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燎丧君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燎丧君

“前辈,如何称呼?”张若尘问道。 那个中年男子严肃的脸上,浮现出一道笑容:“九灵神鸟一族,苏璟。” “又是九灵神鸟一族。” 张若尘不自觉的说出这么一句,目光情不自禁向苏青灵望了过去,突然发现,苏青灵与那个叫做苏璟的中年男子,竟是有几分相像。 莫非…… 苏璟显然是看出张若尘的心中所想,大笑一声:“没错,本王就是青灵的父亲,既然你和青灵是关系要好的朋友,咋们就没必要那么生分,叫我一声璟叔就行。” 果然是苏青灵的父亲,那么,苏璟也就是九灵大圣之子? 苏璟这样的身份,可是非同一般,放在昆仑界,比张若尘这个圣明中央帝国的皇太子还要有分量,权势更大。 毕竟,九灵神鸟一族在广寒界,可是统治着半数以上的禽鸟族群,高手如云。圣明中央帝国即便是在最巅峰的时期,在昆仑界也没有那样的统治力。 在场的几人,皆是能够看出,苏璟省视张若尘的眼神很不对劲,完全就是一副在看未来女婿的样子。 苏青灵知道族中的一些安排,因此,心中是颇为羞涩,一直都站在苏璟的身后,沉默不语,时不时才偷偷向张若尘盯过去一两眼,不过很快眼神又会移开。 张若尘却是毫无压力,反而问出一句,道:“璟叔,广寒界在天庭界的处境,真的那么艰难吗?以你的强大修为,走出沙陀天域,也需要携带隐灯来隐藏行踪?” 张若尘听月神说过,天庭界的黑幕力量一直都在打压广寒界,只要广寒界的修士走出沙陀天域,便会遭到欺压和暗杀。 当时,张若尘还觉得有些夸张,天庭界的环境不应该如此残酷和黑暗。 听到张若尘的问题,包括在场几位天之骄子的脸上,皆是露出黯然的神色。 天庭界浩大无边,可是广寒界却走不出沙陀天域,这是多么凄惨和憋屈的一件事。 苏璟的眼中,露出冷厉的光芒,道:“修为达到本王这种层次,自然是有自保的手段,不至于被压迫得走不出沙陀天域。不过,我听说有魂界的强者要杀你,所以才打算小心谨慎一些,携带隐灯前来,以免发生意外。” 这个时候,吴昊说道:“有隐灯的光芒,掩盖我们身上的气息。又有璟叔亲自护送,这一路,肯定不会遇到危险。” “希望如此。” 苏璟取出了一块银色的金属,调动圣道力量注入进去,随着一连串“咔咔”的声音响起,一只十数丈长的炼器地龙,便是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。 “出发。” 苏璟率先飞跃到炼器地龙的背上,紧接着,张若尘、吴昊等人也跟着登了上去。 真理神殿位于西牛贺洲的真理天域,与沙陀天域相距无比遥远,如果不使用空间传送阵,以张若尘等人的速度,没有三五年的时间,根本到不了那里。 所幸,在天庭界的每一座天域,都建有空间传送阵。在一些繁华鼎盛的天域,甚至每一座圣域,也都建有空间传送阵。 沙陀天域的空间传送阵,位于暗秉圣域,与赤龙圣域相隔十一座圣域,有着三十多万里的路程。即便是以炼器地龙的速度,不眠不休的赶路,也是需要五六天的时间。 木灵希盘坐在张若尘的身旁,闭上一双美眸,似在打坐参悟圣道,实际上,却是在以精神力与张若尘交流:“据说九灵神鸟一族很想结交你,甚至有可能会使用联姻的方式。” 张若尘明白木灵希的心思,她的心中,肯定是有危机感了,于是,道:“不要多想,先静心修炼,争取尽快消化冰火凤凰的传承,突破到圣王境界。” 木灵希不自觉的磨了磨牙齿,觉得张若尘这个回答就是避重就轻,根本没有正面回应她想要知道的答案。 下一刻,张若尘的声音,再次传出她的耳中,“我讨厌联姻。” 木灵希感受到张若尘的情绪有些不对劲,立即向他盯了过去。只见,张若尘的眼神有些冰冷,却又有些无神,像是在回忆什么。 “对啊,无论与池瑶的联姻,还是与尘姐的联姻,对他都造成了不小的伤害。我自己又何尝不是联姻的受害者?” 木灵希伸出一只小手,探到张若尘的身旁,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掌。从她手中传出的淡淡温暖,犹如一股暖流在修补张若尘心中的伤口。 张若尘转过头去,与她对视,眼中的冷意逐渐消失,化为了一道笑容,正想开口说些什么。 