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杀得罗刹大军颤抖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杀得罗刹大军颤抖

连斩两位一等侯爵,张若尘的确是给在场的罗刹大军造成不小的威慑。 看到张若尘的身影,他们都忍不住后退。 “怕什么怕,他只是一人而已,就算再强,还抵挡得住我们的围攻?”血冥蟒爆发出圣王级别的圣威,呵斥了一声。 以五位一等侯爵为首,那些站在邪云中的罗刹侯爵,终于克服心中的恐惧,结成一座座九九归一大阵。 随着阵法运转,从邪云中涌出的力量波动,变得更加强大。 “宗主,我们来助你一臂之力。” 阿乐、韩湫、白黎公主不愿张若尘独自一人对抗罗刹大军,于是,压制住体内的伤势,向前冲了出去,与张若尘并肩而立。 张若尘看得住他们三人都伤得很重,即便服下了疗伤圣丹,也需要一段时间,伤势才能恢复。 “先去养伤,等到伤势恢复了四五成,再与我并肩作战也不迟,这里交给我就行。” 张若尘取出佛帝舍利子扔给白黎公主,道:“舍利子的力量,可以净化你体内的邪气。若是遇到危险,你们三人激发出舍利子的力量,保护大家。” 圣明中央帝国的旧部,诸圣皆是相当感动,太子殿下能够为了他们着想,不顾生死,若非他们都有伤在身,肯定是要与殿下并肩作战,杀个天翻地覆,虽死无悔。 现在,先全力以赴养伤。 张若尘大步向前冲出,每一步都能跨出三十丈的距离,当他跨出第三步,双腿微微一屈,冲向上空。 “既然你要多管闲事,今天,便连你一起杀。” 血冥蟒扬起硕大的头颅,狰狞怒目,下出一道命令,“杀了他。” 随即,站在邪云中的大批罗刹侯爵,同时发出怒啸声,运转九十九归一大阵的力量,攻向张若尘。 大阵的数量,足有十二座。 从阵法中飞出的圣术,威势惊人,有的像是一条数十丈宽的雷电河流冲出来,每一道雷电都像天刀一般,将张若尘身后的圣山都打得不断崩碎。可想而知,若是落在张若尘的身上,即便他的肉身和防御力再强,恐怕都很遭受重创。 其中一道圣术,凝聚出一尊独眼邪魔,身躯与圣山比肩,一拳攻杀出去,天地圣气在不停震荡。 …… ………… 十二座九九归一大阵,都有二等侯爵坐镇,其中五座更是有一等侯爵坐镇,因此,九九归一大阵爆发出来的威力,比张若尘以前遇到的都要强大。 任何一座大阵,遭遇一步圣王,也能悍然无惧的攻杀过去。 方圆数百里充满混乱的圣道气劲,圣明中央帝国的旧部全部都无法安心疗伤,十分担心张若尘的安危。 张若尘与那尊独眼邪魔对碰了一击,随后,身形一闪,落到它的头顶。 “给我崩塌。” 张若尘体内的圣气疯狂运转,大吼一声,手指点向其中一座九九归一大阵。 那座九九归一大阵的上方,空间剧烈震动,发出“噼啪”的声音,随即由内而外开始崩塌,形成一个直径数十丈的窟窿。 在窟窿的内部,一片漆黑,黯淡无光,正是能够灭绝一切生灵的虚无空间。 组成这座九九归一大阵的九十九位罗刹侯爵,其中有七八十位都被虚无空间吞噬。在虚无空间外面的时候,他们那强大的体躯,便是如同沙雕一般,化为了亿万微粒。 只有少数一些死里逃生,却都吓得肝胆俱裂。 那张若尘实在太可怕了,随意一指就能使得空间都塌陷,这还怎么战,根本没有任何人是他的对手。 “轰隆隆。” 周围的空间,不断被打碎。 张若尘穿着血铠,如同一尊邪魔,破开一座又一座九九归一大阵,不知有多少罗刹侯爵被虚无空间吞噬,尸骨无存。 而且,张若尘的速度快如闪电,又能运用出空间挪移,即便他们能够引动出阵法的力量,也很难攻击到他。 五位一等侯爵,此刻也是有些心惊肉跳。 张若尘这个家伙,简直比他们还像是来自地狱的凶神恶煞,在他那小小的身躯之内,仿佛是蕴含有火山、烈日一般用之不尽的圣力。 远处,一座圣山顶部,坐落着一座宏伟壮丽的魔殿。 以前不曾有,像是从天外飞来。 魔殿是用一位大圣的头骨铸炼而成,高达七百多丈,表面覆盖有一层蕴含神秘力量的魔铁,点缀着各种圣玉和异石。 依旧有部分大圣残力,封印在魔殿的内部。 一般的圣者,来到魔殿的百丈之内,就会被那股大圣气息,震慑得跪伏在地上。 罗刹公主的伤势,已经痊愈,重新变得神采奕奕。 她手持一根圣杖,笔直的站在魔殿中心,环顾四方,观察脚下的战场,最后,一双凤眸盯向血冥蟒和张若尘所在的那片区域。 