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剑道对剑招 - 万古神帝

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剑道对剑招

飞刀,长一寸,通体银白,释放出一丝丝大圣的力量。 竟是一件大圣古器。 以方乙在刀法上面的造诣,加上飞刀自身的恐怖威力,一旦被击中,即便张若尘穿有百圣血铠,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 要知道,东流剑尊手中的圣剑,距离张若尘只有三寸,一旦张若尘分心去对抗飞刀,圣剑也肯定会击在他的身上。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沉渊古剑化为一道乌光,自动飞出来,一剑刺出去,与飞刀碰撞在一起。 沉渊古剑的剑灵,显现出来,背上长着一对黑翼,与张若尘有七分相似,站在剑身上面,在操控沉渊古剑。 随着沉渊古剑的品级越来越高,剑灵的智慧与意志,变得更加强大,完全可以成为一个独立的战斗个体。 当然,没有张若尘的掌控,沉渊古剑显然是无法与方乙对抗。 “七星霸刀。” 方乙的双手涌出绚烂的圣芒,猛地一合,隔空控制飞刀,向下挥斩出去。 一寸长的飞刀,竟是凝聚出十数丈长的刀影,拖出一道瀑布一般的刀芒,轰击在沉渊古剑上面。 “轰隆。” 沉渊古剑重重的坠在地上,撞击得这一片坚固的大地,都在向下塌陷。 狂风骤雨一般的刀气,向张若尘汹涌而去,似要将他撕裂成碎片。 张若尘一掌向前轰击出去,脱离东流剑尊的剑道压制。刀气飞来的时候,张若尘的双掌同时打出,手掌心分别飞出一条龙影与一头象影。 随着龙影和象影崩碎,张若尘一连向后倒退了数十丈,两只手臂上面出现一道道火红色的刀痕,有着一粒粒火光在向外逸散。 百圣血铠有自我修复之力,这种程度的损伤,顷刻间,便是完全修复了过来。 方乙和东流剑尊会合在了一起,一刀一剑,交相呼应,竟是有一种无懈可击的感觉。 “这段时间,你的提升还真是挺大,我们二人联手打出的攻击,竟然都被你挡了下来。”方乙道。 以前,在方乙看来,张若尘最大的威胁,乃是他手中掌握的神灵战器,自身实力,也就还算过得去,算不上最顶级的圣境强者。 但是现在,张若尘自身的实力,已经不逊色于他们,威胁是相当巨大。 张若尘收回了沉渊古剑,提在手中,身上的气势变得比先前更加凌厉,道:“你不也进步了一些,修为竟然已经达到至圣的巅峰。” 东流剑尊道:“此子被称为时空传人,同时掌控空间和时间的力量,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威胁,今日,必须将他出掉。” 方乙的目光,盯向张若尘身后的方向,只见,足有十七位圣境强者冲了过来,宛如是十七颗闪闪发亮的星辰。 “今天,他插翅也难逃。”方乙道。 张若尘显然也是注意到身后飞来的十七位圣境强者,其中有三位都达到半步圣王的境界,其余则是圣境巅峰。 十七位圣境强者,都掌握着大圣骨,正在利用大圣骨的力量,锁定空间。 在他们看来,空间力量就是张若尘最大的依仗。定住空间,等于是废掉张若尘一小半的战力。 不能被包围。 张若尘也意识到局势对他相当不利,于是,不再等待,主动向挡在前方的方乙和东流剑尊攻击过去。 “就凭你也想对抗两位界子,找死。” 方乙再次调动白微星的力量,施展出七星霸刀,一连七重刀浪,以七种不同的角度,旋转着向张若尘挥斩过去。 刀气,如同七条混乱的瀑布,席卷四方,别说是一个人,就算是一根针都很难穿过去。另一头,东流剑尊则是蓄势待发,一眼不眨的盯着张若尘的身形,随时准备爆发出最强一剑。 张若尘没有与方乙硬拼,身形突然就从原地消失。 “不好,空间力量。” 东流剑尊察觉到不妙,犹如本能一般,连忙拖动圣剑。 随即,如同天女散花一般,数百只剑蝶从剑中飞出,显现在这一片空间。 剑蝶携带的力量,使得空间颤动了起来。 下一刻,张若尘的身形被迫显现出来,出现在数百只剑蝶的内部,落入东流剑尊的剑圈范围之内。 “能够成为一座大世界的界子,果然都是非常之人,动用空间力量都很难避开他们。”张若尘的心中,闪过这样一道念头。 