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战白蚺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战白蚺

天庭界的任何地方,都有属于它自身的规则。 真理神殿也有规则: 神,不能以任何方式插手真理天域的争斗,真理神殿是培养强者的地方,不是抹杀强者的地方。 很显然,如果神插手真理天域的争斗,恐怕很多潜力巨大的天骄英杰,都会因为神的不公平,被抹杀在摇篮之中。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即便树神的神力能够进入镜香崖道场,却无法亲自出手帮助广寒界的修士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开辟的道场,被雲界的虫族修士占据。 这是神也无奈的事! 尽管树神曾经培养出过几位绝代天骄,前来真理天域,想要夺回了道场,可是,全部都以失败告终,有的身死,有的一蹶不振,有的甚至被雲界抓了起来囚禁致死。 随着张若尘的那道声音响起,镜香崖道场的地底,升腾起一缕缕神光,向生长在半天崖壁上的桂花树涌了过去。 “哗----” 桂花树上的花瓣,绽放出越来越明亮的光华,浩渺夺目,映照得镜香崖下的世界,仿佛变成一片仙乡。 “轰隆。” 一股神力,在道场中弥漫而开。 张若尘明显感觉到,周围的天地规则,变得有些不一样。 站在他身后的那具黑色骷髅,被压制得不断缩小,最后,重新变成一根白骨圣杖。 “这就是众生平等吗?”张若尘喃喃自语。 登上阶梯,来到镜香崖的下方,眼前是一片桂花林,有着数十座亭、台、楼、阁分布在林中,若隐若现。 走到林中,张若尘看见前方修建有一座高耸的祭台,祭台上,立着一尊赤铜大鼎,鼎中还燃烧着香烛。 木灵希、苏青灵、苓宓、温书晟、凌飞羽,追在张若尘的身后,跟了上来,也看见那座祭台。 苏青灵露出吃惊的神色:“他们竟然在这里供奉树神?” “哈哈。”?桂花林中,响起一道震耳的笑声,由远而近,几乎是在瞬间,便是到达祭台的旁边。 “轰隆。” 一只水桶那么粗的白蚺,冲破地面,抬起一颗狰狞的头颅。 白光一闪,那只白蚺,化为一位身穿白衣的翩翩美男子,手持一枚古镜,端详着古镜中的自己,嘴角边浮出一道笑意:“镜香崖道场是树神开辟出来,我们在这里修炼,当然是要供奉它老人家。” 白蚺将手中的铜镜,微微侧移了一点点。 张若尘顿时看清,镜面上,竟是一颗狰狞的蚺头,蚺的脸上没有一丝笑意,反而充满杀戮之气。 镜中的白蚺,才是真实的它。 “唰唰。” 破风声不断响起。 一道道强大的圣威,从桂花林中传出来,一共三十多道身影,有的是人形;有的是虫族形态;有的收敛气息,隐藏藏在地底;有的直接隐身,无影无形。 苏青灵、温书晟、苓宓皆是感觉到巨大的压力,终于明白,广寒界的那些天之骄子,为何无法夺回道场。 要知道,每隔十年,广寒界才有三个进入真理神殿修炼的名额。 可是,镜香崖道场却有数十位雲界的强者,这根本就不是一对一的战斗,而是一对十的战斗。 能够来到真理天域的修士,全部都是一座大世界最顶尖的天骄,想要一打十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就算是《圣者功德榜》上的神子、神女,估计也只能败北。 张若尘却是显得波澜不惊,仿佛就算对面的敌人再多十倍,他也不会有一丝惧色。 看到张若尘如此镇定,苏青灵、温书晟、苓宓等人也都冷静下来,重拾信心。 今日这一战,不能赢,就是死。 两位身上长着蝶翼的艳丽女子,携带龙须子和寒炉的尸体,从阶梯下方飞了上来。 “嘭嘭。” 龙须自和寒炉的尸身,被扔在地上,血淋淋的,全身没有一块完好的血肉。 白蚺看着两具残尸,脸上依旧在笑,可是,镜中的那颗蚺头的双眼,却变得了血红色,嘴里露出两颗锋利的獠牙,“你竟然杀了他们,下手真是够狠。” 张若尘就站在白蚺的对面,道:“擅闯属于广寒界的道场,难道不该杀?我不得不奉劝你们一句,如果不想死,立即滚出镜香崖道场。记住,是滚出去。” 白蚺道:“不愧是《圣者功德榜》第一的张若尘,真是好足的底气。不过,我可是听说,你这个第一的水分很重,很多功德值都是出卖/色/相,从罗刹公主那里骗过来的。” “胡说八道,你长的是一张狗嘴吗?”木灵希呵斥一声。 木灵希最是了解张若尘,即便遭受再大的诋毁和污蔑,也懒得去和对方争辩。