼圣王的感知能力很强,察觉到镜香崖道场并没有开启“众生平等”,在这样的情况之下,他自然是不会惧怕张若尘。 反而,他觉得这是擒住张若尘的绝佳机会。 趁张若尘刚刚大胜了一场,正是轻敌的时候,一举将他拿下。 “吼----” 狂炼圣王大吼一声,向张若尘攻杀过去。 狂炼圣王十分谨慎,但是,却没有察觉到,自己已经踏入张若尘布置的空间迷阵和时间阵法。 …… (今天更新得比较迟,明天争取早更。 微信公众号的“十大女神”活动已经开启,有兴趣的书友赶紧参加进来。微信公众号“feitianyu5“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