在罗刹公主的身后,响起一个颇为苍老的声音,“公主,广寒界的那位神使,在空间上面的造诣,应该不在你之下。继续让他杀下去,恐怕会对我族造成不小的损失。” 说话之人,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妪。 老妪的眉心交织着一道道邪纹,连接成一只竖眼的形态。她的手中,也握着一根圣杖。 说是圣杖,却更像是一杆长枪,因为,圣杖的顶端,相当尖锐。 罗刹公主略微迟疑了一下,才是问道:“师姐,打算怎么做?” 那位老妪,乃是罗刹公主其中一位师尊的弟子,名叫季华,精神力比罗刹公主都要强大很多,达到了五十六阶。季华在阵法上面的造诣,更是高深莫测,堪称“圣师”。 千星大阵,就是她布置出来。 “定住空间,将其抹杀。” 季华的眼中,杀机毕露,随即又是阴测测的一笑:“论天赋,论样貌,整个天地间配得上公主的俊杰,屈指可数,他却算得上是一个。所以,我怕公主舍不得杀他。” “他是天庭界的绝代天骄,我却是地狱界的一位公主,可谓是势不两立,能有什么舍不得?” 说完这话,罗刹公主的话锋又是一转,道:“可是,师祖曾经做出过预言,谁能脱下我身上的万圣素衣,谁就是我的命中之人。” “广寒界那个神使,就是那个人?” 季华瞪大双瞳,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。 “嗯。” 罗刹公主的内心很复杂。 在张若尘脱下万圣素衣的时候,罗刹公主就有些不知所措,十分不解,那个人为什么来自天庭界? 这是老天跟她开的一个玩笑,还是师祖预言错了? 季华沉思了片刻,又是沉笑一声:“师祖也说过,你这一生应该无情,将来的成就才会更高。或许她老人家,就是在暗示你,遇到那位命中之人,就该立即将其杀死,以免被情所困,最后伤了自己。” 罗刹公主何尝不懂这个道理,可是,她也是一个女子,已经独自一人修行了一百多年,自然是对自己的命中之人充满好奇,很想了解他,很想知道与其待在一起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。 越是聪明的人,好奇心也就越重。 而那好奇心,往往能够让聪明人死无葬身之地。 “公主殿下莫非已经陷了进去?” 季华见罗刹公主久久没有开口,于是,有些担忧的问了一句。 罗刹公主收起心绪,道:“怎么可能?” “既然如此,今日就杀了他,免得他将来扰乱你的心境。” 季华的圣心中,涌出一道慑人的精神力,注入进手中的圣杖。 圣杖,发出刺耳的鸣响,随后,化为一道流光,从魔殿中冲了出去,划破长空,最后落在张若尘和血冥蟒所在的那片战场。 “轰隆。” 九尺长的圣杖插在地上,在一瞬间,变得足有九百丈高,宛如化为一根擎天之柱,使得方圆千里内的空间,凝固了百倍不止。 空气都好像变成固态,一般的武者来到这里,恐怕浑身都无法动弹。 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和空间造诣,已经很难撕裂空间,也很难使用出空间挪移的手段。 张若尘的目光,向远处的魔殿盯去,看到罗刹公主和季华的身影。 血冥蟒发出一声大笑:“季华圣师使用乾墟圣杖定住了空间,张若尘的空间手段已经被废掉。” “杀,无法动用空间力量的张若尘就是一只困兽,不足为据。” 原本被吓得心惊胆颤的罗刹侯爵,顿时信心大增,发出一道道长啸声,仿佛空间被定住之后,张若尘就只能束手就擒了一般。 张若尘的眼神冷漠,没有后退,反而向前冲了出去,一只手臂浮现出龙影,另一只手臂浮现出象影,一只脚浮现出鸾影,另一只脚浮现出凤影。 “嘭嘭。” 每一掌落下,必定有一位罗刹侯爵被打得四分五裂,能够接住张若尘一击而不死者,少之又少。 张若尘直接横推过去,杀死一大片,地面上只剩下血淋淋的尸骨残骸。 最开始,可是有一千多位罗刹侯爵在围攻圣明中央帝国的圣者,才过去了两刻钟而已,还活着的罗刹侯爵竟是已经不到三百位。 血冥蟒的心中相当愤怒,要知道,公主殿下就站在魔殿中看着这片区域,而它带着一千多位罗刹侯爵,竟是拿不下一个至圣境界的人类,反而还让自己一方损失惨重。今后,它在罗刹族还有什么前途可言? “给我去死。” 血冥蟒从一位位后退逃遁的罗刹侯爵之中,冲了出去,攻向张若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