但是,她却不能忍,在她心中,张若尘就是最优秀的,最完美的,不容许任何人污蔑他。 白蚺盯着木灵希那纤细如月的娇躯,眼中闪过一道惊艳之色,咧嘴一笑:“张若尘真是好艳/福,居然收服了一位如此美丽的女子,与《九仙美人图》上的九位仙子比起来,应该也相差无几。” 木灵希的身上,涌出一股冰寒刺骨的劲气,使得众人脚下的大地变成了冻土,道:“既然你想死,我就成全你。” 谁都看得出,白蚺是雲界诸位修士之中的最强者,木灵希与他对决,根本没有任何胜算。 苏青灵和苓宓想要劝阻她,可是,张若尘却反将她们拦了下来,道:“我觉得,灵希还是可以与他一战的。” 木灵希可是得到了冰火凤凰的传承,一举修炼成了次圆满体质,又得到月神的指点,实力自然是不弱。 不过,一直以来,木灵希就缺乏与高手对决的经验。 张若尘觉得应该让她与真正的强者交手,只有这样,她才会知道自己的弱点在什么地方,今后,也能更好的弥补。 “张若尘,你居然让一个女子,来与我交手,是不是太瞧不起我?”白蚺沉声道。 木灵希道:“若是你连我都无法战胜,哪有什么资格去和张若尘交手?” “好大的口气,我来试一试,你到底有什么本事。” 一位背上长着蝶翼的艳丽女子,飞掠出去,身上浮现出一道道火焰纹路,一双手臂在空气中抖动,随即,两个火焰漩涡显现出来,竟是有两条龙影在漩涡中盘旋。 “火之圣灵,螭龙啸天。” 蝶翼女子控制两个火焰漩涡,冲刺过去。 木灵希全身的圣气急速运转,背部浮现出绚烂的圣芒,随即一对凤凰羽翼展开,远古凤凰的气息喷薄而出。 “哗----” 随着木灵希的身形移动,凤凰羽翼也是跟着旋转起来,带起冰寒的风劲,斩破了两个火焰漩涡,逼得那个蝶翼逼得不断向后倒退。 “噗嗤。” 一连对决十数招之后,木灵希攻破蝶翼女子的防御,一只凤凰羽翼击在她的胸口,划出一道尺长的血口。 蝶翼女子哇的一声,吐出一口鲜血,倒飞了出去。 “仅仅十三招就击败蝶玉,她的那双凤凰羽翼似乎无坚不摧,威力相当强大。”在这一刻,白蚺终于收起轻视之心,对面那个女子似乎很不好惹。 冰火凤凰的传承,就位于木灵希的凤凰羽翼里面,可以说,那对羽翼就是一件大圣古器,爆发出来的力量,与佛帝舍利相比,恐怕是至强不弱。 “极阴冥冰之力。” 木灵希的双手摊开,冥冰之力从掌心涌出,使得周围的温度急速下降。 从那位蝶翼女子胸口的伤口中,流淌出来的滚烫圣血,竟然被寒气冻住,化为血红色的冰晶。 并且,还有一缕缕冥冰之气,宛如跗骨之蛆一般,从伤口侵入进她的经脉、血脉、圣脉,剧烈的疼痛,使得蝶翼女子惨叫出声。 极阴冥冰之力与净灭神火是同级别的力量。 所不同的是,净灭神火相当霸道,毁灭世间的一切,一旦沾上,就会灰飞烟灭,很少有修士能够抵挡得住。 极阴冥冰之力却是极其寒冷,一旦沾上,修士都会冻结成冰块。除此之外,极阴冥冰之气又是无比阴柔,一旦侵入伤口,就会蔓延向全身,几乎是没有办法可以驱逐。 可以说,受伤了的修士,若是伤口没有即时愈合,遇到极阴冥冰之力,就是死路一条。 “哧哧。” 那位蝶翼女子全身经脉、血脉、圣脉都被冻住,并且从皮肤下方凸显出来,整个人变得无比僵硬,重重的倒在地上,失去了生息。 雲界的那些修士,全部都倒吸一口凉气,眼中露出忌惮的神色。 “难怪敢与我交手,原来是掌握了极阴冥冰之力。” 白蚺笑出声来,大喝一声:“在我没有擒下她之前,谁都别出手。” “唰”的一声,白蚺化为一道白色流光,速度快如闪电,向木灵希冲了过去,手中的那面古镜上,伸出一柄尖锐的长剑,击向木灵希的心口。 白蚺想要凭借自己的超快速度速战速决,可是他却不知,凤凰一族就是以速度闻名天下。 木灵希的速度,比白蚺还要快一丝,绕到他的身后,一掌击向他的背心,大量极阴冥冰之力从掌心涌了出来。 白蚺的实力,不在吴昊之下,脚下踩出一种玄妙绝伦的步伐,身形一晃,避开了木灵希的这一击,手中的长剑斜劈下去。 木灵希与强者对决的经验,显然是不如白蚺。 一击击空之后,她根本来不及变招,没有别的办法,只得合上背上的双翼,形成一个急速旋转的圆球,护住全身,凭借凤凰羽翼的防御力量抵挡这一剑。 …… (终于写完三章,有点迟。好吧,明天争取继续三章。 很多人劝我不要瞎承诺,汗,我没有承诺啊,我只是说“争取”,只是给自己一个动力。一个心理暗示而已。所以,明天更新两章,也是很正常的事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