突然…… “轰隆。” 地面,猛烈震动了一下。 两股剧烈的圣力风暴,从炼器地龙的前后两个方向,席卷而来,发出山崩海啸一样的声音。 炼器地龙的背上,吴昊的脸上,闪过一道诡异的笑容。 别的几人,却都大吃一惊,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 苏璟的脸色颇为沉冷,显得镇定自若,收起隐灯,背上长出一对巨大的羽翼,向着上空腾飞起来。 与此同时,他的左手手掌向下一探,随即,一连六道圣气从掌心涌出。 六道圣气,宛如六根线丝缠绕在张若尘、吴昊、木灵希等人的身上,带着他们一起向上空飞去。 “嘭。” 地面上,炼器地龙遭到两股圣力的冲击,被挤压得变形,随后爆碎而开,化为一块块废铁。 看到这一幕,即便是张若尘也都倒吸一口凉气。 那炼器地龙可不简单,拥有与圣王对抗的实力,硬度超过绝大多数的千纹圣器,但是,却如同豆腐渣一般,轻松就被震裂成碎片。 更加令人吃惊的是,就在他们向上腾飞的时候,四面八方的大地也是向上耸立起来,化为一座座犬牙一般山峰,将他们围了起来。 张若尘抬头看去,眼睛猛烈的一缩,看见在黑压压的群峰上方,探出一颗无比硕大的狰狞头颅,头颅上,还长着密密麻麻的尖刺。 简直就像是一位与天地齐高的巨大怪兽,在俯看他们,而他们就像是碗中的小小蟋蟀一样。 一股庞大无边的圣威,从那颗头颅的主人体内涌出来,覆盖在这片天地,修为最弱的温书晟、苓宓、苏青灵顷刻间,脸色变得十分苍白。 苏璟勃然色变,沉吼一声:“燎丧君。” 震天动地的声音,从上空传下来,“苏璟,两百年前,你杀了我儿阴寂,今日本君便要将你生吃活吞,报这血海深仇。” 苏璟觉得今天的事,太过蹊跷,燎丧君根本就不像是专门来找他报仇。 两百年前的血仇,为何偏偏选在今天? 而且,现在还在沙陀天域,燎丧君出手杀他,必定是要冒极大的风险,得不偿失。 苏璟道:“我的行踪隐秘,又有隐灯掩盖气息,你是如何找到我的?” “对一个死人,本君不想解释那么多。” 一座座山峰的顶部,探出一只黑色大手,犹如五指山一般,向下镇压。 下方,所有人的眼前都是一黑,除了苏璟以外,其余的六人都被大手蕴含的圣道力量,镇压得浑身无法动弹,甚至都无法呼吸。 “真是该死,商子烆明明向我承诺,只杀张若尘一人,可是,看这燎丧君的架势,是要将我们所有人全部都杀死在这里。” 吴昊虽然早就知道商子烆不是什么好东西,他的话不能轻信,可是,却没想到商子烆狠辣到如此程度。 “轰隆。” 苏璟的身体膨胀,化为一只散发着九种圣芒的九灵神鸟,向西北方向的山峰冲撞了过去,随着一阵剧烈的震荡,他们穿过厚厚的山体,逃脱了出去。 “终于逃了出来。”苏青灵长长的吐出一口气,刚才实在太压抑。 “恐怕没那么简单。”?张若尘站在九灵神鸟的背上,抬头看天,脸色严肃到了极点。 只见,整个天空都被厚厚的乌云覆盖,在乌云上方的万丈高空,悬浮有一只金色四射的琉璃罩,从琉璃罩中,涌出一道道规则纹路,洒落下来,笼罩方圆数百里的地域。 从外界看去,那片地域依旧是原来的样子,阳光明媚,青山绿水,没有任何异常的地方。 但是,在琉璃罩的内部,却是山崩地裂,圣力翻滚。 身躯巨大的九灵神鸟,没有逃出琉璃罩笼罩的这片地域,飞到地域的边缘,便是撞击在一层无形的光壁上面。 “轰隆。” 那层光壁上,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圣道规则,从地面,向上蔓延,最终与上空的琉璃罩连接在一起。 九灵神鸟的身躯快速收缩,重新化为人类男子的模样,神情凝重的盯着前方那层圣道规则光幕,嘴里吐出五个字:“封天琉璃罩。” 随即,苏璟转过身,向燎丧君大吼一声:“你根本不可能拥有封天琉璃罩这样的宝物,到底是谁指使你来截杀我们?如此明目张胆的在天庭界制造杀戮,就不怕触犯天条,死无葬身之地?” 燎丧君的身上,覆盖有一层厚厚的邪云,已经追了上来,声音中带有讥讽的意味:“第一,本君来杀你,是为了复仇,这事天条也管不了!”? “第二,有封天琉璃罩的力量封锁天地,谁又能知道是本君杀了你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