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太子殿下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太子殿下

圣明中央帝国的旧部,大概有两百位圣者,其中包括明江王座下的白苏婆婆和秦雨彤,慕容世家的慕容月,蛮兽之中的吞象兔和魔猿,还有白黎公主、阿乐、韩湫等人。 正是有白黎公主、阿乐、韩湫三大高手的庇护,他们绝大多数人都还活着。 围攻他们的罗刹侯爵,数量庞大,逸散出来的邪刹之气,凝结成一层层暗红色的邪云,从四面八方涌了过去。 强如阿乐、韩湫、白黎公主他们三人的身上,也都留下一道道伤口,鲜血直流。 别的那些圣者,伤得更加严重。 每一波攻击压下去,就有数位圣者倒在血泊中,失去生命,最后沦为罗刹侯爵腹中的食物。 “何必还要继续垂死挣扎,根本没有什么用,这片大地注定会化为万圣墓地,埋葬的,就是你们。喈喈。” 邪云中,浮现出一道三百多丈长的巨蟒虚影,如同山峰一般,从地面一直升到天穹。一条条血液汇聚成的小溪,在巨蟒虚影中流淌,发出哗啦啦的声音。 “又是他。” 白黎公主的眼中,露出忌惮的神色。 那巨蟒虚影的主人,乃是一位相当可怕的强者,白黎公主背部那道血淋淋的伤口,就是被他一击击中,至今都还没有愈合。有着相当邪异的力量,在白黎公主经脉中窜动,使得她身上的伤势,在不断加剧。 “嗷!” 巨蟒虚影的内部,传出一声嘶吼。 随即,一条蛇尾横扫过去,使得方圆百里都是飞沙走石,大地更是被削去数丈厚的一层。一道道刀刃般的圣道劲气,比蛇尾还要先一步飞出,冲入进圣者群中。 “噗嗤。” “嘭。” …… 被圣道劲气击中,一些圣者的身上被打出血窟窿,或者头颅被打碎,直接毙命,倒在地上。 “只是圣道气劲而已,竟然如此可怕。” 慕容月的左肩位置,血流如注,抬起头来,看着宛如一条黑色山岭一般横扫过来的蛇尾,顿时感觉到压抑和窒息,心中忍不住生出惊惧之心。 那股力量太可怕,横扫过去,摧毁了挡在他前方的一切。 “那是一位罗刹族的圣王,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圣王……” 修为达到至圣境界的白苏婆婆,此刻,脸色也是苍白如纸,紧紧的咬着嘴唇,等待末日的到来。 “嚎。” 吞象兔的嘴里,发出一道龙吟,身体发生脱变,化为一条身躯长达数百丈的吞天魔龙,也是抽动龙尾,横击过去。 “嘭。” 一蟒一龙,两条尾巴碰撞在一起。 吞象兔没能挡住对方的这一击,庞大的身躯,被打得向后翻滚,身上大量鳞片掉落,鲜血如同泉水一般外涌,嘴里发出嗷嗷的惨叫。 境界差距太大,根本挡不住。 “一只修炼了《吞天诀》的野兽而已,也敢与本侯交锋,不自量力。”邪云中,庞大的蟒影再次冲天而起。 魔龙的身躯不断缩小,重新化为一只大嘴巴兔子,屁股和尾巴都是血肉模糊的一片,可怜巴巴的趴在地上,吼道:“你妈才是野兽。” “你说什么?本侯乃是血脉纯净的血冥蟒。” 巨蟒虚影相当愤怒,一颗宫殿大小的头颅俯冲下去,露出尖锐的獠牙,就要将一口将吞象兔咬成碎片。 “不准杀我兄弟。” 魔猿发出一声咆哮,双臂捶胸,体内有大量魔气喷薄而出,顷刻间,身躯就猛然拔高起来,化为一尊盖世凶猿向前冲了过去。 “找死。”?邪云中,飞出一道大手印,拍击在魔猿的身上,将它那庞大的身躯打得重重倒在地上。魔猿本就受了很重的伤势,哪里承受得住这一击,倒下后,嘴里便是发出一声不甘的哀嚎。 人族圣者中,又一连冲出数道身影,想要去救吞象兔和魔猿,都被邪云中打出的圣术轰飞出去,其中,有人被直接打爆成了一团血雾。 很明显,除了血冥蟒以外,罗刹族中还有别的强者站在邪云中。 敌人太多,也太强大,让众人生出一股强烈的无力之感,绝望在心中蔓延。 恐怕……是真的无法再回到昆仑界…… 趴在地上的吞象兔,看着俯冲下来的巨蟒头颅,心中自然还是相当恐惧,感觉到窒息,可是,突然,它那一双圆溜溜的眼珠子变得无比明亮,嘴里大吼一声:“尘爷。” 只见,巨蟒虚影的后方,一道浑身散发着血芒的人影,如同一柄锋锐无边的利剑冲破邪云,提着一柄黑色战剑,一剑劈斩下去,拖出一道百丈长的剑光。 “轰隆。” 巨蟒虚影被剑气劈成两半,随后,化为一缕缕气雾,消散在空气之中。 