东流剑尊的剑法快如闪电,在张若尘的身形才刚刚显露出来的时候,便是一剑刺出。 与此同时,数百只剑蝶爆碎而开,化为上万道剑气,如同万箭穿心,飞向张若尘,根本不给张若尘再次动用空间力量的机会。 在东流剑尊看来,与其使用大圣骨锁定空间,不如以速度压制张若尘,使得他根本没有机会施展出空间力量。 天下武学,唯快不破。 张若尘的速度也很快,提着沉渊古剑,一连施展出数十招高深莫测的剑法,顿时,也有上万道剑气向外飞射。 “嘭嘭。” 两人快速挥剑,激烈对碰,仿佛是一道道闪电在交织。 大概一个呼吸的时间,两人就对攻了三百多招。张若尘的铠甲上面,出现十七道剑痕,虽然绝大多数攻击力量都被挡住,但,还是有一部分穿透铠甲,落在他的身上。 东流剑尊的圣衣上面,则是有七道剑痕。 东流剑尊道:“你的剑道修为已经相当不错,堪称剑道之圣,可是,与我比起来,却还有些差距。” 东流剑尊修炼的剑道,也属于道家一脉。 按照《无字剑谱》对剑意的分级,东流剑尊的剑道造诣,已经超过剑七,达到剑八的层次。不过,距离剑八的大圆满,还是有一些差距。 以他的年龄,能够将剑道修炼到如此高度,已经是相当了不得,在张若尘认识的剑修里面,也就只有凌飞羽的天赋能够胜过他。 凌飞羽修炼剑道三百年,达到剑九大圆满。 而东流剑尊修炼剑道的时间,应该连两百年都不到。 “最后一剑,摇光雨蝶。” 圣剑的剑芒暴涨,使得东流剑尊的身体都被吞噬了进去,下一刻,天地间,真理规则显现了出来,与剑法融为一体。 “哗----” 这一剑,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,皆是远远超过东流剑尊自身的修为。 远远望去,仿佛是一只浑身散发着光雨的蝴蝶,将张若尘的身体吞噬。 可是下一刻,时间却是停顿了一个刹那,随即,一圈黑色的剑气飞出来,将雨蝶撕裂成了两半。 东流剑尊的身体重新显现出来,提着圣剑,仰着身体,倒飞而回。 在他的胸口,出现一根长长的剑痕,大量圣气从剑痕伤口中涌出来,随即,身躯断成了两截。 反观张若尘,却是毫发无伤。 虽然身躯断成两截,可是,东流剑尊却并没有死去,下半身化为一条长长的河流,上半身则是浮在河水之中,显得格外诡异。 东流剑尊的脸色沉凝,道:“你的剑道境界……本不如我……” “谁说剑道境界的高低,就能决定一切?将剑招修炼到极致,也能无敌。”张若尘道。 东流剑尊道:“对于剑修而言,剑道境界才是根本。只要剑道足够高深,一招一式,皆是最精妙的剑招。” “知道时间剑法?这就是天地间最强的剑招,一招一式,皆可破你的剑道。”张若尘道。 剑招和剑道谁更重要? 在剑修的世界,这个问题,一直都有很大的争议。 绝大多数剑修,与东流剑尊的想法一样,觉得剑道最为重要,对剑招并不是那么重视。因为,只要剑道足够高深,完全可以自创剑招,随意一招皆可杀敌。 也有一些剑修,却觉得剑招更加重要,真正高深的剑招,可以合道。 在张若尘看来,《无字剑谱》代表的是最高深的剑道,修炼到极致,直达道法的本源。《时间剑法》代表的就是最高深的剑招,与时间融为一体,可以斩尽世间的一切。两者修炼到极致,都是最强的攻击手段,根本不好判断谁更强大。 东流剑尊以更加强大的剑道,与真理规则融为一体,张若尘则是动用出时间剑法,将其破之。 这一次剑道和剑招的对决,很显然,乃是剑招取胜。 不过,东流剑尊却并不是人类,本体乃是一条河流,张若尘的这一剑,只是将他的半个身体,打得变回原形。想要杀死他,难如登天。 “魔音。”张若尘喊出了一声。 魔音,是魔冉王妃的真名,也是张若尘给食圣花取得名字。 “哗----” 随即,一个极其娇媚的妖女,从张若尘的背部走了出来,浑身散发着一股迷人的异香,根本不用张若尘下令,她便知道该怎么做,直接向东流剑尊飞了过去。 她的双足,化为密密麻麻的荧光根须,扎根进东流剑尊身下的河流,竟是将东流剑尊的本体当作养分吸收。 就在魔音现身的时候,东流剑尊也感觉到惊艳,不过很快,他就察觉到此女相当危险,立即凝聚剑诀,攻击了过去。 魔音轻笑一声,香气飘飘的衣袖挥动了起来,化为两片雷电之云。 从雷云中,有着数百件圣器,在一根根藤蔓的控制下,如雨点一般的向下坠落,竟是挡住了东流剑尊的剑诀。