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如履薄冰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如履薄冰

在崖下,一处密布剧毒的荆棘丛中,张若尘找到了阿乐。 阿乐的半个身体被火焰烧焦,体内大量骨骼断裂,脸色苍白,没有生命气息,宛如一具死尸。 张若尘忍着身上的剧痛,还有体内不断传出的虚脱感,将阿乐从荆棘丛中拖了出来,平放在地上。 罗刹公主走到张若尘的身旁,盯着地上的“死尸”,道:“功德战场就是如此残酷,谁都不知道死亡和明天,哪一个会先到。埋了吧!” 张若尘轻轻的摇了摇头,依旧凝视着阿乐。 罗刹公主没想到张若尘竟然如此固执,正要再劝一句,突然,感应到了什么,随即嘴里发出一声轻咦,忍不住开始仔细观察地上的“死尸”。 “怎么可能……体内竟然同时具有生命之气和死亡之气。生死之气,生生不息。” 罗刹公主的精神力强大,感受到阿乐体内的诡异现象。 即便是以她的阅历,也感觉到了一些吃惊。 阿乐的体内,已经孕育出太极生死印,即可以将生命之气转化为死亡之气,也可以将死亡之气转化为生命之气。 只要意志力足够强大,他就是不死之身。 除非,他遇到的对手,比他强大得太多,直接将他的身体打成灰烬,就连太极生死印都震碎,才能将他杀死。 当然,阿乐现在还只是将《九转生死决》修炼到第七转,若是修炼到第八转,甚至是第九转,那个时候,就算是将他的身体都打成齑粉,也未必能够彻底杀死他。 渐渐地,阿乐的脸上恢复了一丝血色,体内的生命之气变得越来越厚重,渡过了最危险的阶段。 张若尘微微松了一口气。 八部界的四大高手,自然也都发现阿乐身上的诡异变化,皆是啧啧称奇。 疯魔倒吸了一口凉气,暗想道:“张若尘的身边,还真是人才济济,一个修理黑暗之道的韩湫,就已经相当可怕。再加上一个不死不灭的冷血剑客,一株太古凶性植物食圣花。就算是一座大世界,挑出最顶级的圣境天骄,也很难与他们对抗。” “阿弥陀佛。” 元混迈步走到张若尘的身旁,面带微笑,道:“贫僧法号元混,为八部界的界子。不知张施主现在有没有时间,我们一起商谈兑换功德值的事宜?” 对方是界子,自然是不能怠慢。 张若尘点了点头,道:“疯魔应该已经将兑换功德值的规矩告诉你了吧?” “当然。” 元混道:“不过,张施主想要分走三成功德值,是不是太多了一些?不如,大家交一个朋友,两成如何?” 元混既然愿意跟着疯魔一起赶过来,而且,没有直接伏击张若尘,也就说明他能够承受张若尘的条件。 现在,又与张若尘讲条件,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,是在试探张若尘的虚实。 若是张若尘受了重伤,肯定没有底气,就很有可能会答应他的条件。 疯魔和元混等人这么快赶来,其实是出乎张若尘的预料,所以,才是有些措手不及。 张若尘也不知和多少阴狠的人物打过交道,又岂能看不出元混的想法,随即,笑了一声:“昆仑界的圣者,在我这里兑换功德值,已经分了我三成。若是八部界的圣者只给两成,消息一旦传出去,昆仑界的圣者该作何想法?” 罗刹公主嘻嘻一笑,道:“我们大魔十方界,要不只给一成?” 元混的脸色微微一凝,沉思片刻,才又露出笑意:“既然张施主有难处,贫僧也不好强人所难。就按三成的规矩,先合作一次。” 随即,元混、金翅豹、震天虎纷纷取出身上的罗刹血液和残魂,全部都装在一只只宝瓶里面。 看着地上的罗刹血液和残魂,罗刹公主藏在衣袖中的玉指便是稍稍捏紧了许多,心中生出了一些冷意。 不过,她隐藏得极好,并没有表现出来。 张若尘收到三成罗刹血液和残魂之后,才是将功德簿墙取出来,立在崖下。 这时,金翅豹和震天虎的眼神,皆是变得有些灼热,一股强大的圣力,在体内酝酿,想要立即动手抢夺。 在取出功德簿墙的时候,张若尘也取出一柄圣剑,捏在了手中。 那是月神赐下的神灵战器。 在场的几人,全部都是顶尖强者,自然能够感受到圣剑中蕴含有一道神力。 金翅豹和震天虎都吓了一跳,连忙收回圣力,忍不住向后倒退,吼出一声:“你怎么会持有一件神灵战器?不是不能懈怠这样的战器,进入祖灵界?” 就连罗刹公主的双瞳,也是猛然一缩,没有料到张若尘竟然有这样恐怖的底牌。 