张若尘穿着一具百圣血铠,重重的落到地上,高大的身躯就站在吞象兔的身前,扫视前方浩浩荡荡的邪云,一副睥睨的姿态。 吞象兔感觉到眼睛酸涩,激动得都要哭出来,连忙伸出两只爪子保住张若尘的大腿:“尘爷,你再不来,我就被打死了。” “是太子殿下,是太子殿下……” 秦雨彤、白苏婆婆等人的眼中,终于散发出神采,感到了希望。因为,在她们的心中,张若尘就是主心骨,代表着希望,代表着无敌的战力。 天下间,除了池瑶女皇以外,还没有人能够让他倒下。 别的圣明中央帝国的旧部,也都发出嚎叫声,用来表达心中激动的情绪。 太子殿下来了,为了他们而来,他们就算与太子殿下一起战死,又何妨? 张若尘回头看着众人或是激动,或是兴奋,或是流泪的眼睛,心中更加坚定自己的选择没有错。 本来,他是想要利用十二颗佛珠的力量,掩盖身上的气息,带着功德簿墙,隐藏到地底,一直待到今夜子时。 虽然这种方法,依旧有可能会被罗刹侯爵大军发现,可是,却是最为稳妥和安全的方法。 但是,看见圣明中央帝国的旧部,遭到罗刹族的围攻和杀戮,张若尘却怎么都无法逃避。 曾经那些圣者为了他,可以不惧朝廷的报复,与他一起杀上无顶山。如今,他们有危险,张若尘即便是拼死,也要护他们周全。 “服下圣丹,一个时辰之内,你们身上的伤势,应该都可以痊愈。” 张若尘的衣袖一挥,一粒粒疗伤圣丹飞了出去,落入他们手中。 昆仑界的资源有限,在场诸位圣者进入祖灵界的时候,携带得都是低品级的疗伤丹药,能够分到一枚疗伤圣丹就已经不错。而且,三个月的征战,他们身上低品级的疗伤丹药都已经耗尽。 张若尘的出现,真的就如及时雨一般。 “嚎。” 一声长啸,从邪云中传出,震得大地轻颤。 随即,血冥蟒的真身,从邪云中冲出,身躯长达五百多丈,长着双爪,每一块蛇鳞都有蒲扇那么巨大,蛇头有些怪异,长满尖刺,显得各位狰狞。 除此之外,还有七道一等侯爵的人影,也从邪云中显现出来。他们中,既有身材婀娜、美貌绝伦的罗刹女,也有面目丑陋、体躯魁梧的罗刹族男子。 不过,即便是七位一等侯爵,似乎也是唯血冥蟒马首是瞻。 血冥蟒张开一张血盆大口,道:“人类,你能破开本侯的一道魂影,实力不弱。可惜,你不该与本侯为敌。” 张若尘站在血冥蟒的前方,淡漠的道:“与你为敌又如何?” “只会是死路一条。” “我看未必。” 张若尘懒得与它那么多废话,提起沉渊古剑,冲杀了过去。 “宗主小心,血冥蟒的修为,已经达到圣王境界,力大无穷,不是一般的一步圣王可以比拟。而且,它体内的邪气犹如跗骨之蛆,一旦侵入体内,就很难化解。”白黎公主提醒了一句。 “竟然敢主动攻杀上来,还真是在找死。” 两位罗刹族的一等侯爵,提起圣兵,背上的双翼展开,腾飞了起来,体内涌动出浓厚的邪刹之气,前去拦截张若尘。 突然间,张若尘动用出空间挪移的手段,从原地消失。 两位一等侯爵皆是微微一怔,还没等他们准备好应对的手段,张若尘手中的剑,已经劈斩在其中一人的身上。 那位一等侯爵身上的护身符箓纷纷爆碎,却依旧没有挡住沉渊古剑,被张若尘从半空一直压到地面,噗嗤一声,身躯被斩断成了两截。 “轰隆。” 张若尘一脚踩在两截残躯上面,将其踩碎成了两团血泥。 顷刻间,一位一等侯爵就被抹杀,真的极其震撼,让围在四方的罗刹侯爵全部都是心中一颤,他们的心中第一次感觉到了畏惧。 另一位本是去拦截张若尘的一等侯爵,也被吓了一大跳,浑身都在冒冷汗,随后,急速后退,想要逃回去。 “还想逃?” 张若尘的手臂浮现出一道道龙鳞,发出震耳欲聋的龙吟声,随后,结出一道手印,隔空一掌拍击下去,犹如拍蚊子一般,将那位一等侯爵打得坠落到地上。 “噗嗤。” 紧接着,沉渊古剑化为一道乌光,从天而降,穿透了那位一等侯爵的身体,将其钉死在地上。 张若尘大步走了过去,逼得前方的邪云都在缓缓后退。 走到沉渊古剑的旁边,张若尘才停下脚步,伸出一只手,紧紧的抓住剑柄。 净灭神火从张若尘的掌心涌出,顺着沉渊古剑蔓延而下,将那位一等侯爵的尸体烧成了飞灰。 那些罗刹侯爵皆是在倒吸凉气,就连血冥蟒的眼神也都变得颇为沉凝,不再像先前那么轻视眼前这个男子,嘴里吐出人言:“空间力量……你就是广寒界那位神使,张若尘。本侯要杀的是昆仑界的圣者,你管什么闲事?” 张若尘重新提起沉渊古剑,道:“难道你不知道,他们都是我的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