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死亡光环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死亡光环

“竟然没能杀死他。” 张若尘站在异王的对面,眼中露出一道遗憾的神色。 空间裂缝,居然都没能杀死他。 张若尘的手掌按向胸口,只感觉五脏六腑火辣辣的疼痛,很显然,先前与异王硬碰硬,他受了一些伤势。 张若尘和异王对峙起来,都没有再冒然出手。 还活着的十数位雲界强者,全部都面面相觑。异王大人亲自出手,竟然还在张若尘的手中吃了亏。 “难怪能够收集到四亿多点的功德值,一直冲到《圣者功德榜》第一,张若尘的实力还真是够硬。”他们的心中,都是如此想到。 异王的不朽金刚体,乃是吞噬数以百万生灵,凝炼他们的精血,才修炼成功,堪称是中阶圣术级别的防御圣术。 只要不断吞食生灵,不朽金刚体还会变得更加强大,甚至达到高阶圣术的层次。 “哧哧。” 异王左肩位置的伤口,浮现出金芒,缓缓愈合,神情十分认真的道:“张若尘,如果你的底牌已经用完,那么,本王劝你还是立即逃出镜香崖道场,否则接下来就是你的死期。” 张若尘将《九天明帝经》运转了一个周天,顿时体内的伤势恢复了一大半,气势凌厉的道:“看来你还有更强的手段。” “那是自然,本王可不是只修炼一种中阶圣术。”异王道。 凌飞羽察觉到越来越多的修士,聚集到镜香崖道场的外面,于是,那清冷的声音响起:“张若尘,没必要再与他纠缠下去,一起出手,速战速决,免得待会儿更多的雲界修士赶过来,那才是一件麻烦的事。” 雲界是一座强界,在真理天域有很多道场。 若是知晓镜香崖道场出事,那些雲界道场的修士,肯定会赶来支援。继续拖下去,形势可能会反转,变得对张若尘他们不利。 张若尘也不是一个逞强之人,点了点头,道:“好,一起出手,速战速决。” 随即,张若尘取出一只酒袋,将如同岩浆一样滚烫龙灵疯牛酒灌进嘴里,吞入腹中。 顿时,他体内的圣气,如同亿万头疯牛在狂奔。 木灵希、苏青灵、温书晟、苓宓,各自取出一只酒袋,喝下了一口龙灵疯牛酒。 他们知道,龙灵疯牛酒比很多圣丹还要珍贵,价值连城,因此都省着喝,不敢像张若尘那样狂饮。 张若尘将魔音,也唤了出来,吩咐一句:“你与灵希他们一起出手,务必将雲界的修士,全部都留下。敢霸占广寒界的道场,必须让他们付出一次惨痛代价。” “我也要喝酒。” 魔音媚眼如丝,轻舔红唇。 张若尘取出一只酒袋,扔给了她。 知道魔音颇为嗜酒,于是,张若尘叮嘱道:“省着点喝,这龙灵疯牛酒,每一口的价值,都堪比一枚圣丹。” 魔音嘻嘻一笑,打开酒袋的盖子,扬起一条雪白纤长的玉颈,长饮了一口。 雲界的修士,本来就是打算拖延时间,等到别的道场的强者赶过来。因此,看着张若尘等人饮酒,并没有发动攻击,反而心中还在暗笑。 异王第一个发现不对劲,察觉到张若尘等人身上的圣道气息,竟然在迅猛增长,变得越来越强大。 “他们喝下的酒,是一种能够提升战力的圣酒,大家最好小心一些。”异王大喝一声,让雲界的修士都收起轻视之心。 但凡是能够提升战力的宝物,无论是圣丹、圣药、圣酒,绝对都是价值高昂的东西,一般的修士买不起。 而且,这样的宝物,往往都有副作用。 提升的战力越多,副作用越大。 所以,不是真正的生死战斗,谁都不会轻易服用这类宝物。 像龙灵疯牛酒这种,能够提升一倍战力,还没有任何副作用的宝物,可以说是罕见至极,每个修士都想得到。 “已经开始吞饮提升战力的圣酒,看来广寒界的修士是准备拼命。” “大家将底牌手段全部都用出来,只要再挡住他们一会儿,雲界的大批强者就会赶到这里。” 雲界的强者,有的服下振幅战力的圣丹,有的取出攻击性的符箓,还有一些准备结成战阵。 殊死之战,一触即发。 张若尘将紫色神山从地底拔起来,身上的皮肤变得有些赤红,全身血流奔涌,宛如一只发狂的狮王,向异王攻伐过去。 凌飞羽没有喝龙灵疯牛酒,因为她是剑道修士,必须保持最清醒的精神,才能将剑法运用到最精妙的层次。 