一旦引动神灵战器内部的神力,在祖灵界,简直就是天下无敌。就算有再多的罗刹侯爵去攻击他,估计都会被他反杀。 在场,也就只有元混还能保持镇定,因为他知道,沙陀七界的神使都掌握有一件神灵战器。 “张若尘居然将神灵战器都暴露出来,看来他真的是有些底气不足。不过,凭借神灵战器的威力,现在去抢夺功德簿墙,肯定会被他杀死。再忍一忍。”元混暗道。 元混率先前走到功德簿墙的下方,打开了所有宝瓶,兑换了三百二十万功德值。 随即,金翅豹和震天虎相继走过去,分别兑换了八十万功德值和一百二十万功德值。 八部界在圣者功德战收集到的功德总数,达到九千二百万,依旧排在第三。 张若尘则是得到二百二十万功德值,使得广寒界的功德总数,达到九千五百万。 元混双手合十,和善的笑道:“既然第一次合作如此顺利,接下来,疯魔肯定会带越来越多的八部界圣者,前来兑换功德值。” “合作愉快。”张若尘道。 元混的目光,向罗刹公主盯了过去,露出一道欲言又止的神色,最终,还是说道:“魔妃娘娘,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 罗刹公主的星眸中,露出一道笑意:“好啊!” 元混和罗刹公主向着圣山的山下行去,随后,疯魔、金翅豹、震天虎也都跟了上去。 片刻后,栖凤圣山就变得异常安静,张若尘再也坚持不住,哇的一声,一口鲜血从嘴里吐出,身体颤抖了起来,全身经脉绑紧,缓缓地坐在地上。 先前,与骨凤凰战斗,本就受了极其严重的伤势。 与秋雨一战,使得伤势进一步恶化。 本来张若尘早就应该立即疗养伤势,但是,为了镇住八部界的四大高手,不得不继续支撑,如此一来,体内的伤势便是恶化到了极点。 被缚圣锁捆住的秋雨,发出一道冷笑:“明明身上的伤势都已经无比严重,竟然还在死撑,现在遭受反噬了吧?以你现在的状态,恐怕是想要动一下手指都无比艰难。” 虽然被捆住,秋雨却还是挣扎着站起身,笑道:“今天,注定我才是笑到最后的人。” 秋雨无法调动圣气,但是,肉身的力量依旧很是强大,手指从缚圣锁的缝隙伸出,抓出阿乐的那柄铁剑,一步一步向张若尘走了过去。 蓦地,张若尘睁开了双目,嘴里吐出两个字:“灵希。” 空间微微的震动了一下,木灵希从空间晶石的内部走出来,正好看见秋雨一剑刺向张若尘的背心,顿时脸色微微一变,一掌轰击过去。 “嘭。” 秋雨的嘴里,发出一道闷声,抛飞了出去。 手中的铁剑,也是“哐当”一声,掉落在地上。 “我不甘……只差一点点……我就能反败为胜……” 秋雨的嘴里,发出怒吼之声。 木灵希花费极短的时间,观察四周,大概明白了现在的局势。 阿乐和张若尘都受了重伤,难以动弹。 其他人呢? “怎么会这样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木灵希问道。 张若尘盘坐在地,一动不动,使用出精神力,传出一道讯息:“看住秋雨,别让他逃走。等我稳住伤势,再给你讲。” “好。” 木灵希一只手抓着阿乐的那柄铁剑,另一只手抓着丰碑盾,小心翼翼的提防着四周。毫无疑问,现在张若尘和阿乐的生命安全,都要靠她来守护。 秋雨躺在地上,脸上露出苦涩的神情,以着哀求的语气说道:“灵希,我们就算没有成亲,至少也曾经订过婚。你放了我吧,一旦张若尘稳住伤势,肯定会杀了我。” 木灵希冷声道:“与你订婚的是我父亲,并不是我。” “可是,我毕竟是你的未婚夫,难道你愿意看着我被张若尘杀死?” 秋雨见木灵希不为之所动,便是又道:“难道你已经忘记,在青龙墟界,我曾经救过你一命。现在,我求你放我一条生路,难道就那么难?我不信我最倾心的女子,竟是一个恩将仇报、忘恩负义的卑鄙之人。” 木灵希眼中的冷色淡了一些,露出挣扎之色,道:“你不必用激将法激我,那份恩情,我一直都没忘记。要我放了你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但是,我会向张若尘求情,给你留一条生路。” “张若尘何等狠辣,怎么可能放我生路?灵希,你不放了我,就等于是亲手杀了我。你不杀秋雨,秋雨却因你而死。你的良心何安?”秋雨很是急切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