服下龙灵疯牛酒,她未必会更强大。 或许,龙灵疯牛酒最大的弊端,就是喝酒之后,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会变得疯狂起来,虽然依旧可以保持理智,但是,终究会有一定的影响。 异王调动出真理规则,不断打出掌印,但是,力量却仅仅只是比张若尘强了半筹,根本无法压制张若尘。 正在异王与张若尘一击对碰,旧力耗尽,新力未生的时候,凌飞羽的身形,化为一道紫电流影,从张若尘的身后横移出来,手中的葬天剑画出一个圆圈。 “哗----” 剑圈将异王笼罩。 一道剑道玄罡,从剑圈中心飞出,宛如白虹贯日,击在异王胸口。 金石碰撞的声音响起,葬天剑刺破异王的不朽金刚体,剑尖进入血肉。异王的双手抓住葬天剑的剑锋,与此同时,急速向后爆退,想要化解凌飞羽的剑势。 “竟然是剑道玄罡,好厉害……” 异王咬紧牙齿,体内的圣力急速流动,全部都涌向双臂和胸口。 先前,张若尘先前动用空间裂缝,破了异王的不朽金刚体,使得不朽金刚体的防御下滑了不少,现在自然是挡不住无坚不摧的剑道玄罡。 在凌飞羽压制异王的时候,张若尘单手举着紫色神石,从她的背后跳跃起来,向异王当头镇压下去。 凌飞羽的剑势没有消减,随时都能穿透异王的身体。 张若尘发动出来的攻击,也是非同小可,一旦被击中,必定会重创异王。 异王陷入双重危机,几乎算是绝境。 “战。” 异王大吼一声,双腿绷紧,全身重心向下一沉,竟是让自己停了下来。两只手掌也不再去抓住葬天剑,反而调动出圣道规则,凝结阴阳千雷手。 “哧!“ 葬天剑刺入异王的胸口,大量圣血,如同红色泉水一样涌动出来。 异王的面目狰狞,犹如浑然不知疼痛,向前跨出一步,一边躲避从上方攻下来的紫色神山,一边将结出来的阴阳千雷手,击向凌飞羽的面门。 葬天剑完全穿透异王的身体,凌厉的剑气,将异王重创。 “好一招置于死地而后生。” 凌飞羽的视野中,全是凶猛的雷电,眼看她就要被异王一掌拍死。她直接舍弃葬天剑,调动电母紫衣的力量,也是打出数百道雷电。 “轰隆隆。” 凌飞羽毕竟是没有领悟出真理规则,在这一次对决中,落入下风,连连向后倒退,才将异王的掌力完全化解。 异王没有料到,他全力打出的这一掌,居然只是将对方击退。 “你穿得是一件神衣?” 异王瞪着凌飞羽,心中嫉妒得发狂。 如果,那件紫衣,穿在他的身上,他打出阴阳千雷手的威力,不知会强大到何等层次。 凌飞羽只是冷漠的回视一眼,向前伸出手掌,剑魂的意念释放出来,插在异王体内的葬天剑发出一道剑鸣声,向上挪移剑体,想要撕碎异王的肉身。 异王连忙双腿弯曲,站立成马步,双手合并在一起。以胸口为中心,凝成一股漩涡形的金色圣道力量,将葬天剑逼得飞了出去。 凌飞羽重新抓住葬天剑,横剑而立,道:“实力还是不错嘛!” “若不是有众生平等的压制,本王要杀你,何须用第二只手?”异王沉声说道。 “轰隆。” 张若尘抓着紫色神山,落到异王的身后,衣袂飞扬,长发如同风中的劲草,喝道:“还有什么手段,尽管用出来。否则,接下来就是你的死期。” 张若尘和凌飞羽联手,仅仅只是数个会合,就将异王重创。 再来一波攻击,足以碾杀异王。 “小辈,你太不知天高地厚了!” 异王也不再多说,伸出手指按向眉心,随即他的脑部,冲出一圈金色的光环。 光环在旋转,并且变得越来越巨大,伴随着“轰隆隆”的沉闷呼啸声。一连足有三十二道圣道规则,融入进光环里面,顿时,光环变得无穷巨大。 从光环中冲出的一圈光影,将整个镜香崖道场都圈了起来。 先前,异王施展出来的阴阳千雷手,虽然是中阶圣术,可是仅仅只有十八道圣道规则融入进去。要知道,只有融入的圣道规则越多,中阶圣术的威力才更强。 道场外面,那些围观的修士,看见那个包裹住镜香崖的光环,皆是感到吃惊。 “那是中阶圣术,死亡光环。” “半步圣王级别的修士,能够修炼得出死亡光环那样的中阶圣术?” “肯定是圣王,雲界有圣王级别的大能,待在镜香崖道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